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语言文字 > 三月的白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三月的白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三月的白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三月的白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诗集、当代诗歌

作者:王璇冬著

出版社:中国经济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04-01

书籍编号:30608195

ISBN:9787513626828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7571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语言文字

全书内容:

三月的白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献给多多

另一种爱


我用目光吹动眼前绿色的火焰


从这个乡镇,穿越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以及所有的国界


所有的土地全部是我的仆人


2015/07/20

两个被上帝宠爱的人


写伟大的诗篇,仿佛


是在向两朵花学习


一朵,一百年开一次


另一朵,一直在绽放着


在远处是被阳光照耀的


不停地跳动的嫩绿色


在我的身边是已经不再


惧怕死亡的墨绿


两种颜色如石头般砸着我


两种石头充满光明


2015/07/24

我厌恶如动物一般的眼光


一株植物从不表现出恐惧和悲伤。它将自己


完全依托给了另一个人。作为回报是残忍和美


一阵风吹过,叶瓣仿佛要飞


2015/07/27


从这片树林迎面逃出了一道光


仿佛耶稣就是从这里诞生的,而


下贱这个词害死了主


他的墓地是一片绿色的光


在瞬间,门又合上了。无人可以造访


2015/07/28

我被预言唤醒


今早我被预言唤醒。我嘟囔着每一个人的命运。我的妻子是一个善良的人,也是一个贪婪的人,还有很多和她一样的人,他们的命运无法挽回,必定要受苦。他们无法摆脱。而我的女儿和我的父亲,他们俩一直受上帝的宠爱。还有无数的预言在重复着······在那艘船上不再有人。


我又步入了那片树林。上帝还在写着那首新诗。他一直在构思着,而我已经知道了所有的秘密。草丛里的一只麻雀被我惊飞,我看到它在半途回了一下头。哦,我不是恶魔。它只喜欢上帝的手掌,死亡的风对它和我都是那么地温柔。


一个没有人的世界是多么地恐怖。一个没有人的世界一点也不恐怖。前方是一片被废弃的绿色的海。依着呼唤我抚摸了一棵白杨。我本应该抱着它。


2015/08/12

二月的雪


有一天,我发现鸟鸣


无所不在。就像二月的雪


我行走在人们的恐惧与嫌弃里


有几株植物开始发芽


八月。焦土背后是温暖的怀抱


是的,温暖的怀抱无处不在


在人们的恐惧与嫌弃里


就像二月的雪


2015/08/14

爱者的重塑


1

背后的夕阳正在将所有的灵魂拉长


寂静中,一只啄木鸟开始擂鼓


我试图揪住这些青草吐露出的词


可一切都飘忽不定,仿佛在多雨的清明


2

主,我们从来不是你的掌上明珠


我们已扔掉了一对最美丽的眼球,以及


血液中的所有的耳朵。我们


坐在阴暗处,看着穿透青草的阳光


那里是慰藉,那里并不是没有希望


2015/08/20——21

青草的深处


深处,你忘了深处


齐腰高的灰灰菜让你的眼球喝醉


还有伴你同行醉了酒的白杨


望着眼前绿色的女儿


你干愿为她粉身碎骨


深处,你忘了深处


2015/08/23

仿佛最后一晚


我要一口气吞下整个村庄


这条街,以及所有的树


我的胃比四周的空气还要黑


我吞着它


这块不痛的结石——


2015/08/29

你教


你教,你教会我们沉默与沉重,你教


你教会我们陶醉与眩晕,以及在刹那间流泪


你教。你教燕子飞向高空,那里云层开裂


你教我们吞噬泥土和青草,说,那是我们的血


你教。你教我们吞噬雨水,用我们的温度让它开花,你教——


2015/09/01

我可以咀嚼青草散发出来的甜味


爱被挤到了边缘,是从我的胸口穿过去的


我看到每个人胸前那个黑乎乎的洞,也许


只有这样,阳光才能够穿过


站在黄昏时分的树林,霞光是那么地耀眼


我可以咀嚼青草散发出来的甜味


2015/09/02

父亲的秋天


你为什么要关心另一个人的命运呢?


还是关心关心秋天吧:


另一个宇宙,前面有一堵墙


你慢慢地步入,那里


有几排白杨,和一个草场


墙,仿佛包裹着一个无限与透明的球


望向远处,你好像看见有个风筝


渐渐远去,而它在拽着你


将你带到了父亲出生的地方


那里有未来的喜悦与荒凉


于是,一个童话走了出来


这个地方你曾经来过,在


无数个世纪以前,你牵着父亲的手


现在,你又可以再次读它


用你全部的血


2015/09/08

长长的风


长长的风就像一首伟大的哀歌


一切都在颤抖或摇摆


仿佛另一个伟大的时刻明天就会来临


星星远去,云也远去


母亲将会到来,一切开始狂欢


有几朵野菊花现在才开放,以及几朵蓝花


使伟大的意志在一个人的体内增长,说:


没有痛苦,没有悲哀


2015/09/09

鸟类


鸟类,这些青草与白杨的朋友


仿佛是上帝投下的一缕光


使它们的心脏有着秋天的颜色。随后


从它们的眼睛流入另一个人的眼睛


让他站着,想着,舍不得离开


2015/09/11


你仿佛是从远处而来,被落日的光


和一些影子牵引着。哦,这些高大的朋友


将你的眼睛击碎,将它们的灵魂投了进来


吞掉了所有的不净与悲哀


2015/09/12

受难者


受难者


我不能写一首没有重量的诗


飘浮在空中的魅影


另一种生活


自从进入黑暗以来


我一直和几个人手牵着手


在孤寂中交谈


没有人看得见我


受难者,今天我又读了一首


现代诗,它


属于我们这个世纪


作者是一位伟大的诗人


一个魅影


在飞翔中言说,为了


让自己能够踩在大地上


受难者,你自己和自己说话


在一个阴郁的早晨,醒来


然后就望穿了一整天


那可是九月


每一个都在耗费自己全部的精力


完成被安排的角色


命运


受难者,你刚刚写完一首关于鸟类的诗,母亲


就端来了一盆鲜红的拨了毛的麻雀


一对对乌黑的,头骨上的眼睛


昨天还被赞美过


自从看清你以来,受难者


我就开始跪拜在他的脚下


赞美大地,说:


我愿意承担


我理解了


每一只从黑暗中伸过来的手


温暖,鲜活


他们是兄,是父,天使的一根羽毛


插在了受难者的头上


没有,没有,没有嘲讽,没有对抗


只有赞美


受难者张开了嘴巴


吐出青草


没有什么可以少一些


所以请再赐予我们一块草场


主,我还可以赞美它


一片绿色的光


2015/09/14

灰灰菜


秋天的灰灰菜变成了素描


它们的线条比我的心还野


就连牧羊人也开始嫉妒


挥舞起镰刀,可是


晚了,晚了,它们已经结子


即使只剩下一株,它


也能宣布未来的领地


用被榨干的血——


2015/09/17

一棵永恒的,心中的树


白杨的姿态足够引来人马兽


这些多情的女妖


一个人心中的树被你教


当它被砍掉的时候


上帝就唱响折枝的痛苦


一个人就忍受着,忍受着


一棵永恒的,心中的树


2015/09/20


再野蛮一些,秋


放下的裤管象征着一个人的柔弱


立体式的野蛮仿佛一个分娩前的女人


扭曲着的身体,管它干什么。秋


将死亡和生命一起吐了出来


2015/09/21


我忽然想到了跳蚤们那奋勇的一跃。我仿佛也在几个伟大的死者身上奋勇地跳跃,然后吸他们的血。而他们就静静地躺在那里,躺在伟大的夜里,吸吮着夜的血。夜晚中的河流将所有的欢乐都藏了起来,却赐给了那些被它们所包裹的黑暗中的鱼。


我正在树林中行走。阳光下的风带来了孤独和寂静,仿佛也带来了夜。树林外的大路是白天,一辆白天的面包车,几辆白天的自行车,以及几声白天女人的笑。树林中的小路是不黑的夜。我在这里吸血。


2015/09/22

关于美


对一个杀人者你能做什么?对于下贱这个词你能说什么?所有的爱都从深渊里长出来。村子里的路以前很美,现在很丑。我想象着在一百年以前它应该更美。那时的人也许也美。现在它们都散落到了其它的地方,像秋天落在地上的种子。


树林中,一块石头上的一撮土就长出来一株仁仁菜。一只蚂蚁从上面爬了下来。一个冒险家遇到了另一个冒险家。几个青年人吹着口哨从树林穿过,他们在和那些鸟比。一队歌者遇上了另一队歌者。树林里的人真美。他们从深渊里爬了上来。这些深渊的旅行者要在天空歌唱。


2015/09/23

赞许的一刻


小巷尽头的柳树闪耀着冰冷的光辉


墨绿的生命走到了终结处


仿佛有人在坟墓里敲门


要看一眼九月的阳光


仿佛所有的死者都应在这一刻死去


享受完这交界处的光辉


伟大的颂歌不是任何时候都能被听到


在风中,死者们开始狂欢


2015/09/25

偷来——赐予,梦


一个人有时感到自己的生命


是偷来的


它是偷来的吗?


还是赐予?


偷来——赐予


早晨醒来前,他梦见


捉到一只漂亮的鹦鹉


鹦鹉扒下裤子,露出


刺有彩色纹身的,硕大的屁股


它在请求交配,它


化身为一位金色的处女


这个梦是偷来的


就像这个人在树林中的


每一时刻:


偷来——赐予


安静


一个小孩


2015/09/28

欢呼


当死者们开始欢呼的时候


那个女人就不再发出尖叫


雨后,你踩着她的时候


她只说默许


主,再次变成了一头牲口


他只怜悯弱小,不


他也怜悯施暴者


一条秋天小路的默许


人可以接受它,但


不容易接受你


你将死者的门打开


让我们能够听到——


2015/09/30

秋草


秋草的光芒正在刺着一个人的心


它说着这个人听不懂的语言


这个什么也听不懂的人正在听着它的语言


它召唤着他走回头路,然后


惊美的刺痛全无


2015/10/01

开阔地的词语


秋天的开阔地里


全都是词语


你只能说一个字:光


一束光追逐另一束光


一束靠近它就能闻到香味的光


还有一束你再也觅不着的光


秋天的开阔地里


都是一个小孩的词语


你坐在那里,不知道自己


像块怪石,还是一束光


一个永远不能


安静下来的词语


2015/10/02

恩宠


一棵树从不理解世界末日


对世界末日,它只会笑


它是一棵基督的树


你只看到了它的美


一靠近它,你的灵魂就开始逃离······


2015/10/04

我们的语言来自虚空


狂风,狂怒


它们来自虚空


而树,更怒


向着狂风


摇动它们永远不会断的头颅


被爱抓着


我所说的不是我们的语言


而是树的语言


我们的语言来自虚空


一座树林怜悯我们


以狂暴的方式


一片翻滚的叶子


无数片翻滚的叶子


好多的喜鹊也像叶子


它们向着天空怒放的时刻结束了


它们的怜悯正慢慢地来临


2015/10/10

脚下的一点点诗行


树林里的阳光就像


诗行


它要求看着它的人张开嘴——


它是语言的筛子


也是语言的栅栏


它需要土地


也需要深渊


它需要坚如磐石的力量


它还需要一个女人的温柔


它是纯粹的无辜


在一条路的尽头,它将


所有的爱都洒在一面斜坡上


它是一座树林的赞美诗


也是死亡的赞美诗


它要求一个人,想:


他的全部生命,就为了这个


他脚下的一点点诗行


2015/10/13

哦,巴别塔


哦,巴别塔


穿透恶的柱子

失眠者


寒鸦,蚂蚁,秋草,白杨,垂柳,夕阳


整座树林的催眠曲,或者


一滴年迈的雨滴


老巴赫的音乐是现实的


上帝也只在现实中出现


它们在现实中庇佑我


我要将老巴赫的琴键带到睡梦里


那里,有成群的野狗撕咬我


2015/10/17

这世上怎么会有罪恶之树?


这些树木吸足了秋天的凉意


在雨后,它们是如此地纯净


纯粹之火使它们的根部发黑


在我们存在以前,这些朋友


不知它们已经存在了多少万年


不知它们从哪里获得了庇佑


它们是否记得世上某个人所受过的苦?


这世上怎么会有罪恶之树?


如果此时某人向我诉说她的不幸


我会怎样帮助它渡过?


希望她还能闻到脚下的泥土


散发出来的香味?


2015/10/22

另一种死亡


秋天的落叶,迷离般的


温柔死亡


一场朋友间的竞赛


一次和土地的握手


向主祈祷温暖的阳光


与冰冷的雨滴


静静地躺着


将时间碾碎


2015/10/23

北方的忏悔与预言


1

天空的云朵就像战争中的硝烟


阳光是从遥远的地方射来的铅弹


使打开的书页惨白


使所有的语言颤抖,凋落


这就是北方的忏悔与预言


2

我们的身体已经被打得千疮百孔


我们靠什么来呼吸,说:


“我们亏欠,我们爱得不够。”


就像一位将死之人的临终遗言


2015/10/25

这些在深秋残留的蜜


柳树的死是自由,而


这些杨树显得急躁了些


它们正在将重负转化成甜蜜


(谁能像它们一样,转化得


如此自然)


还有这些秋草


它们永恒的美是为了谁


这些在深秋残留的蜜


2015/10/26

阳光的赞美诗


树林里的阳光吸引人


那里仿佛有奇迹正在发生


白光之处映衬出属于我们的


上万个童年


被黄土塑造


而树木飘浮在上


既隐身又庇佑


没有什么比这些更温暖了


望到了自己,而且安全


2015/10/28

这就是我们终生的职业


抚摸白杨青色的树皮,仿佛


在里面有一颗心


没有什么事物是高不可攀


触摸和望着是


完全不同的两件事


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虫子


正在往上爬或往里钻


这就是我们终生的职业


(在里面有一个家,就在


它的心旁。)


2015/10/30

小八哥


这些小八哥的啼鸣一定


是有自己的理由


它们仿佛站在上帝的肩头


吹着口哨


吹出清新的风


它们在模仿奥尔菲斯


歌唱


可真正的琴弦颤动得


更加狂烈


一道道飞越天空的


银色的烟


2015/10/31

天空


夏天的灵魂几乎


全部飞走了


大地是位永远不知


疲倦的产妇


人到中年,开始


追逐父亲


向着他那钢铁般的胸膛


天空


2015/11/01

有点像春天


只有两种颜料,有点像


春天


仿佛我的整个梦就是这秋天


在流淌


溢出杯子


不知是谁赐予的幸福


杯子与秋天


使我的整个身躯都躺在


自己的梦里


那里


只有两种颜料,有点像


春天


2015/11/03

第四道门


城市边缘的杨树林在


等待着一个人


是我


它仿佛是一位画家的晚年作品,被


一条小路敲开


小路穿行于这位画家


的颜料箱,是


梦的那一种


他要将美画成······


什么?


于是,我打开了颜料箱的第一道门


里面飘浮的是空气,是


黄色与绿色凝结的


空气


穿过,飘浮


头顶上的


是第二道


那里飘浮着时间


好像要飘浮一万年,而我


这个闯入者


只有四十年


我打开了第三道


里面有点


灰暗,有点


柳树的哀怨


我是被一个声音催促着


打开了第四道


遇到了那棵


被我称作——基督的树


今天基督没有来


它一动不动


它的头顶是海


它仿佛在等待着夜晚,与


夜晚可能来临的风


第四道门后是平凡


它劝我走回头路,说:


“再看一看。”


可是我看到的


是瓦解


是土地


正在永恒地撕碎着时间


我被第四道门


追着


是它的沉重


2015/11/04

秋雨


雨。仿佛是最后一场秋雨


它们开始撒娇


这些低矮的银杏在一夜之间


变得透明


与白杨一起


它们不再保留,也不再抵挡


让奥尔菲斯自由地穿行


大地的一切都在反转


残留的绿色让人感到心里很冷


它们就像一位悲苦的女诗人


将自己的语言外衣反穿了起来


并邀请我们与她一起渡过


北方的雪己露端倪,在她


娇美的肉身后面


2015/11/05

这几个雪路中的小圣灵


雪路上的几只麻雀,仿佛是


几个小圣灵


(不是我们人类


所说的圣灵)


它们离我很远,很远


就像我所读过的里尔克的诗句


只有在童年的时候,它们


才尾随过我


是我身后的几片羽毛


现在,它们要求我回归


要求我像雨雪一样被踩着


还不准发出咯吱咯吱的哀怨


要求我消融于荒草之间


这几个雪路中的小圣灵——


2015/11/06

我吻一吻泥土


被雨雪滋润过的泥土,让人感到


是如此地温暖


它不再是一首无言诗


请上帝再次用泥土塑造我们


并赐福


赐予我们一座泥土的房子


一条泥泞的小路


赐予我们一双泥土般的眼睛


来观赏一株深秋的钻天杨


请上帝再次用泥土塑造一个小孩


并赐福


我吻一吻泥土


2015/11/07

有些话我不可说


有些话我不可说


它们被扼制在我的胸口


轰炸着我的血液


早春时节飞溅的泥浆


我所能赐予你的,是我


从黑暗中所获取的


一粒纯洁的种子,以及


流入我眼中的,不能


被任何人所窃取的秋天——


2015/11/08

一朵温柔的小雪花


一朵温柔的小雪花,触摸着


我的额头


它是那么地小


我看不见它


为我所写的诗


是那么地早


我也看不见它


它们一定是一些人跪拜祈祷后的


一个善良的结果


现在是我回报的时候


我要记下在我的一瞥中


一座树林留下的微笑


让它成为另一个人跪拜祈祷后的


一个善良的结果


然后送给你


另一朵温柔的小雪花


触摸你的额头


2015/11/10

一座初冬的杨树林


失语。走在途中


你铺了这么长的路


肯定是想说点什么


你还没有摇晃杯子


我就已经开始头晕


在这充满落叶的杨树林


我拾起一片叶子,看到上面


写满了你的语言


然后到处都写满了你的语言:


大赦和解救


我也是,而且以此活着


2015/11/13

为美一辩,一道眼眉


你的眼眉仿佛是


一道永恒的命令,说:


你们必须赞美


这些初冬的柳树


是一座由颜料堆积的山


是一道眼眉


仿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