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新闻传播 > 跨界:从文学研究到文化传媒产业实践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跨界:从文学研究到文化传媒产业实践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跨界:从文学研究到文化传媒产业实践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跨界:从文学研究到文化传媒产业实践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张向东著

出版社:中国经济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9-01

书籍编号:30608413

ISBN:9787513656436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13915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新闻传播

全书内容:

跨界:从文学研究到文化传媒产业实践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作者简介

跨界:从文学研究到文化传媒产业实践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张向东 文学博士,传媒经济学博士后。现任职于中央某金融企业,曾任中共合肥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兼合肥报业传媒集团党委书记、社长,曾挂职任重庆报业集团总裁助理兼新闻研究所所长。

代序
人文性与文化性


一般而言,我们常常因为研究对象和研究途径或者研究目标的不同把科学分为两大类,一为自然科学,一为社会科学。自然科学无疑是研究自然界发展变化规律的科学,而社会科学则是研究人类社会发展变化规律的科学,它重在社会的发展变化的规律,但又离不开是“人类”的社会,于是有的人又把以研究人类精神以及人类价值或者包括人的情感为研究对象的科学称为人文的社会科学,或者叫人文科学。因此,社会科学似乎可以分为社会的社会科学和人文的社会科学,比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把人文的社会科学和社会的社会科学以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进行命名。


文学是社会科学中的一个门类,具体来说是人文的社会科学中的一个门类。文学的本质和社会科学的本质既有区别又有联系,二者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它们的联系是很明确的。毋庸置疑,文学是一种社会现象,是一种颇具人文性和文化性的社会现象,而二者的区别也正在于此。文学是人学,这是它的人文性,而文学是语言的艺术,语言则又是一种文化最为重要的载体和表征。语言和文化像血和肉一样不可分,这充分表现出了文学的文化性。不可否认,社会科学自身也具有人文性与文化性,但是它远不如文学的人文性与文化性那么直接。一个民族没有成型的经济制度和法律制度,它可以有文化,但是一个民族如果没有文学和语言它就很难说有文化。


自然现象千变万化,但是有规律可循,于是产生了自然科学。而社会现象可能比自然现象更为复杂,所以其产生的社会科学未能有效地解决各种社会现象和准确地预测社会发展的未来,这是有目共睹的,探究其原因可能是多种多样的。但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在于社会是由人及其活动构成的,而人则是感性和理性的统一体。人的感性是随意的、不可知的,有时你只能描述它却很难定义它,而且人的意志和情感还常常受到外界环境、价值观念、意识形态的影响,所以对于人的情感和意志的把握很难说有唯一且恒定的标准。而对于人的这些本质的描述,正是文学的任务。有人因此说人的本质从一定的意义上说正是文学的本质,这是有一定道理的。当然,这里对人的本质和文学的本质的概括有些极端,但确很能说明问题。因为情感的东西往往很难定性和定量,经济指数可以定量和定性,当你把文学文本和文学文本中的语言、词汇等,按照等差和等比数列进行定量和定性分析的时候,文学还是文学吗?人们大都极为强烈地要求社会科学依照其科学性能够解决当下的社会现实问题,而每当社会科学不能及时地解决问题或者解决问题有误的时候,不满便产生了,以至于对其科学的手段性产生怀疑,其实这是人们的一种奢求。有些人文性极强的社会科学如文学,很难说它能够解决社会现实生活中的实际问题,因为它本身目的性较强,而缺乏手段性,它可以维护一种终极目的,一种终极价值,而不具有可操作性,用人文性较强的社会科学来解决某些现实问题和忽视社会科学的人文性,必然带来对于社会科学的失望。由此一些学者积极提倡那些实用性较强的社会科学,事实上,凡是社会科学大都或多或少地带有一些人文性,抛开人文精神和忽视人文精神,而片面追求社会科学的实用性,对社会和社会科学的发展是不利的。改革开放的中国现阶段重视社会科学短期的实用性,而忽视长期的人文性,所造成的道德滑坡和人文精神的失落应该引起重视。其实一些学者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尤其是从事人文科学的学者,他们对人文精神的提倡便是最好的明证。


人们常常讲,科学是没有国界的,这主要指的是自然科学。自然科学为什么没有国界?因为它一般不具有所产生的国家和地域的文化特征,所以用不着移植,可以直接拿来为我所用。其实从绝对意义上说,自然科学也带有某种文化性,只是同工具性和实用性比起来,常常被人们所忽略罢了。而社会科学则不同,正如社会科学或多或少地具有人文性一样,它也同样或多或少地具有文化性。文化好比土壤,社会科学好比大树,抛开文化谈论社会科学等于抛开土壤谈论大树一样,只不过社会科学中有的学科离文化远一些,犹如树叶之于土壤;有的学科则近些,犹如树干之于土壤;还有的学科则深深地埋在文化之中,与之融为一体,文学学科便是如此。


一提起文化,人们就会马上与传统联系在一起。而文化传统最重要的载体则是语言,在语言中,往往蕴含着一个民族在特定的自然环境与历史条件下形成的具有恒久生命力,并成为该民族文化精神结晶的东西,它是一个民族文化传统和文化个性的表征,充分地表现着这个民族独特的思维活动和行为规范。一个真正的民族,什么都可以不拥有,它必须拥有自己的语言,而文学是语言的艺术,可见文学本身就是文化。为什么从事文学的人张口言文化闭口言文化,而从事其他社会科学的人谈论文化则相对较少呢,从中可见一斑。中国的市场经济学和西方的市场经济学可能相同,而中国的文学和西方的文学绝对不同。中国的感悟性和描述性的古代文论和古诗词,用西方语言就很难翻译,而英语文学中的十四行诗翻译成汉语就失去了其原有的艺术韵味。这主要是因为它是传承着文化传统最本质、最基本部分的那种东西。


不仅如此,包括文学在内的几乎所有的社会科学的产生发展都是与其产生的国家和地域的文化传统分不开的,只不过文学更甚,所以当我们对他者的某种社会科学体系和思想进行移植的时候,一定要考虑到它赖以产生的文化传统和文化土壤,有些是可以不带土壤移植的;有些是必须带土壤移植的;有些则是不能移植,只能借鉴的;而有些则必须在移植前加以严格检验,并且适当地予以修正,这些一定要分别对待。香港中文大学的杜祖贻先生曾就西方社会科学理论的移植与应用,提出了八项需要慎重研究的内容,其中第一项就是要研究理论创建者的社会、文化与教育背景(参见杜祖贻《社会科学的科学本质》)。这一颇具见地的见解,就充分注重了社会科学的文化性特质。


但是应该承认各民族的文化,既具有个性的东西,同时更具有全人类所共有的文化共性,社会科学所具有的文化性也莫不如此,而这种文化的共性正是我们进行有效移植的基础,也是我们有效移植后的本土化的基础,而随着科技通信和交流事业的发展,各民族之间交往的日趋密切,文化的共性会越来越多,所面临的社会问题也越来越近似,进行社会科学的移植,为我所学,学以致用将是一种不可阻挡的历史大趋势。当前我们所面临的大多是以先进的自然科学和技术科学作为强大后盾,在某种程度上被普遍认同的西方的社会科学话语,移植的道路还很漫长也更艰难,回顾历史,我们有成功移植的经验可以吸取。比如,中古时期对于佛学的移植,使儒、释、道融为一体,创造了光辉灿烂的盛唐之音以及宋明理学的东方心性之学,那是因为佛学的移植,是我们遵循文化共性的结果,以不伤害文化母体学用为代价的结果。而在“五四”前后的新文学之初,我们在对西方的强势话语义无反顾地移植中却失去了自己,这同样有教训需要吸取。总之,在寻找文化的共性并进行移植的过程中,更要注意在这种话语中不要失去了自己的本真,求同存异则是我们的最佳抉择。

试论《李凭箜篌引》的艺术失误
——兼论意象与意境及其关系


中国古典诗词的艺术本质在于通过一个个优美而令人神往的意象进而达到一个日臻完整的艺术境界。凡是优秀的古典诗词几乎没有不以优美的意境取胜的,所谓“诗与境谐”“情景与意相兼始未”“情景要互藏共宅”“诗词以境界为上”,都是寻求主观情思与客观物象相交融而构成的艺术至境。意象与意境以及二者的关系历来为方家所争论,笔者认为探讨这个问题必须涉及具体的诗篇方能管窥一二。下面将就意象与意境以及二者的关系三个方面浅析唐代诗人李贺的名篇《李凭箜篌引》中的艺术失误。


一、《李凭箜篌引》中的意象


意象就是“意”与“象”,中国传统“意象说”的基本内涵是以“意”统摄“象”,用“象”表现“意”,因此出现了如“立象尽意”“寻象观意”“得意忘象”等的命题。也就是说,作为审美主体的诗人借助具体、生动、直观的感性画面来表达主体的思想感情。因此,意象的本身就其外观形态来说,就不可能完全等同于纯粹的客观自然之象,而要其闪烁出属于人类的审美创造的光彩,即美学家苏珊·朗格所谓的“人的生命的本质在客观物象上的投影”。(1)不仅如此,康德美学论著《判断力批判》中进一步指出:“审美意象是一种想象力所形成的形象显现。诗人肩负了这样的工作,要把看不见的一些理性观念的东西如天堂、地狱、永恒、创世等翻译成可以感觉到的东西。”(2)


确定上述观点,我们再看《李凭箜篌引》:“吴丝蜀桐张高秋,空山凝云颓不流,江娥啼竹素女愁,李凭中国弹箜篌。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十二门前融冷光,二十三丝动紫皇,女娲炼石补天处,石破天惊逗秋雨。梦入神山教神妪,老鱼跳波瘦蛟舞。吴质不眠倚桂树,露角斜飞湿寒兔。”


整首诗最根本的“意”就是乐声的美妙动听,而用于表现“意”的“象”在整首诗中几乎比比皆是。其中,按其对音乐的感受对象有神仙:江娥(啼)、素女(愁)、(动)紫皇、女娲(炼石)、(教)神妪、吴质(不眠)。自然物:(空)山(凝)云(颓不流)、昆山玉(碎)、(融)冷光、(逗)秋雨、石(破)天(惊)。植物:芙蓉(泣)、香兰(笑)。动物:凤凰(叫)、老鱼(跳)、瘦蛟(舞),(湿)寒兔。真是琳琅满目,珠玉满堂。


审美主体通过这些具体、生动、直感、充满想象的优美意象,描绘了音乐的美妙绝伦。李贺笔下的意象已不是自然之象,这些意象真正体现了身美创造的光彩。


昆山重宝,凤凰高飞,芙蓉俏丽,香兰幽美。诗人正是从这些意象展开审美想象的,这些美妙的事物和音乐与人的听觉产生了异曲同工的共鸣。借助想象的帮助,李贺不仅使音乐具象化,而且在具象化中使音乐达到了感性的最高度,显示得那么完美,以致使音乐本身相形见绌。事实上正是在这首诗的境界中,审美意象的能力得到了最大张力的展示。这也正是李贺诗词为后人所称道之处。


二、《李凭箜篌引》中的意境创造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诗词的境界(意境)为上,有境界则自成商格,自有名句”。(3)那么王国维所谓的意境为何呢?首先让我们先看两首诗。第一首是王之涣的《登鹳雀楼》:“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第二首是畅当所写的同题诗:“迥临飞鸟上,高出世尘间,天势围平野,河流入断山。”读第一首诗眼前顿然展现出了一幅雄浑壮阔的景象,西沉的太阳依山缓缓而尽,东去的黄河滔滔直入汪洋,而后作者情感之笔又更入一意,要想看得远直至千里之外,那就请你再上一层楼吧!读到这里真是“黄鹄一举兮,知山川之迂曲;再举兮,睹天地之圆方”。第二首诗的四句都写了景,的确表现了楼之高以及登楼所见之开阔,但诗篇除了这点之外,别无其他深意,故无余味可咀嚼,当然谈不上激发读者去想象并创造深远的意境了。与上一首诗相比这首诗似乎少了许多东西,这种东西就是景中所蕴含的意(情),故一个完整的境界(意境)是意(情)与景的完美结合。《辞海》“意境”条曰:“意境是文艺作品中所描绘的生活图景和表现思想感受融合一致而形成的一种艺术境界,能使读者通过想象与联想,如同身临其境,在思想感情上受到感染,中国古代文学批评家常常以意境的高下来衡量作品之成败,但往往过分强调主观感受,流于言秘,造成脱离现实的倾向。”(4)然而反过来,过分地对生活图景进行描绘和临摹,甚至脱离了现实生活而弃其中的“意”于不顾,也同样不能达到一个完整统一的令人深味的境地。


李贺的这首《李凭箜篌引》便是如此,整首诗除了“吴丝蜀桐张高秋”“李凭中国弹箜篌”两句外,剩下的十二句句句都描绘了箜篌乐曲的非同寻常的美妙,也就是说,诗歌没有对李凭的技艺做直接的评判,也没有直接描述诗人的自我感受,有的只是对乐声及其效果的临摹。作者为此用了许多优美的意象,但美则美矣,除了乐声的美妙还有什么?整首诗给人的感觉同畅当的那首诗一样,所不同的只是对生活图景(乐声)的描绘更加奇特而已。然而有人说,“纵观全诗无处不寄托着诗人的情思,这种情思和外在物象融为一体,构成了一种赏心悦目的艺术境界”。(5)可是,纵观全篇,除了那种虚化的茫茫无边的美妙(作者对音乐的正面描写与侧面描写)之外,实在没有办法发现那种情思,难道仅仅凭素女愁、芙蓉泣、香兰笑等就断定寄托着情思,那么这种情思又是什么?是哀愁,是悲泣,还是喜悦?


完美的意境要求诗歌创作既要有鲜明的画面,丰富的想象,又要有充沛的感情,深刻的寄寓,既有画面又有诗意,形神兼备、情景交融,使欣赏者如临其境,在思想感情上受到感染,产生共鸣。李贺诗中的诸多意象让读者难以产生共鸣,因为这些意象大多是神话传说,如凤凰是神话中的百鸟之王,而凤凰的声音是什么声音?读者的心里很难产生实感,这会破坏读者对此诗整体意境的把握,因此,此诗与白居易的《琵琶行》相比较,同样写音乐的美妙,此诗就不易产生共鸣,原因在于白居易的诗是意(情)景(音乐)相交融,而李贺的诗则除了语言更奇特,想象更丰富外,只有景(音乐)而无深意。


三、《李凭箜篌引》中意象与意境的关系


唐代温庭筠的《商山早行》中有“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此句为后人所激赏。请看:荒村野店中旅人被鸡鸣声唤起赶路,天空残月并没有西沉,板桥上白霜未消,留下了早行人的足迹。这两句诗为读者勾勒出了一个寂静、幽玄、凄惨的画面,这就是意境。而“鸡声”“茅店”“残月”和“人迹”“板桥”“晨霜”则为意象,这六个意象分为两组,上下不能颠倒、移换;每组中的三个意象之间存在内在的逻辑关系,六个意象构成同一意境而又蕴含于意境之中,在艺术上达到了很高的境地,带给人很强烈的审美感受。由此,我们可得出结论,意境表现为一种综合形象,意象则表现为一种个体形象,这种个体形象趋向个别,呈现出单一、具体的形态,意境包括意象以及意象之间的关系,没有意象也就无意境可言。著名诗评家李元洛也认为意境是“一个关于艺术整体及其美学效果的概念,而意象只是一首诗的基本的构件,意象似乎无独立的审美品格。”(6)有好的意象,并不等于能构成完美的意境,这个道理如同一个全是明星的球队并不一定能赢球一样。《李凭箜篌引》中音乐描写的意象美,虽为人们所称道,但整首诗并没能构成一个完美的意境。


用静态的语言去描写动态的稍纵即逝的声音是很困难的,尤其是描写音乐,这对作者提出了很高的艺术要求,要求作者笔下的语言具有一种音乐性,这种音乐性应从作品中的意象和语言结构的布局中体现出来,并且这种意象和语言结构的布局应与人们的音乐欣赏习惯相一致,这样才能达到一种完美的艺术境地。


《李凭箜篌引》第一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