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社会学 > 美味与权力:一个华北村庄70年饮食生活变迁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美味与权力:一个华北村庄70年饮食生活变迁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美味与权力:一个华北村庄70年饮食生活变迁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美味与权力:一个华北村庄70年饮食生活变迁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呈现饮食与文化或隐或现的内在关联性

作者:郭慧玲著

出版社:中国经济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1-01

书籍编号:30608468

ISBN:9787513657624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86161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社会学

全书内容:

美味与权力:一个华北村庄70年饮食生活变迁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作者简介


郭慧玲,华东政法大学社会发展学院讲师,主要从事社会心理学和宗教社会学等领域的研究。在《社会》《世界宗教研究》《心理学探新》和Eurasian Geography and Economics等期刊发表论文《由心至身——阶层影响身体的社会心理机制》《众神相争的诅咒——宗教对话的核心边缘模式》《社会建构论心理学:轮廊、流派和局限》和Social Distance, Ethnicity, and Religion in Northwest China等,出版译著《语境中的社会建构》。主持2017年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社会分层与中年人的身体再生产研究”,2016年上海市哲学社科规划项目“社会分层影响健康的性别差异研究”。

内容简介


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在大量人口来来去去匆匆忙忙的移动之中,人们似乎无法坚守一种所谓不变的传统;对今天的世界而言,变恐怕才是“硬道理”,才是根本,且这种改变无疑是巨大的,不变则只是一种期望或期待而已。


本书作者多次长时间在华北一个普通村庄——张庄实地展开田野调查,以女性的独特视角,细微观察、深入访谈、设身处地地体验当地农民传统生活状态,体味人们的饮食生活和文化;进而反映了一个地域上的农村生活形态及其制约因素。


虽然仅仅聚焦在一个村落,甚至仅仅是其中的饮食方面,但可以看到传统村落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整个中国农村现象和问题。

总序


何明升


华东政法大学的社会学学科,走过了一段特殊历程。早在1908年,圣约翰大学就在全国最早开设社会学课程,中国人科学认识社会,连通世界的脚步,由此启程。1952年,在圣约翰校址上,由原圣约翰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等九所院校的法律系、政治系和社会系合并组建成立了华东政法学院,后因历史原因学校停办。1979年华政复校,社会学课程重新开设,老院长曹漫之先生荣任上海市社会学学会会长。为适应现代法治社会发展和上海国际化大都市建设的需要,学校于2003年5月重新组建社会学系,下设社会学、社会工作两个本科专业,2009年扩建为社会发展学院。重建后的社会学学科,将苏州河畔的厚实凝重延续到发祥地和文化之源的上海,在松江新城这块热土焕发了新的生机,专业建设得到长足发展,学生数量不断扩容,迈入了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


社会学学科的快速发展,得益于连续两期“中央财政支持地方高校发展专项资金”的支持。2010年发布的《社会发展学院学科建设与科研工作纲要》将总体目标确定为:以法学为依托,逐渐实现以法律社会学和社会治理为特色的多学术领域协调共生发展,成为在全国有特色、有影响的教学研究型社会学院。之后,社会发展学院获得了2010—2012年度“中央财政支持地方高校发展专项资金”的资助。经过随后的三年建设,社会发展学院建成了具有国内先进水平的综合实验室,初步形成了四个优长学术方向,即网络社会学与网络治理、法律社会学与社会治理、司法社会工作、警事社会学。这一时期的科研成果,汇集于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的“华东政法大学社会管理文丛”。


本次汇集的书稿,是第二期“中央财政支持地方高校发展专项资金”(2013—2015)的科研成果,包括《从生存到发展:转型时期农民工城市创业研究》(李俊),《时代镜像中的性别之思》(马姝),《网络治理:中国经验和路径选择》(何明升),《组织发展与社会治理——以乡村合作社为中心》(井世洁),《“移地升级”中的集体选择与市场秩序——基于一个汽配市场集体搬迁的案例研究》(杨义凤),《美味与权力:一个华北村庄70年饮食生活变迁》(郭慧玲),《转型与重建:中国城市公共空间与社会生活变迁》(孟超),《社会支持与老年人主观生活质量研究》(瞿小敏),《网络舆情的演化模式与应对策略》(张伟)。丛书的作者多为年轻人,无论是年龄还是作品都洋溢着一股勃勃向上的生气,代表着华东政法大学社会学学科的未来。


这些年来,我作为“中央财政支持地方高校发展专项资金”的负责人,经历了社会学学科不断成长、逐渐壮大的全过程。同时,我又以社会发展学院院长和社会学学科带头人的身份,经历了与学院同人和学科团队共同求进的过程。2009年9月25日,当我们在昆山彻夜讨论学科建设与科研方向时,没有人想到我们会与“中央财政支持地方高校发展专项资金”不期而遇,但我们都预感到了其对学院和学科发展的巨大影响。同年12月18日,我们曾为“什么是司法社会工作”争辩得灰头土脸,但却催生出全国第一本《司法社会工作概论》以及颇具自身特色的学术方向。再后来,我们边学边做边建设,又开拓出前景无限的警事社会学新领域。经过对2010—2012年三届法律社会学论坛的培育,中国法律社会学专业委员会成立,我校被选举为副会长单位;以2012—2014年三届网络社会学论坛为基础,成立了中国网络社会学专业委员会,我校为会长单位。


目前,华东政法大学的社会学学科设有社会学、社会工作、社会管理三个本科专业,拥有社会管理、社会工作两个硕士点,并且在法律社会学方向招收博士研究生和博士后人员,在校学生700余人。连年举办的“社会发展学院青年教师教学基本功比赛”将教学水平提升到了一个更高台阶,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特色虚拟社会管理模式研究——基于网络关系结构的多主体协同治理方案及其法律支撑”及多项一般项目、青年项目的成功获批更是将学科建设推到了一个新高度。这期间,我们所有的人都迈出了个人的“一小步”,并将其汇聚成了社会学学科的“一大步”,而这“一大步”必将成为继续迈向明日之巅的理想阶梯。


在中国经济出版社的大力支持下,“华东政法大学社会治理文丛”就要和大家见面了。此时,我首先要感谢“中央财政支持地方高校发展专项资金”自2010年以来连续两期的资助,没有这个经济基础,有些事情想办也是办不了的。我还要感谢华东政法大学领导和有关职能部门对社会学学科的关怀和支持,在一个“一法独大”的法科院校,这一点尤为难得。其实最重要的,还是要感谢与我同在、共同奋斗的本丛书作者群和社会发展学院师生,我们一起付出了值得付出的美好时光,也得到了应该得到的美好生活。


2016年10月30日


于上海松江大学城

代序


美味的食物与政治的食物


赵旭东(1)


作为人,一个本质特征就是要依靠营养而确保一种身体的成长和维持。通过吃东西、消化食物,我们获得了足够的营养,由此而使得身体的各项功能经过食物营养的转化而为我们身体所实现,通过新陈代谢的作用而达成一种身体内外机能上的平衡。但这实际上是指食物对于人而言的生物过程,是基于人的自然身体结构和功能而实现的。


不过,在这种生物的过程之外,尚有一个文化的过程不为大多数人所知。实际上这个文化过程的核心就是我们因为吃东西而获得了某种力量。这种力量往往是一种观念中的体验,看不见,也摸不着,只能凭感受来获得,这就是一种文化的体验。平日里我们一般不会自觉地用此类研究所说的文化概念来叙说,而是喜欢用“口味”“美味”“好吃”以及“下饭”这样的概念。一份美食吃到肚中,感觉到无处不舒服,那就是一种好的口味或美味了。在这里,食物的好坏是要用人的口味来区分的,但要知道这种区分并不是简简单单能够做出的,背后无形的文化之网让口味、美味以及好吃之类的东西有了一种特别的意味。如“妈妈做的食物”,从来都是味美香甜,让人啧啧称奇的,人们心目中也不大会怀疑妈妈做的食物的价值。但很显然,并不是所有的母亲做饭都会好吃,要知道有很多母亲根本就是不下厨做饭的。然而人们心理上仍就不会用这些到处存在的反例来归类感受上的集体偏差,绝大多数人照旧还是说妈妈做的饭菜最好吃,在这一点上恐怕是没有人会特别加以反对的。


这里,我们思想认识上的固执并不是单单基于我们的错误认知所致,而是因为预先植入我们大脑中的类别化概念所致。要知道我们大多数人是通过分类去理解自己以及外部世界的。例如,好吃与不好吃便是一套分类的概念,把世界中的食物分成了两类,一类是好吃的;也就是可吃的,另一类是糟糕的,坏的,也就是不可吃的。这样分类的好处是可以使我们的生活常规化简单化,方便易行,不用每个人每天都要为三顿饭吃什么而劳心伤神。这样实践久了,也就成了极富有当地特色的地方饮食文化了。所以很多人一旦到了自己所不熟悉的异国他乡,第一件不舒服的事情就是要努力和花心思去辨别在那个文化里的食物谱系当中,究竟哪个东西是好吃的,哪个东西是不好吃的,如此一一鉴别出来才肯罢休;否则总觉得不是那么特别适应。这归根结底是食物分类的观念在起着作用,这种分类的背后也承载着文化的意义,也只有在一种文化的脉络之下才能够对此有真正的理解。


之前我们对分类概念的研究往往是采取一种客观中立的观点,好像它是人人共有的普遍存在,有如人大脑中不断产生脑介质一样的自然现象。但是后来的理论家开始反思这个结论,今天对分类问题的讨论,越来越多关注的是谁的分类以及分类如何受到了权力支配的问题。在这方面男和女便是一个人类基本的分类,但在人类发展历史中有一个很长久的传统就是刻意把男女之间的分类变成为一种男高女低的等级性分类。近代以来的女权运动中,大部分主张之所以能够有影响力,是跟这个人类才拥有的存在于大脑之中并映射于现实社会之中的根深蒂固的男女等级分类的观念联系在一起的。这就触及一种分类政治学的问题,即凡是分类,在其背后都会附加上一种权力的支配,是权力在左右着我们所谓的客观认知。在这方面,正如我们所分析的,食物也是一种分类,也自然隐含着一种食物分类的政治学,这恐怕是我这里所要介绍的华东政法大学郭慧玲博士即将出版的《美味与权力——一个华北村庄70年饮食生活变迁》这本社会学与人类学著作中所要集中关注的一个问题。据我所知,慧玲博士所研究的张庄是位于山西长治的一个普通村庄。但它的不普通之处就在于,差不多七十年前美国人韩丁在那里参加了一场热火朝天的土地改革运动,并用笔记录下了在那里所发生的一切,这成为慧玲后来研究和观察这个村子的起点和基点。但是她显然并没有直接去接续有着历史意义的革命话语,这种话语在1978年之后的中国差不多都已经归于一种静寂了。显然,中国的乡村在一个改革开放的大时代里正在发挥着其积压已久的勃勃生机和创造力,由此带来了中国乡村从南到北、从东到西的巨变。


慧玲博士凭借她所独有的女性敏感去细致地体味那里人的饮食生活和文化,她试图从人们每天都要吃的食品当中去观察乡村政治经济与社会文化的一种改变。对今天的世界而言,这种改变无疑是巨大的。可想而知,韩丁在半个多世纪之前所记录下来的那个村里一个年轻后生因为偷吃一个大家用来果腹的馒头而犯下重大错误的事件在今天的乡村里一定是不会再发生了,甚至在今日农家的饭桌上代表山西乃至整个华北本土文化特色的面食,也变得不再是那么单一,而是无形之中加入了年轻一代人所喜欢的南方食品花样——米饭炒菜。但这种添加并非是源自于人们的自然而然,而是人们从电视剧里看到的带有偏见的饮食文化的一种呈现和诱导;由此使得新一代年轻人产生了一种错误的判断和认知,以为当下最为流行的食品乃是米饭炒菜,殊不知不论是南方和城市,乃至更为广泛的稻米主产区,稻米的消费量都在令人担忧地出现了下滑。不过,在这方面我们似乎无法真正去阻挡年轻人的文化选择和偏好。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中,在大量人口来来去去匆匆忙忙的移动之中,人们似乎无法坚守一种所谓不变的传统。在这里,变恐怕才是“硬道理”,才是根本,不变则只是一种期望或期待而已。就像韩丁最初去命名他的著作一样,将其称之为《翻身》,这是一次有如天翻地覆一般的改变,是一场革命。显然,今天这种革命的性质是一种已经发生了根本性质的大格局上的改变,面对互联网和数字信息化大格局,一个小小的乡村又如何能够真正独善其身呢!


但改变绝不是一件坏事,一个事物的存在总会有其有利的一面和不利的一面。就像当年的土地改革一样,土地利用的效率因此而得到了提高,人民的生活逐渐在向一种安定和富足转变。尽管受过穷、挨过饿的年长者们仍旧固守着节约以及不浪费的习俗和传统,但更为年轻的一代人已经不是在这个层次或意义上去思考问题了,他们在无形之中集体性地创造着一种新的生活。


应该清楚的是,观念变化从来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一种实现,而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细水慢流的实践发生。当我们基于韩丁的乡村描述而去做一种前后比较的观察之时,变化确实让人印象深刻;但对当地人而言,这种改变并无实质意义,他们不会专门去做那种生活之外的前后比较。无论怎样的改变,对当地人而言,他们都会照旧去过一种平静如水的生活并对明天、明年乃至更久远未来生活进行规划和安排。


在此意义上,韩丁的《翻身》如果是当时中国乡村的写照,是一副清晰的照片,那么赛珍珠曾经虚构过的小说《大地》便是这张照片的底板,细节看似模糊,轮廓却极为清晰。因此,不论是照片还是底板,它留给我们的深刻印象便是一种中国文化里“民以食为天”这个极为突出的意象,挥之不去。不论是韩丁还是赛珍珠,作品中显然都不乏对某种食物需求的细节描述,这种细节并非没有意义,它的意义就在于人为此而活着的,同时无意之中创造了自己的文化。因此,去研究中国文化里的食物,便会触及这个文化里最为根本性的东西。年度性的物产的丰歉决定着实际生活之中食品的有无,这个基于长久农业文化所形成的社会传统决定着这个文化里的人民对于食物的渴望和文化表达,同时围绕这种渴望和表达,人们在蓄意且务实安排着她(他)们每天的生活;至于食物的政治性则像是一只无形的手,暗中在引导着或者左右着她(他)们的生活方向。


2019年6月13日


于新黄浦酒店



(1) 赵旭东,中国人民大学人类学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

导言


饮食的文化选择能影响人类社会,对特定食物体系的分析能帮助我们理解这一特人群的运作。


——胡伯特


1948年,一位高鼻梁、蓝眼睛的高个子美国人来到华北晋东南地区,他带着对共产主义的信仰和对中国革命的热情不远万里来到这片热土。那时这里正展开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他把所见所闻、点点滴滴详尽地记录下来。于是,将近20年之后便诞生了《翻身》这本著作。1971年,中美关系复苏后,韩丁(Willam Hinton)终于得以再次踏上张庄这块土地;经过多次考察,他书写了《深翻》,记录下合作化和“文革”时期的张庄。多年以来,韩丁往返张庄30多次,把张庄当作自己的第二故乡。2004年5月15日,韩丁在美国的家中接待前来探望他的张庄老书记后不久,突发心脏病去世。


2006年深秋,我获得保送研究生的机会,很想让赵旭东老师做我的导师。第一次见面,赵老师问到我的籍贯。我说是山西长治,赵老师便推荐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