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文化 > 2017—2018 CBRN威胁与外军防化装备技术发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2017—2018 CBRN威胁与外军防化装备技术发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2017—2018 CBRN威胁与外军防化装备技术发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2017—2018 CBRN威胁与外军防化装备技术发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夏治强,滕珺,赵钦

出版社:化学工业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8-01

书籍编号:30609502

ISBN:9787122346001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68556

版次: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文化

全书内容:

2017—2018 CBRN威胁与外军防化装备技术发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内容提要


本书系统介绍了2017—2018年国际化生放核威胁形势,国际社会包括国际组织与世界主要军事国家应对化生放核威胁的主要对策与防范措施,国际化学、生物军控目前的状况与面临的挑战,化生放核防御装备与技术发展最新动向,美军与化生放核防御相关的条令与技术出版物的发展过程与现状,并设有9个附录。


本书内容新颖,资料详实,可供从事防化科研管理、装备研制、部队训练和教学、化生放核安全战略研究与应急管理等部门的专业人员参考使用。

《2017—2018 CBRN威胁与外军防化装备技术发展》编委会


主 任:夏治强


副主任:滕 珺 赵 钦


委 员:李铁虎 姜 蔚 王珊珊 解本亮


    王曼琳 花 卉 王 磊 宋剑波


    李丽娟 张 南 张 磊 滕 珺


    赵 钦 夏治强



前言


近年来国际化学、生物、放射性和核武器(简称化生放核,CBRN)威胁形势与整个国际安全形势基本一致,处于动荡变化之中。一方面国际社会冲突加剧,变化增多,体现在美俄等大国继续大力投资核武器现代化更新升级,提高核威胁能力,同时研发部署低当量核武器,降低了使用核武器的门槛。伊朗核问题与朝鲜核问题依然值得世界关注;化学武器的战场使用与非战场使用并存;世界主要国家高度关注生物安全,重大流行性疾病时有发生。科技发展使得化学与生物学的融合呈加速趋势,部分双用途技术发展让人类产生了不安的担忧。另一方面,国际社会呼吁加强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控制,各国制定新的国家安全战略,其中大都包括关于化学、生物、放射性和核武器的应对措施与手段。此外,还通过技术进步提升防御装备的性能,最大限度地保护人员与国土安全。


2018年11月底,在荷兰海牙召开了《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第四届审议大会,总结了20余年公约履约进展,提出未来要加强防止化学武器重现和防止非国家行为体进行化学恐怖威胁的努力,争取早日实现全球无化学武器的最终目标。同时美国、俄罗斯等国也提出了修改《公约》化学品附表的提案,这样使《公约》生效20余年来首次面临修订的重大问题,必将成为未来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一项重要的议题,其过程也必将是复杂艰辛的。


为了系统了解美军化生放核条令整体情况,本书特请相关专家编写了“美军化生放核防御条令体系”一章内容。


本书附录收录了有关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系列文件的介绍或摘要,美国陆军关于《未来战争环境和性质的变化》,2019财年美国化生防御计划(CBDP)总统预算,美军联合出版物JP3-41《化生放核响应》简介,美国国防科学委员会关于威慑、响应WMD威胁的建议,英国基础设施等化生放核洗消国家战略指南等报告。翻译的附录文件的观点仅代表原机构或作者的观点,并不代表编译者的观点,请读者在使用时予以注意。


参与本书编写的人员以军事科学院防化研究院为主,为了更好、更全面介绍化生放核防御进展,还邀请了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王磊研究员和李丽娟副研究员、陆军防化学院宋剑波博士和张磊同志等参与编写。


编写过程中参考引用了《国外防化科技动态》等刊物的文章,书末列有参考文献,在此谨向各位作者、译者表示诚挚感谢。然而由于资料、人员水平与时间所限,难免存在缺点与不足,敬请读者批评指正。


夏治强


2019年1月22日

第一章 国际化生放核威胁形势


近两年国际化生放核(CBRN)形势相比以往有恶化的趋势,主要表现在:尽管美俄核武器的数量略有减少,但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持续提升核武器质量,美国决定研发低当量核武器;朝鲜进行了第六次核试验与多次弹道导弹发射,加剧了东北亚紧张局势;虽然国际社会签署了《禁止核武器条约》,但有核国家均未参加;《禁止化学武器公约》已生效21年,然而化学武器的销毁仍未结束;叙利亚发生较大规模的使用化学武器事件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包括传染性疾病在内的生物威胁也依然存在。


第一节 全球核武器数量略有下降,但有核国家继续推进核武器现代化


一、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发布2018年全球核武器数量


2017年7月3日,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发布研究报告称,世界核大国在缩小核武库规模,同时加大投资,进行核武器的现代化改造。SIPRI称:“尽管全世界核武器总体数量不断减少,但所有核武器国家都在……进行核武库的现代化改造。”SIPRI高级研究员莎伦·凯勒(Shannon Kile)认为:“尽管近期《禁止核武器条约》的国际会谈取得进展,但在可预见的未来,没有一个国家愿意放弃自己的核武库。”9个国家仍在对其核武库进行现代化改造,而核武库的持续升级表明,核国家“继续把核威慑作为国家安全战略的基石”。三年来,SIPRI的论调基本保持一致。


SIPRI于2018年6月18日发布了《SIPRI 2018军备、裁军和国际安全年鉴》(见图1-1)的调查结果,该年鉴评估了目前的军备、裁军和国际安全状况。主要调查结果如下:所有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正在开发新的核武器系统并使其现有系统现代化。

2017—2018 CBRN威胁与外军防化装备技术发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1-1 《SIPRI 2018年军备、裁军和国际安全年鉴》

该年鉴透露,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朝鲜8个核国家核弹头数量(见表1-1)。在2017年拥有核武器的数量为14 465件,而2016年这个数字为14 935件。与2016年相比,2017年全世界核武器总数减少了3%,呈缓慢减少态势。

表1-1 8个国家核弹头数量(截至2018年1月)

2017—2018 CBRN威胁与外军防化装备技术发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资料来源:SIPRI 2018年年鉴。总计给出了最高估计值,所有估算均为近似值。朝鲜的数字不确定,不包括在总数中。


①“部署核弹头”是指放置在导弹上或位于作战部队基地上的弹头;


②“其他核弹头”是指储存或储备弹头和等待拆除的退役弹头。

出版的年鉴显示,美国和俄罗斯核武器拥有量占全世界总量的92%。自美俄签署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2011年生效以来,核武器逐渐有限地减少,这已经成为一个大趋势。虽然俄罗斯和美国的核力量略有削减,但俄罗斯和美国都在制定长期计划,以取代更新核弹头、导弹和飞机运载系统以及核武器生产设施并使其现代化。


美国2018年2月发布最新版的《核态势评估》报告重新把核武器提升为国家安全保障体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报告重申美国核武器现代化计划并批准了新核武器的开发。《核态势评估》还强调扩大核选择,包括制造和部署所谓的战术核弹,以此降低使用核武器的门槛,以阻止并在必要时击败核战争和“非核战略攻击”。战略核武器在俄武器装备建设中一直处于首要地位,在常规装备落后于北约的情况下,核武器的威慑作用更加突出。“重新关注核威慑与能力的战略重要性是一个非常令人担忧的趋势,”SIPRI理事会主席扬·埃利亚松(Jan Eliasson)大使说,“世界需要核武器国家明确承诺建立一个有效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核裁军进程。”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研究报告指出,其余7个核国家也在研发核武器和部署新系统,或者至少表明了这种意图。其他拥有核武器的国家的核武库规模要小得多,但所有核武库都在开发或部署新的核武器系统,或者已经宣布打算这样做。印度和巴基斯坦正在扩大核武器库存,并开发新的陆基、海基和空基导弹运载系统。


2017年,朝鲜继续在发展其核武器能力方面取得技术进步,包括在9月试验——据称是热核武器。朝鲜在两种新型远程弹道导弹输送系统的测试中也表现出意想不到的快速进展。


SIPRI裁军、军备控制和防扩散计划高级研究员Shannon Kile说:尽管在2017年缔结“禁止核武器条约”反映了国际社会对核裁军的明确关注,但拥有核武器国家正在实施的现代化方案表明,实现核裁军的真正进展仍将是一个遥远的目标。


此外,SIPRI 2018年鉴还指出,所有具有核工业设施的国家都有生产裂变材料的能力。2017年全球拥有的裂变材料——高浓缩铀1 384吨;分离出的钚:军用储存230吨,民用储存290吨。


二、美国政府继续投资核武器现代化项目


美政府问责局(GAO)2017年4月发布《核安全企业现代化:美国国家核安全管理局的预算估算并不完全符合计划》报告。美国家核安全管理局(NNSA)2017—2021财年预算需求是494亿美元,其中2017财年约92亿美元。此外,NNSA估计2017—2041财年间的现代化成本将超过3 000亿美元。


美国科学家联合会核信息项目负责人汉斯·克里斯滕森指出,美国本次更新核武库呈现出三大技术趋势:一是增加核弹头当量调节灵活程度;二是为弹头配备更精密的电子装备,使导弹更加精准地摧毁目标;三是改装现有弹头,使之可以方便地在海基发射和陆基发射之间互换。


另外,美参联会副主席、空军上将保罗·塞尔瓦近期在米切尔航空航天研究所举行的活动上表示,美国需要较小当量的核武器来慑止对手使用相同类型的武器(图1-2)。在某种程度上,美国未来将可能实际使用较小当量的核武器来确保其核威慑。

2017—2018 CBRN威胁与外军防化装备技术发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1-2 低当量核武器

2018年2月2日,美国防部发布新版《核态势审议》报告,将核力量建设列为国家安全优先事项,积极推进核力量现代化,并明确提出发展低当量核武器、使用核手段应对潜在对手的“核与非核打击”。2018年8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批准国防部发展搭载在潜射弹道导弹上的低当量核弹头。这表明,美国不研发核武器的政策已发生逆转,并已实质性启动低当量核武器研发,在未来地区冲突中可能出现核武器有限使用问题,值得关注。美国发展低当量核武器,增加非战略核武器种类和数量,将降低“核门槛”,增加核武器在战场使用的可能性,对未来战争产生重要影响。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2018年5月14日报道,美国已接二连三地宣布,将斥资数十亿美元修建更新和扩大美国核能力所需的工厂。5月10日晚间,五角大楼和美国能源部宣布,计划在南卡罗来纳州萨瓦纳河核工厂开始建造下一代核武器所需的关键部件。其想法是,改变一个建了一半、问题成堆的综合体的用途——原本打算在此将老旧核武器变成反应堆燃料,为美国城市提供照明。现在,该设施将被用于使美国日益老化的核武器恢复活力以及形成新造数百枚(核武器)的产能。有舆论注意到,此前,美国亦始终未减弱核武器发展力度。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就曾报道称,五角大楼加快发展“核武版”F-35联合攻击战斗机,这对于新型战略核武现代化和发展战略至关重要。日本《朝日新闻》亦曾发表社论称,特朗普政府2018年2月发表的《核态势评估》报告将成为今后5年至10年美国核政策的指针。奥巴马政府时期削减核武器作用、数量的决心已不复存在。相反,报告明确阐明了扩大核武器作用、能力的姿态。


美国防部已完成小当量核武器初始设计方案。计划对“三叉戟-2”D2导弹装载的W76弹头进行改装,将原来两级热核武器设计中的次级系统移除,仅保留其初级系统,即核扳机(钚239作燃料,使用氚或氘-氚助爆),其爆炸当量由原来的10万吨TNT当量降低至5~6千吨TNT当量,新弹头代号W76-2。目前,美国核武器委员会已通过该初始设计方案,并指示能源部国家核安全管理局开始相关的研发、进度、成本评估等工作。


美国进行第28次亚临界核试验。共同社2018年10月10日报道称,美国2017年12月在西部内华达州进行了使用钚的不发生核爆炸的“亚临界核试验”。美国能源部下属国家核安全管理局(NNSA)在季度报告中透露了上述消息。这是总统特朗普执政以来的首次亚临界核试验,也是美国时隔约5年进行的第28次核试验。该试验旨在测试新开发的技术性能。


报道称,特朗普政府2018年2月宣布将力争把核武器作为“可使用的武器”扩大其作用。此次试验可以说强调了推进该构想的姿态。特朗普政府一边迫使朝鲜实现无核化,一边在国内强化核武器作用,来自反核团体的批评或将高涨。


报道称,被命名为“Vega”的此次核试验是奥巴马政府2012年12月实施的核试验之后的首次。试验在开始核反应的聚爆过程中,采用比普通炸药反应迟钝、发生偶发性爆炸可能降低的钝感炸药,对其性能进行了测试。NNSA发表评论称,“确认了新设计的核武器的有用性”。


三、俄打造新的核打击能力


2017年3月,美国《原子能科学家公报》发布2017年版的《俄罗斯核力量报告》。报告从核政策、洲际弹道导弹、弹道导弹核潜艇与潜射弹道导弹以及非战略核武器等方面对俄罗斯核力量的现状与发展进行了全面分析。报告称,相比10年前而言,俄罗斯对其核学说的执行变得更具灵活性和攻击性。此外,俄罗斯的军事策划者日益追求更广泛的存在和新型核武器,这表明俄罗斯真正的核学说远远超出了针对地区作战的基本威慑。


(1)俄打造新的“巴尔古津”铁路导弹作战系统。俄新社2017年8月28日发表了题为《拥有特殊用途的“幽灵列车”——“巴尔古津”导弹系统威力何在?》的报道。2016年11月,“巴尔古津”在普列谢茨克发射场完成首次洲际弹道导弹发射测试。一辆导弹列车即相当于一个导弹团。按计划,俄战略火箭兵将拥有5个团,即30套发射装置。导弹列车的研发很可能从2018—2025年的国家武器计划中获得资金,并在2020—2021年进入战斗值班。


俄罗斯卫星新闻网2018年7月27日报道,俄罗斯战略导弹部队宣布,关于该部队重新装备新型核武器系统及其运载平台的工作,将在21世纪20年代中后期完成。俄罗斯国防部发布了一系列与其战略防御能力相关的新型武器系统视频,公开这些武器系统的试验/部署情况,其中包括RS-28“萨尔马特”洲际弹道导弹、“先锋”高超声速滑翔弹、“波塞冬”核动力无人潜航器和“匕首”空射高超声速导弹等。


俄罗斯于21世纪初开始致力于维护全球战略平衡,当时布什政府首次开始计划在欧洲部署导弹防御系统,目的为是遏制伊朗的核威胁。经过十多年的发展,俄罗斯已将射程约在1.2万千米的RS-24“亚尔斯”多弹头洲际弹道导弹引入其战略导弹部队。


(2)“萨尔马特”洲际弹道导弹。在超重型陆基导弹类别中,俄罗斯的核威慑力量是RS-28“萨尔马特”洲际弹道导弹,射程1.1万千米,是使用液体燃料的新型导弹。据悉,“萨尔马特”导弹可携带10个重型或者15个中型分导式核弹头,计划在2020年开始大规模生产。RS-28将取代现今服役的R-36M“撒旦”和RS-18A导弹。因此,“萨尔马特”导弹被视为俄罗斯对美国导弹防御系统以及“快速全球打击”系统的回应。与“萨尔马特”导弹相辅相成的“先锋”高超声速滑翔弹,能够以20马赫的速度投射核弹头和常规弹头,可突破所有现役或在研防空反导系统的拦截。


(3)“海神”核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