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哲学 > 海雅文丛·从意识形态到道德法—齐泽克社会批评理论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海雅文丛·从意识形态到道德法—齐泽克社会批评理论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海雅文丛·从意识形态到道德法—齐泽克社会批评理论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海雅文丛·从意识形态到道德法—齐泽克社会批评理论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陈剑著

出版社:暨南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12-01

书籍编号:30611116

ISBN:9787566828088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70000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哲学

全书内容:

海雅文丛·从意识形态到道德法—齐泽克社会批评理论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书是以下项目的研究成果:


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齐泽克后现代主义文艺批评研究”


广东海洋大学科研启动资助项目“齐泽克哲学理论的文学阐释研究”


本书出版得到以下项目(单位)的资助:


广东海洋大学中国语言文学重点学科经费


广东海洋大学发展规划处文科类学科建设专项扶持经费


广东海洋大学学术著作出版基金

序 齐泽克式的戏谑与真诚


斯拉沃热·齐泽克(Slavoj Žižek)的著作数量惊人、流传甚广,加之其运思独特、文辞犀利,而且往往在同一个文本中雅俗交杂,乃至究竟哪些是戏谑、哪些是真诚,有时会难以分辨。比如他与法国哲学家阿兰·巴丢(Alain Badiou)对话,却开口便称“哲学不是对话”。按照他的说法,“柏拉图晚期的对话才体现了‘哲学对话’的真正含义”,即“一个人滔滔不绝,其他人……所有的回应加起来还写不满半页纸,而且大都是‘你说得太对了’‘没错儿’‘就是这么回事’”。他进而调侃思想史上所谓的“接着说”:“亚里士多德并未正确地理解柏拉图,黑格尔也没理解康德,海德格尔基本上没有理解任何人。”[1]而在对话之后的讨论环节,巴丢认为自己在关键问题上与齐泽克并无分歧,齐泽克却报之以“偏执的回应”(paranoid reply):“如果您只是撒谎、只是假装和我的想法一样怎么办?其实,越是同意我的观点就越是危险。”[2]接着又是一番高论。


齐泽克在卢布尔雅那大学的执教亦是如此。他曾于来访中国人民大学时提到,多年前卢布尔雅那大学哲学系不让他讲哲学,因为嫌他太右;他从美国返回后还是不让他讲哲学,因为嫌他太左。我本来信以为真,但是不久前去斯洛文尼亚访问,才知道卢布尔雅那大学哲学系至今仍为齐泽克留有一间办公室。但是据该校的Igor Papic校长说,有时会在卢布尔雅那的街头见到齐泽克,却从未见他去过办公室。


我对齐泽克关于宗教和神学的论说比较关注,曾专门撰文辨析他在20世纪90年代以后出版的几部著作[3];亦曾以为对其所谓的“基督教是无神论”颇有心得[4],但是不久以后便心生疑惑。这大概是因为齐泽克在近几年的一篇短文中提到“马克思对1848年法国革命中政治混乱的分析”,随之引出全然另类的解读:“当时由波旁王朝派和奥尔良王朝派两个保皇党组成了联盟,而从根本上说,谁都不可能是一般意义上的保皇派,只能是某个皇室的支持者,于是两派联合的唯一途径就是聚集在‘共和国的匿名王国’之旗帜下。换句话说,只有成为共和党,才能成为一般意义上的保皇党。宗教也是如此。一个人并非在一般的意义上信奉宗教,而只能相信某种有别于其他神明的特定的神。试图联合所有的宗教是根本不可能的,因此要在一般的意义上信仰宗教,就只能聚集在‘无神论的匿名宗教’之旗帜下。实际上,只有无神论才能确保宗教宽容,否则不同宗教内部的派系之争便会爆发。比如尽管所有的宗教激进主义者都会攻击亵渎神灵的西方,最为残酷的争斗却发生在他们彼此之间(IS的重点是杀戮什叶派穆斯林)。”[5]难道齐泽克就是因此相信“在我的无神论中,我比神学家更基督教”[6]


他对自己的解释颇为坦率:“我的著作之所以吸引读者,是因为……穿插了许多来自电影和大众文化的例子,穿插了可能危及‘高雅趣味’的笑话和政治轶闻。”[7]的确,《鹅塘报告》(The Pelican Brief)、《总统班底》(All the President\'s Men)之类的“畅销书和大片”(bestsellers and blockbusters),在他看来是为“恋物癖的民主”提供了范例[8]; 《生死时速》(Speed)、《赎金风暴》(Ransom)、《非常嫌疑犯》(The Usual Suspects)等商业电影,居然被他联想到《圣经》中的亚伯拉罕献祭和弗洛伊德的《摩西与一神教》,由此解析“自戕”(striking at himself)的深层含义[9]; 《泰坦尼克号》一向被视为凄美的爱情故事,经齐泽克讲解却成了“确立象征性权威”的一场谋杀[10]


从另一方面看,齐泽克又绝对不乏真诚。我还记得他于2012年来访时,有同事约他去颐和园听鹂馆用餐,他却询问如何才能去看看“革命圣地”和陕北的农家。而这位被视为“无神论、唯物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家[11],也确实坚称自己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a materialist through and through),并且“毫不掩饰马克思主义的立场”[12]。即使是某些著名的“段子”,其实也是被齐泽克用来论证极为严肃的话题,甚至还会将“段子”的出处追溯到似乎很少会开玩笑的哲学前辈。[13]


要为齐泽克的思想理出头绪,也许注定要立足于他的戏谑与真诚之间:从文字的戏谑中追踪真诚的关怀,也从貌似的真诚中看穿戏谑的坏笑。这当然绝非易事,不过研究者的“接着说”或可如齐泽克本人的调侃,即使海德格尔真的“没有理解任何人”亦无不可,因为“越是同意我的观点就越是危险”。重要的是,无论亚里士多德与柏拉图、黑格尔与康德的学理关系如何,问题的线索终究在延续,并且不断被激活。


根据我对陈剑的印象,其思维之活跃、处事之单纯、言谈之热烈、秉性之执着,都与齐泽克有所契合,特别适合从事这样的研究。而他试图就齐泽克的意识形态批判予以批判,就齐泽克对“法—罪”悖论的解决予以解决,不仅同样贯穿着齐泽克式的戏谑和真诚,也在研究中倾注了独特的生命体验。希望这部著作能对读者有所启发,在戏谑中永葆真诚。


杨慧林


2019年5月



[1] Alain Badiou, Slavoj Žižek.Philosophy in the Present [M].London:Polity Press,2009:49-50.


[2] Alain Badiou, Slavoj Žižek.Philosophy in the Present [M].London:Polity Press,2009:84.


[3] Yang Huilin.To Reverse Our Premise with the Perverse Core:A Response to Žižek\'s“Theology”in Chinese Context [J].Positions:East Asian Cultures Critique, Vol.19, No.3, Winter 2011:781-798.


[4] 杨慧林.“非宗教”的基督教与“无神论”的神学[J].基督教文化学刊,2016(35).


[5] Slavoj Žižek.Sinicisation [J].London Review of Books, Vol.37, No.14,2015:30.


[6] Slavoj Žižek, John Milbank.The Monstrosity of Christ:Paradox or Dialectic? [M].London:The Mit Press,2011:248.


[7] Slavoj Žižek.Preface:Burning the Bridges [A].see Elizabeth Wright and Edmond Wright edited.The Žižek Reader.Oxford:Blackwell Publishing Ltd.,1999:viii.


[8] Slavoj Žižek.Sinicisation [J].London Review of Books, Vol.37, No.14,2015:30.


[9] Slavoj Žižek.The Fragile Absolute, or, Why is the Christian Legacy Worth Fighting for? [M]. London:Verso,2000:149-151.


[10] Slavoj Žižek.Preface:Burning the Bridges [A].see Elizabeth Wright and Edmond Wright edited.The Žižek Reader.Oxford:Blackwell Publishing Ltd.,1999:vii.


[11] Adam Kotsko.Žižek and Theology [M].New York:T&T Clark,2008:2.


[12] Slavoj Žižek.Preface:Burning the Bridges [A].see Elizabeth Wright and Edmond Wright edited.The Žižek Reader.Oxford:Blackwell Publishing Ltd.,1999:ix-x.


[13] Elizabeth Wright and Edmond Wright edited.The Žižek Reader [M].Oxford:Blackwell Publishing Ltd.,1999:150-151.

导论


斯拉沃热·齐泽克(Slavoj Žižek,1949—)是当代斯洛文尼亚的左翼思想家、拉康派精神分析学的嫡传弟子以及欧陆哲学的创造性解读者,其研究领域横跨精神分析学、德国观念论(German Idealism)、马克思主义、后马克思主义、结构主义、后结构主义、神学、符号学、政治学、社会学等。


齐泽克不仅是一只善于采撷百家花蜜的“哲学大蜂”,而且是一位惯于从社会制度、文化、时务批评中阐发其哲学思想的雄辩家。正如格林·戴里所言[1],他这几十年来一直站在哲学、政治、文化的最前线,从意识形态到主体性、道德、全球化、虚拟现实、电影研究、认知主义、神学、音乐和歌剧的领域,引发持续不断的争议,剧烈改变着人们对这些领域及相关主题的认识。目前,齐泽克的思想已引起国内外学界的高度重视。国内研究主要集中在马克思主义、政治学等方面,但对其批评中蕴含的道德哲学和新人本主义似乎力有不逮。本书承继古希腊“认识城邦事物和人自身”的哲学传统,尝试从意识形态和法权批评入手,展现一个召唤伦理主体的齐泽克,并为马克思所说的“人的发展”补充道德法的内涵。


一、齐泽克其人


齐泽克是一个与我们同呼吸、共生存的思想巨人,常被冠名“仍然在世的大哲学家”。他于1949年3月21日出生于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南斯拉夫的“英雄城市”卢布尔雅那市(现为斯洛文尼亚的首府)。其父母都是无神论者。年少时他受到鲜活的马克思主义的浸染,参加过反抗极权主义的活动。他分别于1971年、1975年、1981年在斯洛文尼亚大学获得学士、硕士、第一博士学位。他在本科一年级专注于德国观念论和德里达哲学,后者使他开始批判之前跟随、信奉的海德格尔。其本科论文综合了德里达和海德格尔的思想,后以《差异的痛苦》一书出版。其硕士学位论文研究的是德里达、克里斯多娃、拉康、福柯等欧陆哲学家,但在当时的极权主义氛围下,因不符合官方马克思主义而导致他不能顺利毕业和执教,不得不在其论文中添加批评性注解。之后他在南斯拉夫军队服役两年,退役后失业两年。1980年重回母校,先后(以1992年为界)在社会学研究所和哲学系担任研究员,其间前往巴黎学习精神分析学。


大概在硕士阶段,齐泽克对拉康精神分析理论产生了浓厚兴趣。他在毕业后和一群学术朋友——马登·多拉(Mladen Dolar)、阿连卡·祖潘奇基(Alenka Zupancic)等创建了“理论精神分析学会”,并在20世纪70年代末出版丛书《论集》(Analecta)阐述拉康学说。他们时常举办“拉康学术研讨会”,邀请各路大师参加,交流学习,扩大影响。这不仅使斯洛文尼亚学界实现了拉康派转向,壮大了国际上“斯洛文尼亚拉康学派”的名声,而且也帮助齐泽克于80年代初获得巴黎第八大学的助教机会,并在那里跟随拉康的女婿兼理论传人阿兰·米勒进行了为期两年多的系统研究,于1985年获得了第二个文艺学博士学位。


除了在卢布雅那大学任职外,齐泽克还在巴黎第八大学精神分析系和美国的哥伦比亚大学、普林斯顿大学、纽约社会研究新学院担任过短期教职。如今,他还是首尔京熙大学、伦敦大学法学院、纽约大学德语系的客座教授。


齐泽克理论的最大风格或许是他的跨领域性。他不仅黏合了以拉康、黑格尔、康德、马克思等为代表的欧陆哲学家的思想,而且擅长从大众文化、精英艺术、前沿科学、时代政治乃至宗教神教的角度进行高深哲学的阐说。对于齐泽克的跨领域性,季广茂在其翻译的《视差之见》后记中有一段精辟的描述:齐泽克几乎无所不知、无所不谈,简直像上帝。作为欧陆哲学家,研究拉康、黑格尔、马克思、斯宾诺莎、克尔凯郭尔、康德、谢林、福柯自是他的本行,但他必在严肃的哲学问题中掺杂五花八门的逸闻、玩笑;必论卡夫卡、詹姆斯·乔伊斯等艰深作家,也不放过史蒂芬·金、海史密斯等通俗作家,更不放过希区柯克、大卫·林奇、卓别林等电影大师以及各类流行大片,还有瓦格纳、莫扎特之类的歌剧作家;还必谈认知科学、神经科学的最新进展,量子力学和赛博空间的启迪,以及当下的种种政治、经济、文化事件和永恒的神学问题;必说德里达、德勒兹等人的论争,甚至以排泄、交媾点缀其间。[2]


二、齐泽克研究的国内现状


1989年的齐泽克近乎一夜成名,其《意识形态的崇高客体》如春雷一响,轰动了欧美学术界,使其迅速荣升为耀眼的国际学术明星。随着大量著作陆续出版,他在西方掀起了高涨不落的学术狂潮。这位摇滚乐式的明星同样借这部成名作的中译本红遍中国:自2004年季广茂译作出版后,国内学界仿佛呼应“国际行情”般赋予他泰斗般的关注,大量研究论文、著作纷纷出炉;江苏人民出版社推出了他的系列译作;他于2007年和2010年两次访华,并在高校进行了演说。在西学渐进的21世纪中国,齐泽克算得上学术界颇具轰动性效果的“活人示范”。


国内的齐泽克理论研究大多可划分为马克思主义阐释、拉康/黑格尔/康德理论、基督教神学、文化批评、文艺理论与批评五大板块。


齐泽克理论的马克思主义阐释,尤其是资本主义意识形态批判,是国内学者群英荟萃、心血灌注最多的地方,张一兵、胡大平、韩振江、马元龙、张剑等纷纷于此扎营撰著。他们一方面关注齐泽克意识形态理论对马克思主义的突破和创新,分析其独特的无意识—法权理论,并运用拉康派精神分析学、后马克思主义等对其进行穿插解说;另一方面也强调齐泽克穿越意识形态、挑战资本主义的抗争理论和行动哲学。经过十余年努力,这一领域的学者从诠释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