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少儿 > 传统文化 > 温文尔雅(增订本)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温文尔雅(增订本)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温文尔雅(增订本)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温文尔雅(增订本)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凭借《尔雅》花鸟草木虫鱼,回归《诗经》本真;透过自然,品读人生。上海古籍出版

作者:沐斋著

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4-01

书籍编号:30611204

ISBN:9787532586660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78486

版次: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传统文化

全书内容:

温文尔雅(增订本)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温文尔雅(增订本)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沐斋文如其人


均是温文尔雅的

再版小引


《温文尔雅》的出版距今正好十年光景了。十年,仿佛弹指一挥间,指间敲下的每一个文字,历历在目;纸上扫过的每一笔墨痕,墨迹未干。然而,十年也足以经历人生许多事,于我而言,樱红蕉绿,鬓已星星也,犬儿嬉闹在侧,久矣不复梦见周公。


最近有一位读者跟我说,她最早还是上高中的时候在学校图书馆里读到《温文尔雅》,从此一路走来,从高考到大学,从大学到读研,再从研究生毕业到如今上班工作,每段人生最宝贵的时间里都有沐斋的书相伴:《月移花影》《空色》……直到《我素》和《滋兰笔记》。这朴素的表达很令我感动,让我知道总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是“看着我”长大的。


孔子云“德不孤,必有邻”,大概也是感怀这么一点意思。鄙人尚且存有自知之明,自惭岂敢论德,然而先贤所倡“立德、立功、立言”,须臾不离吾胸中,算是文人的一种标杆和警策罢,尽管放诸今日显得如此不合时宜和格格不入。老友浔阳曾评我“这些性情文字与时代的强音不合拍了,他仍在浅斟低唱”,说得我好像奉旨填词的柳三变或者携妓云游的张宗子,然而,这大概才是别人眼中的甯沐斋罢!


历史之洪流浩浩荡荡,庙堂士大夫代替了朱门士族,闲雅文人代替了士大夫,市井代替了文雅,俚俗代替了市井,直至网络时代的人潮汹涌彻底湮没了雅与俗、技与道、理想与现实、情怀与功利、实用主义与精神追求的边界。然而我对这一切并没有抨击和否定的意思,自始至终我都是一个悲观的乐观主义者、现实的理想主义者,因为不管怎样,有一件事对于人们来说从古至今从未改变,那就是对快乐人生的追求。《论语》开篇先讲“不亦乐乎”,从孔夫子到张宗子,从诗三百到明清小说,没有谁否定及时行乐的价值和意义。


近年“国学”骤兴,初始虽时见乱象,终复回归理性,再经国家倡导,而今似渐入佳境。琴棋书画诗酒茶自不必说,原本就是文人雅趣之事,可就连读经、学礼也“热”了起来,颇使人诧异。我揣测其中不免有好奇心在驱使,总有人感到有趣,觉得好玩,于是去凑凑热闹罢了。只是不知单单为了好玩,是否能够持久;至于持久之后又为了什么,研习方向在哪儿,旨归何处,更不好说。


写作《温文尔雅》原本也是一件找乐子的事。二零零六年,我开始从《尔雅》中拣选那些多少与当代现实或古典阅读记忆有关联的名物或词汇,拉拉杂杂整理出个条目,像厨师一样,把多年来的读书笔记资料当作食材,以散文的手法,逐一烹制小鲜,一烹就是三年。书面世后,不断有各种评论文章出现,每篇书评都让我感到新奇,从不同的层面重新认识这本书和我自己。有人认为这本书是在阐释名物,有人说作者是在缅怀童年故乡的瓜棚山野,有人说此书是对训诂家之于草木虫鱼的解说进行敷衍引申……其实龚鹏程先生看得清楚:“其路数其实不是由《尔雅》来,而是从《诗经》来……沐斋重新回到诗的传统,借物起兴……来表达他对人生世相的看法,让这些名物再度成为文学。”


文学,才是我的旨归啊!所谓文以载道;所谓文质彬彬,然后君子。“文学”,而今显得如此荒芜孱弱的字眼,正是我们文化的命脉所在啊。不仅诗词歌赋是文学,学问文章是文学,一切经史也都是文学。《庄子》是文学,《坛经》是文学,四书五经无不是文学。中国的文化,倘若离开了中国人自己的文学,还成什么样子呢?如空谷幽兰般孤独芬芳的文学,还有多少人愿意问津呢?国学需要复兴,但不能光是形式上的复兴、面子上的复兴,心灵的复兴才是我们知行合一的旨归。文学是内在的魂,经由方块字堆砌出的精神建筑才不朽。


此次修订,新增了昔年替补的旧作《乌鹊》,重写了《棠棣》《木瓜》等篇,其他各篇也都做了适当的修改。书中画作除个别为纪念情怀而保留外,均为新作。在此,首先感谢上古编辑们的敬业精神和勤恳踏实的工作,他们历经近两年严谨求实的编辑校对,才使焕然一新的小书即将付梓。其次,要特别感谢我的家人和亲友,二零一七年,母亲罹患重病做了手术,服侍家慈期间,在她非凡的乐观和勇气的感召下,在亲友的陪伴和激励下,我集中夜里所有空余时间一点一滴勉力完成了全书的增写和修订工作。没有大家的爱和支持,这些任务我无法完成。最后,深深感谢《温文尔雅》的老读者们,十年光阴一路相伴走来,风风雨雨中我们的青春远逝,人书俱老,但热爱传统文学之心永远年轻!祝福大家,祝福我的亲人:温文尔雅,快乐安康!


甯巽
己亥春分于北京畹庐

序一
读沐斋《温文尔雅》


温文尔雅,是个形容词,多半用以形容君子的风度,有时也描述文章,说某人文章尔雅。


沐斋文如其人,均是温文尔雅的。温柔敦厚之诗教,这个温字便极难达到。文,则是说它文雅又有文采。文采之采,本有绚丽之意,但写文章不难于繁彩富艳,而难于采缛藻缋之中动合雅度。沐斋之文,就有这个特点。


至于尔雅,在温文尔雅这个词里,或许只是表示着雅的意涵。不过,沐斋别具心裁,竟真由《尔雅》发展出一篇篇散文来,令人眼睛一亮。


《尔雅》号称五经之筦键,乃训诂之渊薮,是对各种物事的解释。释天、释地、释宫室,本是讲汉学考证者的基本依据。沐斋则就历来训诂家对草木鸟兽虫鱼等的解说敷衍引申,或缘情言志,或析理论事。


但其路数其实不是由《尔雅》来,而是从《诗经》来。孔子即曾说过读诗之法可以由“多识草木鸟兽虫鱼之名”入手,后世陆玑《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蔡卞《毛诗名物解》、许谦《诗集传名物钞》等,蔚为一大门类。不过那些书大抵仍是考释语言、分辨名物,跟考证古鼎彝器物相似,文趣不多。近世日本汉学家吉川幸次郎曾建议由此发展出“名物学”,认为可做衣服考、饮食考、工艺考等,亦未谈到可由这些考证材料来帮助文章的事业。沐斋重新回到诗的传统,借物起兴,由考证舟、烟、乌贼、螽斯、牡丹、梧桐、棠棣、杨柳、蟢子、覆盆子……来表达他对人生世相的看法,让这些名物再度成为文学。


我很喜欢这种写作进路,也喜欢他温雅的文风。本拟就此再多予深论些,然旅途之中不容肆笔,便如此简单谈谈罢!


龚鹏程
己丑酷暑,谨识于山巅水涯

序二
风子斯文
——序《温文尔雅》


我与风子相识,倏忽光阴三载。


三年前的初夏,新浪邀我开博客。开博不久,便有一位署名“泊之”或“风子”的客人经常惠顾我的“客厅”,留言中的所议所论不仅洋溢着思想的帅气,而且透着这个时代难得的斯文。对这位文质彬彬的独特客人,我有一种想了解的好感,但还是打住了“请问”,只是因此努劲儿寻隙回访,以期不失“礼尚往来”的斯文。就这样,我们开始了往来。


他的“客厅”打理得真好。诗、书、画、文,琳琅满目,文采郁郁,都是清一色的自家作品和自家面貌,且常更常新,以至宾客如流、人气旺盛,赫然留下天文数字一般的点击率。他还在网上围了一个“圈子”,自做“圈主”,发起所谓“新士人运动”,邀同侪切磋交流“士人精神”,他说:“当代的士人,应该拥有精神的饱满和心灵的自由。”


对我这种年龄的人来说,坚持blogging是件颇为奢难的事情,因为得花极多的时间才能弥补打字和操作方面的笨拙,所以几个回合下来,我就失掉了“斯文”——来多回少。好在风子善解人意,主动提议由网上改到地面相见——至少于我而言这是个“奇遇”,因为网上的故事,一般只限于网上。然而,我和风子,却例外地把故事延展到了网下。


地面上一晤,嘿,人如其文,好一个文质彬彬的帅小伙——北人南相,说的就是风子了吧!比之于网上那个自谓“浪里个浪”的“浪漫主义者”,生活里的风子是一个有很强责任感的现实主义者,或如他所谓的“现实主义的理想主义者”。他不仅于工作兢兢业业,还非常孝敬高堂、提携小妹,在难能的“忠孝两全”中努力作为。说实话,我非常欣赏这种有理想又践行、既奉公也事亲的人格。


风子天资聪颖、性情温和,有良好的家学陶养,且勤奋自持、好学向善,养成一种自然而然的斯文气质、风流气度。他精研文人四艺,职场之外,于诗文书画方面特别用功,并有可喜的成就,是名副其实的当代才子。


风子作文,没有太多的雕琢,夹叙夹议,娓娓道来,文风意象清新空灵,散淡的笔致中透着悠悠的清隽之美;风子习书,师魏碑,学苏黄,临八大,结体中收外放,用笔率性流畅,笔势生动而有爽爽风气;风子绘画,纯然文士自娱一路,了无功利挂碍,任凭书法用笔随意写来,画里尽是一己恬淡而活泼的生活,充满盎然现代情趣。


儒士崇尚“据仁游艺”,风子的作品格调不俗,因为他胸怀器识,腹有诗书。风子的画几乎不画古人,但韵致又何曾远离古人?那份情怀反是益加生动真切。古人赞赏文人画逸品之高妙:“令观者兴趣深远,若别开一境界。”(李修易)读风子的文与画,我们时常有会心的惊喜、真诚的愉悦,因为那些作品是活的,有生机,有思想,有禅趣。


该书写的画的尽是花鸟草木虫鱼,却无一不是在写人心、写情感、写文化、写事理。位尊儒家十三经之一的《尔雅》,在宋朝,成为宋徽宗钦点的国家画院师生的必修课。为什么要求画家熟读《尔雅》?这个问题大概也值得当代人深思。


风子用“尔雅”方式写自然、写社会、写人生的几十篇文章和一些书画之作,这就结集出版了。我为他取得新的成果而高兴。姑且为序的这些文字,未必切合文集内容,不足以导读风子的著作。中国人素重人文关系,人有斯文,《温文尔雅》何尝不是。相信读者读得出来。


吕品田
2009年7月19日于北京
中国艺术研究院

温文尔雅(增订本)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的,薂。


——《尔雅·释草》


《尔雅》之“的”,亦作“菂”。其字源一样,古代都写作“旳”,从日,意为鲜明,有时用来形容美女的嘴唇。你看宋玉《神女赋》的这句:


眉联娟以蛾扬兮,


朱唇的其若丹。


就是说,仙女虽然不用“美宝莲”,唇部照样熠熠生辉。今人所谓唇彩不过如此,可惜迄今为止尚无一家现代化妆品公司将自己生产的唇膏命名为“的”的。和大多数“日部”的汉字一样,“的”的本义其实是“白”和“光明”,进而引申出鲜明、亮点、子、籽粒等丰富的含义。由此,《尔雅·释草》的这段解释就更易理解:


荷,芙蕖。其茎茄,其叶蕸,其本蔤,其华菡萏,其实莲,其根藕,其中的,的中薏。


古人对荷花如此熟稔和喜爱,以至于给荷的每一部分都单独命名,不厌其烦:荷又称芙蕖,荷梗叫做茄(jiā),荷叶叫做蕸(xiá),荷花叫菡萏,荷实叫莲,亦即莲蓬,其中的莲子称作菂(dì),莲子心则曰薏。除此之外,《尔雅》又给出了莲子的另一个称谓:“的,薂(xí)。”薂和旳,古音相似,是为一音之转。


莲子的雅号可谓命运多舛:“薂”已基本消失,“的”广泛地生存,却早已是风马牛不相及。读音、字义和用法一变后,“的”成了现代汉语中运用最广泛的汉字,也算新文化运动缔造的奇迹。

温文尔雅(增订本)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创作时间:


2017年


从形容美女的芳唇到荷花的莲子,美好的“的”现如今半点诗意也无。但是,“的”还是和美好的感觉有关,起码,我们管一切食物叫做“吃的”,至于珍馐美味那便是“好吃的”。莲子的确是一种好吃的东西,莲蓉、莲子粥和糖莲子自不必说,还可入药。中医里,莲子和里面的胚芽分别入药,“的”称为莲子肉,可以养心安神;“薏”称为莲子心,能够清火生津。


莲的药用价值与它的外观确实表里如一。不光宋代理学家周敦颐赞美它“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佛教更是奉莲花为圣洁之物,所谓一花一世界,莲作为花之君子,似已达成中外共识。就像火红炽烈的咖啡豆可使人兴奋,洁白安详的莲子让人心旷神怡。


正如荷花有白荷红荷之分,莲子也有白莲红莲之别。虽说红莲熬粥更具滋补效用,但相对那种把饱满圆润的莲子扔到黏黏的糊状物里,成就一锅之天下,我更愿意享受手把莲蓬,一粒粒剥出来品味的欢乐。辛弃疾笔下“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描绘的是一派天真的清平之乐,而那首著名的古乐府《西洲曲》,表达的却是纯洁隽永的爱意和哀而不伤的淡淡春愁: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


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荡舟采莲的女子深深思念着她远游的爱人,倾述起来却是如此含蓄,那份情感的牵挂如烟似雾,若有若无。从此以后,莲舟便成为一个文化意象,承载着无数才女的情愁。一代才女李清照,这样抒写对夫君的思念: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一剪梅》)


红藕指的当然不是藕,而是花。虽然《尔雅》叮嘱人们,荷的根、茎、叶、花朵、果实各自有那么多的专有名词,可稍后的古人就没了那份耐心,随便拈来一个字眼,都是指荷花。不过这倒正合了禅宗的本义,来看下面这则公案:


僧问智门:莲花未出水时如何?


智门云:莲花。


僧云:出水后如何?


智门云:荷叶。


中国的禅并无神秘,看主客言语交锋,你来我往,云山雾罩,如食春笋,剥却外衣,转头倒卧,咀嚼一番,无非两个字:机智。


所谓机智,非凡夫之智,机灵巧智不足道,乃机锋与智慧也。就事论事,有一说一,那是俗人的做法。高手过招,绝不拘泥于此道。所以虽然是沙门僧客说道,也不必囿于佛理。你若偏向佛经中钻,反倒入了旁门。禅宗所论所言,其实都是日常生活的白话。生命的本质在于虚妄的真实,落脚点,其实还是真实,离开地球,弄什么都是空穴来风,无论对语言本质,还是生命价值,都毫无裨益。


和尚问智门法师,莲花未出水时是什么?智门的回答是:莲花。若讲事实,莲花出水之前,莲花只是个假设,有的只是莲藕。但莲花实际上是个先验的存在。因为莲花之所以为莲花,是因为它诞生在莲藕上,依托于藕这个本体。倘若开在土豆上,那就是马铃薯花,长在树根旁,那可能是蘑菇,或许是狗尿苔。


惟名不同而已,其实质都一样。所以莲花就是莲花而已。按照符号学的理解,莲花也只是个漂浮的能指。它的名称是人为设计的。如果当初莲花就叫做土豆,那么也并无不同。但是因为莲寄寓了庞大渊博的文化元素,它事实上已经成为一个文化载体和媒介物。所以人们往往认为莲花这个名要比土豆这个名高尚和纯洁。哪有这回事?


可以是土豆,也可以为莲花。但是,当马铃薯花开放在水面上,人们必然轻叹道:多美的莲花啊!区别仅仅在于人们肉眼所见,嘴巴所云,心思所想,千夫所指。


一旦莲花开出了水面,人们想当然地认为那当然就是莲花了。然而智门却话锋一转脱口道:荷叶。所谓见花不是花,见叶不是叶。其实智门的心里,实在是将那叶与花看作一物的,但他偏要指鹿为马,提醒梦中人。不着于相,色不异空。从大千世界眼光来看,就连莲花与土豆都没有差别,更何况同生于莲藕的花与叶呢?


也许,荷叶比莲花更真实。但是,真实的未必是人们想要的。毛姆的《月亮和六便士》里写到一个画家,很意外地,由于风流绯闻而声名鹊起,润格飞涨,他儿子感到恼怒,澄清了父亲的清白,于是再次很意外地,画家的作品跌入谷底,无人问津。


生在尘世的莲花,每一朵都有它伤心和快乐的理由。然而荷叶安慰莲花的动作和声响,很少有人听到。


八大山人在1693年前后书写的一通行楷册页中,题诗数句:


一见莲子心,莲花有根柢。


若耶擘莲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