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法律 > 刑事诉讼法学(第四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刑事诉讼法学(第四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刑事诉讼法学(第四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刑事诉讼法学(第四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吸收近年来有关刑事诉讼法学理论研究的蕞新成果,以保证本教材的时效性和准确性。

作者:叶青编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2-01

书籍编号:30611754

ISBN:9787208162341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545934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法律

全书内容:

刑事诉讼法学(第四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第四版修订说明


2018年10月26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以98.8%的赞成率表决通过《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决定》。《决定》共26条,内容主要涉及:监察与刑事诉讼的衔接机制、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程序化、刑事缺席审判制度的新规定。相对于1996年和2012年两次《刑事诉讼法》的“大修”,这次《刑事诉讼法》的修改,是紧紧围绕党中央的重大决策部署,特别是对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反腐败追逃追赃,深化司法体制改革,进一步完善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而作出的修改,意义重大。


本次是第四次对教材的修订,一方面是因为国家最高立法机关对《刑事诉讼法》作了重大的修改;另一方面也是“刑事诉讼法学”课程教学的需要。刑事诉讼法是专门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的操作规程,也是当事人及其他诉讼参与人在刑事诉讼活动中享有权利和履行义务的法律依据,它是一部操作性与实践性很强的部门法。“刑事诉讼法学”作为一门专门讲授刑事诉讼立法与实践的课程,讲授内容的准确性、时效性和完整性,决定了它的教学质效与水平。为此,我们华东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中心刑事诉讼法教研室的全体同仁,在前三版教材内容的基础上,根据2018年《决定》的主要修改内容,以及近些年来刑事诉讼法学界的最新理论研究成果,增写或删改了相应的章节,并对教材引用的《刑事诉讼法》法条序号作了相应的调整。我们特别需要说明的是,因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并未及时地对各自所作的司法解释(最高人民检察院2012年11月22日发布的《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最高人民法院2012年12月20日发布的《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作出修改,所以本次教材修订时,除2018年刑事诉讼法《决定》已删除的条款所作的适用解释外,保留了原先的司法解释内容,以方便读者和学生学习时参考与运用。


考虑到本教材编写的延续性与现实性,在仍由叶青教授任主编,王俊民教授、张栋教授任副主编的同时,增加了王戬教授一同担任副主编,一起负责全书的通稿、定稿工作。陈邦达副教授担任本教材第四版的学术秘书。作者撰稿或修订分工如下:


叶 青(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法学博士):第一章、第六章、第十九章、第二十章;王晓华(华东政法大学讲师、硕士生导师、法学博士)负责第六章的修订;


邓晓霞(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法学博士):第二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六章;


周登谅(华东理工大学教授):第三章;


张 栋(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法学博士):第四章、第五章、第二十二章;


周雪祥(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第七章、第八章;


王俊民(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第九章、第二十四章;陈邦达(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法学博士)负责修订;


许建丽(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第十章、第十一章;


刘 红(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法学博士):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一至四节;


王 戬(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法学博士):第十三章、第二十三章;


孙剑明(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第十四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七章;


杨可中(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第十七章、第十八章;程衍(华东政法大学助理研究员、法学博士)负责修订;


陈海锋(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硕士生导师、法学博士):第二十五章;


封安波(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法学博士):第二十八章;


王涛(华东政法大学讲师、法学博士):第十五章第五节。


本教材的修订得到上海人民出版社屠玮涓编辑、北京大学出版社王业龙主任的大力帮助,在此我们深表谢意。本教材的第四版修订出版还得到了上海市教委地方高水平大学一流法学学科建设项目“刑事诉讼法学创新团队建设计划”资助。由于编著者学术水平有限,加上时间较紧,教材内容难免有所偏颇,恳请诸位读者批评指正。


叶青


2019年9月15日于华政园

第一编 刑事诉讼法学总论

第一章 刑事诉讼法学概述


本章提要:本章对刑事诉讼、刑事诉讼法、刑事诉讼法学的概念和相关问题作了系统阐述。学习本章内容应掌握以下要点:(1)诉讼的概念及其演变;(2)刑事诉讼的概念与特征;(3)刑事诉讼法的概念、表现形式、渊源及其与刑法的关系;(4)刑事诉讼法学的研究对象;(5)刑事诉讼法的目的和任务。


第一节 刑事诉讼和刑事诉讼法


一、诉讼的词义及其演变


“诉讼”一词是由“诉”和“讼”两字组成的。“诉讼”一词在中国古代文献中的词义十分丰富而多义。“诉”,在字形上,从言从斥,指以言词斥责为诉。其字又与“告”相通,即告发、控告、告诉的意思。在我国古代典籍中,一般不用“诉”字表达法律含义,而多使用“告”的术语。《秦简》里即有如“公室告”“非公室告”“告人”“告不审”“告不听”“诬告”等。东汉的许慎在《说文解字》中称,“诉,告也”,“讼,争也”。《汉律》《魏律》中有“告劾”的记载。南北朝的律典中也有“告劾”“告言”的记载。


“讼”,在字形上,从言从公,指言之于公为讼。《周易·讼卦》注释道:“讼,争也,言之于公也。”《六书故》上也有:“讼,争曲直于官有司也。”“讼”,其基本字义是“争”“争辩”,即将争议或纠纷提交官府,在官吏面前争辩是非曲直。另外也有“告”的意思。在我国古代法律典籍中,“讼”的内容一般指民事审理,而刑事审理则多以“狱”字表达。《周礼·秋官·大司寇》有“抑两造禁民讼”,“以两剂禁民狱”。后汉经学大师郑玄注曰:“争罪曰狱,争财曰讼”,即以财货相告者曰“讼”,告诉冤枉者曰“狱”。可见,“诉讼”一词,从原有词义上讲,指当事人将争议之事告于官府,并在官吏面前进行争辩以求得解决的意思。不过,从可考的西汉和西汉以前的文献资料中,还未见“诉”与“讼”两字的合用。自东汉起,方出现“诉讼”一词。《后汉书·陈宠传》中说:“西周豪右并兼,吏多奸贪,诉讼日百数”。《唐六典》卷三十:“审查冤屈,躬亲狱讼,务知列生之疾苦,诉讼之曲直,必尽其情理。”至于“诉讼”一词入律文,则始于元朝。元英宗至治三年(1323年)成《大元通制》,第十三篇以“诉讼”命名,规定有关刑事、民事案件的告诉和审判事宜。其后,明清刑律中也有“诉讼”的规定。总之,从中国法制史演进这一角度看,我国历代(至少唐宋之前)通称“诉讼”为“讼”,或为“狱”“狱讼”,称审理案件为“听讼”“断狱”“折狱”“察狱”“治狱”,或“听讼断狱”“听讼折狱”等。


在欧美各国,诉讼法中的诉讼,英语为procedure,源于拉丁文precessus,原意是向前运动、发展的意思。英语诉讼的含义为进行、过程、手续、方法等。我国学者意译为“程序”,在作为特定的法律用语时,多意译为“诉讼”一词。


法社会学家罗杰·科特威尔在其所著《法律社会学》中认为诉讼是当某个个人或者一个群体或组织心有不满,提出了请求,而其要求又遭到拒绝后所产生的社会关系。也就是说,当社会关系中的不同主体基于不同的利益要求而发生冲突,这种冲突不能或不宜以自行和解、第三者调解甚至国家管理机关的行政性处理等方式解决,需要交付法律解决机制作出法律评判时,就产生了诉讼。可见,诉讼是一种重要的法律机制和社会冲突处理机制。以诉讼方式、司法机关解决社会冲突问题的主张和实际做法,在诉讼法理上被称为诉讼主义。


二、诉讼的基本要素


诉讼,作为解决纷争的特定活动,必须具备以下四个基本要素:


(一)案件事实


这种案件事实需要通过诉讼加以解决,如商店被盗;某兄弟二人因继承遗产争执不下;某单位不服主管行政机关的罚款处理,等等。没有发生需要通过诉讼加以解决的民事纠纷、刑事犯罪或行政争议事件,诉讼也就不会发生。构成案件事实,需要具备以下两个条件:


1.有冲突主体


冲突离不开一定的主体,没有冲突主体就没有冲突,也就没有法律事实可言。对于冲突主体有不同的认识,有的认为包括角色、群体、部分、社会和超社会单位。有的则认为就包括自然人和法人。从我国现阶段社会来看,构成法律事实冲突的主体应为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更为贴切。根据《民事诉讼法》第49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40条的解释规定,其他组织是指合法成立、有一定的组织机构和财产,但又不具备法人资格的组织。在刑事诉讼中过去只把自然人作为犯罪主体,作为追诉的对象,随着社会的发展,由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犯罪主体也在发生变化,单位犯罪出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0条规定:“公司、企业、事业单位、机关、团体实施的危害社会的行为,法律规定为单位犯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这里的事业单位是指依照法律或行政命令成立、从事各种社会公益活动的组织,它既包括国家事业单位,又包括集体事业单位;机关是指行使党和国家的领导职能和保卫国家安全职能的单位,包括国家机关、党政机关和军事机关;团体是指各种群众团体组织,包括工会、共青团、妇联、学会、协会、宗教团体、基金会等。将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作为社会冲突的主体,无论民事、行政法律领域,还是刑事法律领域,都是比较妥当的。


2.内容有违反法律的规定


凡是作为主体的客观行为与现行法律规定相违背,就可以成为案件事实。案件事实的存在,虽然是所有冲突处理机制运作的前提条件和物质基础,但纷争的大小、激烈程度,特别是性质的差异,会决定适用何种冲突处理机制。例如,刑事案件性质的纷争,除选择刑事诉讼这种特定形式外,其他诉讼形式或诉讼外的处理机制均是不准许的。


(二)当事人


当事人,即通常所说的原告和被告。当事人是指以自己的名义进行诉讼,与案件有直接利害关系,并受人民法院裁判约束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以及行政机关。他们是诉讼的直接参加者,与诉讼结果有直接的利害关系,并依法在诉讼中享有权利和承担义务。冲突发生后,认为利益受到侵害的一方当事人,往往会以原告的身份向司法机关提出控告,引起诉讼,也产生被告。可以说,没有当事人,就没有诉讼。当然,对这问题也不能作简单化理解,无论在封建专制时期的纠问式诉讼中,还是在以国家追诉为主的现代刑事诉讼中,处于“原告”诉讼地位的指控、起诉一方,并不一定是或基本不是案件受害者本人或仅是代表受害者利益的其他人,如检察机关可以成为公益诉讼的原告。有些刑事案件,在立案或侦查阶段还可能没有明确的被告人。但是,任何诉讼都必须有追诉者与被追诉者,有控告人和被控告人,这一点是共同的。


(三)司法机关


双方当事人的冲突,若无专门机关居中裁判,冲突将永无休止。由特定的国家专门机关居中裁判,是诉讼构成的实质要件,是诉讼同其他解决冲突方法的区别所在。现代诉讼中,扮演居中裁判者角色的专门机关是法院。在我国,司法机关主要是指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但在刑事诉讼中,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被刑事诉讼法赋予侦查职能,行使着司法权中的侦查权(1),所以,广义的司法机关也包括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若当事人间的冲突不能通过和解、调解、协商或仲裁等非诉讼的方式加以化解,诉讼则是解决他们冲突的最后一道法律屏障。所以,任何冲突如果不是经由国家专门机关按照特定程序调查处理的,就不能称为诉讼。例如,由仲裁机构作为“公断人”调处,是仲裁;由人民调解委员会作为“公断人”调处,则是调解。当事人不服调解,可以再行诉讼;仲裁有错误,也可通过诉讼监督纠正;而诉讼有问题,则只能再通过诉讼纠正而别无他途。


(四)程序和规则


诉讼是国家专门机关的活动与当事人的活动的有机结合,目的在于正确地解决冲突。要达到这一目的,就必须对国家专门机关与当事人的活动进行规范,即规定开展这些活动的方式、方法及步骤。刑事诉讼是这样,民事、行政诉讼也是这样;古代是这样,现代更是这样。诉讼作为一种极强的“公力救济”手段,相比调解、仲裁,更强调程序的合法性。所谓权力越大,制约越严。若没有统一和稳定的裁判程序和规则,国家专门机关和当事人的活动就无章可循,一切就显得那么随意和自由,活动的无序性,过程的自主性,则无异于非诉讼方式,其结果的公正性和权威性也就无从谈起。人们之所以将与他人发生的冲突,在无法自己化解的情况下,最终诉诸司法机关,就是因为看中司法是依照法定的程序和规则进行的,且程序和规则适用于任何人而不可随意更改。公平、公正和公开的程序和规则构筑了诉讼的合法性和终局性。离开法定程序和规则的冲突解决方法,只能是冲突化解的桎梏。


从理论上讲,诉讼可分为狭义与广义两种表现形式。只要具备以上要素,诉讼即能成立。这便是狭义的诉讼含义,即国家专门机关在原告、被告双方当事人的参加下,依一定程序处理案件的活动。但是,诉讼活动往往不仅需要有国家专门机关及原告、被告双方参加,而且还需要有证人、代理人、辩护人、鉴定人、翻译人员等的参加。而作证、代理、辩护、鉴定、翻译的本身,也都是一系列的诉讼行为,而且是正确处理案件不可缺少的行为。所以,狭义的诉讼并不符合诉讼的实践,也不够准确。广义的诉讼更科学,它是指国家专门机关在当事人及其他诉讼参与人的参加下,依照一定程序处理案件的活动。


三、刑事诉讼的含义及特征


现代诉讼根据所要解决的案件事实的不同性质,分别采用不同的诉讼形式,因此,诉讼被明确划分为刑事诉讼、民事诉讼和行政诉讼三个不同范畴。


刑事诉讼,除具有诉讼的一般属性之外,还具有“刑事”这一限制词的特殊要求。所谓“刑事”,就是触犯刑律、危害社会和需要受到刑罚处罚的犯罪事件。刑事诉讼所要解决的中心问题,就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刑事责任问题,即解决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应否处以刑罚,以及处以何种刑罚的问题。刑事诉讼的所有活动,可以说都是围绕这一中心问题而展开的。从另一个角度说,刑事责任这一中心问题,是通过“诉讼”的形式和方法来加以解决的。可见,刑事诉讼就是国家专门机关在当事人及其他诉讼参与人的参加下,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解决被追诉者刑事责任问题的活动。这一活动具有下列特征:


(一)刑事诉讼是专门机关行使和实现国家刑罚权的活动


国家具有一系列权力,行使惩罚犯罪的刑罚权是其中一项十分重要的权力。刑事诉讼不同于其他形式诉讼的关键之处,就在于解决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刑事责任问题,这既是法律赋予专门机关的权力,也是专门机关应履行的职责。其他的机关、团体、组织或个人均无此权。可以说没有专门机关,就没有刑事诉讼。专门机关根据法律赋予的职权,办理刑事案件和执行刑事裁决,即对刑事案件进行侦查、起诉、审判和执行等活动,构成了刑事诉讼的主要内容。刑事诉讼的内容决定了刑事诉讼所采取的形式和程序的特点,与民事诉讼、行政诉讼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