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社会学 > 国别和区域研究.第5卷:2020年第1期(总第11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国别和区域研究.第5卷:2020年第1期(总第11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国别和区域研究.第5卷:2020年第1期(总第11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国别和区域研究.第5卷:2020年第1期(总第11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荣誉出版

作者:罗林编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2-01

书籍编号:30611835

ISBN:9787520163828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94255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社会学

全书内容:

国别和区域研究.第5卷:2020年第1期(总第11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主编寄语


《国别和区域研究》秉承“以学咨政”的办刊宗旨,遵循“求新、重质、共生、合作”的理念,为研究者搭建一个国别和区域研究的交流平台和知识发展的“橱窗”,刊发了一系列优秀研究成果,为构建国别区域学学科体系奠定了扎实的理论与实践基础,并在国别和区域研究学术共同体建设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明确指出:“要加快发展具有重要现实意义的新兴学科和交叉学科,使这些学科研究成为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的重要突破点。”2019年,北京语言大学获批北京高校国别区域学高精尖学科建设项目,为《国别和区域研究》提供了创新发展的沃土。国别区域学作为一门具有交叉性质的新兴学科,涵盖政治、经济、文化、历史、地理、语言、法律、外交、宗教、人文、社会、科技等多个维度,其宏大的研究视角、研究方法和研究路径,与中国当前的国际地位和扮演的角色相匹配,与中国“一带一路”建设相匹配,与中国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相匹配。


2020年,《国别和区域研究》立足国别区域学新兴学科建设,开启国别和区域研究的新征程,站在学术研究的制高点,以国别区域学学科体系建设为目标,以高校智库建设和学科转型服务为功用,以阿拉伯和中东研究区位优势为先导,综合运用跨学科、多学科和交叉学科的研究方法,从前沿理论与实证研究出发,从热点与难点出发,从特定研究领域出发,围绕国别和区域研究的某一关键议题进行立体、综合、系统和比较研究,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国别区域学理论、话语体系,以更好地服务于中国的大国外交实践,服务于 “一带一路”建设工作,服务于中国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构想,力求成为国别和区域研究宏大体系中的一流学术集刊。


在办刊方面,《国别和区域研究》将继续承载学科创新、学术创新、培养创新人才、构建学术共同体的历史使命,坚持自己的学术定位,树立集刊的独特风格,发挥学术导向功能,整合各种学术资源和研究力量,鼓励研究人员增强创新意识、发扬创新精神、利用创新思维、培养创新能力。我们将继续结合国别和区域研究领域的理论与实践,发现相关领域研究新的“增长点”和分析视角,挖掘先进的理论和先进的文化,通过成果的转化,努力打造学术交流的高端平台,着力做好以下工作。


首先,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国别区域学研究体系。在促进国别区域研究向纵深发展和研究方法的创新方面,倡导进行具有问题意识和创新意识、符合实证规范的科学研究,发表有明确问题意识和利用科学实证性研究方法分析国别和区域问题的研究成果,增强和提高中国国别和区域研究的创新力和科学化水平。


其次,彰显本集刊特色,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进行深入研究,使本集刊成为高校服务“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对沿线国家和地区的研究要具有全面性、深入性、及时性和战略性等,准确把握对象国或对象区域的关键问题、主要矛盾、形势变化和发展趋势,提出咨询建议。


再次,进一步提升我国国别和区域研究的国际化水平,刊发更多海外学者的论文,推动集刊国际化发展。


最后,在学科发展方面,发挥小语种优势,为培养进行国别和区域研究的创新人才提供交流平台,促进各高校对小语种人才的培养,推动国别区域学学科体系建设。


希望通过学界同人的共同努力,为最终形成中国的国别和区域研究学术共同体,拓展相关领域理论和现实问题研究的深度与广度,进而产生深刻的学术影响和社会效益奠定良好的基础,最终使《国别和区域研究》成为国别区域学研究领域的一个重要的中坚力量。

新时代中国外交向世界注入确定性[1]


马小军


【作者简介】 马小军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教授,研究方向为国际政治。


一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带给世界的不确定性


2019年这一历史性年份,带给人们深层次的思考。习近平主席指出:“当今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和世界的关系正在发生历史性变化”,“我国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两者同步交织、相互激荡”。在这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这个世界似乎越来越具有不确定性:发展模式、价值多元化,经济民族主义和社会民粹主义交织;保护主义、单边主义、霸凌行径逆流而动,扰乱全球秩序,威胁世界和平与稳定;世界秩序面临深刻变化,国际体系面临深度变革。这也就是说,处于最好发展时期的中国,正在面对不确定之世界大变局,并积极应对相关问题。


近年来,地缘政治不确定因素增多,从黎巴嫩、伊拉克、伊朗到法国、西班牙、新西兰,再到阿根廷、智利、玻利维亚,多个国家出现政治危机,局势动荡,其中既有发展中国家,也有发达国家,民粹化、暴力化倾向趋重。


在诸多不确定因素之中,最不确定的因素竟然来自曾长期充当世界体系稳定之锚的西方国家。2019年以来,欧洲“碎片化”趋势加剧:英国脱欧搅动巨大政治波澜;德国是否提前进入了“后默克尔时代”引人瞩目;欧洲在诸如5G、“一带一路”议题上犹豫彷徨;新老欧洲在经济社会发展、应对气候变化、安全及地缘政治等重大议题上的分歧增加,欧洲“双体化”趋向凸显;北约“脑死亡”一语成谶,牵出了北约何去何从的话题;土耳其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难民问题,以及恐怖分子遣返问题,成为欧美关系、北约存续、欧土关系等的“试金石”。


随着领导力问题凸显,北约内讧四起。先是美国在未与其他成员商量的情况下,径自从叙利亚撤军;接着,土耳其未同盟友商议便对叙利亚北部发动军事行动,这与北约的共同安全利益不一致。另外,土耳其在美国的强烈反对之下从俄罗斯采购S-400防空导弹系统,破坏了北约体系内军事装备一体化的基本规则。2019年12月初闭幕的北约70周年峰会,成为美欧分歧的“大秀场”。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本次峰会上公开批评美国的中东政策。此次峰会之前,马克龙在接受采访时警告,由于美国领导作用的“缺位”,北约已经“脑死亡”,并指出已经站在“悬崖边上”的欧洲需要思考自己的战略问题,否则将“不再掌控我们的命运”。峰会期间,特朗普严厉批评马克龙的北约“脑死亡”言论,称其表态具有“侮辱性”。这个史上空前的军事同盟正在面临成立以来最大的危机:缺共识、无引领、失灵魂。


事实上,美国自己正在成为全球最大的不稳定、不确定因素。近年来,特朗普政府违反《联合国宪章》和相关国际法准则,大搞单边主义、保护主义,肆意破坏国际多边秩序、框架、制度和世界贸易体制,动用国家机器,以国家安全为名,打压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合法经济贸易活动,利用国内法对其他国家进行“长臂管辖”,粗暴干涉别国内政。2019年以来,贸易战似乎成为特朗普政府手中的战略大棒,其四处挥舞。除美中之外,美法、美德、美越、美印及美国与巴西等的双边贸易争端迭起,美国似有与整个世界全面开打贸易战的架势。时届年终,由于美国作梗,世贸组织上诉机构陷入瘫痪,“心脏骤停”,全球贸易体系失去“裁判”,这对基于规则的国际贸易体系造成非常严重的打击,也为美国以“美国优先”威胁多边主义再次树立可怕的先例。


美国还退出了一系列国际条约和协议,不再是国际秩序的稳定力量,而蜕变成国际政治的搅局者和麻烦的制造者,加剧了全球的动荡。2019年,美国退出《中导条约》,震惊世界。20世纪八九十年代,美苏构建了以《中导条约》《欧洲常规武器力量条约》《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为核心的世界裁军条约体系,长期以来,它成为全球战略稳定的压舱石,维护全球和平大局。由于美国单方面宣布退出《中导条约》,自2019年8月2日起,《中导条约》全面失效。另外,替代《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的《俄美关于进一步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措施的条约》将于2021年到期,由于美国拒绝延长该条约,拥有全球核武器逾九成的美俄之间将不再有核裁军条约。与此同时,美俄两国围绕“小型化核武器”、新型多弹头洲际弹道导弹等的军备竞赛已经展开,全球战略安全面临巨大不确定性。


二 中国以自身的发展向大变局中的世界注入确定性


面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形势越是复杂,越需要我们保持从容不迫的战略定力,越需要我们具备登高望远的全局视野。中国人民正在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中国正在成为越来越确定的国际战略稳定因素。中国以经济发展、社会稳定的确定性,应对世界变局的不确定性,日益成为百年之大变局的稳定器。


2019年,中国的经济发展面临复杂严峻的内外形势。国内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增加,经济结构性矛盾凸显,外部“逆风”强劲。中美经贸摩擦跌宕起伏,向高技术产业、金融产业延烧,世界经济面临巨大压力,全球供应链、产业链、价值链体系都在经受冲击、摇撼和考验。在这种大环境下,中国持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准确把握战略全局,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从容坚定前行,推动经济发展保持总体平稳态势。中国经济表现出十足韧性,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和战略空间,中国经济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基本趋势没有变。


2019年,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思想的引领下,中国外交克难前行,奋发有为,战略自主性进一步彰显:坚定捍卫国家核心利益,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积极运筹同主要大国关系;加强同周边国家关系,为促进地区形势趋稳向好做出积极贡献;高举互利共赢旗帜,为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提供新的动力;为政治解决全球和地区热点问题发挥建设性作用;为世界和平与发展注入强大的正能量;积极参与全球治理,在重大国际事务中发挥中国的引领性作用,增强领导力。


在大国关系处于深刻调整的背景下,中俄两国战略互信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成为中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基石。中俄关系创造了一系列新的历史,两国关系有了新定位,务实合作实现新突破,友好交流取得新进展,战略合作迈上新台阶。环顾当今世界,中俄关系堪称最紧密、最牢固、最成熟、最稳定的一组大国关系,也成为稳定国际局势,推动世界多极化发展,维护国际法秩序的重要力量。


2019年中国外交悉心经营,塑型周边,东亚局势企稳向好,为不确定的世界贡献了重大的稳定性与建设性力量。中日两国领导人于6月在大阪会晤,一致同意推动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关系,共同开辟两国关系新未来。12月,习近平会见了出席第八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的安倍晋三,习近平指出,运筹新时代的中日关系,双方要把握正确方向,恪守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确立的各项原则,妥善处理有关重大敏感问题,巩固两国关系政治基础。双方应该践行中日“互为合作伙伴、互不构成威胁”的政治共识,本着“化竞争为协调”的精神,推动两国关系始终沿着正确轨道持续向前发展。


最近一段时间,由于种种因素,朝美无核化谈判陷入僵局,朝鲜半岛局势再次趋于紧张。但总体而言,朝鲜半岛问题尚未离开对话与协商的轨道,仍处于政治解决的框架内,机遇与挑战并存。2019年12月23日习近平主席在北京会见韩国总统文在寅。习近平指出,中韩都是亚洲乃至世界上有分量、有影响的重要国家,两国在推动双边关系实现更好发展、促进地区和平稳定繁荣、捍卫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体制等方面拥有广泛共识,一直是紧密合作的朋友和伙伴。中韩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立场和利益契合,都坚持维护半岛和平稳定,主张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是维稳促谈的坚定力量。中方支持韩方继续同朝方改善关系,为推动半岛和谈进程注入动力。文在寅表示,韩方赞赏中方为解决朝鲜半岛问题发挥的重要作用,半岛问题出现的和平解决机遇来之不易,韩方愿同中方一道为推进半岛和平进程做出共同努力。


2019年12月24日,第八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在中国成都举行。这次会议在三国合作迎来20周年、国际地区局势面临深刻复杂变化、三国关系企稳向好发展的大背景下举行,国际社会高度关注。中日韩总人口数量为16亿人,占东亚人口数量的70%,经济总量近21万亿美元,占东亚经济总量近90%,三国应担负起带动地区乃至全球共同发展、繁荣的重任,三国合作已成为东亚地区发展的重要引擎。三国一致认为,应该按照三国领导人达成的共识,致力于促进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早日签署,加快推进中日韩自贸区谈判,打造一份全面、高水平、互惠且具有自身价值的自贸协定,为世界经济增添新动能,打造东亚秩序的稳定器。


这一年,中国举办了多个主题的全球性论坛和会议,其中最重大的主场外交非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莫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已成为一个凝聚共识的重要平台。与会领导人重申了加强多边主义的重要性,支持以世界贸易组织为核心、以规则为基础、开放、透明、非歧视的多边贸易体制。在这次论坛筹备进程中和举办期间,各方达成283项务实成果,论坛期间举行的企业家大会签署了总额为640多亿美元的项目合作协议。


国际主流媒体大都认为,今天的中国不再是国际社会的普通角色,已成为世界议程的领导者。近年来,中国积极推进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为全球治理注入巨大正能量,互补能效也随之凸显,参与国际体系与世界秩序改革的意愿与能力不断增加与提升。中国坚定支持联合国在国际多边事务中发挥核心作用,支持上合组织、金砖国家、G20机制化,在全球治理中贡献更多中国方案和中国力量。同时,中国通过持续深化改革开放,以开放型经济推动国家治理与全球治理有效协同。中国通过良好的国家治理为全球治理提供了大批公共产品和公共资源,实现国家治理与全球治理的有机统一,承担大国责任与使命。


三 稳定的中美关系关乎中国外交大局,关乎世界和平与发展大局


2019年是中美建交40周年。经过40年的发展,中美两国经济利益高度融合,各领域交往日益密切,两国共同应对全球性挑战的需求不断增加。2019年,中美两国本应总结40年相处之道,共同推进双边关系向好发展,但实际上,这一年,中美之间的深层次问题与矛盾凸显,两国关系出现前所未有的复杂局面。


过去一段时间,在曾长期作为中美关系压舱石的经贸领域,摩擦持续激化,引发的动荡殃及全球经济发展。特朗普政府对中国肆意挥舞关税大棒,对中国企业实施所谓“长臂管辖”。中美贸易摩擦甚至延烧到金融、科技和其他领域。美方在经贸、科技、人员交往等领域接连对中国无端设限打压,在涉及中国主权和民族尊严的问题上蓄意攻击抹黑。某些美国高阶政治人物,罔顾起码的国际道义与礼节,利用各种国际场合诋毁中国的社会制度、发展道路,在涉港、涉疆、涉藏问题上指手画脚,给中国扣上各种莫须有的罪名。这种近乎偏执的行为在国际交往中实属罕见,凸显了其愚蠢的强权霸道心态,显示出“惊人的傲慢和敌意”。美方的所作所为,损害了40年积累起来的中美互信,也影响整个世界的稳定和发展。


当前中美关系面临严重的困难和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