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哲学 > 新时代马克思主义论丛:2019年第2期(总第2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新时代马克思主义论丛:2019年第2期(总第2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新时代马克思主义论丛:2019年第2期(总第2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新时代马克思主义论丛:2019年第2期(总第2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荣誉出版

作者:唐昆雄,欧阳恩良等编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3-01

书籍编号:30611840

ISBN:9787520161985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07951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哲学

全书内容:

新时代马克思主义论丛:2019年第2期(总第2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


《资本论》的存在论思想及其对唯物主义的四大贡献[1]


鲁品越[2]


摘要:《资本论》有两条思想主线:由“物质生产劳动”及其创造的“劳动价值”的演化与发展是《资本论》的科学主线,在其背后是深层的价值主线,它是关于人的存在状态和对人的解放的价值追求。这个深层“存在论”主线对唯物主义世界观作出了划时代的伟大贡献:第一,马克思的存在论使唯物主义从信仰主义的直观唯物主义,转变为建立在实践论证基础上的科学的唯物主义。第二,马克思的存在论使唯物主义从认为世界是“事物集合体”的形而上学唯物主义,转变为认为世界是“过程的集合体”的辩证唯物主义。第三,马克思的存在论使唯物主义从自然领域进入历史领域,从单纯的自然唯物主义生成历史唯物主义。第四,马克思的存在论使主体追求价值实现的过程与客观物质过程获得统一,从而使共产主义成为人类追求美好价值实现的“实践的唯物主义”。实践的唯物主义是通过将唯物主义付诸实践而改造世界的唯物主义,而不是通过抽象直观得到的空洞抽象、坐而论道的“理论的唯物主义”。


关键词:两种生产 实践的唯物主义 科学的唯物主义 价值与真理的统一


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第一次提出“全部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3]而《资本论》不仅揭示了资本逻辑的历史规律,而且揭示了资本支配下的人类存在状态。正是通过将哲学的聚光灯投入到“人的存在”,马克思开创了哲学的新时代,对唯物主义的历史发展做出了划时代的历史贡献。只有理解了这些历史性贡献,才能从根本上理解马克思主义的真谛。


一 马克思存在论思想与《资本论》的两大主线


正如孙正聿先生所说,“破解‘存在’的秘密,是一切哲学思想的聚焦点。”[4]这是因为一切哲学都是关于世界存在什么和如何存在的探究,整个哲学史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对“存在”的理解史,对“存在”的不同解读于是成为各种哲学思想的分水岭。而马克思提出了迄今为止,人类思想史上独一无二的“人的存在”的思想,这种独特性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马克思的“存在”是哲学史上第一个作为社会历史维度中的“存在”。在马克思之前,从古希腊巴门尼德的“存在”、柏拉图的“理念世界”的存在,康德的自在之物,黑格尔的“绝对精神”,英国与法国唯物主义的物质存在,直到贝克莱的“存在就是被感知”,都是指本体论和认识论中的“存在”。而马克思、恩格斯关于“全部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5]的论断,第一次把“存在”范畴引入历史观领域。当然,“人的存在”首先是本体论和认识论意义上的存在,因为人是自然界的一部分。但它是人类历史中的存在,也就有了价值论的含义。这种包含价值论的作为历史范畴的“存在”概念,是人类学术史上的首创。从此之后,整个西方哲学的重心开始逐渐从传统的本体论和认识论领域向人类生活领域转移,从本体论、认识论向价值论转移。19世纪末叔本华、尼采哲学的突起,20世纪现象学和“存在主义”思潮,都是这种转移的表现。


然而马克思之后,上述各类西方哲学流派提出的“存在”,只是从个人主义角度,而不是从社会历史角度理解的“存在”。尼采哲学强调的是个人意志,而作为存在主义前驱的胡塞尔的现象学,认为存在就是个人的意识过程,其本质就是它构造对象的能力。因此“存在”就是用这种能力构造对象的过程:“其一,它可以将散乱的感觉材料综合为统一的对象客体;……第二,我们的意识还会将它自己构造起来的对象设定为是在它自身之外存在着的。……它们一同构成意识的‘意向本质’”。[6]海德格尔则认为“存在是对存在者自身的揭示”,因而比“存在者”更根本。[7]这些哲学的缺点在于没有回答更根本的问题:作为个体存在的“意识”本身及其内容是从何而来的?因此他们的“存在”归根到底,还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最后必然陷入对于“意识”本身来源的神秘主义。对此海德格尔有清晰的认识:“因为马克思在体会到异化的时候深入到历史的本质性的一度中去了,所以马克思主义关于历史的观点比其余的历史学优越。但因为胡塞尔没有,据我看来萨特也没有在存在中认识到历史事物的本质性,所以现象学没有、存在主义也没有达到这样的一度中,在此一度中才有可能有资格和马克思主义交谈。”[8]将“人的存在”放在人类历史进程中来理解,是马克思的存在论哲学在人类哲学思想史上的独特性所在。


第二,马克思的“存在”是社会关系中从事现实生产活动的人的存在,是“实践存在”。正因为马克思讲的人的“存在”是个社会历史范畴,因此,个人的存在就不是原子式的个体的存在,而是社会关系中进行现实的物质生产活动的现实存在,也即“实践存在”。马克思、恩格斯在说“全部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9]之后,立刻进而指出这里的“个人”已经不是西方个人主义文化传统下的“个人”,而是在一定的社会关系下从事实践活动的个人:“这里所说的个人不是他们自己或别人想象中的那种个人,而是现实中的个人,也就是说,这些个人是从事活动的,进行物质生产的,因而是在一定的物质的、不受他们任意支配的界限、前提和条件下活动着的。”[10]这就使个人存在概念从具有空想色彩的浪漫主义天国降落到人间的实地来,建立在现实的物质生活的基础上。


因此,马克思的“存在”概念具有非常丰厚的哲学内涵,不仅包括人作为自然界的一部分的本体论、认识论意义上的存在,同时也是社会历史意义上的人的存在、作为创造历史过程的主体的存在,因此人的存在就是人的创造历史的实践活动过程,同时也是建构人们之间社会关系的过程。因此这样的存在又具有了作为“人与人的关系”的价值论的意义。这就为价值论与本体论的统一、道德与科学的统一奠定了基础。


马克思的上述“存在论”思想,具体地体现在他的鸿篇巨制——《资本论》中。


《资本论》首先是价值论。因为作为历史观范畴的“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作为人类进行物质生产实践活动的存在,必然具有鲜明的价值目的:人类是为了自身的生命存在而进行实践活动的,人类的生存权与发展权是最基本的价值。这种价值不是基于某种抽象的永恒真理、永恒法则的所谓“普世价值”,而是人类现实生活的基本价值。由这个价值作为底线和基础,形成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基本价值观念:这就是对人类,特别是劳动者的生存状况的深切关切,以人的解放作为其价值观灵魂。马克思由此确立了他毕生的科学研究与科学发现的价值观灵魂:这就是为了实现“人的解放”。


《资本论》同时也是科学理论。因为“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不是单纯的意识存在,更不是黑格尔式的抽象的绝对精神的存在,而是自然界长期演化而来的“人的生命的存在”。人要实现自身生命的生存和发展,必然遵循客观物质规律,以物质生活过程为基础,受到自然物质规律的制约。马克思的“存在论”是上述价值论与科学理论的统一体。


正因如此,《资本论》具有两大主线,其一是表层的关于资本逻辑的科学主线,它揭示了资本逻辑的客观规律;另一条是隐蔽于资本逻辑背后的关于人类存在的价值观主线,它揭示了这些规律赖以建立的价值论前提:这就是以人的生存和发展的要求为历史的真正目的。这是“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目的。


综观《资本论》,我们发现,在它科学地揭示的资本逻辑的背后,存在着一条深层的价值主线——这就是贯穿于整个《资本论》的对人的存在状况的关切和对人的解放为目的之追求,这是《资本论》的灵魂。这一深层主线首先表现在“劳动价值”的概念中,或者说,“劳动价值”概念是《资本论》的科学分析与其背后的价值关切的交叉点和联系枢纽。劳动之所以能够创造作为人与人的关系的“价值”,就是因为“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是最基本的价值。而要实现“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的价值,必须进行物质生产活动。而在社会分工条件下,每个人都为生产出他人的生命的存在而劳动,因而每个人的存在的价值,恰恰表现为通过物质生产劳动,生产出他人需要的产品,由此生产出他人的生命的存在。由此形成的社会关系正是“劳动价值”——它是人的生命对社会他人生命存在的价值。价值概念由此贯穿在《资本论》中。正是以这种“价值”为主线,马克思深入分析了剩余价值转化为资本之后,变成物质化的资本权力反过来支配劳动者,使劳动者只能作为资本增殖工具而存在。《资本论》花费大量篇幅,根据大量的事实与数据,揭示了劳动者的悲惨的生存状况,从生产过程中如何被资本支配和奴役而成为机器的附庸,工作时间和劳动强度如何达于极限,到生活上又如何在资本的压榨下达到贫困的极限。特别是对童工在生产和生活上的悲惨状况的揭示,是对资本主义制度的血泪控诉。同时,《资本论》还通过对资本逻辑的历史规律的揭示,指出了人类如何从这种资本力量支配下解放出来的路径。这是《资本论》以人民为中心的情怀,这是《资本论》的根。


在价值观主线之上,是揭示社会经济形态的客观发展规律的科学主线,也即《资本论》中的资本逻辑主线。作为《资本论》价值论终点的“劳动价值”概念,恰恰成为作为《资本论》科学理论(资本逻辑)的起点,两条主线在此相交纠缠,从而拧为一体。与自然科学的规律不同,历史规律是在人类意志支配与引导下产生的规律。历史乃由人们在自己的价值目的指导下进行的实践活动所创造,而这种价值目的必须通过客观的自然物质过程才能实现,必须遵循客观物质规律。不同的人们具有不同的价值目的,于是形成了不同的人都力图用客观物质规律来实现自己价值目的的活动,由此产生的矛盾构成历史运动。而其中只有那些符合人类生存与发展的目的,并且采用了合乎客观物质规律的手段的人,才是历史的胜利者,由此产生了历史的规律。因此,历史规律是以人们的价值目的与客观物质条件二者通过相互作用而实现统一的规律。在《资本论》中,工人为了获得必要的生活资料以实现自身的生存和发展的价值目的而劳动,由此产生工人的生存和发展的逻辑;资本家则为实现资本最大化增殖的价值目的而组织生产经营活动,由此产生资本逻辑。两种不同的价值目的都必须通过生产过程来实现。而资本家占有生产资料,占有社会生产的物质条件,因而处于支配地位,这个过程导致资本家的资本逻辑支配工人的生存和发展的逻辑,形成了资本逻辑主导社会的状况。但是,从长远的历史观点来看,资本赚钱的目的一旦违背人类生存和发展的目的,必然会产生经济危机、生态危机与人的发展危机,导致整个社会生产活动难以运行,人类生存与发展的客观需要无法得到满足。因此,从长远的历史来看,人类生存与发展的客观逻辑将会最终支配资本逻辑,社会主义于是必然将来到人间。


所以,《资本论》中的科学是建立在价值基础上的,是科学与价值的统一。《资本论》既是“道德主义”著作,又是“科学主义”著作,而这里的“道德主义”是符合客观规律的道德主义,可以称为“辩证的道德主义”;这里的“科学主义”是为人类生存和发展的根本的价值目的服务的,可以称为“辩证的科学主义”;《资本论》正是二者的辩证统一。


二 《资本论》的存在论根底:人的生存状态与人的解放的理论


《资本论》的上述两条主线中,对人的生存状态的关切和对人的解放的追求的“存在论”主线,是深层主线,是全部理论的根基。而另一条科学主线,是由这种作为价值论的“存在论”主线,在客观物质条件的约束下发生出来的“枝干”。所以我们必须深入了解《资本论》的这条主线。


这条“存在论”主线,同时也是整个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主线。这是因为马克思主义的创立正是始于“以人民为中心”——马克思、恩格斯对人们的社会存在的状况的关切。马克思任《莱茵报》编辑时期关于“林木盗窃案”的讨论,恩格斯在《乌培河谷来信》(1839年)和《英国工人阶级生活状况》(1845年)中所表现的对工人阶级生存状况的同情,乃是他们创立唯物史观的最初出发点。恩格斯在《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再次重申唯物史观的这一逻辑起点:“马克思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即历来为繁芜丛杂的意识形态所掩盖着的一个简单事实: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11]这里的“吃、喝、住、穿”就是人自身生命的生产,它是唯物史观的逻辑起点。


而人的存在,不是抽象的存在,不是纯意识的存在,而是在现实活动中的存在,这就是实践中的存在,也即现实的生产活动中的存在。《资本论》分析了两种生产——人自身的生产(也即人的物质生活),以及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上述“以人民为中心”的基本的价值立场,具体体现在《资本论》两种生产的科学分析中。


1.对人的生存状态的揭示与关切

以当时大量的社会现实资料为基础,以人类生存和发展的价值目的为旨归,对工人阶级的生活状况和生产状况进行了科学的分析,这是马克思对人类生存状态的强烈的人文关切,是《资本论》的价值观灵魂最牵动人心的篇章。


第一,对资本支配下的“人的生命的生产”状况的揭示与关切。人的生命的存在与其他存在不同,它是人类生命自身的生产过程:每个人都通过消费生活资料生产自己的生命,并通过繁殖生产下一代的生命,由此“人的存在”首先是生产生命自身的过程。马克思、恩格斯以“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作为历史的第一个前提,也就是确立了以“人自身的生命的生产”作为马克思主义最根本的价值立场,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以人为本”——以人的生命的存在为本。


马克思主义的“以人为本”的价值目标,是对西方启蒙思潮提出的“人本主义”思潮的批判与发展。启蒙思想家们提出了人本主义,但其实质内容是将个人意志自由和私有财产权理解为人的存在之本。这就使人本主义走向歧途:个人意志为本的人本主义走向极端,产生了尼采、叔本华的唯意志论哲学;而以私有财产权为本的人本主义,则产生了形形色色的功利主义与基于私人财产的市场自由主义。这两种思潮在实质上都违背了“以人为本”的真谛。正是马克思、恩格斯发现了真正的“以人为本”:这就是以“人的生命的生产”为本,以最基本的人权——人的生存权与发展权——为本,以人民的生存与发展为中心。这正是马克思主义宏大理论所追求的价值目标。正是基于唯物史观的这一逻辑起点与根本的价值立场,中国共产党从成立时起,就以为人民谋幸福谋解放作为其根本宗旨。习近平同志就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时的第一次讲话就指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12]他一再强调,“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这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根本立场。要坚持把增进人民福祉、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朝着共同富裕方向稳步前进作为经济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部署经济工作、制定经济政策、推动经济发展都要牢牢坚持这个根本立场。”[13]


人自身的生命的生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