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文化 > 闽文化的多元传播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闽文化的多元传播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闽文化的多元传播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闽文化的多元传播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荣誉出版

作者:李新贤编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4-01

书籍编号:30611847

ISBN:9787520161503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94043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文化

全书内容:

闽文化的多元传播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在这春暖花开的时节,《闽文化的多元传播》顺利付梓了。本次论文集收录的是《闽江学院学报》“闽文化研究”栏目2016~2018年所发表的部分文章,共计31篇。《闽江学院学报》的“闽文化研究”栏目始创于2000年,至今已先后发表了学术论文400余篇,涉及文学、历史、哲学、宗教、民俗、方言、戏曲、服饰文化及闽台文化交流、闽都名人专题研究等方面,为推动闽文化研究的发展作出了积极的贡献,获得了较好的社会反响,并于2011年获得了第二批教育部“高校哲学社会科学学报名栏”的荣誉。在此之前,“闽文化研究”栏目发表的文章已陆续结集出版了5本论文集,即《闽文化的前史今声》《闽文化的人文解读》《闽文化的历史思辨》《闽文化的精神解构》《闽文化的时代传承》。


此次出版的文章包括了福建的华侨文化、移民问题、史学、哲学、文学、书院文化、方言及文化产业开发等方面,既有对传统文献的进一步挖掘研究,也有对福建名人及其著作的深入探析,并进一步延伸至福建文化的对外交流及现代文化产业的建设,涉及了福建文化研究的方方面面。关于华侨文化的研究,有赵麟斌教授的《略述福州华人华侨对马来西亚经济发展的影响》、陈琮渊先生的《海外福州人的社会资本与创业发展——马来西亚个案探析》等文章,重点阐述福州华人华侨对马来西亚经济发展的影响。在移民问题的研究方面,何绵山教授的《试探福建移民对台湾的拓垦和开发》及王付兵教授的《福州沿海地区新移民问题初探》关注了福建移民在台湾地区、国外的发展状况。此类文章的刊发,说明本栏目的研究方向已经有所拓展,不再仅仅局限于传统文献的考究上。哲学和文学研究,一直是该栏目发文的重点方向。本次论文集所收录的哲学方面的著作主要有对朱子后学的研究文章,如王志阳博士的《论黄榦礼学典籍的编撰思想》、连凡博士的《论〈宋元学案〉对朱熹弟子的评价——以黄榦、辅广、陈淳、真德秀、魏了翁为例》;有易学研究,如刘建萍教授的《论蔡清对河图洛书的阐释》、肖满省博士的《曹学佺易学思想研究》等;此外还有关于佛学著作的研究。文学研究方面,有蔡德贵教授的《通儒无声品自高——近现代诗文名家何振岱之我见》、张胜璋教授的《论林纾评点〈庄子〉》、吴可文教授的《福州荔水庄的文学印记》、胡小梅博士的《建阳刊刻小说插图的批评功能探析——以明刊〈三国志演义〉为个案》,既有对福建诗文名家的考察,也有对文人遗迹、建阳刻本小说的探析。另有考证辑佚类的文章,如陈炜和陈庆元教授的《金门许獬年谱》、朱则杰教授的《〈清人诗文集总目提要订补〉——以李瑞和等八位福建籍作家为中心》、陈开林博士的《林则徐、林昌彝佚文摭拾》等,亦是闽文化研究的重要补充资料。此外,还有关于闽南方言和闽都文化产业方面的研究文章。


作为《闽江学院学报》的特色栏目,该栏目自设置以来,依托优势学科与科研院所,在研究的深化与细化方面,取得了较为明显的实绩。栏目所刊发的文章,在国内外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并引起媒体的广泛关注与推介。《中国人文社科学报学会通讯》《北京大学学报》《全国地方高校学报研究会会讯》《中华读书报》《福建日报》《福州晚报》都及时报道了“闽文化研究”栏目的成绩及专家学者对栏目的点评。栏目创办以来,成果突出,获得了社会各界的肯定。2010年底,“闽文化研究”栏目被载入具有历史意义的重要史册《共和国期刊60年》,得到了全国期刊界的高度赞誉和普遍认可。2011年,栏目入选第二批教育部“高校哲学社会科学学报名栏”。2016年的首届教育部“名栏工程”建设评奖中,栏目再次荣获佳绩,获得了名栏建设优秀奖、名栏优秀责任编辑奖、名栏研究优秀论著奖3项荣誉。2007~2019年,栏目多次获得“全国高校社科期刊特色栏目”“全国地方高校学报名栏”“福建省期刊优秀栏目”等奖项。


这些成绩的取得,离不开学校领导的关心和支持,更得力于众多专家学者的肯定和指导。在此,我们要向赐予我们稿件的学者,向替我们严把质量关的审稿专家,向学报界前辈和同仁表达我们最诚挚的谢意。特别是全国高等学校文科学报研究会的历任理事长——杨焕章教授、潘国琪教授、龙协涛教授、武京闽编审、蒋重跃教授,他们不仅对栏目建设给予大力的支持、肯定和鼓励,也一直关心着栏目的发展。同时,福州市闽都文化研究会原会长练知轩先生和现任会长徐启源先生,一直对栏目的发展极为关心,并曾在经费上给予大力支持。在此,我们要再次向他们表示由衷的感谢。


为了栏目的质量,编辑部的同志们付出了艰辛的劳作。在稿件的选用和编校过程中,卢翠琬、陈小诗、金甦、武文茹同志付出了大量的心血。正是有了编辑部这支老中青三代人结合的队伍,我们才能拥有巨大的能量,取得了今天的成绩。同时,我们还要感谢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的王绯分社长和黄金平编辑为本书的顺利出版所做出的努力和奉献。当然,我们还得感谢所有读者对本栏目的支持与厚爱。


闽文化研究虽然已经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但诸多研究领域仍有待进一步挖掘和深化。随着地域文化研究的深入发展,《闽江学院学报》亦将逐步尝试刊发更加多元化的学术论文,也希望广大专家学者继续支持“闽文化研究”栏目的发展,不吝赐稿!


李新贤


2020年2月于福州

略述福州华人华侨对马来西亚经济发展的影响[1]


赵麟斌[2]


摘要:福州人迁居马来西亚的历史悠久,在马来西亚的福建华人中,福州籍华人所占的比例虽不高,但在马来西亚经济发展过程中占据了重要的地位。以诗巫港主黄乃裳和“无冕之王”郭鹤年为例,可见福州商人为马来西亚经济发展所作出的重要贡献。随着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同样位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城市福州与马来西亚的吉隆坡,如能从双方贸易往来的悠久历史中发现智慧,寻找启迪,无疑是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值得我们深入思考的历史课题。


关键词:福州 华人华侨 马来西亚 黄乃裳 郭鹤年 “一带一路”


一 福州华人迁居马来西亚的历史追溯


马来西亚是东南亚一个非常重要的国家,因其扼守马六甲海峡的特殊地理位置而成为东西方交流的必经之地。中国与东南亚地区的往来,最早始于秦汉时期,但有明确记载的迁居人数很少。及至唐代,国力强盛,经济繁荣,唐朝与各国间的贸易往来增多,唐人的足迹遍及东南亚各地,声名迅速远播。到了宋代,中国的经济重心南移,海上贸易空前繁荣,随船去东南亚各国贸易经商的人数不断增多,其中很多人就来自沿海城市福州,他们不仅从事国际贸易往来,而且有不少人留居南洋一带。元灭宋以后,继续发展海外贸易,中国与东南亚各国人员的往来也在继续发展,其中有一部分人因政治原因而逃亡东南亚,并定居当地。在明初郑和下西洋到达马六甲的时候,就已经发现当地有众多的华人,其中就包括福州人。


福州人较大规模迁居东南亚出现在明代初期。郑和七下西洋,开辟了当时的大航海时代。长乐作为郑和七下西洋的起点之一,成为中国与东南亚各国商业贸易和人员往来的重要港口,跟随郑和下西洋到马六甲经商、定居的福州人也不断增多。福州的长乐是福建人往马来西亚运送布匹、瓷器、铁器、药材的重要港口。郑和去世以后,明代中国的航海事业、对外贸易业日益萎缩。明清更迭之际,中国的海外贸易进入了由盛转衰的时期,清政府出于国家安全的目的,实行了海禁政策,更把海外华侨当作“叛臣弃民”,不仅严禁出国,而且出了国以后便不予保护。此时福州与马来西亚的贸易严重萎缩,但也有一部分人因政治原因而前往马来西亚避难。


福州人前往马来西亚的另一个高峰出现在鸦片战争之后。1844年,作为五口通商口岸之一的福州开放后,福州与马来西亚的贸易往来又迅速发展起来。除了从事国际贸易外,还有很多的福州人以“契约劳工”的身份前往马来西亚从事种植、垦荒等生产劳作。大量契约劳工的到来,给东南亚国家带来了充足的劳动力和生产技术,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当地经济的开发与发展。1900年,福州闽清人黄乃裳到达马来西亚的诗巫,与马来西亚砂拉越州“白色拉者”[3]二世查理士·布鲁克签订开垦诗巫条约十七款,此垦场命名为“新福州垦场”。从1901年到1902年,黄乃裳先后从福州的闽清、侯官等地带去1000多名福州人到诗巫垦荒,为诗巫经济的发展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新加坡美以美教会牧师柳依美、林德美、方鲍参与吡叻州英殖民政府订约,在福州地区招募移民479名(实际到达366人),到实兆远港口的甘文阁等地开垦,以后陆续招募大批移民。在西马福州人,主要集中在吡叻州的实兆远区(曼绒县)、雪兰莪与森美兰交界的雪邦区、柔佛州的永平区及彭享州的斯里再也区。在东马,主要是沙捞越的诗巫市、泗里街、明那丹、加拿逸、加帛、芦兜、木胶、明都鲁、峇南、林梦、成邦江、古晋、拉叻等地。此外,沙巴州的斗湖、山打根也都有福州乡亲。据马来亚联邦人口调查材料统计,民国10年,在马来西亚的福州籍华人华侨已达2万多人。民国18年世界经济危机,英殖民政府于翌年8月颁布移民法案,限制中国人向马来西亚移民,并着手将“医生认为不适宜劳动”的华人遣返回国。民国20~22年,共有69.61万人离开马来西亚回国。抗日战争爆发后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福州沿海居民大批移居马来西亚。[4]


《福建省志·华侨志》的资料显示,按方言划分人口统计,福州华人占马来西亚华人的4.16%,广东华人占34.8%,闽南华人占31.58%,客家华人占24.24%,其他占5.14%。据马来西亚政府1983年6月公布的华族人口数据,按祖籍(方言)划分其人数的百分比,福建华人占39.02%,其中福州华人占4.52%。[5]虽然在马来西亚的福建华人中,福州华人所占的比例不高,但福州华人在马来西亚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占据了重要地位。


二 福州华人华侨对马来西亚经济发展的影响


马来西亚的华人华侨中,从事商业的占了一大部分,他们活跃于马来西亚的进出口贸易、运输等行业,为马来西亚融入国际贸易的大潮作出了重要贡献。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华人华侨在马来西亚从事橡胶业、矿业、制糖业、锡业、种植业、林业等方面的工作,这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当地经济的发展。清末民初黄乃裳带领福州乡亲到诗巫垦荒,新加坡美以美教会牧师柳依美等招募福州人到甘文阁,这几批到达马来西亚的福州人,在马来西亚地区大面积种植橡胶,促进了当地橡胶业的极大发展。20世纪50年代后,福州华人在东马大规模发展林业,在西马发展现代农业、渔业、畜牧业等。20世纪60年代,祖籍福州闽清县的刘祥源在诗巫的卢仙创办了苗木场,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之后他陆续在沙巴、美里、苏布里、麦都尼亚等地创办了6个分场,种植橡胶树、可可、胡椒等数百种经济苗木和几百种花卉苗木,这些经济苗木畅销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等地。刘祥源为当地的农业发展作出了突出的贡献,沙巴州元首曾授予他“BBC”勋章,对他所做的贡献给予表彰。20世纪70年代以后,马来西亚的华人华侨企业飞速发展,出现了不少跨行业、跨国界的大企业,这其中有祖籍福州的郭鹤年、马振全、张晓卿、朱祥庚、林华开等。郭鹤年有“亚洲糖王”和“酒店大王”双王之称,郭氏集团的经营范围包括种植业、工业、矿业、商业、船务、酒店、地产业等,企业遍布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泰国、澳大利亚、斐济、中国内地和香港地区。马振全创办的马宝昌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种植业、房地产业、塑胶业、电器业、保险业等,企业涉足面广,财力雄厚。1982年,马振全获得太平局绅勋衔,并任马来西亚福州社团联合总会会长。著名企业家张晓卿创设了常青有限公司,该公司后来发展成为马来西亚著名的跨国企业。张晓卿集团以木材加工出口为主,并逐步扩展到金融业、报业、通信业、矿业、农牧业、保险业、旅游业、轮胎复制业等领域,在东南亚一带有“报业掌门人”之称。祖籍福州长乐的林华开,1960年在马来西亚的沙巴州亚庇社创立了建新(沙巴)有限公司,1987年获沙巴州元首封赐“ADK”勋衔,还曾经担任马来西亚福州社团联合总会会长、亚庇福州公会永久名誉会长等职务。


一代代的福州籍华人扎根马来西亚,为马来西亚的经济发展贡献了自己的智慧和心血,他们的商业头脑,他们的进取精神,他们创造的商业帝国,都成了福州人民的骄傲。新当选的砂拉越福州社团联合总会会长张建卿曾说:


福州人精神就是不屈不挠。福州族群的吃苦耐劳众所周知,又具商业头脑,百多年来,他们背井离乡,远下南洋,适应力强,善拼经济,进取创业。福州人扎根诗巫,放眼世界,不时在胡同里发现另一条新巷子,于是,诗巫人没有停下垦场脚步,下一代的足迹将遍布世界每一角落。[6]


在马来西亚的福州华人华侨,从马来西亚走向东南亚乃至世界各地,他们胸怀世界,进取不息,又不忘回馈祖(籍)国,造福桑梓,真正地反映了福州人自强不息、有容乃大的城市精神。


三 从诗巫港主到“无冕之王”——黄乃裳与郭鹤年


(一)诗巫港主黄乃裳


马来西亚的诗巫又称“新福州”,现为马来西亚砂拉越州第三大城市。这个城市的居民中,华人占80%,而华人中福州人又占80%;诗巫市区内的华人中,商人占90%,商人中又以福州人为主。福州人大批迁居诗巫,源于福州闽清人黄乃裳。


黄乃裳(1849—1924),字绂丞,又作黻臣,号慕华,福建福州闽清县人,光绪举人,中国清末民初的华侨领袖、民主革命家、教育家。黄乃裳是个基督徒,早期在基督教的美以美教会服务多年,他曾感慨于教会中缺乏有影响力的上流社会人才,因此进京参加科举考试并中举。黄海海战中,黄乃裳的三弟殉国,他深感朝政颓败,政治腐朽,因此弃八股而学新学,后又积极参与维新变法运动。变法失败后,他渴望为民众找到一块“乐土”,“为桑梓穷无聊赖之同胞辟一生活路径,不至槁饿而死;且以远女主之淫威,与夫专制之虐毒”,携几个亲人到南洋寻找适宜垦荒之地。黄乃裳在其《自述垦荒志》中讲述了这次垦荒的历程:


庚子年(即公历千九百年)适英属砂捞越。循其南向,行七八日无一可藉手处,嗣北行过拉让江口,见江流汪秽,揣其发源必甚长。乃沿江入,见两岸丛林蔚茂,土著不多。左右望不见有山,知其原野广邈。及二百里曰诗巫埠,英人设官其间。有漳泉潮嘉商人二十余家与土著之拉仔互相交易。其人状虽狰狞,骨格异于马来种族,而略同汉人,不知其如何飘至者,再沿流而上二百里曰甘拿逸,有英之分治所,土著稍多,而平原止此。再上两岸皆山,其发源千八百里,合倍于闽江流域。所经皆丛林,多为开辟以前未经砍伐之木,有大十数围者。予沿江觅地,择其平原四百里之中,于诗巫附近之上下流连有十三天,察其草木,尝其水土,知地质膏沃,无虎豹豺狼,毒蛇恶兽害人之物,乃请越京头目泉州人王君长水为介绍,与越王订约十七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