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社会学 > 越南研究:2019年第2期(总第2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越南研究:2019年第2期(总第2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越南研究:2019年第2期(总第2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越南研究:2019年第2期(总第2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荣誉出版

作者:林春逸编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1-01

书籍编号:30611883

ISBN:9787520163217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53323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社会学

全书内容:

越南研究:2019年第2期(总第2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越南研究》创刊词


山水相连、境壤毗邻的中越两国有着悠久而紧密的往来联系。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中越两国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交流绵延不断。历史上的中越关系在古代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体系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且素来备受学术界的关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中越两国人民更是在并肩战斗中续写了两国的传统友谊,结下了“同志加兄弟”的革命情谊。而今,中越双方本着“长期稳定、面向未来、睦邻友好、全面合作”的方针和“好邻居、好朋友、好同志、好伙伴”的精神,建立和发展起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此背景下,深化越南研究和加强中越关系的探讨,仍乃中外学术界广泛关注的当代国际关系的热点话题和前沿性学术研究课题之一。


广西师范大学与越南有着特殊的历史渊源,双方在文化教育方面保持着友好而密切的交流合作关系。20世纪50~70年代,广西师范大学的越南学校是越南干部后备人才的培养基地,先后为越南培养了众多杰出人才。目前,广西师范大学是国内接收和培养越南留学生最多的高校,也是全国唯一在越南建立孔子学院的高校。


长期以来与越南在文化教育等领域的良好交流与合作,使广西师范大学在越南具有较高的声誉和影响力,使其在传承中越友谊、推动中越友好交往方面的重要桥梁作用和纽带作用十分突出。越南原总理阮晋勇、原国会主席阮生雄等国家领导人和许多高级官员曾多次到广西师范大学访问,中国驻越大使和越南驻华大使常来学校指导工作。广西师范大学非常注重为中越友好关系的历史传承和未来发展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现专门建有广西师范大学越南学校纪念馆。每年都有大批当年的越南校友怀着浓浓的情意回到母校广西师范大学,参观越南学校纪念馆,回忆往昔,缅怀那段难忘的学习时光。


依托广西的区位优势、学校对越交流合作的资源优势和已有的学科基础,围绕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和广西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广西师范大学将越南研究作为本校重点打造的特色发展学科方向之一。2012年12月,学校整合各相关学科的研究力量成立越南研究中心,旨在发挥学校在中越教育交流合作研究领域已经取得的良好的学术积累优势,同时对越南的经济社会、政治法律、历史文化,以及中越关系等问题开展多方位、跨学科的学术研究,并逐渐形成以中越关系研究(历史和现状)、越南学校和校友资源研究、中越文化与教育合作研究为重点领域的稳定而独具特色的研究方向,培养一支专业化越南研究团队。近年来已取得50多项越南研究方面的各级各类科研立项,资助经费总额近1000万元,出版《越南学子——广西师范大学越南校友访谈录》(中文版)、《往事如金》等学术专著和相关图书100余种,参与《中越友谊的历史见证——阮文追学校资料选编》等相关越文资料的翻译、整理和出版,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参与和协助中央电视台纪录片《光阴的故事》的拍摄工作,引起了国内外学术界较高的关注。一支专业化的越南研究团队得以建立,并实现了与校外知名大学的良性互动合作。


2017年,广西师范大学越南研究中心入选教育部国别和区域研究备案中心,这为广西师范大学与国内外越南研究同行的交流与合作提供了新的契机。为进一步发挥广西师范大学在越南研究方面的优势和特色,2018年10月,学校在原越南研究中心的基础上组建越南研究院,致力于搭建我国越南研究的学术平台,以进一步加强国内外同行学者在越南研究领域的交流和对话,推进、拓展和深化越南前沿研究,不断提升越南研究的理论水平,促进高水平研究成果的产出。


“长相识”方能“长相知”。我们衷心希望,2019年年初创刊的《越南研究》所搭建的越南研究学术交流平台,能够集众人之长、纳大家之言,成为了解越南、增进中越彼此认知的重要学术阵地,并推动越南研究迈上新的台阶。


越南研究:2019年第2期(总第2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特邀专论


越南古典文学中的邦交诗:面貌与价值[1]


〔越〕阮公理[2]


摘要:古代历史上,越南由于许多原因而和东亚各国如中国、日本、朝鲜形成邦交关系。至20世纪扩展到东南亚各国,如马来西亚、新加坡,以及西方各国,如法国,从而形成邦交文学流派。邦交文学体裁主要为诗,并且其作者多为越南使节。因此,出使之路也可称作为诗歌之路。本文在对“邦交诗”、“赴使诗”、“接使诗”以及“送使诗”等进行重新定义的基础上,着重讨论作为一种广义概念的“邦交诗”这一特殊文学体裁,其所呈现出的越南古典文学在近十个世纪发展过程中的演变、成就及价值。


关键词:邦交诗 使节 邦交文学


一 前言


古代历史上,越南由于许多原因而和东亚各国如中国、日本、朝鲜形成邦交关系。至20世纪扩展到东南亚各国,如马来西亚、新加坡,以及西方各国,如法国,从而形成邦交文学流派。其主要体裁为诗,并且其作者多为越南使节。因此,出使之路也可称作为诗歌之路。


在之前的越南文学史著作中,研究者似乎对此忽略不提,即使稍有提及,也只是简略列出作者、作品,唯有裴维新主编的《越南文学──十世纪至十八世纪初》(第二卷)中专门辟有裴维新撰的《咏史诗、赴使诗和爱国主义》(第223~237页),不过因为当时资料未足,因此撰者也只能是以介绍为主而尚未深入研究。


本文从现有的文本学研究成就出发,试图通过对广义上的“邦交诗”这一特殊文学体裁的探讨,分析越南古典文学在近千年历史发展过程中的演变、成就及其价值。


二 概念界定


我们之所以试图把各个概念重新定义,是因为越南研究界从未统一邦交诗、赴使诗、接使诗(包括应付诗、唱和诗、赠使诗、送使诗)等概念的内涵,尤其是现在有学者将邦交诗和赴使诗明显分割成为两种不同种类。关于这个问题,现在学术界至少有三种不同的意见。


一是研究者缩小邦交诗的含义,把它视为赴使诗中的一部分。他们认为,赴使诗是越南使节与中国官员的应付、唱和之诗,或是越南国王、官员赠送中国使节的诗。基于越南历代王朝对外交往的直接目的,邦交诗是由于“外交文化”使命而诞生。持此观点的代表性学者是范韶、陶方平。


二是研究者扩大邦交诗的含义。他们认为,邦交诗是和越中外交活动有着密切关系的作品。因此,其中包括赴使诗、接使诗、唱和诗、赠使诗、送使诗。所以,赴使诗是邦交诗的一部分。主张这一观点的代表性学者及其研究成果有潘辉注的《历朝宪章类志》、阮世龙的《大越邦交》、阮玉润的博士论文《潘辉益邦交诗文本的批评与研究》,其中阮玉润的论文深入研究了潘辉益的赴使诗集《星槎纪行》。


三是一些研究者将邦交诗和赴使诗明确区分开来。如裴维新主编《越南文学——十世纪至十八世纪初》、陈氏冰清和范秀珠的《陈朝与元朝交涉赴使诗、邦交诗的概略》,便明显区分邦交诗和赴使诗为两种不同类别,作者认为邦交诗是接、赠、送中华使节的诗。并且,赴使诗是越南使节赴使途中所作的诗。


但是我们认为,必须在广义的范围理解邦交诗,因为两国邦交任务中一律包括接使、送使、赴使等,主要目的是双方友好交涉,符合“四海之内皆兄弟”的精神,亦反映两国人民的平安生活。因此,我们认为邦交诗和赴使诗是同等之类。


关于性质,邦交诗是既有功能性又有艺术性的作品,基于外交目的而创作,反映两国民族的友好关系;它也包括外国使节来越的迎接、应付酬唱和赠送之作。越南使团赴使国外,主要是中国,其间所形成的文学作品均属于邦交文学,其体裁大部分为诗,如赴使诗、使程诗等。越南使节可以通过这些诗文向各国皇帝、官员传播越南的文化、文献等。


关于分类,邦交诗包括接使诗(应付、唱和与赠送)以及赴使诗。这些具体类别既有共同点又有特殊性,并且互相补充而形成越南邦交诗的特征。


1.接使诗:越南国王、大臣等为了迎接中华使臣来越册封等而作的外交诗。接使诗包括应付、唱和、酬酢、赠使、送使等类别。


2.应付诗:越南国王、官员对外国使节来越办理公务的应付诗。如杜法润接答李觉的诗。据《大越史记全书》记载,987年前黎朝天福帝命令杜法润为江令使渡船接宋朝来使李觉,当时李觉见有两鹅浮于江中水面而吟:“鹅鹅两鹅鹅,仰面向天涯。”杜法润亦作诗两句接答:“白毛铺绿水,红棹摆清波。”全诗仿“初唐四杰”之一骆宾王的《咏鹅》而作。又如1301年陈仁宗的《和乔元朗韵》和元朝乔氏之诗、范师孟和明朝使节余贵的诗《和大明使题珥河驿》等,均属于应付、唱和、酬酢之诗。


3.赠使诗:越南国王、官员赠送中国使节而作之诗。1278年陈光启的《赠北使柴庄卿》,1289年和1291年陈仁宗的《馈张显卿春饼》和《赠北使李思衍》,都属于赠使诗。


4.送使诗:越南国王、官员送别中国使节而作之诗。如匡越国师(吴真流)987年送别李觉归国的《阮郎归》,1265年陈太宗送中国使节回国的《送北使张显卿》等,都属于送使诗。


5.赴使诗:越南使节出使路上创作的作品。自从越南和中国开始有邦交之事就有赴使诗。现存的赴使诗包括越南使节在中国境内与中国、琉球、高丽文士见面的咏史诗(历史人物、历史地名)、应付诗、唱和诗。其中,冯克宽的《梅岭使华诗集》以及阮述的《每怀吟草》集中留有许多与中国、朝鲜、琉球诗人的唱和诗作,同时得到各国朋友题序跋。


19世纪,越南王朝赴使范围扩大,不只是赴华岁贡、报喜、告哀、求封等,还要去其他国家公干,如今天的马来西亚、新加坡、日本等。到19世纪末,阮朝还派许多使团去法国巴黎,试图与法国交涉或者办理其他公务。


越南现存上百部赴使诗集,代表作有冯克宽的《梅岭使华诗集》,该诗集收录了他赴华求封以及出使中国为明朝万历皇帝贺寿沿途所作之诗;阮攸的《北行杂录》则是他赴清求封所作;阮仲合的《西槎诗草》为其西行赴使巴黎所作。一次次出使途中,使节们留下了很多赴使诗集。


三 越南古典文学中邦交诗的概况与成就


由于历史的关系,古代越南和中国有着悠久的邦交关系,长达一千年左右。在文化与文学上,越南深受汉字文化的影响。另外,在政治与外交领域,两国之间长期保持封贡关系,越南王朝频繁派遣使节赴华求封、贡纳。


根据《大越史记全书》、《历朝宪章类志》、《邦交志》与《钦定越史通鉴纲目》的统计,丁朝(968~980年)三次派使团到中国:972、976、977年;前黎朝(980~1009年)十次派使赴华:983、985、987、991、993、996、997、1004、1007、1009年;李朝(1009~1225年)屡次派使赴华,仅从1010年到1073年,李朝便已有27次赴使宋朝;陈朝(1225~1400年)两国使节互相来往也非常频繁,1262年到1334年间越南先后47次派遣使团出使中国;后黎朝(黎初1428~1527年)、莫朝(兴盛1527~1592年)、中兴黎朝(1533~1788年)、西山朝(1789~1802年)、阮朝(1802~1945年)赴使数量繁复,无法统计。


古代越中之间邦交关系如此紧密,也因此形成了越南古典文学中的邦交诗,其中包括接使诗、送使诗、赴使诗(使程诗)。由此也可以看到越南使节不只是杰出的外交者,还是非常有才华的诗人。


关于越南使节赴使中国的路线,有时从升龙出发,有时从富春出发,使团走陆路至谅山越过南宁(中国广西)。从南宁开始,水路沿着长江到北京,具体为:升龙/富春—广西—湖南—湖北—安徽—江苏—山东—河北—燕京(北京)。唯有一次阮朝使团由海路至北京求封。赴使途中,使节们能亲眼赏览许多名胜古迹。例如:全州湘山寺(广西),衡山回雁峰、洞庭湖、岳阳楼(湖南),赤壁、黄鹤楼等(湖北),微山湖(山东)。这些优美的风景名胜激发了使节们的灵感,使得他们触感而作诗,同时他们和当地中国诗人使用笔谈沟通,而且往往多是诗文酬唱,许多赴使诗集便由此诞生。因此,赴使之路成为诗歌之路。


越南古典文学中第一首邦交诗为匡越国师吴真流(933~1011年)的《阮郎归》,8句47字,平脚韵,《禅苑集英》载48字,《大越史记全书》载49字。查考宋词律,符合《阮郎归》调的文本应为8句47字,名曰《阮郎归》,而不是《王郎归》或《玉郎归》。


接使诗,李朝尚未发现记载。陈朝时期的接使诗、送使诗,据《李陈诗文》共收录28首,由国王、官员赠送中华使节。


黎初,文本遗失繁多,留存极少。根据潘辉注《历朝宪章类志》的记载,黎襄翼帝曾作诗送明朝使节湛若水等回国。


莫朝与中兴黎朝,有49首接使诗,由阮廷滚、阮廷柱、陈名林、阮春宣、陈移泽、黎贵惇、陈辉密、黎显宗等迎接清朝使节而作。


在此,我们把越南历朝邦交诗的代表作品列录如下。


1.陈朝(1225~1400年):现散存有丁拱垣、莫挺之、张汉超、范宗迈等人的一些出使诗文。 阮忠彦的赴使诗被收入《介轩诗集》,范师孟的赴使诗被收入《协石集》。


2.后黎朝(黎初1428~1527年):陈卢撰《宪使公诗文集》;阮廷美、郭有严也现存有一些赴使诗;杜近的《金陵记》,其中还夹杂使用喃字描写南京的景物。


3.莫朝(1527~1667年):据说阮简清、黎光秘、许三静有北使诗,可惜没有存本。甲海有《随邦集》,武近有《精韶纪行》,黄士恺有两本喃字诗集:《北使国语诗集》和《使程曲》。


4.中兴黎朝(1533~1788年):越中两国交往密切,邦交诗文繁荣。


(1)冯克宽有《梅岭使华诗集》。


(2)阮某盎有北使诗一首。


(3)陶公正、阮贵德和阮廷册有《华程诗集》。


(4)陶俨有《义川观光集》。


(5)范谦益有《径斋使集》。


(6)邓廷相有《烛翁奉使集》。


(7)阮登道有《阮状元奉使集》。


(8)阮公沆有《星槎诗集》。


(9)丁儒完有《默翁使集》。


(10)阮公基有《使华集》。


(11)吴廷硕有《皇华雅咏》。


(12)黎有乔有《北使效秦诗》。


(13)黎贵惇有《连珠诗集》,其中《潇湘百咏》共有100首绝句诗,另还有《北使通录》以及《续应答邦交录》。


5.西山朝(1789~1802年):虽然时间不久,但赴使诗也较为繁荣。


(1)段阮俊有《海翁诗集》。


(2)阮提有《华程消遣集》。


(3)吴时任有《烟台秋咏》、《华程诗赋抄》和《皇华图谱》。


(4)潘辉益有《星槎纪行》和《邦交集》。


6.阮朝(1802~1945年):赴使诗也非常繁荣。


(1)郑怀德有《艮斋观光集》。


(2)黎光定有《华原诗草》。


(3)吴仁静有《拾英堂诗集》。


(4)吴时位有《枚驿诹馀》。


(5)阮攸有《北行杂录》。


(6)潘辉注有《海程志略》。


(7)李文馥有《西行见闻纪略》。


(8)邓辉著有《邓黄忠诗抄》。


(9)范芝香有《郿川使程诗集》。


(10)松善王阮福绵审有《北行诗集》。


(11)潘清简有《使清诗集》和《使程诗》。


(12)阮文超有《方亭万里集》。


(13)范富庶有《蔗园诗集》。


…………


阮仲合1894年赴巴黎撰《西槎诗草》百余首,其中有描写巴黎的诗,共36首四绝,法汉双语,后来命名《大法国玻璃都城集咏》(Paris capitale de la F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