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文化 > 榆林市国家级非遗项目研究:传承人访谈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榆林市国家级非遗项目研究:传承人访谈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榆林市国家级非遗项目研究:传承人访谈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榆林市国家级非遗项目研究:传承人访谈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贺智利、

出版社:陕西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10-01

书籍编号:30612062

ISBN:9787224133295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23286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文化

全书内容:

榆林市国家级非遗项目研究:传承人访谈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榆林市文化和旅游局资助项目


榆林学院专著出版基金资助项目


陕西省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项目:榆林市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研究(19JZ067)


陕西省社会科学基金项目:陕北说书艺术的创新研究(2018K30)


陕西省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项目:陕北说书传承与发展研究(17JZ085)


榆林学院高层次人才科研启动基金项目:陕北民谚研究(18GK32)


陕西省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项目:陕西绥德石雕艺术及其文化产业研究(17JZ086)


陕西省社会科学基金项目:陕北边塞诗研究(2017J031)阶段性成果


陕西省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项目:“陕北边塞文学艺术研究”(16JZ098)


陕西省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项目: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视域下的陕北方言价值分析(18JZ067)


榆林市社科联青年项目:横山老腰鼓的创新与发展研究(YLSKGH2018-20)


著者:贺智利 吕政轩 樊文军 冯 涛


梁 琳 苏晓暹 张妮娜 邓 煜


李振华 李晓虎 贺沸沸

前言


榆林市共有11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以下简称“非遗”),分别为陕北秧歌、陕北民歌、靖边跑驴、横山老腰鼓、府谷二人台、清涧道情、榆林小曲、绥米唢呐、白云山道教音乐、陕北民谚、绥德石雕雕刻技艺。研究与保护这些非遗项目,任务非常艰巨。


传统的音乐、舞蹈、曲艺,在当今遭受了冷遇,它们真要离我们越来越远了吗?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模糊掉那些传统的历史文化记忆,是否意味着我们将要失去文明的根基?文化底蕴从何而来,文化的传承和延续就此中断吗?


榆林学院于2013年成立了陕北生态文化研究中心并获批陕西高校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后,吸引了一大批学者投身到了榆林非遗的研究中来,短短几年,已硕果累累。


从地域和文化上来说,榆林是陕北的中心。从21世纪世界重大考古发现———石卯遗址来看,陕北很可能就是中国文明的前夜!据此,要说榆林市11个国家级非遗是中国古老文明的一瞥,你就不会感到诧异了!


无论是东土还是西方,文明的发展轨迹都有其初级形态:原始崇拜和宗教。在陕北,石窟和庙宇遍布于各个村落城镇,当地的石雕技艺也因此永世流传。2017年,绥德石雕被列入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陕北秧歌就起源于祭拜天地诸神、祈保风调雨顺的民间祭祀活动,它集歌、舞、戏、乐、诗为一体。传统的老秧歌、神会秧歌仍保留了“起场”“谒庙”“敬神”等祭祀礼俗。


靖边跑驴是陕北驴文化的典型代表。艺人模仿驴的习性形态,创造出“骑驴”“赶驴”的歌舞艺术,经常是尾随于秧歌队伍后面杂耍。靖边跑驴的国家级传承人张有万不仅在中南海为中央领导人表演,还先后出访美国、法国、瑞士、荷兰等国,使得靖边跑驴享誉海内外。


赶庙会是陕北民间又一盛大节庆活动,民间庙会在当今依然每年如期举行。各地的庙会,有在正月里的,也有在二月初二、三月十六、四月初八、六月十三、六月二十二日等日子的,一般比较固定。每逢庙会,必唱两三天大戏。唱大戏以秦腔和晋剧为主,偶尔也有清涧道情的出演。除了戏剧外,一般还会有府谷二人台、陕北说书等登台献艺,以满足不同观众的喜好。


佳县白云山是全国著名的道教圣地,白云山道教音乐被誉为白云神韵、圣境仙乐。清涧道情的起源要早于白云山道教音乐,但它却是吸收了道教的道曲、经韵以及清涧民间音乐而发展起来的民间曲艺。


自明代余子俊移延绥镇于榆林庄置榆林卫以来,朝廷常年在此驻将屯兵,大量移民实边。外籍官员特别是江浙官员在榆林上任,他们带来的南方曲艺与当地文化交流、碰撞和融合,产生了适合在茶楼酒肆、四合院等宴会场合表演的榆林小曲。与庙会的“大戏”不同,榆林小曲以婉约为特点,属“里巷之曲”的“小戏”。


陕北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横山老腰鼓就起源于战争的需要。士兵们系上腰鼓,既能击鼓而进,又能擂鼓助威,还能传报敌情。后来,逐渐下沉于民间,成为节庆助兴的舞乐。


绥米唢呐是由西域传入陕北的,唢呐班一般是由两名唢呐手与一名锣手、一名鼓手、一名镲手组成,俗称“五魁手”,陕北地区婚丧嫁娶和跑旱船、闹秧歌都少不了它,深受陕北民众的喜爱。


陕北民歌是在游牧文化与农耕文化的融合下产生的。陕北是20多个中国古老少数民族的杂居区域,几千年来,游牧民族不断内附,与农耕民族融合到了一起。陕北民歌吸收了游牧民族的豪放不羁和农耕民族的淳朴厚实,广泛流传于陕北及山西、宁夏、甘肃、内蒙古、河北等地区。不论是种地还是放牧,也不论是走西口还是赶牲灵,你可随时随地随性地吼上几声,皇天后土和九曲黄河都会让你的血液沸腾,并带给你无穷无尽的灵感。


陕北人在这块土地上辛勤耕耘,老一辈人把祖先在生产和社会生活中积累下来的经验,又以接力棒的形式传递给后人,老百姓一般称这种“经验”或“行话”为“老人言”,书面语叫作“陕北民谚”。“陕北民谚”是一种口头文学,是陕北民间的教科书,也是陕北民间的“史话”。


截至目前,榆林市14名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已有5人去世。陕北生态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贺智利教授深切地认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峻性,动议策划本课题把研究重点放在对非遗传承人的访谈上,探讨非遗的渊源流变、技术技艺,以及保护、传承与利用等话题。我们急切地想留住一手资料,这对今后的研究工作非常重要。


陕北秧歌传承人李增恒于2008年去世,白云山道教音乐传承人张明贵道长于2016年羽化登真(本书未能收录对张明贵道长的访谈,实为一个重大缺憾!),他们的离去,对于榆林非遗的研究,无疑是一大损失。


本课题推进了对榆林非遗的研究,有些还填补了空白。虽然难免存在一定的疏漏和不足,但至少能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我们共同努力让榆林市的国家级非遗能够“活下去”和“火起来”!


刘仲平(作者系榆林市文化和旅游局局长)


2018年12月

榆林市国家级非遗项目研究:传承人访谈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陕北秧歌中的二人场子是秧歌艺术中的精华,是一种舞动黄土地、情动黄土地的艺术,是一种撩拨人性、展示人性的艺术,是一种抒发情怀、展示理想、再现向往、关注人生的艺术,深受百姓的欢迎。它虽然是一种无说无唱的舞蹈艺术,但其感染力、震撼力、影响力甚至超过了不少有说有唱的艺术。其最大特点是趣味盎然,意趣、情趣、理趣通过逗趣表现出来,通过身态、神态、情态再现出来。


一、陕北二人场子


陕北秧歌是我国汉族民间舞蹈的主要流派之一,是一种自娱自乐的广场群众舞蹈,集歌、舞、戏、乐、诗为一体,起源于祭拜天地诸神,祈保风调雨顺的民间祭祀活动,经过长期的历史演变,逐渐发展成为现在这种以庆典和娱乐为主要目的群众文化活动。


“踢场子”是陕北秧歌的派生产物,兴起于明末清初。为了反抗封建礼教的压迫和婚姻制度的束缚,表达人们对爱情和幸福的追求,闹秧歌时一些有编才、会几下拳脚的艺人便根据新婚男女生活中的一些相互了解、挑逗调情、打闹嬉戏的情节,粗略地编创了一种即唱即说还夹有踢飞脚、放大叉等武功表演的“对对戏”。随着时代的发展,艺人们在继承前人“对对戏”表演形式的基础上,增强了舞蹈性和技巧性,逐步演化为一种只舞不歌,重点抒发内心情感的独具风采的民间舞蹈。


榆林市国家级非遗项目研究:传承人访谈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2002年,李增恒在绥德县政府门前广场表演二人场子


陕北踢场子的表演形式不外乎二人场子、三人场子和多人场子。


二人场子属一男一女表演。男角俗称“挎鼓子”,女角俗称“包头”。内容表现的是青年男女或新婚夫妇间嬉戏逗趣。过去反映的是夫妻间打闹争斗的情节。新中国成立后,将那种张扬夫权思想的“斗”,改革为青年男女间相互爱慕的“逗”。


三人场子属一男两女的表演形式,表现的是大小老婆争风吃醋的内容,情节风趣诙谐,具有强烈的讽刺色彩和一定的批判现实的精神。


多人场子,又称“群场子”。一般由四人、八人或十六人表演。这类场子是在二人场子的基础上发展形成的。表演时,强调动作整齐,画面统一,突出舞蹈表演的整体性。


榆林市国家级非遗项目研究:传承人访谈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李增恒与贺俊义表演丑角二人场子


绥德踢场子,主要分为北路场子、南路场子和蛮婆蛮汉(丑场子)三种流派。


北路场子主要流行于绥德县北区的韭园乡、薛家河镇、四十里铺镇、赵家砭乡。也称“文场子”“软场子”“稳路场子”。表演节奏十分流畅、快而不乱、慢而不断、动静相依,刚柔相济。代表人物有李增恒、吴继业、李桂枝。


南路场子流行于绥德南区崔家湾镇、定仙墕和薛家峁、白家硷乡。也称“武场子”“硬场子”“正路场子”。表演节奏铿锵有力,对比鲜明,形象生动,情态并茂。代表人物有贺俊义、苏树旺、苏桂堂。


蛮婆蛮汉场子,也称“丑场子”和“老人场子”,南北路均有。表演风格夸张滑稽、诙谐幽默、变化多端、妙趣横生、丑中见美、嬉而不俗,让人们在笑声中受到艺术的启迪和享受。


二、宁看六六旦,不吃油捞饭


他是陕北黄土高原上的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是一个在黄土地上摸爬了一辈子的庄稼汉。然而,他却名扬全国,蜚声海外,被人们称为民间舞蹈艺术家。他就是著名的国家级陕北秧歌代表性传承人李增恒,艺名“六六旦”。


李增恒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代民间舞蹈艺术家。他在陕北民间舞蹈二人场子中,男扮女装,扮演包头(旦角)角色,以艺名“六六旦”“水上漂”而蜚声艺坛。他精湛的演技,像陕北高原一朵盛开的山丹丹,在民间艺术的百花园中,争芳斗艳,花香四溢。几十年来,深受国内外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为发展、繁荣、弘扬我国民间舞蹈艺术事业做出了显著的贡献,成为一颗璀璨夺目的民间艺术明星。


1929年,李增恒出生在陕北绥德县韭园沟蒲家坬一个贫困的农民家里。父亲长年累月给地主扛长工,全家以糠菜糊口,住在一间破窑洞里,童年的李增恒是在放羊、割草中度过的。


毛主席领导的工农红军胜利到达陕北后,穷苦的劳动人民重见了光明。少年的李增恒学习文化知识,受到了革命文艺的熏陶。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欣赏到的歌舞艺术,就是当地文工团演出的《白毛女》《刘胡兰》等歌剧。热爱文艺的幼芽已在他心中慢慢萌发。从此,不管什么地方的剧团来演出,也不管路途多么远,他总要赶去看热闹。当时在边区已普遍开展了秧歌运动,可李增恒居住的蒲家坬因村子小又无艺人,闹不起秧歌,离蒲家坬不远的王茂庄闹秧歌却挺红火热闹。酷爱文艺的李增恒心驰神往,秧歌队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秧歌中二人场子、三人场子,他几乎看得入了迷,打心眼里喜欢。他一边看一边模仿那些动作,反复思量,反复练习。他渴望有一天男扮女装,扮演包头旦角,实现自己的理想。新中国成立以后,李增恒在家乡蒲家坬村也闹腾开了秧歌,村长看中了眉清目秀、长得英俊,又刻苦好学的李增恒,特地请来邻村旦角艺人闫文斌,给他教旦角的扭法、跌软腰、耍扇子等动作,闫文斌就成了李增恒的启蒙老师。闫文斌是一位演包头的老艺人,虽然他当时已经50多岁了,但跳起秧歌来动作仍然干净利落,韵味十足。李增恒嗓子不好,不擅长唱秧歌,但他跳得好,悟性高,深得闫文斌的喜爱,闫文斌便将自己表演包头的技艺倾心传授,使李增恒受益匪浅。为了把包头演好,李增恒暗暗留心观察农村里那些满面春风、眉目传神、步履轻盈的大姑娘、小媳妇,把她们的举止、神态记在心中;他看戏时留心观察旦角的表演,把人家的一招一式仔细琢磨品味,融入自己的表演之中。


不久,闫文斌进城工作,李增恒继续演旦角,村里的一些人议论纷纷,说李增恒演旦角是下九流的事,不务正业。父亲和哥嫂都来劝阻他,这些丝毫没有动摇李增恒学艺的决心,他学旦角的信心更加坚定。没有扇子,就用扫炕的小扫帚当扇子;没有镜子,他在月光下琢磨身段,家庭、院落和田间地头都成了他的排练场。一次担水,他只顾体会旦角走路的动作,竟把水担到别人家门口,此事成了村里的笑谈。有一次,他在集市上赶集,见有山西人卖镜子,就毅然将打短工挣的三块银圆,买了一面二尺多长的大镜子背回了家,婆姨气得几天不理他,他却兴奋地照着镜子,扭呀看呀,心里乐开了花。平时,他省吃俭用,把积攒的一些零钱,用来买有戏剧人物的年画,贴在家里窑洞的墙上,认真端详着,模仿画上“丫环”“小姐”的神态和舞姿。“酷爱是力量,勤奋出才华”。1950年,李增恒的演技崭露头角,日臻成熟,由于他在家里弟兄中排行老六,“六六旦”的艺名便不胫而走,方圆几十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哪里有“六六旦”的场子,哪里的观众就围得水泄不通。


1955年,李增恒的艺术生涯迈出了崭新的一步,他参加陕西省民间音乐舞蹈会演,首次获得个人演出甲等奖;同年在北京参加全国民间音乐舞蹈会演,获表演一等奖。会演期间,毛主席在天桥中直机关礼堂观看了节目。李增恒清楚地记得,那天毛主席没有坐在舞台正面的位子上,而是坐在旁边的观众席上。这是毛主席出于对演员的关心和爱护。因为很多业余演员在台上一看到毛主席就激动得演不下去了。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情况,导演一再叮嘱大家不要往观众席上看。演出前,李增恒知道毛主席要来看节目,既兴奋又紧张,光化装就化了三次。他怕演出时把扇子、绸子掉了,就把扇子、绸子绑在手上。那时没有扎头发用的皮筋,他就从裤带上抽出一绺线来绑扇子、绸子。毛主席、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观看了演出,这是李增恒有生以来最大的殊荣。


1957年,他参加陕西省民间音乐舞蹈会演,再次荣获一等奖。当年,在全国第二届民间音乐舞蹈会演中他与吴继业(男角,陕北绥德县农民,扮演挎鼓子)表演的二人场子,赢得了好评。1959年,在全省群众文艺会演时,榆林代表团创作演出了有40人参加的民间踢场子《同庆丰收》,李增恒和吴继业担任领舞,这个舞不仅获创作演出奖,还搬上了银幕。在祖国民间艺术的百花园中,李增恒的技艺宛如陕北高原的山丹丹花一样散发着芬芳,给民间舞蹈艺术增光添彩。许多歌舞团为发展和继承祖国优秀的民间舞蹈艺术,派出演员、编导拜李增恒为师。从1955年到1963年,他先后被陕西歌舞团、中央歌舞团、北京舞蹈学院、空政歌舞团、辽宁歌舞团、兰州军区战斗文工团等专业团体请去授课,专门讲授陕北二人场子。1963年,在中央歌舞团任教达3个月之久。在他的认真传授、精心指导下,许多舞蹈工作者继承陕北秧歌的优秀艺术传统,进一步创作出不少群众喜欢的舞蹈作品。1982年,陕西电视台、中央电视台播放了他演的二人场子录像。1986年,陕西省民族民间舞蹈集成办公室专门录制了他演的二人场子专辑。1982年《北京晚报》、1986年《陕西农民报》、榆林地区艺术馆《信天游》等刊物及报纸,均撰写并配图片,对李增恒的艺术活动做了专题介绍和报道。1982年9月,在古都西安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举办的“亚洲国际舞蹈座谈会”上,他给亚洲地区15个国家的舞蹈专家表演二人场子,当时他已50来岁,轻盈的步履、妖娆的身姿、多情的神态,塑造了一个淳朴可爱、羞涩含情的陕北少女婀娜多姿的形象,谢幕亮相时,博得了国际友人的一片喝彩,全场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一位印度女舞蹈家看后,激动万分,钦佩不已,上台接见时,她用印度民族最尊贵的礼节,跪在李增恒的脚下,紧紧拥抱他,并惊叹地说:“没想到你是个男的,而且是个老汉,太了不起了,太了不起了!”自198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