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文化 > 在泾之阳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在泾之阳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在泾之阳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在泾之阳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成存义著

出版社:陕西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4-01

书籍编号:30612084

ISBN:9787224131604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401347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文化

全书内容:

在泾之阳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序言


雒长安


一年多之前,存义和我谈到了他的泾河文化研究会,说在力所能及范围内,要为泾阳和泾河文化的研究做一些事,对此我当然颇为期待。以民间人士绵薄之力,为传承地方历史文化,勇于担当,锲而不舍,自属难能可贵。今天,当我读到案头这部近30万字的《在泾之阳》书稿时,惊讶之余,自然不无钦佩之情。


泾阳位于关中平原的中心地域,历来有“关中白菜心”之美称,是西北最为富庶的地区。泾阳北靠仲山和嵯峨,隔泾水南接咸阳五陵原;每当天朗气清,越西、咸可遥望终南山阴岭秀峰。泾水出瓠口,自西向东汇于渭水而入大海。两千多年来农耕文明的显赫,孕育出了泾阳独特的历史文化。泾阳大地,沃野百里,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相传唐代入文学馆诸学士曾游瀛洲台,史书有“预入馆者,时所倾慕,谓之登瀛洲”的记载。当年十八学士享受朝廷的优厚待遇,京城的文人们将其比作传说中东海瀛洲岛上的神仙,自此有“十八学士登瀛洲”的美谈。后人将此附会位于泾阳一处景观,即阜下村东侧作为当地八景之一的“瀛洲春草”处,相传是唐十八学士登游之地。每年初春之际,万物蓬发,绿草破土而出,故称“瀛洲春草”。登临此台,但见南侧的渭水滔滔不息东流而去;向北眺望,泾水蜿蜒,大地生辉,令人心旷神怡。此外,如文川秀色、仲山晴岚、谷口晚烟、龙陂丛绿、文塔晓钟、嵯峨灵云、眭城古渡几处极佳去处,尽皆泾阳风景名胜,历代


雒长安,历史学者,原《文博》主编、《陕西省志·文物志》总编纂。


文人歌之咏之,不一而足。


20世纪90年代以来,泾阳发现石器时代古遗址多处。1971年10月,兴隆公社高家堡出土先周青铜器等物,后对此地古墓群进行了考古发掘,确认为由东方迁入的戈族文化。90年代初,高家堡青铜器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展出,轰动一时,这是两千多年前泾阳文化遗产在当今世界舞台上的一次亮丽走秀。


历代典籍之中,“泾阳”之名最早出现在《诗经》里。《诗·小雅·六月》:“玁狁匪茹,整居焦获,侵镐及方,至于泾阳。”此时应只作距离镐地不远的地理位置来讲,言其行兵所及泾水之阳,具体地点未详。秦在战国晚期置泾阳县。关中称三秦,泾阳属塞。汉改泾阳为池阳,后为“三辅”之左冯翊。东周到秦汉,泾阳在中国历史演进之中的重要位置便凸显了出来。在此期间,行政划分时有变更,但泾阳作为京畿之地,作为京师粮仓的重要战略地位毋庸置疑。


秦灵公元年(前424),秦国为了预防变法之后日渐强大的魏国觊觎河西,将国都由雍城迁至泾阳,历时10年。可惜此举并未阻止魏军西进,河西之地尽陷。也许泾阳作为秦国国都在历史上只是一闪而过,并未引起人们的过度关注。然而为了阻止“虎狼之国”强秦东进而歪打正着的这一个举措,却把泾阳这个弹丸之地推向了东方农耕文明的焦点,迄今成为千古佳话。


秦王政元年(前246),因韩国惧秦之故,遂派水工郑国入秦,献策引泾水修渠灌田,谋图借此耗费秦国人力资财,阻其东进。未料此举适得其反,促使秦国稼禾丰登,更加势强。《史记·河渠书》载:“(郑国)渠成,注填淤之水,溉泽卤之地四万余顷(今约110万亩),收皆亩一钟(今约100公斤),于是关中为沃野,无凶年,秦以富强,卒并诸侯,因命曰‘郑国渠’。”郑国渠起于瓠口,引泾水至洛水,长达300余里,秦国一时富甲天下,秦人遂能所向披靡,横扫六国。显然,泽被泾阳及其以东大片良田的郑国渠加速了秦统一全国的速度。著名学者林剑鸣教授还指出:“郑国渠在放淤灌溉,改造盐卤地方面的成功经验,至今仍是一项改良土壤的有效措施。”


郦道元《水经注·渭水》中似拟专记泾水一节,惜遗。赵一清《补泾水》云:“泾水经望夷宫北,临泾水以望北夷。”秦望夷宫在泾水南岸,高耸于南原之巅。秦始皇二十六年(前221)统一六国之后,为抵御匈奴而修建直道,起于云阳直抵九原。云阳在泾阳西北,出山处即近秦谷口宫。秦国以泾阳为基地,由直道输送兵力震慑匈奴,望夷宫“临泾水以望北夷”。


与泾阳息息相关值得我们关注的还有汉王朝的定都议题。大汉立国,娄敬建议汉王都咸阳(考秦咸阳宫应在今渭河南、汉城遗址西北侧)。《史记》载娄敬曰:“且夫秦地被山带河,四塞以为固,卒然有急,百万之众可俱也。因秦之故,资甚美膏腴之地,此所谓天府者也。”诸大臣以山东六国旧贵族居多,不愿远离家乡,急欲建都洛阳,唯张良力排众议,直陈利弊,明确支持娄敬的建议,刘邦遂决心建都关中。应当说,这是一个影响了中国历史进程的战略性决策。郑国渠让秦人如虎添翼,一统华夏;后来的汉白公渠则富庶京师,功不可没。


两千年来,秦郑国渠历代渠首时有变更,渠水走向抑或改道取优,诸如汉白公渠、唐三白渠、宋丰利渠、元王御史、明广惠渠和通利渠、清龙洞渠,直至民国年间的泾惠渠,而泾水潺潺,广惠胞泽,丰润一方,长流不息。清乾隆四十七年(1782),毕沅在《陈陕省龙洞渠水利疏》中奏云:“泾阳龙洞一渠,为关内膏腴之最,秦汉至今民沾渥泽。前因年久淤塞,灌田仅一万余亩。臣因奏请加重疏浚,今已灌田十万有余。”郑国渠今已成为世界灌溉工程遗产,让泾阳人、关中人倍感自豪。郑国渠的历史功业,是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不朽典范。


宋元以降,国家政治经济中心南移,汉唐“丝绸之路”的格局发生变化,泾阳逐渐成为西北商品交换的主要集散地。两湖茶叶、兰州烟叶、甘肃和宁夏皮货交易日盛。明清以来,泾阳商号云集,棉花、布匹、食盐等关乎国计民生的物品交易,盛极一时。安吴吴家、社树姚家、王桥于家、县城邓家等多家生意尤为兴隆,或远布数省。至清末,泾阳已是西北茯茶生产和交易的中枢,此时有茶叶店86家,以裕兴重、协信昌、天泰通几家最为驰名。举目西望,商旅不绝,驼队往来,胡音缭绕,伴之以盐业、药业、布匹、酒业、皮货、水烟等的交易,上接汉唐“丝绸之路”之余韵,一时成为西北贸易的中心,故而时人称“陕地繁华,以三原、泾阳为第一”。


泾阳处汉唐京畿之地,向有崇尚道德学问之传承,国学教育尤为兴盛。宋元以降,关学文脉代代相因。同治之乱,左宗棠西出平叛,西北乃定,随之以倡导兴教劝学为当地急务,泾阳官、绅、商纷纷响应,捐地、捐银兴办书院,盛于一时。先后办有瀛洲、泾干、陕甘味经、正谊、崇实五大书院。除正谊书院位于鲁桥镇外,其余皆在县城。“关学后镇”、著名经学家刘古愚主持的陕甘味经书院、崇实书院,传播西学、启迪民智,开一代风气之先。关学大家、理学家贺瑞麟,以及被誉为“横渠之后关中一人”的著名学者牛兆濂主事正谊书院,为传承关学一脉和输入新风功不可没。在抗日战争的民族危难中,于右任与多位泾阳贤达之士挺身而出,艰难集资创办泾阳县私立抗战初级中学(泾干中学前身)、私立陕西省仪祉农校。“西安事变”之后,全民抗战的局面出现,中共在泾阳安吴堡开办“战时青年训练班”,吸收和培养了大批爱国青年,为抗击敌寇和最后赢得民族独立战争的胜利,贡献非凡。


优秀的传统文化奠定了地灵人杰的深厚根基。汉唐以来,泾阳历代星光华耀,英杰辈出,诸如早于郑和600多年的唐代航海家杨良瑶,明代科学家王征,商号遍及数省、惠泽桑梓的晚清巨商吴周氏,国民革命先驱、文化泰斗于右任,著名学者吴宓,抗日英雄仵德厚,中科院院士高鸿,以及在民族劫难之后吟咏出了恢宏正义之声《小草在歌唱》的诗人雷抒雁等等乡贤俊杰,在历史长河之中,不无一席之地,迄今为世人所敬仰,为乡里所崇拜。


《在泾之阳》是泾河文化研究会精心编辑的一部对泾阳历史文化多角度研究探讨的诗文汇集。文集依照内容分为“贤才俊彦”“泾野走笔”“民间拾零”和“河声岳色”四编,涉及泾阳人文历史和自然风物的诸多方面,各类诗文汇集多达100余篇(首),美文荟萃,秋菊春兰,堪称盛举。


近世以来,出自泾阳的文化界翘楚不乏其人。诸如在教育、文学、史学、医学、书画、戏曲等多个领域颇有建树者,记述其生平业绩,对承继和发扬地域文化,对后学自然不无激励。有些本地学者也许并不为外界所熟知,但其对所从事业的贡献不可忽视,比如已逝作家马林帆。林帆先生一生从事文学创作和对当地人文历史的研讨,著述甚富,发表诗文数百篇(首),出版著述数部,而且桃李满天下,几十年来培养出了不少文学才俊。著名诗人雷抒雁生前对林帆先生遵从备至,言必称师,诸如林帆先生等已逝或健在的乡贤名流,在当地文化中自应占有一席之地。


描绘和歌咏泾阳的山山水水是本集的一个重要内容。泾阳之地,北靠高峻挺拔的仲山和嵯峨,南临碧波粼粼的泾水,景色极是秀美。唐代著名诗人钱起在《题玉山村叟屋壁》中写道:“谷口好泉石,居人能陆沉。牛羊下山小,烟火隔云深。一径入溪色,数家连竹阴。藏虹辞晚雨,惊隼落残禽。”诗人写的是谷口风光,虽则古代的“泾阳八景”今已难于寻觅,而郑国渠流淌不息,润泽着百里沃野,却是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两千年的郑国渠农耕文化,已经融入每个泾阳人的血脉,挥之不去,言之夷悦。


第三编“民间拾零”,对泾阳地方风物及其有关话题做了不少有益的探究,涉及民俗、民风、地方史地多个方面,这些“拾零”的多篇佳作在检索一些不为人所关切的小话题。积小微而见博大。在地方史志研究中,好多看似微小其实很有地方特点的东西,或多或少都体现了文化的某个方面,是历史长河中整体文明的小构件。


“河声岳色”中主要编入今年5月郑国渠风景区采风活动的诗文,无疑是这部文集的一大亮点。中国作协鲁迅文学院原常务副院长白描先生,以其对家乡泾阳的深情厚爱,策划并邀请了国内著名作家王巨才、高洪波、廖奔、戴清民等10多位远道而来的北京朋友,以及在陕的贾平凹、雷涛、肖云儒等,共20多位文学、艺术、书法、出版界名流,来泾阳采风,少长咸集,群贤毕至,在此共襄盛举。他们遨游山水,博采民风,挥洒笔墨,讴歌文明,留下了不少鸿篇佳构,这是泾阳前所未有的一次文人雅士汇聚。以郑国渠文化为主题的名家采风活动,对构建泾阳文化强县地位,具有重大意义。


《在泾之阳》中多位著名作家学人和泾河文化研究会青年才俊的百余篇(首)佳作见仁见智,汇集于此,以笔者愚见,本书有三个特点:其一,大家领衔,文采风流。文集中参与采风活动的多位国内著名作家学者的大作,气势磅礴,不同凡响,这对本地年轻后学,自然是一个极大的鼓励。地方文化的研究和探讨,需要索微钩沉,更需要写出高境界,上升到文化的高度,这些也许正是当今一些学人所欠缺的东西。如果能借此斟酌思索,以达到相得益彰的目的,自然不无获益。第二,内容广博,兼容并包。文集的不少篇章对一些看似细微的话题,做了有益的记述,值得首肯。比如地方传说,古物寻迹,书院理根,地窖火炕,农事年关,渡口小镇,以至在泾河涨水中捞柴等一些不为人知的人文探索和地方民俗记载,有价值,有意趣,有特点。我们就此可以看到一个千姿百态的泾阳,一处充满个性的地方文化。第三,情真意切,桑梓情深。本书的多位作者,由国内著名作家到后学爱好,尽管文墨参差,各有所长,但其共同的特点是对泾阳、对家乡充满深情厚谊,让人感动。无论是讴歌山水,抑或探索史地,其字里行间不无社会责任和道义担当,充满坚守文化的正能量。其中也有数篇写到亲情之爱,先辈之情,值得我们关注。在中国文化中,我们一直津津乐道的是儒家以孝道为核心,反观当今,孝道文化却亟待承继和珍视,这已经是当今社会的一个重大话题了。


千百年来,泾阳是一个极具文化特色的关中小县。泾河文化研究会对泾阳多角度的探究,默默无闻地做了大量工作,值得肯定和支持。“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研究文化,探讨历史,搜集民俗,是一个长期寂寞的过程。《在泾之阳》的出版,已经初现成果,可喜可贺。笔者希望诸位能够再接再厉,佳作鸿文,连篇累牍,以更好彰显泾阳的文化风采。


桑梓情深,乡愁无尽,我们任重而道远。对泾阳本地域文化的研究,我想还有不少课题需要关注和探索,这里仅举几例:


对于右任先生精神的弘扬,理应当仁不让。多年来每每与外地朋友论道,俱有“三原于右任”之说,让人不胜唏嘘。那次笔者去台湾参访,专程乘车赴阳明山于先生墓地拜谒。墓冢背靠阳明山,面对着大陆,寂静清幽,风景宜人,正是《望乡词》所写的境界。与台北夜市等一些观光热点相比,阳明山下的于先生墓园当然格外的清寂,这儿除了一位守墓者偶尔来擦拭尘土之外,几无游人。山崖的青石上隶书镌刻着先生的生平,昭明“世居陕西泾阳斗口村”。面对此情此景,扪心自问,作为乡里后生晚辈,自己究竟为纪念和传承先生的文化精神做了多少?不由人一时黯然神伤。作为泾阳乡贤的于右任先生,是国民革命先驱,近代中国闻名遐迩的文化泰斗,也是其家乡泾阳的一面旗帜。平心而论,包括鄙人在内的爱好文化诸同仁,对彰显于先生的文化精神和人格风范,还有不少事情要做。


再如吴宓先生。我曾在拙文中说:“吴宓先生何许人也?文化大师,无名之辈。”吴先生多年来背着“文化保守主义”的黑锅,新中国成立后几近销匿,只是改革开放之后,人们才想起了这位当年“哈佛三杰”之一、学富五车的大教授吴宓。吴先生被季羡林等称为国学大师,是中国比较文学研究的开创者、著名红学家和诗人。记得当年与《陕西日报》文艺部做主任的好友田长山君最后一次晤面,谈到了研究吴宓的诸多设想,不意长山竟在几个月之后西去。30多年来,大约除了张紫葛教授《心香泪酒祭吴宓》写出先生后38年的真实人生之外,撰写吴宓传记的专著有3部:沈卫威《情僧苦旅——吴宓传》(东方出版社),何世进、于奇智《吴宓的情感世界》(广东人民出版社),史元明《好德好色——吴宓的坎坷人生》(东方出版社)。看看这些书名,便知道对吴宓先生的正确定位还要假以时日;作为少有的几部研究吴宓的专著,鄙人对此难以恭维。我们需要认识一位本色的真实的吴宓——就像钱钟书在先生逝世多年之后深深忏悔的那样,对我们泾阳人来说,更是如此。


在中国几千年历史上,秦国东向扫灭六国是一个重大历史进程,其间秦都凡四迁。秦灵公居泾阳的10年,主要是与魏国争夺河西之地,厉兵秣马,继之以东进统一全国。应当说,大约主要因为资料的欠缺,对灵公在泾阳10年的探讨,还是一个历史空白。友人徐卫民教授曾提出秦泾阳是否在今谷口镇之南侧,余尝疑乎是,可惜迄今未有答案。我想这不仅是专家们研究的话题,也是我们地方史志爱好者的共同责任。


泾阳之地,人文荟萃。八百里秦川的高天厚土和山川风物造就了“天下县”泾阳,泾阳也依其亮丽而厚重的历史印记回报着华夏文明。泾阳,这是一个凝聚着3000年厚重历史文化的名字,一路走来,光彩亮丽,不会因行政区划的变更而有丝毫失色。在我们的这方家园,泾水悠悠,嵯峨巍巍,迄今润泽着2000年前郑国渠的清流,沐浴着东方农耕文明的光耀。天地玄黄,寒来暑往;大道之行,日月永光。在历史的大潮中,唯愿我们都竭尽所能,守护好泾阳的山山水水。祈盼后人对前贤常怀崇尚仰慕之情,对先祖不失至敬至孝之心,对文明不无传承开拓之志,以期祇承天序。


是为序。


己亥仲春于泾阳寓所

礼失求诸野


权正民


当电视连续剧《那年花开月正圆》热播于各大卫视荧屏时,当西安城里城外的大小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