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文化 > 书中最相思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中最相思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书中最相思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书中最相思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孔明著

出版社:陕西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02-01

书籍编号:30612101

ISBN:9787224125849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38449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文化

全书内容:

书中最相思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代序 一孔之见


我以编辑为职业,以写作为消遣,以读书为余乐。平日时间琐碎,喜欢写些鸡零狗碎,姑且聊以自慰。我的为文之道就八个字:“有感而发,一孔之见。”


何谓“有感而发”?我写文章,或有理性思考,却靠感性冲动,无此,我宁愿读书。读书、做事、交友,或者游山玩水,忽然来了灵感,哪怕是念头一闪,也不放过,立即存储脑海,以备为文之用。好在心颇宁静,有如林拥一潭清澈,风吹便生波澜,波澜便是灵感。故此文章写了不少,倒也一脉相承。此脉者,文脉者也。我之文脉,就是写我见、我感、我想、我爱、我说。这个我不是大我,是小我,是姓张名孔明的这个“我”。小我小见,故曰“一孔之见”。凡我文字,必是“一孔之见”。我就是我,一路走来,一路风景,一路阅历,一路感慨;我就是我,顺境、逆境,顺逆都在前行,顺则阔步,逆则缓步而已;我就是我,名曰孔明,一孔之明、自知之明之谓也;我就是我,力所能及便积极,能所不及便消极,百分之一希望,不做百分之百努力;我就是我,不竞争第一,不羡慕第一,但永远敬重第一。第一是别人的标杆,不是我的。我的标杆就是我:麻雀不立鸿鹄之志,鸿鹄不生奔月之想。宋人释道原《景德传灯录》有载:“僧问:‘学人不据地时如何?’师云:‘汝向什么处安身立命?’”“僧问”,一如“我问”,“师云”直抵“我心”。我不迷信,却深信宿命之命,信则有,不信并非就无。想改变乎?想!甚而也想入非非,但终得“师云”一句,如“当头棒喝”,若有所悟矣。《圣经》里有句:“这样了就这样了。”此话也可以作此解:“不这样,又能怎样?”我从来厌恶“励志”书。志不是不能“励”,而是必须因人而异,王子“励志”与奴隶“励志”,效果、结果、后果必然大相径庭。蜂学不会吐丝,蚕学不会酿蜜,鹦鹉学舌也是本事,猪哼哼是因为猪只会哼哼,猪若闻鸡起舞,乃必是猪精。榜样很有力量,却如鸡群里的凤凰,能效仿吗?孔子七十二贤,未闻出其右者,可见荀子所谓“青出于蓝胜于蓝”之说未必靠谱。若其不然,荀子的学生就该比荀子学问更大吧?可他的学生姓甚名谁,今人知之乎?几人知之乎?我就不信“有志者事竟成”,道理简单得就像马拉松:参与者众,得奖者寡,冠军只能是头一名。与其在无望中与万人争那个第一,毋宁就寻个“安身立命”之所,脚踏实地做事,同时兼做自己。“人间正道是沧桑”,那就顺乎“正道”吧!


话头扯远了不是?不是!一孔之见,如此而已。我就是井底之蛙,我眼里的天就巴掌那么大。坐井观天也是观:忽而一掌天蓝,忽而一掌云白,忽而一彩虹,忽而一眼雾霾。不坐飞机,无法欣赏云上的蔚蓝;不立峰巅,不能俯瞰云海的波涛;不行舟于大海,不能感受惊涛骇浪与汹涌浩渺。苏东坡说:“我欲乘风归去,唯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说得再好,也是一说。“高处不胜寒”,却仰望者众,所以古往今来,人皆信奉一条格言:“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其实,高处是高处的风景,未必“风景这边独好”;低处有低处的风情,诚所谓“曲径通幽处,禅房草木深”。一部《围城》,几人被点拨灵醒?乡下人向往都市繁华,蜂拥而至;城里人享受休闲,蜂拥而去。你来我往,都是痴人做梦。田园风光不好吗?主人却蜗居都城打工。都市夜景不好吗?市民却怕上街,嫌雾霾太重。忙里偷得半日闲,多半光阴在路上。千万颗人心,千万颗贪婪。都自以为正确,谁在为错误埋单?或曰:“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若是缘木求鱼呢?


莫笑我“一孔之见”。大餐是餐,顿顿都,能出病来;小吃是吃,吃一辈子,却吃出健康。不恰当的比喻,未必说出来的不是恰当的道理。鹤鸣九皋,鸡鸣十里。杜甫诗云:“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都上天去?

生命的禅


生命的禅,其实就在我们身边。


老友曾宣传来访,说他父亲九十一岁了,依然硬朗,生活自理,但耳背。父子越来越很难对话。声小了,父亲连声问:“啥?啥?”声大了,父亲还是连声问:“啥?啥?”都听不清。令曾宣传奇怪的是,父亲和几个年龄不相上下的老人坐一块儿说话,你一言、我一语的,嘻嘻哈哈,说半天不累,好像耳朵不背呀!他自寻思:“莫非老人之间,有自己的语言密码?”我笑道:“或许老人们彼此心灵已经默契。说的,不必要被听清;听的,也没必要听清。嗨,他们是活出境界了!”忽然就联想到了我的老师和师母。有一年,去乡下看望老师,师母拐个小脚,出出进进忙活。老师说:“你师母忙奔了一辈子,就不能闲着,闲着就浑身疼。”前多年师母耳朵背了,老师说:“耳朵背了好,省得儿媳妇背后埋怨,听见了生气,多半还是自己气自己。”去年,师母眼睛白内障,看不清楚了,老师笑呵呵安慰她:“看不清楚了好,免得常埋怨儿媳妇给你甩脸子!”老师对我说,人老了,就这样!他对师母说:“如果哪天拐不动了,咱就用不着辛苦了,歇一歇,离世前也该让儿女伺候咱几天。”我当时无言,亦无解。现在豁然间,我若有所悟了。


或许生命的禅需要岁月才能解答。

人生如年


吃年饭,看春晚,年年复年年,已没有悬念。醉生梦死了,一年到头了;鞭炮齐鸣了,一年开始了。睡个囫囵觉,日照高楼了;吃着轱辘饭,一天打发了。过年是睡年呢,吃了睡;过年是吃年呢,睡了吃;过年是熬年呢,熬夜玩,熬夜谝;过年是聚年呢,聚而散,散而聚。年轮是车轮,转一圈是初一,转两圈是初二,转过七圈,人疲了、倦了,没有食欲了,年假该满了。一年的积蓄,几天的享受;一年的忙奔,几天的潇洒。图个喜庆,图个团圆,图个吃喝玩乐醉。你祝福我,我祝福你,祝福不出门,手机传短信。零发是“特供”,群发是“公关”。不知道谁发给谁的,只知道是批发来的。轱辘话,调皮话,吉祥话,加上不是废话的废话。废话也是话,不笑纳,就一笑置之吧。图乐呢,就寻乐和;讨口彩,先发口彩。亲朋好友,三教九流;富有富折腾,穷有穷讲究。想见的,总算是见着了;不想见的,见了就见了;该见的,那就见见吧;未见的,那就随缘吧。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当然要受社会关系的束缚。国有国风,民有民俗,变的是顶上头发,不变的是脚下古土;变的是衣食住行,不变的是风土人情。生活在中国,不走动是不行的,走动不带礼是失礼,所以拜年就是送礼上门。礼尚往来,来而不往非礼也,礼品就像串门,走街串巷,东家进,西家出,变换着主人,“阅尽人间春色”了。有心人就做记号,果然送出去的礼品又转回来了。出发点即终点,幽默又妙哉。礼品有轻重,轻重用心称。诚心,良心,爱心,苦心,都是秤砣,揣在各自的胸腔里。人心是肉长的,越是亲近,礼品越实惠;人心是势利的,越是用得着,礼品越贵重;人心是隔肚皮的,越是不情愿,礼品越要讲究牌子、包装、体面。礼品包括礼金,也包括购物卡。怪很,钱装进红包了,好像就不是钱了;钱变成了购物卡,也好像与钱绝缘了。有人说,年假就是“假”。细思量:一半是真,一半是假;至少是:真里有假,假里有真;但毕竟:这个假,不似那个假。年假就是度假,很多人就是这样“度”过来的。


年假是没有了,年气还没有消退。收假一大早,领导挨门拜年,其实是收心呢。但顶多收一半,另一半还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约定俗成了,习以为常了。年一直要过到元宵节。


月圆了,团圆的日子却“完”了。“完”了要离家,离家等于离开“家”上头那个宝盖儿了,那不就是“元”了?“宵”也有意味。宝盖儿下,小月是半月,半月十五天,正月十五吃元宵,是一家人最后一顿过年饭,不免要叹年快,不免伤离别。元宵夜实际上是灯之夜,比灯是比红火,猜灯谜是猜人生。灯是警示,也是预示,奔向光明,才会有光明前程。灯火阑珊了,新年真是留不住了。留不住的还有人。丢不下孩子的丢下了,舍不得家的舍下了。父母送别,送的不是别,是下一个年夜饭的期盼;朋友送别,送的也不是别,是下一个年聚会的承诺。春运是潮水,归来是涨潮,潮涌千家万户;回去是退潮,潮退四面八方。工作稳定的,赶着销假呀;工作摇摆的,惦着活动呀;工作丢掉了,忙着应聘呀。人生如旅行,动荡是宿命。奔波的是打工族,流浪的是失业族,寻工作的是学生族。人生是把锁,钥匙被命运管着,开不开锁,何时开锁,能否开锁,天知地知神鬼知,唯独自己一无所知。就瞎碰呗,碰头彩了富贵,碰得头上挂彩了自认倒霉。人走运了,拾一张彩票都能中大奖;人不走运,被金砖绊倒了还诅咒天不长眼睛。唉……


这一“唉”,年轮如风轮,转得更欢了!昨日还在飘雪花,今天竟满眼尽是迎春花;早上“黄四娘家花满枝”,黄昏却已“桃花乱落如红雨”。已记不得农历了,却是清明节了;还未顾上春游呢,竟是端午节了;老想去莲湖看荷花,去了,连荷叶都败了。天凉好个秋,过中秋节了;秋高宜登高,登高又重阳。秋好,偏好景不长;秋风扫落叶,倒把秋天扫走了。霜染丹枫寒林瘦,冰封绿水飞流白。只觉北风吹,未见雪花飘,怎么要过元旦了?元旦是个年引,往后人人都有个惦记了。媒体关心春运了,打工客预订车票了。超市里人气渐旺了,货架上“物流”渐快了,日用品悄悄涨价了。上班族上班不准点了,不上班的排队赶早市了,冷清的街边摊贩忽然红火了,滞销的土特产忽然畅销了。春运如春潮,潮来不可挡。千里冰封,封不住游子归程;万里雪飘,“飘”来了车水马龙。人像极了候鸟,天有约,人守约,归心是铁心,雷打不动的。南来的,北往的,东去的,西归的,都在路上,都在车上,都在车站码头上。去处不同,却是殊途同归,九九归一。一是一年的结束,一是一年的开始。一是除夕,一是初一。于是吃年饭,看春晚,一年从头来;又醉生梦死了,又鞭炮齐鸣了。一年像梦,似曾相识;人生如年,周而复始。

母爱


母爱像空气,呼吸的时候没有感觉,等到缺氧了,才知道空气的重要了;母爱像太阳,炎热的时候总想躲开,等到寒流来了,才觉得阳光的温暖了;母爱像水,畅饮的时候,不知道珍惜,等到干旱降临了,才意识到水比油比酒更金贵了!


母亲一旦受孕,无论腹中儿是何德行,爱已经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了。母爱由兹始,再无反悔日。生命不息,母爱不止。不需要承诺,不需要发誓,不需要任何信物。就是个爱,简单复简单,纯粹复纯粹。前行路遥远,母爱不回头;路上多荆棘,母爱不畏惧;坎坷磨难多,母爱不可夺。撼泰山易,撼母爱难。爱你没商量,爱你没条件,爱你没原则。不打折扣,不思回报。即使渴望回报,也不以回报为前提;即使被辜负,也不以辜负为理由,减却母爱一丝一毫。


母爱大如天,大如地。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母爱无所不包,无所不在。天有日月更替,地有万物兴衰。母爱包容美丑,包容善恶。在世人眼里,魔鬼十恶不赦;在母爱里,魔鬼只是儿子。生育是母亲的本能,善恶美丑却不是母亲的选择。报母爱以宽容,就是对母爱真正的理解和尊重。


在母爱面前,每个人都应该惭愧,都应该忏悔。不索取,母爱已经透支;不伸手,母爱已经到手。母亲撒手人寰,做儿女的痛哭归痛哭,转过身去,仍然笑对人生;倘若儿女有个三长两短,轻者会让母亲一夜白头,重者会要了母亲的命。儿女是母亲身上的肉,儿女要降生,母亲要经历生死考验,几乎每个母亲临盆的时候都视死如归。如果母亲的死能换来儿女的活,十有八九的母亲会义无反顾,英勇献身。反过来,有多少儿女能做到呢?


母爱是具体的,琐碎的。柔弱的身体从怀孕之日起,就甘心情愿地履行着母爱的点点滴滴。怕胖,却拼命地吃喝,宁愿使自己失去形体,也不让腹中胎儿缺少营养;怕病,却一味地拒绝药物,宁愿忍受病痛的折磨,也不让药的副作用危害腹中的孩子。节衣缩食,不让孩子挨饥饿;忍辱负重,不让孩子受半点委屈。人都要走出襁褓、挣脱娘怀,可人都似应铭记:一把屎,一把尿;睡得晚,起得早;不跳舞,不社交。不知不觉间,青春悄然去,双鬓添白丝。不言悔,不言爱,不言得与失。这,就是母爱!


人最容易神魂颠倒的是爱情,但最不能与母爱同年而语的也是爱情。爱情即使真正的,不能保证长久,爱情即使忠贞的,也不排除变质。相形之下,母爱必然长久,母爱不需要证明,也不需要考验。爱情是花,花开花落是常态;母爱是根,根深叶茂是必然。爱情是火,有燃烧,就有熄灭的时候;母爱是火种,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爱情是露水,晶莹透亮,却稍纵即逝;母爱是泉水,清淡明澈,而源远流长。爱情是风,说来就来,说去就去;母爱是帆,有风扬帆,无风的时候有备无患。爱情是暴风骤雨,母爱是和风细雨。爱情是“斩不断,理还乱,使人愁”;母爱是“有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爱情是“惜春常恨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母爱是“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唯有香如故”。没有爱情,有的人会发疯;没有母爱,人类必有灭顶之灾!世界上最动人的也许是爱情,但最不能代替的却是母爱。两者都是爱,都是天性,都是本能,但再伟大的爱情也需要道德作支撑,再渺小的母爱却可以做道德的基石。母爱不存,人就会像风筝断了线,就会像航船找不到了靠岸的港湾。

父爱


每个人必有父亲,每个人都有可能做父亲。对每个人来说,父亲都是具体的,都是可感知的,都是可圈可点的。人常说:“父爱如山。”正因为如山吧,父爱反而不易感知、不易理解、不易认同,甚至不易亲近。苏轼诗云:“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父爱就像空气,谁能离开呼吸?父爱就像土地,几人懂得珍惜?父爱就像阳光,只有寒冷的季节,才不被人敬而远之。


不说别人,就说我的父亲。他十八岁的时候,就已拥有了我大哥。他给第一个儿子认了干大,打了银项圈和银锁。那就是父爱呀!他四十四岁的时候,已经是三儿三女的父亲了。他都为儿女做了什么?我知道的很少,不知道的更多!我们家是“一头沉”,父亲在离村十里外的供销社工作,平日忙忙的,星期日更忙。忙里偷闲,他会回到村里,修缮老房呀,给后院垒墙呀,给猪牛羊圈里垫土、出粪呀,给自留地翻地、施肥呀,夏日拆炕、盘炕呀,入冬前准备烧柴呀,等等,那些活计都是看得见的。更多的时候,父亲是踏月摸黑回来,迎着旭日归去。盼他回来,因为他很少空着手,总带回些时鲜瓜果或者单位食堂里的油糕、油饼。在我幼时的眼里、心里,父亲就等于“好吃的”“好穿的”,因为吃穿离不开钱呀,钱都是父亲挣的。


小时候总觉父亲很伟大,却未知父亲不容易。一月就那么点工资,却有多少事等着呢。我家是缺粮户,得给生产队倒贴钱,一年得贴一二百元,相当于父亲三四个月的工资。父亲时常回家肩扛一个椽,说是准备盖房呀。他给人说:“不盖不行了,眼瞅着娃大了!”盖房是为了给大哥、二哥娶媳妇,娶媳妇也要花钱呀。家里六个孩子,都上学,都伸手要钱,钱在哪里呢?我知道,父亲一直背着账,但他很乐观,没有给儿女留下“压力山大”感。


1985年,父亲调到县政府当会计,一直到退休,日子是“芝麻开花——节节高”了,但遗憾未必就没有。他把钱都贴补给儿女了,即使对孙子辈,他也是慷慨解囊的,自己过的一直是俭朴得不能再俭朴的日子。他常操心这个没钱,那个急需钱,退休多年了,依旧出多进少。差可欣慰的是他的儿女也还算孝顺。


“差可”,是因为未必尽善尽美;“还算”,是因为本该做得更好。与父亲的付出而言,儿女的回报太微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