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心理学 > 认识心与道德心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认识心与道德心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认识心与道德心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认识心与道德心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王琼著

出版社:陕西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01-01

书籍编号:30612131

ISBN:9787224117936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08692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心理学

全书内容:

认识心与道德心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序Preface


本书试图以身心关系为出发点,在自然科学知识与人类道德自由精神的对照中,对价值本体论文学理论提供一种哲学阐释。


现代脑神经科学关于身体、脑和心灵的研究,现代语言学关于语言演化与语法先天的争论,都使相互依赖、差异共存的身心关系问题在人类文化中的重要地位愈发突出。对身心关系问题的不同看法衍生出不同的人类文化结构形态。由认识心生出的自然知识,往往和人的自然生死的物质欲望在同一个层面结合为一体,在这里知识是满足人类物质欲望的手段;由道德心产生的人文价值,究竟是人文领域内另一种可认识的“自然的必然性”观念的体现,即一种认识的自由,还是超越自然生死物质欲望的道德价值欲求,即一种超越性道德的自由,在这一点上,不同文化有不同的看法。


本书探讨了尼采是怎样立足于身体,对传统知识的身份谱系分析批判,在本能意志的基础上提出权力意志,预言了一种新的道德、审美的文化;叔本华通过对康德的道德知识的批判,提出以同情为入口实现对道德本身的直观;在道德主体性问题上,康德的“形式先天”与现象学的“质料先天”,实为认识主体又形成差异性对照,儒学之超越性道德主体是一完全不同的真正的道德主体;牟宗三认为使儒学之道德主体真正挺立的是智的直觉;在此视野下,提出文学理论领域的价值本体论和超越意象。可见,道德问题实是要开出一个超越界来:不同于本能意志,要开出一超越性道德意志来;不同于传统认知,要开出一超越的知性来;不同于欲望性情感,要开出一超越性道德审美情感来。


本书虽然是立足于人文道德自由精神对价值本体论文学理论基本原理的纯粹理论探讨,但这一问题却具有鲜明的时代性,是我们这个时代最紧迫的社会现实问题和文化理论问题。自从上个世纪初列强环伺、民族危亡下,启蒙和救亡成为时代主题以来,我们争取民族独立,把社会发展集中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发展科学,促进民主,忽略了人文道德自由精神的重建,出现了众多严峻的社会问题和文化问题,造成人文精神领域的历史性危机事实。在当前知识经济的文化氛围和价值引领下,焦虑、抑郁、空虚、绝望成为文化人普遍的心理障碍。所以,怎样用人类历史的优秀文化批判地看待自然科学知识,结合审美现代性在学理层面重建人文道德自由精神这价值本体论成为我们文学理论界当前的新问题。正是在这一时代课题下,本书选取中外相关思想深入分析,以期求得解决的方法。


以科学知识为代表的思辨理性是西方哲学的特征,以人文道德为代表的实践理性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特征,我们在特殊历史时期对科学知识的引进和推崇带着很大的盲目性,不能全面而辩证地看待科学知识给我们的社会生活带来全方位的影响。其实,在西方哲学史上早有预见性的思想家就已对人类的认识能力进行了批判性分析,继承他们的思想并结合中国传统哲学思想,就会对人类知识有全面而深入的把握。正确地看待人类认识能力,了解人类文化结构中知识和道德之关系,重新确立道德审美价值的独特位置,是我们新时代民族文学的命脉所在。

  • 《偶像的黄昏》,第650页。
  • 《偶像的黄昏》,第161—163页。
  • 《偶像的黄昏》,第164页。
  • 《偶像的黄昏》,第121—122页。
  • 马丁·海德格尔:《尼采》,孙周兴译,商务印书馆2002年版,第502页。
  • 尼采:《权力意志》,张念东、凌素心译,中央编译出版社2000年版,第149页。
  • 《尼采》,第531页。
  • 《偶像的黄昏》,第124页。
  • 《偶像的黄昏》,第120页。
  • 尼采的这一深刻见解与马克思不谋而合。阿尔都塞在谈论马克思关于知识“生产”的概念时说,在马克思对于知识“生产”的论证中,最让他着迷的地方就是“我们必须从抽象出发。……我断定,直观和表象是被马克思作为抽象看待的。而我赋予这种抽象以具体或经验的地位,你可以发现这就是斯宾诺莎所谓的第一等级的知识——用我的话说,也就是赋予它以意识形态的地位。”参看陈越编:《哲学与政治:阿尔都塞读本》,吉林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201页。
  • 《偶像的黄昏》,第121页。
  • 《偶像的黄昏》,第199页。
  • 《偶像的黄昏》,第199页。
  • 《偶像的黄昏》,第123页。
  • 《偶像的黄昏》,第123页。
  • 《偶像的黄昏》,第122页。
  • 尼采:《哲学与真理》,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3年版,第104页。
  • 《哲学与真理》,第104页。
  • 福柯:《尼采·谱系学·历史学》,刘小枫、倪为国编:《尼采在西方》,上海三联书店2002年版,第288页。
  • 尼采:《善恶之彼岸》,程志民译,华夏出版社1992年版,第82页。
  • 《偶像的黄昏》,第156页。
  • 《偶像的黄昏》,第157页。
  • 对此,马克思曾在《费尔巴哈》一章中论及,“但是这种意识并非一开始就是一种‘纯粹的’意识。精神从一开始就很倒霉,受到物质的‘纠缠’,物质在这里表现为震动着的空气层、声音,简言之,即语言。语言和意识具有同样长久的历史:语言是一种实践的、既为别人存在因而也为我自己存在的、现实的意识。语言也和意识一样,只是由于需要,由于和他人交往的迫切需要才产生的。……因而意识的开始就是社会的产物,而且只要人们还存在着,他就仍然是这种产物。”参看《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81页。
  • 《偶像的黄昏》,第132页。
  • 《权力意志》,第182—183页。
  • 《权力意志》,第37页。
  • 《权力意志》,第84页。
  • 《权力意志》,第152页。
    第一章 知识和身体的关系
    在西方历史上,知识历来被认为是真实之物及其占有,或被承认的真实存在意义上的真理。所以,19世纪以前,西方哲学家心中的知识是和“真实之物”和“真理”紧密相连的。而“真实之物”“真理”又是和柏拉图的相对于虚幻、变化、不真实的现实世界的永恒、不变、真实的理念世界相关的。这样一个“理念世界”成为此后两千多年宇宙观、世界观、宗教、哲学、知识论——可以说整个传统文化的奠基石。
    由于知识仅限于对其发现、把握、占有和保存,所以从根本上说,真理、知识的创造权、所属权是属于上帝的,而人只有使用权。在这种传统的知识论中,真理是先于人的肉体而客观存在的,身体对于知识只有次要而间接的关系。但比之肉体,人的精神却与知识有着更密切的关系,因为精神或灵魂是不死的,它归属于上帝。由于先验的真理对人来说毕竟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所以有时候人们把精神看作上帝的灵光,让它来执行先验真理的权利,以它为价值的准绳。
    但尼采认为这是一个极其错误的观念,并是一切错误的根源。他认为以往的人们忽视了知识产生的最根本的关系——身体和知识的关系,即创造和被创造的关系,而把一种错误的并不存在的关系——精神和知识的关系,即发现和被发现的关系当作知识产生的唯一正确的根基。所谓的先验真理、理念世界都是子虚乌有的东西。人的身体是知识产生的前提,并为其提供了动力。知识的产生是身体的需要,知识的形态反映了身体的特征。说到底,知识是身体的隐喻。尼采的知识学是振聋发聩的,然而细想之下,也不无道理,这里面有尼采伟大的诚实和勇敢。刘小枫在《尼采在西方》一书的“编者前言”中有一句话:“尼采横空出世,好像是个从天而降的哲人,其实不然。尼采很像我国的章太炎,是古文家出身的思想大家。”不可忽视的是,尼采曾是巴塞尔大学的古典语言学教授。尼采哲学起于对知识的分析批判,而语言—哲学—知识是尼采哲学的研究路线,尼采哲学最基本、最难懂的知识学就是建立在他对语言真知灼见的基础上的。知识是尼采哲学的根基,但也是一个难点,本章将从三个层次进行论述。
    一、知识来自于身体
    知识来自于身体。很明显,尼采的意思是身体为知识提供了物质前提和心理基础。为了论证这个观点,尼采是从反面、从对典型的传统知识形态——真理来源的批判来验证的。
    我们知道,尼采在其哲学中一再提到“生物主义”一词。一种把所有现象都解释为生命之表达的思想方式,人们常常称之为生物学的思想方式。尼采曾指出:“存在——除‘活’之外,我们对之没有别的观念。——那么死物如何能‘存在’?” “生物主义”一词是尼采从发生学意义上架通身体和知识的最佳途径和伟大方法。这个方法为尼采开掘出,知识产生之前原始人类最早最普遍也是最根本的心理:恐惧心理。恐惧不仅为形而上学知识论的产生提供了前提也提供了强大的动力。
    论形而上学的心理学——恐惧效应。
    最令人恐惧的东西、最强烈痛苦的原因(统治欲、肉欲等等),最受人的敌视、被人从‘真正的’世界剔除出去了。于是,他们一步步勾销了情绪冲动,——把上帝设立为恶之对立面,这意味着,把实在设立为欲望和激情的反面(也就是虚无)。
    与此同时,非理性、任意、偶然遭到他们的仇视(被看作无数肉体痛苦的原因)。所以,他们在自在的存在物(An—Sich—seiendes)中否定这些因素,把前者看作“绝对的理性”和“合目的性”。与此同时,变化、暂时性令人恐惧:这种恐惧表现了一颗满怀疑忌、历经坎坷的压抑的灵魂(斯宾诺沙的例子:一个相反类型的人却把这种变化看作魅力)。
    ……
    一种精力过剩的、嬉戏的生灵恰好会在幸福论意义上赞同激情、非理性和变化,连同它们的必然产物危险、冲突、毁灭等等。
    形而上学之心理学——这个世界是虚假的,所以有一个真正的世界;——这个世界是有条件的;所以有一个绝对的世界;——这个世界是充满矛盾的,所以有一个无矛盾的世界;——这个世界是生成着的,所以有一个存在着的世界;——纯粹是错误的推论(盲目相信理性,如果A存在;那么其对立概念B也存在)。痛苦使人做出这样的推论:它归根到底是一种愿望,但愿有这样一个世界;同样,对一个令人痛苦的世界的仇恨,通过虚构另一个更有价值的世界而表现出来了,在这里,形而上学家对现实的怨恨是动力。
    这几段话清楚地揭示出形而上学知识论的心理根源——恐惧效应。当人在现实生活中被各种各样的灾难袭击时,他发现非理性、任意、偶然、变化、暂时性等是会给人带来痛苦的,在一种条件反射的作用或趋利避害的本能下,人在潜意识中开始逃避,进而反对这种会带来灾难痛苦的现实世界,向往一种相对的,理性、必然、不变、永恒的理念世界。这种向往就是一种愿望。于是以一种错误的逻辑(“即如果A存在,那么其对立概念B也还存在”)为工具,另一个更有价值的理念世界就被虚构出来了。
    这里,尼采不仅反对其逃避苦难的哲学态度,恐惧无力的心理基础,以及虚构的哲学方式,而且批判了以苦乐为其哲学的最终价值的方法。“痛苦在形而上学家身上先入为主:这是十分幼稚的。‘永恒福乐’:心理学上的荒谬。勇敢的创造者从不把苦乐看作最终的价值问题,——它们是伴随状态:如果一个人想达到什么东西,他就必须愿意二者。” 尼采强调“苦乐”永远也不能作为哲学的终极力量,它只能是“伴随状态”,否则,以此为根基的哲学将是被动的、消极的、颓废的、堕落的,同样,重视苦乐问题的形而上学家和宗教家,就是疲惫有病的。那么什么是健康的呢?尼采认为“一种精力过剩的、嬉戏的生灵恰好会在幸福论意义上赞同激情、非理性和变化,连同它们的产物危险、冲突、毁灭等等”。这样的生灵、连同其哲学才是健康的。
    形而上学认识论的心理根源是痛苦和恐惧,那么其产生的真理世界又是什么呢?尼采以为这只是人为的一个幻想。“对真理的敬仰早已经是一种幻想的结果”。真理:一种幻想——这是一句可怕的话,但并不只是一句话而已,并不是一位被认为过于偏激的作家的一句空话;不仅如此,也许它已经是历史,是最现实的历史。真理始终只是一种假象吗?而认识始终只是对一个假象的确定,是躲避到一个幻象中去吗?
    “我相信如此这般”这样一个价值估价,乃是“真理”的实质。在价值估价中表达了保存和生长的条件。我们的全部认识器官和感官都仅仅相关于保存和生长条件而发展。对于理性及其范畴的信任,对于辩证法的信任,因而,对逻辑的尊重,仅仅证明了它们的由经验所证实的对生命的效用,而不是它们的“真理性”。
    必须有一堆信仰,应当做出判断,对一切重要的价值没有怀疑:——这是一切生物及其生存的前提。所以,必要的是,必须把某物当作真的,——而不是,某物是真的。
    “‘我相信如此这般’这样一个价值估价,乃是‘真理’的实质。”对于这句话,海德格尔说“真理本质上就是一种‘评价’(价值估价)”。“‘评价’意味着:把某物当作价值来评估,把某物设定为一种价值。” 据此,价值意味着生命之提高的透视条件。“评估”“设定”这两个动词又规定了评价是由生命本身并且特别是由人来完成的。那么,作为评价的真理乃是这样一个东西,它由“生命”、由人来完成,并且因此归属于人之存在。真理的本质是一种“评价”,意味着对一切本质之物的本质规定都要回溯到“评价”。本质性的东西要从其价值特性的角度去把握,只有这样才能把握为本质性的东西。也只有在这一点上,“重估一切价值”才有其完全意义和不可估量的摧毁意义,即首先把一切存在者的本质设定为价值,再从价值的角度进行重估。从这个前提出发,尼采分析了形而上学认识论:
    “真实的世界和表面的世界”——我把这种对立的来源追溯到价值关系。我们把我们的保存条件一概反映为存在这一级别。认为我们必须坚持我们的信仰,借以求得兴旺发达,我们由此推论,“真实的”世界不是可变的和生成的世界,而是存在的世界。
    “真实的世界和表面的世界”,它们之间是对立的,但尼采说,他把这种对立的来源追溯到价值关系。上面,我们从心理学上分析过这种对立的来源,即痛苦、恐惧和逃避痛苦、恐惧的愿望。当然这不只是心理的问题,从根本上说是危害生命和生命逃避这种危害,求其保存的本能作用的结果。所以,所谓“价值”,尼采理解为“生命”的条件。只要生命是有这种被规定的本质(即会受危害),那它就会被某些条件限制,它也会自发地把相对立的条件设定和保存为它的条件,并且凭着这些条件来设定和保存自身。所以海德格尔说:“可见,价值设定并不是指一种从外部通过某个人加给生命的评价。价值设定乃是生命本身的基本过程,是生命实现和完成其本质的方式。”
    二、知识:从身体的原初隐喻到所谓的“真理”
    尼采对于认识曾有个简明扼要的规定:
    不是“认识”,而是图解,——使混乱呈现规则和形式到达这一程度,恰足以满足我们的实践需要。
    这里的“认识”是指接受性、临摹意义上的阐明,不是尼采意义上的认识,尼采的认识是图解。图解(图式化)一词,是对认识的本质规定,并且涵括了认识与混乱与实践需要之间的关系。为了生存就必须把“生成”存在化,即必须建立一定的行为图式。而为了建立行为图式,就必须把世界图式化。人的认识就是这种把世界图式化的过程。图式化即图解,作为一种“解释现实”的特定方式,是强力意志通过人的生命活动征服混乱在认识活动中的集中表现。对于图式化,尼采是这样规定它的:“整个认识装置是一个抽象化和简化装置——并非用来认识而是用来强占事物:‘目的’与‘手段’就像‘概念’一样离本质甚远。人们用‘目的
  •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