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社会学 > 甘肃农谚分类校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甘肃农谚分类校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甘肃农谚分类校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甘肃农谚分类校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吉顺平著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4-01

书籍编号:30613817

ISBN:9787520141529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568819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社会学

全书内容:

甘肃农谚分类校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前言


甘肃地处西北内陆,陇南山地、陇中黄土高原、甘南高原、河西走廊等地形区域各具特色,气候类型复杂多样,农业资源互有差异,作物品种丰富。作为农耕文明的重要发祥地,甘肃农业历史悠久[1],先民创举甚多[2],但总体而言,农业生产的自然环境较差,除了河西绿洲农业和各地河谷农业外,大多数耕地为山地,时至今日依然延续着传统的耕作方式。历代躬耕于斯的陇原父老,通过对农业生产规律性的长期认知和总结,创造了丰富多彩的农谚,集中反映了他们关于农业生产活动的朴素智慧。


一 何谓农谚


农谚是农业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民间文学谚语的大宗,更是中国谚学的中坚。当人类迈入农耕文明,随着农业知识的不断积累和传授需要,农谚随之产生并“口耳相传”开来,且随着农业文明的不断进步而渐次丰富,一直绵延至今。在古代典籍中,初无谚语的语义分类,通称之为“谚”或“语”,其前又加上“鄙”“俗”“俚”等字以明其民间性与通俗性,如:


谚曰:“子欲富,黄金覆。”(汉·氾胜之《氾胜之书·麦》)


里语曰:“黄粟留,看我麦黄葚熟。”(晋·陆玑《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卷下)


河西语曰:“贷我东墙,偿我田粱。”(北魏·贾思勰《齐民要术》卷十)


谚曰:“正月可栽大树。”(北魏·贾思勰《齐民要术》卷四)


谚云:“射的白,斛米百,射的玄,斛米千。”(北魏·郦道元《水经注》卷四十)


鄙语曰:“耕田摩劳。”(北魏·贾思勰《齐民要术》卷一)


语曰:“夏荁秋堇滑如粉。”(北魏·贾思勰《齐民要术》卷十)


俗谚云:“耕则问田奴,绢则问织婢。”(北齐·魏收《魏书》卷六十五《邢峦传》)


俗曰:“木奴千,无凶年。”(唐·韩鄂《四时纂要》卷三)


汉唐以来,各家对“谚”有所定义。如东汉许慎《说文解字》云:“谚,传言也。”梁刘勰《文心雕龙·书记》:“谚者,直言也。”唐陆德明《礼记·大学》释文:“谚,鱼变反,俗语也。”《春秋左氏传·隐公十一年》释文:“谚,音彦,俗言也。”唐颜师古《汉书·五行志》注:“谚,俗所传言也。”南宋蔡沈《书经集传·无逸》注:“谚,凝战反,俚语曰谚。”从不同角度对谚语的含义进行了解释,可以看出,古人所关注者主要在谚语结构形式简练、语言通俗、传播方式为口耳相授等方面。今人温端政先生认为谚语是人民群众实践经验的总结,以传授经验为目的[3]。李耀宗先生的定义为:“谚语是民众集体创作、广为口传、言简意赅并较为定型的艺术化语句,是民众丰富智慧和普遍经验的规律性总结。其特质,兼具语言、文学、语俗及百科文化载体等四性。”[4]


农谚连称,最早见于宋施元之《施注苏诗》卷十一《除夜大雪留潍州,元日早晴,遂行,中途雪复作》:“除夜雪相留,元日晴相送……春雪虽云晩,春麦犹可种。敢怨行役劳,助尔歌饭瓮。”注谓:“农谚:‘霜淞打雾淞,穷汉备饭瓮。’”已经明确提出“农谚”之名[5]。其后宋元其他文献中,却少嗣响。托名为崔寔所撰的《农家谚》[6],不见元以前文献著录,当为后人伪作,但至少在明代,对农谚已有自觉的独立整理。明清以降,农谚与其他谚语从语义上逐渐分离,为人所熟知并应用。明郭子章《六语·谚语》中有“《四民月令》引农谚”,明沈德符《夏日省农十二首·其三》有“菱歌催越艳,农谚想豳诗”之谓。至清代,“农谚”的称谓则广泛使用开来,如:


乾隆《御制诗集·二集》卷三十六《西岭晨霞》:“今朝准为雨,农谚有明征(农谚:晚霞晴,朝霞雨)。”[7]


李光庭《乡言解颐》卷一《天部》:“农谚曰:‘月牙儿仰,粮食长。月牙儿歪,粮食衰。’又:‘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元宵雪打灯。’乡人之占验也。然亦有应有不应。”


赵慎畛《榆巢杂识》下卷:“北方麦收最重,故农谚云:‘一麦抵三秋。’”


甘肃农谚分类校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藻《马首农言·农谚》:“农之有谚,其来最古。”[8]


民国以来,随着农谚研究的不断深入,对其有了较为明确的定义,如:


农谚是一种流行民间最广的谚语,他是农民经验的结晶——邵仲香先生称它为农民界的内行话。(费洁心《谈农谚》)[9]


农谚,它是数千年来中国大部分纯良的老百姓们,对于自身生活所得的经验、思考底结晶,同时又是长远地亲切地教导他们生活的南针。(钟敬文《中国农谚》序)[10]


农谚是我国农民长期生产实践中所积累的经验的结晶,以歌谣谚语的形式,世世代代,口头相传保留下来,富有深刻的科学道理。(游修龄《论农谚》)[11]


农谚就是我国历代的劳动人民,以精炼生动的简短语言,交口相传,世代相袭,用以传授生产经验的农业谚语。(刘瑞龙《中国农谚》序)[12]


农谚:有关农业生产经验的谚语。农谚是农民在长期生产和生活实践中所得经验的概括。一般为通俗的韵语形式,便于记忆,对于传播生产经验和农业气象等方面的知识具有良好作用。(《辞海·经济分册》)[13]


通过这些定义我们可以看出,前贤对农谚进行了多方面的界说,其核心观点为:农谚是劳动人民关于农业生产、生活经验的规律性总结,语句通俗简练,世代以口耳相授的形式进行农业知识的传播与交流。


二 农谚的收集整理


农谚的传播方式主要有两种。一为民间之口耳相传,这种传播因为不同地域、不同历史时期文化、语言的差异而发生变异。另一种则为书面传播,指的是农谚被有识者收集整理后记载于文献后的传播,这种传播较为固定,能保留农谚的历史性,体现其语言及文化特点。甘肃农谚的传播也与此相同。古代农谚由于缺乏精确记载,大多已无从考证,但古代全国通用的农谚,或后世甘肃农谚文献中记录的古代农谚,以及甘肃古代文献中收录的相关农谚,当属甘肃农谚的范畴。自民国以来,甘肃农谚始有专门整理,此后则渐次丰富,收集整理步入正轨。


(一)古代农谚的收集整理


农之有谚,其来有自。《诗经》中的一些农事诗,引用农谚的痕迹较为明显,“《七月》一类农事生活诗的诗体,是以先周的农事谣谚为主体构成的”[14]。王涧泓认为《豳风·七月》中所出现的以夏历记月的诗句如“七月流火,九月授衣”等当是夏时流传下来的农事古谚,即《孟子》所谓之“夏谚”,并摘录出11条: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


七月流火,八月萑苇。


七月鸣鵙,八月载绩。


四月秀葽,五月鸣蜩。


八月其获,十月陨萚。


五月斯螽动股,六月莎鸡振羽。


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


六月食郁及薁,七月亨葵及菽。八月剥枣,十月获稻。


七月食瓜,八月断壶,九月叔苴。


九月筑场围,十月纳禾稼。


九月肃霜,十月涤场[15]


这些产生于夏时的农谚后广泛流传于周人农耕区,甘肃陇东一带当在其范围之内。


汉晋以来,农谚搜集整理乏如。现存《氾胜之书》《四民月令》中引谚不多。至北魏贾思勰《齐民要术》方有大量农谚引入,但与甘肃关涉者寥寥,仅卷十所载河西语曰“贷我东墙,偿我田粱”则是明确的甘肃农谚。唐代黄子发《相雨书》当为综合农谚、物候等而撰成,其中既有一些对当时成熟农谚的化用,又有一些对天象、物候等的观测经验,而如“白虹降,恶雾遂散”,与后世甘肃农谚“白虹下降,恶雾必散”无异,只是后者语言更加通俗化而已。


宋元以降,又有零星农谚可以确知为甘肃农谚者,如:宋乐史《太平寰宇记》卷一百五十一《陇右道二·渭州》所载:“郎枢女枢,十马九驹;安阳大角,十牛九犊。”[16]明梅鼎祚《古乐苑》卷五十谓:“四地名皆在陇西,言宜畜牧也。”宋罗大经《鹤林玉露》丙编卷三《占雨》中引录的谚语“日出早,雨淋脑;日出晏,晒杀雁”一条,在民国时期李登瀛、司文明采集的《甘肃农谚》中有收录[17],则可确定为甘肃农谚。而元末明初的娄元礼所撰《田家五行》中所引农业气象谚语,如“日落云里走,雨在半夜后”,“日落云没,不雨定寒”,“明星照烂地,来朝依旧雨”,“东北风,雨太公”等,在后世甘肃流传颇多,亦可视之为甘肃古代农谚。


明清农书整理编撰较盛,农谚采集整理也比较广泛。明代除农书如冯应京《月令广义》、王象晋《二如亭群芳谱》、徐光启《农政全书》引录农谚,尚有杨慎《古今谚》、郭子章《六语·谚语》等谚语专书,收录农谚数量可观。清代以来甘肃农谚的搜集整理一为本地方志等文献的引录,如康熙《安定县志》卷五《风土·杂记》云:“谷畏早霜,七月白露则霜来迟,谚曰‘露七不露八’。”乾隆《静宁州志》卷一《疆域志》:“葛家洞……洞壁间时挂流云,谚云:‘云立则雨,云卧则晴。’”乾隆《甘肃通志》卷四十六《艺文》有“千镪而家藏,不若铢两而时入”。二为一些农书的引录,此类农谚大多通行于全国,且以农业气象谚为主。如梁章钜《农候杂占》、祁寯藻《马首农言》等。此外还有一些其他文献,间有所采,然对农谚的断代亦十分重要。潘荣陛《帝京岁时纪胜》:“五月喜旱,六月喜雨,谚云‘有钱难买五月旱,六月连阴吃饱饭’。”顾禄《清嘉录》卷八:“又以霜降日宜霜,主来岁丰稔,谚云:‘霜降见霜,米烂陈仓。’若未霜而霜,主来岁饥。”赵慎畛《榆巢杂识》卷下:“北方麦收最重,故农谚云:‘一麦抵三秋。’”这些农谚皆通行于陇,为后世甘肃农谚文献所采录,属于甘肃古代农谚的范畴。


(二)“歌谣”运动与民国农谚的收集整理


民国以来,专门的农谚整理之作开始大量出现,始有“甘肃农谚”之名。在新文化运动的洪流中,北京大学歌谣征集处于1918年2月成立,1920年冬天成立了歌谣研究会,1922年12月《歌谣》周刊创刊。“歌谣研究会的成立和《歌谣》周刊的创刊”,使得“流传于下层老百姓中间、向来不登大雅之堂、不为圣贤文化所承认的歌谣、谚语、俚语等口碑文学”得到了征集和研究[18]。其在中国现代民间文学史上的意义重大,一些知识分子出于对农业的和民间文学的双重关注,开始收集整理流传于民间的农谚,有上百篇整理之作发表于各种报刊。经过积累,自20世纪30年代始,各种农谚专集开始编印出版,如:


朱雨尊《中华谚语全集》(世界书局,1933)


夏大山《中华农谚》(金陵大学,1933)


费洁心《中国农谚》(世界书局,1933)


张佛《农谚》(商务印书馆,1934)


其中所收全国通行的农谚亦多在甘肃流行,属于甘肃农谚的范畴。这些农谚集所收农谚多未注明通行和采集地域,但其首开风气,贡献甚大。甘肃地处西北内陆,歌谣谚语的整理较为滞后,但也偶有嗣响。《歌谣》周刊于1925年第82期发表了袁复礼先生整理的《甘肃的歌谣——话儿》,首次将甘肃通俗的民间文学进行了向外传播。其后直到1937年,也就是胡适主持《歌谣》复刊的第二年,朱允明先生编写了《甘肃省立气象测候所五周年纪念册》,其中便收录了由李登瀛、司文明搜集整理的“甘肃农谚”100多条,这也是目前文献中最早提出甘肃农谚者。其后,1947年陆泰安发表了《临洮农业及其歌谣》一文[19],论述洮州农业概况,并节录有关之花儿、农谚若干条,民国时期专门的甘肃农谚的搜集整理大体如上,数量有限。


(三)1949年后农谚的收集整理


1949年以后,党和人民政府十分重视谚语的收集工作。伴随着气象化运动、农业气候调查和全国土壤普查等运动的进行,1958年,盛况空前的群众性的农谚收集活动在全国各地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在土壤普查的过程中,为了发挥传统农谚的作用,各地县广泛搜集,分别于1959年整理编印成册,这类文献如:


《农谚汇集》(庆阳县人民公社联社农业部)


《定西专区农谚汇编》(临洮农学院)


《会宁县农谚汇集》(会宁县土壤普查办公室)


《农谚》(中共敦煌县委土壤普查办公室)


《千里农谚漫丰收》(天祝藏族自治县人民委员会)


同时,甘肃省群众艺术馆和农业厅也选录全省农谚,编印了三个农谚集:


《新农谚》(甘肃省群众艺术馆,1958)


《甘肃农谚选辑》(甘肃省农业厅,1959)


《肥多粮满仓——甘肃农谚集》(甘肃省群众艺术馆,1960)


因这些农谚文献皆为各部门内部编印,没有正式出版,故而流传不广。


在气象化运动和农业气候调查的过程中,各地气象站也纷纷搜集整理农业气象谚语,并编印成册,正式出版者仅有甘肃省气象研究所编著的《二十四节气与甘肃气候》(甘肃人民出版社,1960)。其余皆为1959年内部编印之作,有以“农谚志”命名者,如:


《甘肃静宁县农谚志》(甘肃静宁县工作组等)


《农谚志》(定西气候站)


《谚语志》(清水回族自治县中心气象站)


《民勤农谚志》(民勤气象站)


有径称“天气谚语”“看天经验”者,如:


《天气谚语》(高台县气象站)


《酒泉市地区农业及天气谚语》(酒泉气象站)


《泾川县天气农谚汇集资料》[20](泾川县土壤普查办公室)


《群众看天经验汇编》(两当县革命委员会气象站)


有称“民谚”“谚语”者,如:


《甘肃省白银市民谚集》(白银市中心气象站)


《临洮谚语集》(临洮县气象站)


《文县谚语汇集》(文县中心气象站)


《甘肃省平凉专区农业气候志气候区划农谚》(平凉专员公署气象局)


而20世纪70年代张掖地区气象局编印的《张掖地区气象农谚汇编》,当也是前一阶段工作的延续。不管以何种形式命名,这些谚语集所采谚语多涉及时令天气,关乎农业气象各方面。


1962年,农业出版社在各地农、林等部门及农谚爱好者的协助下收集到农谚十余万条,通过整理筛选,于1965年编成《中国农谚》一书,收录农谚3万条,因故推迟至80年代才先后出版[21]。此外,兰州艺术学院文学系55级民间文学小组编有《中国谚语资料》(分为上、中、下三册,其中下册为农谚)[22]。这两部书中收有不少甘肃农谚,其中有的谚语也注明了其通行的区域。


80年代以来,甘肃农谚整理可以说取得了较大成就。1984年5月,由文化部、国家民委和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今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联合签发了《关于编辑出版〈中国民间故事集成〉、〈中国歌谣集成〉、〈中国谚语集成〉的通知》,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了全面的普查与采录。接到通知后,甘肃省即动用数万人在全省各地展开了农谚的全面普查与采录。后由魏泉鸣担任主编,于1994年编纂完成《中国谚语集成·甘肃卷》[23],从搜集到出版,前后历时25年,也可见其整理出版的艰难与编者付出的心血。该书从所采集的全省55个市、区、县的55种谚语资料本中,通过比对删重,取其精华收录谚语2万余条,按类排列,并注明流行区域。但将涉及农业气象和农业的谚语以“自然谚”与“农林谚”目之,未能以农谚统而视之,美中不足。在地方性农谚的整理出版方面,赵棠编注的《定西地区农谚集》(兰州大学出版社,1990)对农谚进行了解释说明,整理与研究并重。这一时期全国性的农谚整理文献还有杨亮才、董森主编的《谚海》第2卷《汉族农谚卷(1~3)》(甘肃少年儿童出版社,1991),熊第恕主编的《中国气象谚语》(气象出版社,1991),二书皆为全国性的谚语集,可看作全国谚语和天气谚语的总汇之书。这两种文献所收谚语基本注明通行地域,后者更是在正文前有概述和验证使用说明,较一般著作为优。八九十年代的集中整理之作大体如上,而一些散见于各种杂志、新修地方志中的农谚,本书不再选录。本书校录农谚的时间下限除上述几种90年代出版的农谚、谚语专书外,其他亦止于80年代末。


三 农谚与农耕技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