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教育 > 劳动教育评论(第1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劳动教育评论(第1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劳动教育评论(第1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劳动教育评论(第1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劳动教育中心著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3-01

书籍编号:30613821

ISBN:9787520163507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02722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教育

全书内容:

劳动教育评论(第1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劳动教育评论》学术委员会


主任 刘向兵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党委书记、研究员


委员


周光礼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教授


曾天山 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卢晓东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


顾建军 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教授


何云峰 上海师范大学知识与价值科学研究所所长、教授


龚春燕 重庆市教育评估院原院长、研究员


廖辉 重庆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


王春春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刘玉方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副校长,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教授


燕晓飞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科研处处长、教授


杨冬梅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工会学院院长、教授


姜颖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务处处长、教授


赵健杰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


曲霞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劳动教育中心副主任、副研究员


任国友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安全工程学院副院长、教授


杨思斌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教授


曹凤月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教授


秘书长 李珂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劳动教育中心主任、研究员

《劳动教育评论》编辑委员会


主任 刘向兵


副主任 刘玉方 刘丽红


主编 李珂


副主编 曲霞 赵鑫全


编辑部主任 刘成军


编辑 胡玉玲 李素卿(英文)

发刊词


“莫愁残雪千重恨,且看枝头万里春”。正值2020年春暖花开的季节,由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劳动教育中心创办的全国首家劳动教育领域集刊——《劳动教育评论》正式出版了。这个春天因为经历了特别的严寒而格外充满希望,此刻,我们也由衷地期待,这份沐浴着特殊的春光而诞生的《劳动教育评论》能够引领学界以更开阔的视野、更深厚的研究、更饱满的热情推动劳动教育事业在新时代全面振兴、绚丽绽放。


劳动教育是社会主义教育制度的重要内容,一直是党的教育方针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前,由于轻视劳动的社会观念、追求应试的教育取向、社会分配的制度不当等原因,劳动教育在一定程度上存在软化、弱化、边缘化甚至异化的现象。2018年9月10日召开的全国教育大会,吹响了新时代加强劳动教育的嘹亮号角,也标志着劳动教育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新阶段。2020年3月26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全面加强新时代大中小学劳动教育的意见》,强调把劳动教育纳入人才培养的全过程。基于这样的时代背景和社会关注,一个理性、开放、专业、聚焦的学术平台就更有需要、更具价值。作为全国唯一一所以劳动关系命名的行业特色大学,我们创办《劳动教育评论》,旨在从跨学科的视角、运用多学科方法对新时代劳动教育是什么、教什么、怎么教、怎么体系化等深层次问题进行广泛而深入的思考与交流,切实深化劳动教育理论研究、不断推进劳动教育实践创新,而这正是我们的初心和使命。


劳动教育涵盖“劳动”和“教育”两个关键词,这也意味着研究劳动教育可以有两种研究范式:一是从劳动科学的角度探讨劳动教育;二是从教育科学的角度研究劳动教育。作为一种“关于劳动”“通过劳动”“为了劳动”的教育,劳动教育的深入研究与健康发展,离不开劳动和教育两大学科的规范与引导。《劳动教育评论》倡导从教育的角度研究劳动教育,借助教育科学的理论、方法对劳动教育怎么教、怎么育、怎么评等问题进行系统探讨。这里将解读劳动教育的最新政策、呈现劳动教育的前沿思想、总结劳动教育的历史经验、分享劳动教育的典型案例、进行劳动教育的国际比较,以科学的教育研究推进新时代劳动教育的改革创新。《劳动教育评论》更倡导从劳动的角度研究劳动教育,借助劳动科学的多维视角研究劳动教育教什么、育什么、评什么的新思路。热忱欢迎广大学者从劳动哲学、劳动社会学、劳动文化学、劳动关系学、劳动法学、劳动经济学等各学科角度对劳动的本质属性,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劳动关系、劳动观念、劳动精神,人工智能时代劳动的未来发展趋势等劳动教育本体论问题进行深刻阐释,为丰富、拓展、完善新时代劳动教育的内容体系注入新的生机与活力,为立德树人、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新时代高素质劳动者大军贡献更多力量。


“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见群鸥日日来。”衷心期待我们和教育科学与劳动科学领域的广大专家学者、劳动教育一线工作者以及热衷于劳动教育研究的各界人士共同开垦好、培育好、守护好这块目前国内唯一的劳动教育专门学术园地。让我们携起手来,在教育科学与劳动科学的深度交流对话中,在劳动教育理论与实践的相互观照滋养中,在劳动教育事业的历史回眸与前景瞻望中,在劳动教育的国际比较互鉴中,为繁荣发展新时代劳动教育开辟一片新的学术研究阵地、经验交流平台、思想传播渠道,为全面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劳动教育体系、推进劳动教育学科发展建设贡献智慧。


《劳动教育评论》编辑部


2020年3月26日

·专家访谈·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劳动教育的本质与独特价值


——访教育部职业技术教学中心研究所副所长曾天山研究员


【受访专家简介】曾天山,男,湖南湘乡人,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博士后合作导师,主要从事教育政策与管理、教育教学理论研究。现任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副所长,兼任全国教育科学规划战略学科组副组长,北京师范大学、华中科技大学、西南大学博士生导师,国家教育行政学院教授。入选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获“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荣誉称号。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社会科学报》《中国教育报》《教育研究》《人民教育》《中国教育学刊》《高等教育研究》等重要报纸与学术刊物发表论文100多篇,并多次被《新华文摘》《人大复印报刊资料》《高校文科学报文摘》转载。曾主持全国教育科学“十五”规划教育部重点课题“基础教育管理新体制研究”;国家社科基金“十一五”规划教育学一般课题“中国教育科研影响力研究”;教育部委托课题“教育现代化专题”和“教育公平专题”;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青年农民工学习需求调查”等多项重要课题。研究成果《教学理论研究系列》获甘肃省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一等奖;《中国贫困地区教育发展研究报告》获得第二届全国教育科学研究优秀成果二等奖;《义务教育阶段“择校生”现象透视》获第三届全国教育科学研究优秀成果二等奖;《教育科研的视野和方向》获第四届全国教育科学研究优秀成果二等奖。


访谈人:曾老师,您好!您作为从事劳动教育和职业教育研究数十载的专家,对劳动教育有全面而深入的研究,最近拜读了您《我国劳动教育的前世今生》一文,文中提出“新时代劳动教育需要回归本质”,那您认为新时代劳动教育的本质应该是什么?和以往的劳动教育区别在哪里?


曾天山:劳动教育的本质是培养人、锻炼人,劳动教育也是培养人、锻炼人的一个非常必要和重要的途径。所以既不能把劳动教育作为一种惩罚学生的措施,也不能把它变成接受再教育的手段。过去一段时间的劳动教育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却存在走偏的现象。一方面把劳动教育作为处罚的一种手段,或者说让学生接受再教育的一种方式,这种劳动教育观总觉得学生必须接受乡村教育、农村教育,“出大力、流大汗”,这才是真正的劳动教育,这是一种走偏的表现;另一方面是把劳动教育理解为通用技术教育、广泛的社会实践,并把劳动教育的概念异化为一种技能性的教育,这是走偏的另一种形式。新时代劳动教育的本质既要有马克思主义“教劳结合”思想的引领,又要保持“耕读传家久”的传统,劳动教育不会过时,但要体现时代特征。现代技术条件下的劳动教育,强调教育要与以科学技术为基础的劳动相结合,培养学生的专业精神、职业精神、劳动精神。劳动教育本来的目的就是通过体验,通过职业启蒙,增强学生对劳动人民的感情,使其与社会沟通,使其与劳动世界沟通,是这样的一种活动。学生通过这种活动认识劳动价值,了解劳动人民的工作价值和他们的辛苦、艰难,我们应该从这个维度来谈劳动教育的本质。所以劳动教育应该既包括教育含量,也包含技术含量。


访谈人:您还提出了“劳动教育在我国的重生”,那您认为目前中国劳动教育重生有哪些阻碍?


曾天山:对于劳动教育的重生,其实过去有段时间是有很好的实现条件的,过去讲“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农村学校都有校办农场,城市的学校都有校办工厂,都是开门办学,学工、学农、学军很盛行,社会所创造的条件很好。但是,改革开放以后,我国的发展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恢复高考、恢复教育秩序对劳动教育虽然也有好处,但是我们是以单向思维而不是辩证思维来看待并发展劳动教育,没有掌握好度,从这个极点跳到了另一个极点,从特别重视劳动教育一下子就变成特别重视技术教育,这对于劳动教育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随着经济社会的变化,校办工厂、校办农场都不存在了,而且城市的国有企业随着现代企业制度的改革,企业中的一些学校也不存在了。这样导致学校的社会实践骤然减少,仅保留了一些夏令营、游学等体验活动和参观活动,这种活动不是深度的劳动参与,不是学生自己动手去做的劳动。此外,学校出于安全考虑,怕学生受伤,不仅取消了劳动实践,甚至体育项目都减少了。而且有的学校将必要的劳动,如卫生的打扫都外包给公司了。我们上学的时候,学校教室的卫生都是自己打扫的,后来逐渐发展成为工人打扫了,都外包给家政公司了,学生连学校必要的卫生劳动都不用做了,虽然这种形式也很好,但是毕竟减少了学生的劳动体验和劳动机会。现在劳动教育强调“三全”育人,强调培养全面发展的人,不能仅仅培养会读书的人,这种培养人才的方式对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言较为偏颇。习近平总书记现在这么强调劳动教育问题,表明了中央对劳动教育的态度,这有助于解决存在的“三不”问题,即不会劳动、不爱劳动、不珍惜劳动成果。其实我认为应该有“四不”,我们再继续往下想一下,“三不”问题可能会引起不尊重劳动人民感情、看不起普通劳动者的现象,如果一个人不会劳动、不爱劳动、不珍惜劳动成果,肯定就不会尊重普通劳动者。所以我增加了对待劳动人民感情这一问题,强调尊重劳动人民的劳动成果,要有同理心、共情心。同理心就是可以换位思考,围绕人的感受,例如,我们让别人倒杯水,使用不同的句式,就会有不一样的情感表达。如果是“你去给我倒杯水来”,服务人员确实会给你倒水,但是这个口气就不对;如果改成“来了几个客人,请您帮忙倒几杯水”,这时候服务人员的感受是不同的,从你的话语中也体现了对普通劳动者的尊重。所以我们说要尊重普通劳动者,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普通劳动者,只是分工不同而已,只要参与劳动就会有同理心。如果参加过普通劳动,就会真正认识到做这件事情的价值所在,认识到如果没有这些普通劳动者为我们做这些事情,凡事都要我们亲力亲为,我们是不可能更好地完成自己的工作,一方面是做不好,另一方面是没有那么多时间。所以每个人都在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普通劳动者做的事情可能很简单,但是他们用心在做、喜欢做,认真地对待自己的工作,就值得我们尊重。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说尊重劳动人民情感是非常重要的,也是劳动教育中人文关怀的体现。这种尊重普通劳动者,对普通劳动者的人文关怀,也是劳动教育的必然结果。


访谈人:那您认为新时代劳动教育在我国重生的途径是什么?


曾天山:新时代,我们要培养学会共处的人,通过劳动教育让学生学会协作。新时代的劳动教育有磨炼意志、密切协作、集体主义教育、综合育人、了解社会的重要作用。劳动教育是过去教育体系中的一个薄弱环节,但是,劳动教育不能走回老路,要有时代特点,要提倡劳动形式多样化以及不同的劳动形态,劳动形态要包含体力劳动、智力劳动、半体力劳动,等等。所以对大中小学的学生要有不同层次的劳动要求,学生应该逐步提高对劳动的认识。在小学阶段,主要是学生劳动习惯的养成过程,要对其进行体验劳动教育,引导学生在日常化的劳动实践中锻炼,并使其在各种兴趣小组活动中初步体验劳动价值,养成热爱劳动的好习惯;在中学阶段,学生重在认识劳动,学校通过引导学生在思想政治类课程学习、劳动技术类课程学习,以及参与各种社会公益服务、参观职业活动,使之初步认识劳动的基本分工、社会价值、主要形态,初步掌握通用劳动技术;在大学阶段,学生重在理解劳动,进行创造性的劳动,大学生不仅要爱劳动、会劳动,更要“明劳动之理”,深入理解劳动的本质规定、劳动的创造价值、劳动的普遍意义,而且大学生的劳动应该多包含智力成分在里面,例如,好的发明、好的创造、更好的管理方法能使劳动更加简单、容易,使人的劳动强度降低,现在大学生的“双创”“挑战杯赛”就很好地体现了大学生劳动教育的智育成分。新时代的劳动教育要向半体力、半智力甚至要向智育方面去发展,不是那种单纯的体力劳动,而是要发现、探索技术含量高的劳动。新时代要提高劳动的科技含量,提高劳动效率,但不能走向完全技术化,冷冰冰的技术化劳动也不是我们新时代劳动教育的最终目的,新时代的劳动教育要有人文关怀精神。


访谈人:劳动教育我国自古有之,新时代我国的劳动教育是以马克思主义劳动理论为指导的,您认为我国古代的劳动教育观点和马克思主义劳动教育理论的最大区别是什么,二者的契合点是什么,在我国如何实现二者的统一?


曾天山:中国古代是等级社会,而且作为一个农业大国,古代的生活环境不是太好,所以传统劳动教育主张勤劳和节俭,否则这个家族就难以传续,因而留下了“耕读传家久”的传统。提倡边读书边劳动,例如,曹操和曾国藩这样在中国历史上有名望的人物,都提倡家里的妇女要进行生产劳动,保持勤劳。另外,古代提倡读书,农业社会大家还是希望能够学而优则仕,家贫则读书,所以中国的传统观念就是“耕读传家久,诗书济世长”。总体观点就是:如果只读书,不知道民间疾苦,不明白何为“粒粒皆辛苦”,即使入仕也不能成为一个好官,所以强调农家子弟要勤劳节俭,懂得民间疾苦,将来做官也做个好官、清官,明确民生所在,而不是作威作福。在中国古代社会,当官以后确实要实实在在去处理与农业劳动相关的事情,例如,以前的县令,身边没有这么多官员,很多事情要亲力亲为,所以那时候官员都要参加实践劳动,计算这个地区的经济发展、参加抢险救灾,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官员不能不懂民生,不能不懂中国的社会经济状况,所以传统劳动教育要强调节俭、勤劳,读书最好可以从政,不能从政就回家教子弟,同时从事农活。而且中国的特点就是地主和农民是一起干活的,中国的地主是小地主,没有西方那种大庄主,因为中国人口很多,可耕种土地少,所以一般地主经营的范围都很小,而且农活都是季节性的,人们不是常年从事农业劳动,且地主出于少雇用一个劳工的考虑也愿意参加劳动。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形成的中华民族的传统劳动观是:勤劳节俭、学而优则仕、家国天下、耕读传家久。


马克思主义强调的人是全面发展的人,是体力和脑力相结合的人。马克思主义的劳动观以机器化大生产为背景,大工业生产把工人绑在机器上,资本主义条件下产生的生产线、流水线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工人就成为流水线上的“零件”,单独的人不能完全掌握生产全过程,因而人的劳动碎片化,其实就是人的发展被异化了,劳动是被异化的人的劳动,因为机器大生产条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