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哲学 > 沉思与批判:卢卡奇走向马克思的道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沉思与批判:卢卡奇走向马克思的道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沉思与批判:卢卡奇走向马克思的道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沉思与批判:卢卡奇走向马克思的道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荣誉出版

作者:燕宏远著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4-01

书籍编号:30613833

ISBN:9787520160759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473946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哲学

全书内容:

沉思与批判:卢卡奇走向马克思的道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沉思与批判:卢卡奇走向马克思的道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出版说明


后期资助项目是国家社科基金设立的一类重要项目,旨在鼓励广大社科研究者潜心治学,支持基础研究多出优秀成果。它是经过严格评审,从接近完成的科研成果中遴选立项的。为扩大后期资助项目的影响,更好地推动学术发展,促进成果转化,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办公室按照“统一设计、统一标识、统一版式、形成系列”的总体要求,组织出版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成果。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办公室

绪论


当代著名的马克思主义思想家格奥尔格·卢卡奇(Georg Lukács,1885~1971年)[1]虽然出生在匈牙利,但他的影响和名声却远远超出了匈牙利。本书所要做的事情就是发掘和阐明这一点。卢卡奇生于一个富有的银行家家庭,但他为何逐步走上革命和马克思的道路,直至成为20世纪东西方公认的马克思主义思想家和理论家,被称为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这需要我们找到其中的原委。从青少年时代起,他读得更多的是莎士比亚、托尔斯泰、易卜生,尤其是奥第的进步作品,吸收了其中的进步思想。在中学快毕业的时候,卢卡奇首次接触到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据他自己说,“印象非常深”;在大学时他又阅读了马克思的《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在德国攻读博士学位期间他精心钻研了马克思的《资本论》第1卷,并在1908年的《现代戏剧发展史》一书中就表现出“马克思的倾向明显地占中心地位”。[2]在加入匈牙利共产党并参加1919年匈牙利苏维埃革命失败后流亡维也纳期间,他进一步钻研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的著作,撰写了《历史与阶级意识》一书,并在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和左派知识分子中间产生了重大影响,后来这一影响逐渐扩展到苏联、东欧等国家以至于全世界,使他成为继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以后影响最大、争议最多、最著名的马克思主义思想家和理论家。准确地说,他在研究、解读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并把马克思主义运用于美学、文学评论、文艺理论、政治理论等方面,做出了系统的理论探讨。他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创造性阐释的著述之多,很少有人能及。尽管还有一些人对卢卡奇的某些看法持有异议,但东西方大多数学者都承认他是一位著名的马克思主义思想家和理论家。针对苏联社会主义模式的弊端,他最早敏锐地看出最大的问题在于“回到”和“复兴”马克思主义,在于真正实行人民民主和社会主义民主。这正是许多人,也包括笔者对卢卡奇深感兴趣和下功夫研讨的重要原因。


所以,卢卡奇逐步走向马克思主义,刻苦钻研、深入思考、系统探讨、创造性运用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执着追求和主导线路,就成为本书所要探讨和研究的主题,以阐明和揭示卢卡奇在其整个思想发展和变化中如何取得一大批创造性成果的奥秘。由于卢卡奇前期吸收了各种不同的思想而甚为复杂,其中有些唯心主义观点也导致他犯下种种错误。他深受康德、费希特、黑格尔、马克思、列宁等批判精神的影响,所以他所评论、批评或批判的人物和著作非常广泛和众多,而卢卡奇本人也因“左得很”而曾遭到列宁的严厉批判,后来又引发各种争议,并多次遭到一些人对其所谓“修正主义”的诸多批判,经历了艰难曲折,甚至直至今天在他的故乡,关于他的争议仍然未停止。鉴于以上种种原因,“沉思与批判——卢卡奇走向马克思的道路”突出展现卢卡奇思想发展的复杂历程和突出特点,就成为拙著的书名。这里不仅涉及如何评价卢卡奇的思想转变及至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哲学的理解、阐明和在几个领域里具体运用等诸多重要的理论问题,而且也涉及如何把握人民民主及其向社会主义转变这一重大政治理论和实践问题,特别是涉及斯大林的功过是非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经验和教训问题。需要指出的是,在英、法、德等语言中,“批判”包含中文里的批判、批评、评论几个词的丰富含义。所以,这里的批判也是在这一意义上使用的,即使“否定”也是在辩证扬弃的严格意义上使用的。只是在极左的年代里,似乎把“批判”,尤其是“否定”一词误解或歪曲成绝对否定的意思。故我们认为,在这里应恢复这个词的真正丰富内涵是十分必要的。因此,在此批判意义上,全面准确了解、深入研究、客观把握和实事求是地评价卢卡奇的思想,就成为学术界一项非常重要而困难的任务。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逐步深入和扩大,卢卡奇原著越来越多地被出版,而且其原著的中文版本也持续增多。因此,更为具体细致地研究、准确地阐明和评论卢卡奇的真实思想及其变化,尤其是他的贡献、历史地位和早期某些不成熟之处或某些失误或错误,也包括他中期的某些偏颇或历史局限性,现在已到了最佳的时候。而这正是笔者多年对卢卡奇深感兴趣、深入钻研并下决心撰写此书的原因所在。


本书主要使用历史和逻辑相统一的研究方法,全面、系统、具体阐明了卢卡奇一生为什么和如何走近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以及如何理解、阐明和在诸多方面创造性运用马克思主义并逐步成熟和完善,从而在哲学、美学、文学评论等方面取得独树一帜的成就。本书的重点是突出卢卡奇的沉思和批判的鲜明特点和优长之处,以及由此引发的一系列讨论、批判和至今仍未结束的激烈争论。值得注意的是,在近一百年的时间里,对卢卡奇的绝对否定和高度赞扬,在东西方有着完全不同的评价,其差异之大是罕见的。


(1)卢卡奇的早期著作,如《现代戏剧发展史》《心灵与形式》《小说理论》等,以及他追求真正有意义的生活和不同于绝大多数知识分子的强烈反战态度究竟隐藏着何种独特的思想奥秘?这一奥秘又如何促使他走上了异于其他人的艰险历程?博览马克思的著作和其他有价值的名著、追求有意义的生活从而促使他走向马克思、献身于人类解放的道路在这里已初现端倪。但是其中也确实混杂着较多的非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影响。


(2)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对卢卡奇产生了巨大的震撼,使他认识到:“只有俄国革命才真正打开了通向未来的窗口;沙皇的倒台使我们初见端倪,而随着资本主义的崩溃,未来便完全呈现在我们面前。”[3]在卢卡奇看来,他终于看到了人类摆脱战争和资本主义的道路。这正是卢卡奇走向以至于坚信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决定性开端。


但是,卢卡奇走向马克思主义和信仰社会主义的道路并非完全笔直平坦,而是有一个较长时期的转变过程。1917~1918年,“怎么办?”一直是卢卡奇头脑中着重深入思考的主要问题。卢卡奇承认,而且有文献可以证明,卢卡奇是在经过激烈思想斗争之后才加入共产党的。也就是说,在1918年11月“经历了某种内部冲突过程”,经过一种“内心的清算”,卢卡奇才决定在1918年12月中旬加入共产党[4],随后便参加了1919年的匈牙利苏维埃革命。这是卢卡奇在政治思想上大转变的关键性一步。


(3)在1919年匈牙利苏维埃革命失败后,卢卡奇曾一度在布达佩斯从事地下革命活动,随后就流亡到维也纳。1920年他发表的《论议会制》一文中“左”的激进观点遭到列宁的尖锐批评,这大大影响了他以后克服“左”的错误倾向的思想发展。在进一步学习和深入钻研马克思的思想之后,1923年卢卡奇出版了著名的《历史与阶级意识》一书。在该书中,他强调要“正确理解马克思的方法的本质,并正确地加以运用”;“坚持马克思的学说”目的就是“按照马克思主义的意思来解释马克思的学说”[5],并提出许多很有影响的创新性的思想,成为他在“走向马克思”的思想转变历程中重要的里程碑。然而,正如卢卡奇自己所说,《历史与阶级意识》是他在对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的思想处于“学习的开始”[6]时期写作的,由于他尚未完全克服那时流行的一些思想观点,对马克思思想的把握还处于初学时期,表现出了某些幼稚幻想、不完全成熟、误解或自相矛盾之处(如对自然辩证法和反映论的思想表达的失误、过分夸大阶级意识的作用等),因而也由此引发了学术界持久而激烈的争论。由于卢卡奇这部著作涉及如何正确地理解和把握马克思主义哲学这一重大问题,因此本书将依据德语原文,用较多的篇幅再现卢卡奇这部著作的论点。本书强调的创新之处是,卢卡奇1923年发表的《历史与阶级意识》一书中的《什么是正统马克思主义》一文中不仅在“辩证法”前面加上“唯物主义”这一重要修饰词,补充加进去“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这两个马克思主义特别重要的术语,而且他也加进去“完全同意”[7]马克思在《资本论》第1卷第2版跋中对他的辩证方法与黑格尔的辩证方法的“不同”和“截然相反”的实质性表述,确认“回到恩格斯”的“马克思的解释传统去”“具有实际的重要性”。这才是评价《历史与阶级意识》一书最重要的一点。卢卡奇也因《历史与阶级意识》一书而被视为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


卢卡奇虽然因《历史与阶级意识》一书而受到共产国际主要领导人季诺维也夫和布哈林及其追随者的严厉批判,被指责为“理论上的修正主义”,但他仍然坚定地朝着更多吸收和接近马克思和列宁思想的道路走下去。1924年卢卡奇写作了《列宁》一书,并在1928年受匈共委托按照匈牙利的具体国情特点起草了《布鲁姆提纲》。这其中遵循列宁的思想提出了与斯大林时代“无产阶级专政”不同的“工农民主专政”思想,恰好与当时中国20世纪20~30年代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关于“工农民主革命”的原则提法相接近。此后,卢卡奇在苏联时期通过精心阅读和深入研究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清除了某些错误的观念和表述,直至1933年写出标志着卢卡奇思想成熟的《我走向马克思的道路》一文。这些都标志着他逐步完成向马克思主义根本转变的过程。


(4)正如卢卡奇自己所说,在大致完成向马克思主义的根本转变之后,他就从政治领域转向学术理论研究领域,从此便把在他“熟悉的领域里正确地运用马列主义世界观并且按照新情况的要求予以相应的发展”作为他“一生的中心任务”。[8]可以说,就思想和理论而言,卢卡奇一生都坚信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特别是在系统阐明马克思主义哲学、美学、文学评论以及政治理论上都有独特贡献。


卢卡奇在苏联这一段时期及其后来回到匈牙利的整个后半生中,主要集中在六个领域来实现他所说的“一生的中心任务”。


第一,在一系列著作中阐明了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和现实主义理论并撰写出一大批文学评论,重点是客观评价了德国近现代文学和俄罗斯-苏联文学以及英、法等国家的著名文学家。卢卡奇的突出贡献在于,依据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关于文学艺术的观点,系统、深入地阐发了现实主义理论,历史地、充分肯定地也是实事求是地评价了歌德、海涅、托马斯·曼、托尔斯泰、高尔基等一大批文学大师以及他们在人类文化史上的历史作用和地位。


第二,批判地研究青年黑格尔思想、非理性主义,写出了《青年黑格尔》《理性的毁灭》《生存主义还是马克思主义?》三部重要著作。卢卡奇这两个方面的创作活动,通过发掘和阐发古典哲学文化、现实主义艺术、民主-理性传统,为建立反法西斯人民阵线和批判非理性主义做出了独特贡献。


第三,《审美特性》这一巨著(上下卷共计有中文135万字)是卢卡奇美学研究方面最杰出的成就。在该书中,卢卡奇力图“在美学问题上尽可能正确地运用马克思主义”,他从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美学思想出发,阐明了审美的拟人化特征,用6章约合中文36万字的长篇创造性地提出和阐明了“模仿问题”,此外还深入研讨了“特殊性范畴”以及“艺术的解放斗争”等理论问题。


第四,读者在本书中还会看到,卢卡奇是怎样依据马克思主义思想来揭示人、人道主义和异化问题的。通晓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思想的卢卡奇,根据匈牙利和其他东欧国家相对落后且带有浓厚封建残余的实际情况,于1946年在《文学与民主》一文中率先提出当时“欧洲民主的中心问题”,简单地说,就是“建立新型人民民主政权的问题”。[9]1948年他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在新民主主义中的任务》的论著中又明确提出“新民主主义”概念,并阐明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在这种新民主主义阶段中的任务。所以,卢卡奇明确指出,社会主义是“和最发达的民主不可分割的”,劳动人民“不但要在法律上享受形式上的自由、平等;同时必须获得保证,使他们在日常重要的问题上能够真正地享受自由和平等。这正是新的、人民民主最重要的、最迫切的任务”。[10]值得强调的是,卢卡奇在晚年的一次谈话中明确提出了他从马克思思想中发掘出“只有马克思才肯定了作为社会主义斗争的一个阶段的民主革命斗争的重要意义”。[11]


此外,与上述问题相联系,本书较详细地阐明了卢卡奇解决的另一个重要难题,就是如何从理论上批判地分析和评价斯大林的功过是非和复兴马克思主义的问题。1968年的《民主化的今天和明天》(用德文第一次发表的书名是《社会主义与民主化》)一书又表明,他是社会主义民主(包括无产阶级专政)的第一个系统阐发者。卢卡奇强调:“对于我们来说,处于中心地位的是,社会主义民主如何能够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贯彻执行。”[12]这正是卢卡奇思想的鲜明特点之一。


第五,卢卡奇晚年花费极大精力研究和深入思考,写出《关于社会存在的存在论》这一大部头著作(包括其导论在内计有154万字之多)。他遵循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的思想精髓提出和发挥了社会存在的存在论问题,重点阐明社会存在的各种复杂问题,即唯物史观的具体运用问题,以及他怎样思考和倡导社会主义改革的理论问题等。他在这部巨著中针对斯大林时代直到勃列日涅夫时代存在的问题,用最大的篇幅指明了在苏联社会主义模式里仍然存在异化现象。这是当时卢卡奇所能达到的最高水平,而且在意识能动性和异化问题上他做到了当时苏联学者都远远不可能达到的高度。但是,笔者认为,有必要指出卢卡奇在异化问题上的缺陷,即卢卡奇未提到马克思、恩格斯早期和后期关于此的以下论述:由于分工所造成的“社会活动的这种固定化,我们本身的产物聚合为一种统治我们、不受我们控制、使我们的愿望不能实现并使我们的打算落空的物质力量,这是迄今为止历史发展中的主要因素之一”。[13]马克思后期明确指出:“关键不在于对象化,而在于异化,外化,外在化,在于不归工人所有,而归人格化的生产条件即资本所有。”[14]“如果说资本起初在流通的表面上表现为资本物神,表现为创造价值的价值,那么,现在它又在生息资本的形式上,取得了它的最异化最特别的形式。”[15]但是,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关于异化的重要思想和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对商品拜物教的深刻揭示,却正是卢卡奇始终重视对异化现象的深入研究的主要原因。


第六,卢卡奇晚年对改革的一再强调,表明他是社会主义改革理论和实践上的最早倡导者和坚信者。20世纪60年代末他就认为,最重要的问题是“需要进行改革”。他明确表示,由于“到处都遇到坚决与旧制度决裂还是只对它进行改革的问题”,所以卢卡奇“很坦率地说”,他是“站在改革一边”。[16]卢卡奇是最早敏锐地看到苏联社会主义模式亟须改革和社会主义民主对改革所具有的重大意义的思想家和理论家。这是当时其他社会主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