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社会学 > 中国残障观察报告(2018)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中国残障观察报告(2018)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中国残障观察报告(2018)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中国残障观察报告(2018)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解岩著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4-01

书籍编号:30613836

ISBN:9787520163996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69581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社会学

全书内容:

中国残障观察报告(2018)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中国残障观察报告(2018)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残障是人性的尺度


——解岩

自序


黄仁宇先生所著《万历十五年》一书的英文版书名“1587,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直译过来是“1587,无关紧要的一年”。借用于此,可以说,在中国残障事业发展的进程中,“2018,无关紧要的一年”。


我对无关紧要的感受,说来话长。为人的45年里,为残障者已有18年,如此算来已然成年。残障者,这个身份对我个人而言,已经无关紧要。从2006年创办一加一到现在,时间瞬间驶过13年,幸运的是,我开始从事残障领域工作,与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的诞生同年,也“巧合”得与中国残障事业进入“公约时代”同步,其间所亲身经历和感受到的事,风雨摇摆中变得无关紧要。对比我在2017年度《中国残障观察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自序里的文字,字里行间被专业、人情、身份、能力困扰、浸泡,此刻的情绪和心境也就显得无关紧要。再对比去年和今年的《报告》目录,章节的设置虽无变化,但不再如往年追求甚至是刻意为之的满而全。这份报告或有则写之,或吸收合并,或空缺留白,我无关紧要的状态也反映到《报告》的内容。


不再怀疑我的身份。无论残障者还是民间行动者,能否担当起《报告》的内容,这无关紧要。身份变不了更逃避不了,也正是这样的身份,注定挑起了这份责任。或许正因为其意义和价值无关紧要,才更能折射出当下中国残障领域和社会的现状。这是一本“必然”会出现的书,“恰巧”我心甘情愿、乐见其成地出现,《报告》有关紧要,而我无关紧要。


不再怀疑我的能力。从2012年第一次写影子报告,到2014年第一次写年度《报告》至今,每一年都没有停笔过。先把自己封闭起来内省,进而落笔完成20万字之多的记录。持续5年的历练,好在我没有因为常年的写作变得自负和自傲。苦我心志,劳我筋骨,饿我体肤,空乏我身,行拂乱我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我所不能。假如经历过还意识不到这其中的无关紧要,那个“自我”活成了“宿命”或“使命”,想必也就更加的无关紧要。


不再怀疑我的专业。此前的怀疑纠结在学术上的专业理解,这一怀疑可以继续,但不必怀疑我的怀疑精神、决不人云亦云的态度,行动中的观察、思考积淀,以及由此生长出来的独特立场和观点。何况这只是一家之说,是那块抛砖引玉的“砖头”,等着诸位涉猎更多论说后去思索,比照探究,以形成你们的观点。我的行动先行,反思先行,记录先行,正是对学术上的理论先行的回应、反抗。而我的无关紧要,也等待着未来残障研究的有关紧要。


不再怀疑我的人情。人到中年本该世故,此时岂再担心为人处世上是否得罪到人?想必已经得罪的人尚未修补,还没得罪的人会继续得罪,但这更不是“少要沉稳老要狂”的理由,以致变本加厉地“不近人情”。恰恰是这样的怀疑和警示,时刻告诫我对事不对人,不可立场先行。在残障领域所秉承的立场基础,当然是《公约》,观点、立场由事实的堆积反应中来,由现象本身的复杂性中来,一旦偏离《公约》的精神和宗旨,人情之剑在本来就是人情社会的中国自然会发射,伤人伤己。有了《公约》的基准,在其中我也是一名修行者,自然无关紧要。


理解了我的无关紧要之后,再解读中国残障事业,“2018,无关紧要的一年”,才会少了些许阻碍和质疑。


首先,无关紧要不意味着工作无内容,反而相对往年而言2018年的工作内容更多。仅以残障者的体育赛事为例,2018年不仅参加了韩国平昌冬残奥会,还参加了印尼雅加达亚残运会。再比如2018年中国及各地残联的理事会完成了换届选举,举行了中国残联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更有中国政府提交《残疾人权利公约》的实施情况,中国第二次和第三次合并定期报告(以下简称《二/三次合并报告》)这样几年才有的大事。但如若放在纵横更宽更长的历史中,这都是无关紧要的固定事务,是可预期、有计划的规定任务。


其次,无关紧要不意味着年份无纪念。恰巧,2018年是中国残联成立三十周年,《公约》在中国生效十周年。中国的残障事业在国内和国际都赶上具有重要意义和纪念价值的年份。然而这两个纪念日在2018年中国修宪的历史背景下,前者在行业里还略有动静,后者几乎悄无声息。如此这般,越是无关紧要,其背后越是有其缘由,值得纪念。


最后,无关紧要不意味着记录无价值。毋庸讳言,我在整理2018年的《报告》内容时,的确遇到很大的挑战,直白地说就是没的写。这个现象在2017年度《报告》的后记里就已经明示:民间无内容。2018年政府、残联在残障事业发展进程的常态化工作,导致来自政府的议题不是已经写过,就是短时间内体现不出变化。我深深地陷入了写作无内容、无对象、无目标的困境。如此恰恰给了我几年撰写《报告》之后一个停顿和反思的时间。历史是一个关于成长的故事,成长中的烦恼只能在历史进程中逐渐消化。水墨画中的留白,无关紧要的包装和装饰,其意境和影响更有价值。


于是,2018,无关紧要的一年后,我又开启2018年度《报告》的写作,延续过往采用的三个方面。


第一,论述维度,继续采用“五维空间”。在2018年这一断截面里,选取事件、人物、议题等,从残障领域的多元性、残障与当下社会的互动性、残障所处当下社会的历史性、中国与国际残障运动的关联性、中国与国际社会的共生性等五维空间记录2018年中国残障事业发展的轮廓、形象和温度。


第二,写作手法,继续采用“聚焦”的写法。维特根斯坦在《逻辑哲学论》里说:“能够说的,都能够说清楚;凡不能谈论的,就应该保持沉默。”[1]后来《哲学研究》一书的前言中,他自己也做了更正:“我本来是乐于创作出一本好书的。结果事与愿违,但是,我能改进它的时间已经过去。”写作手法到内容选择,我虽不回避一些尖锐话题,但必须承认可以说的事情未必可以说清楚,写作下笔时颇费踌躇。一方面,读者反馈给我,读过往的《报告》文字需要一定的行业背景和基础,否则读不懂,甚至觉得是江湖黑话。一方面,考虑各方的接受程度和时代背景,古人讲“理不可直指,情不可显出”。黑话也好,隐喻也罢,行文时有隐晦,时有指彼而喻此,时有不明线直陈,如云中之龙,只隐约露其鳞爪。另一方面,茶壶里煮饺子这一个令人郁闷至极的泥潭,我始终深陷其中,偶尔上岸,表现出来的是别人一句话,我耗用500字还没讲到位。但我愿意把这些暴露给大家,引起关注、思考和研究,供诸位批评、玩味,当然还期待夸奖。


第三,整体结构,继续采用2017年度的《报告》格式。保留年度监测分析、行动研究、权利事件、观察述评等四大部分,删除趋势猜想。本年度删除的原因,其一是所跟踪的议题还未破土;其二是行业的“慢性病”在光阴飞驰中懒懒流连,不愿离开;其三是趋势猜想本身就是基于行业的经验和个人的判断,也是《报告》内容中显得最不理性的部分。那么,在无关紧要的一年,不上也罢。此外,还有第一部分监测分析的篇章,由2017年度《报告》的10章,缩减到4章,以此对应上述“没的写”之实。


进一步深入2018这无关紧要的一年之中,看似所发生的林林总总,平淡无奇,却已为本年度的内容出炉埋下了伏笔,以至于我并没什么可归纳提炼的空间,只能挑选其中几项详细说明,以表我选择的无关紧要。


一是,关键词“中国残联三十年”,我没的选。等了2018全年,始终没有发现民间社会有人对“中国残联三十年”进行全面的回顾和反思,见到的也只是很少的回忆和缩影。来自中国残联的纪念文章,或居功至伟,或叙事宏大,或研究论调。而出自中国DPO之手的《报告》不把“中国残联三十年”作为关键词收录,实在说不过去。然而,当我遨游在三十年的发展历程中,试图剥离出一条主线——既可以张弛自如地表达社群情感,又可以收放自如地反映社群期盼的主线,才发现达此目标难也!教育、就业、维权、康复……肢体、视力、心智……法律、政策、标准……人物、里程碑事件、工作模式……仅仅是中国残障事业的内部发展就会有多议题、多障别、多路径等太多条的线路,我放弃了。我还尝试选择民间和官方两条线路,分别和共同摹画出中国残联的三十年,结果我也放弃了,原因是发现民间和官方在推进残障事业发展的道路上,时而平行,时而交叉,时而合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交织在一起,还是多个线头缠绕。《报告》的篇幅和交稿期也不允许,故无疾而终。


一边是必须写,一边是下不了笔,计划被搁浅,一拖再拖,直到读到《中国残疾人事业重要文件选编(1978—2018)》,这份中国残联三十年出版的重要的纪念文献。其中自1988年以来的七届全国代表大会,邓朴方、张海迪两任中国残联主席,及其所做工作报告的题目,为我的研究指明了方向,提供了素材,使我豁然开朗,遂下笔。以两任中国残联主席作为三十年的时代划分,即邓朴方的“强人残联”和张海迪的“楷模残联”,并对比分析邓朴方主席所做的五届工作报告题目和张海迪主席所做的两届工作报告题目中“奋斗”一词的使用,再去结合中国残联“代表、服务、管理”三大功能在2018年、2008~2018年以及2018年之后这三个时间区间里的反映和效果,完成本书。此时汗水已浸湿全身。


二是,关键词“公约十年”,我没的选。本以为这一题目对我而言是信手拈来,与《公约》同出生、共成长的十几年,经历过与《公约》有关的各种历史时刻,想来“公约十年”的撰写定然不难。事实上,撰写这篇稿子的时间超过“中国残联三十年”耗时的一倍以上。表面上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文章我不能写成一加一的发展历史。作为创始人,我经常直言不讳,一加一是中国本土的、民间的、唯一的DPO,此处不就DPO与一加一进行论述,往年《报告》都已整理。单就这一句话就已然招致残障社群、研究者、官方等的反对和反感。一旦再以一加一为主书写“公约十年”,难免又会落下口舌。《公约》滋养了一加一,一加一在《公约》中成长,这一事实无人否认。那么,按照时间轴写《公约》生效后的民间社群成果,自然还是以一加一的发展历史为主线和主导。表面原因之二是我不能写成政府的履约报告。《公约》生效之日也是各国政府履约的义务和责任开启之日。2018年,这一个特殊年份,中国政府又递交了《二/三次合并报告》。这份报告有条理、有逻辑、有内容地把《公约》生效十年里,政府在法律、政策等方面的行动和改变呈现得非常清晰。假如再从此角度入手,不仅不能体现民间残障社群的状况,更有越俎代庖之嫌。


放弃这两种论述路径,被表面原因掩盖的核心问题随即浮出水面。无论是以一加一发展历史为主的,还是以类似政府履约报告的形式去撰写本书,直接呈现出来的只是产出(Output),即曾经做过了什么。但所制定的法律、政策或做过的项目、活动,使残障者获得的改变和其改善效果(Outcome)如何?产生的影响(Impact)几何?这些在发展框架下的评估,才是衡量残障者获得实实在在的幸福感的依据。遗憾的是,这些无论是官方,还是学界至今都未曾涉及。此时,我只能回到一加一过往的事件,这是我的亲历也是最为熟悉的,《公约》十年的回忆及整理此刻才算正式开始。


对每一个事件或行动进行归类,然后为其找出一种理论依据。当我做过这些功课之后,惊奇地发现,原来或模仿,或自觉,或自发,或策划,或组织,或凑巧的事件与活动,在残障研究的学术领域都有其理论基础,包括但不仅限于权利、身份认同、集体行动、社会运动、国际法……如梦初醒,如获至宝,原来过去的行动不盲目,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当进一步再把每类行动的对象进行明确和分类后,一条清晰的主线呈现出来,也正是本书的五个核心板块:唤醒的权利意识、觉醒的身份认同、变革的社群行动、启蒙的公众意识、困扰的国内履约。结尾时,写得兴起,又给未来留下彩蛋,直接抛出残障研究所面临的“4个脱节”,即价值脱节、社群脱节、理念脱节和学科脱节,才鸣锣收兵。


三是,行动研究中“残障者行为能力制度的反思——以《残疾人权利公约》第12条为视角”,我没的选。该篇既是我硕士的毕业论文,又是与2018年度《报告》同步撰写,这无形中增加了许多压力。自2015年12月底开始,进入中年的我,学范进,跟自己犯劲儿,去了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学习,其间大大小小的考试课程近20门,历时3年才走到毕业答辩的阶段。论文选题,又一次与自己犯劲儿,选了但凡学民商法的人都知道的行为能力制度,还选了少有人知道的《公约》和以第12条为视角,这样一多一少所引发的奇妙旅程,未来再与诸位分享,但我保证这是《公约》生效十年后,我的又一次启程。如今,答辩完毕,获得法学硕士学位,着急忙慌地将论文公之于众,丝毫没有任何得意。因为我知道,2018,《公约》生效十年的纪念里,如果没有《公约》第12条的专题,那一定是少了很大一块的理念实践。而在中国和中国的法律界,残障者的行为能力制度,又牢牢地掐住中国残障者前行的步伐。赶紧抛出最核心的问题,我怎能有的选呢?


四是,权利事件中的“弱社群和强标识:符号学视角下年度权利事件的隐喻”,我没的选。这篇是继2017年度《报告》中的“残障十大权利事件在中国的诞生、演绎与发展”一文之后的姊妹篇。上篇更像是一篇回忆录,回答“从哪里来”,而这篇直接掀开了盖头,回答“我是谁”,是一篇偏重于残障与媒介的学术文章,是受2019年初占据畅销书榜单《弱传播——舆论世界的哲学》一书的启发完成。该文中,分别以残障者和非残障者为主体,各自划分出9类“弱”和9类“强”,以此解码、定义和诠释残障这个“弱社群”。好在我没有再进一步举例,否则会把残的、不残的全人类都“得罪”苦了,谁让我说“残障是人性的尺度”。文章的第二部分,对“权利”做阴、阳两条线路对立统一的论述,以明确“权利”作为强标识的缘由。文章最后,进一步解释残障和权利的符号及隐喻,进而提出权利的传播论,权利的表象、表面、表达和表现之“四表”。写得着实酣畅淋漓。


以上之四个“没的选”,是我心之所向,也是我重点推荐给诸位2018年度《报告》里的看点。其中有遣词造句等方面的不妥,当然应由我负责,敬请诸位批评指正。另外,还有一点,是我故意而为之。2018年度《报告》大部分的文章都多了一些各学术流派的学者之观点引用,流派选择得很杂并未统一,这是我留给自己的余地和缺口,如实记录以表残障研究的跨学科和多学科之意,特做此补充说明。


最后,感谢李学会老师对我的点拨,“2018,无关紧要的一年”之顿悟就得益于他,故将本文“自序”的落款时间前提至2019年8月24日,地点西安,以纪念我俩及一众人等醉酒后的灵光乍现。感谢崔凤鸣老师,这是一份迟到的感谢,因为2017年度《报告》的封底推荐文字,是凤鸣帮我润色,为本书增色不少,2018年度继续沿用。感谢马志莹老师,2018的年度收藏,是志莹代表一加一在联合国发言的记录,以及给我描述的现场的所见所闻。还要感谢丁雨婷老师,每每被我用文章的诱惑,套路她做我的文字的编辑。我自知我的表述多晦涩难懂,但她依旧欣然承接,美其名曰“为人民服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