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宗教 > 先秦儒道论稿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先秦儒道论稿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先秦儒道论稿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先秦儒道论稿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王世舜著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4-01

书籍编号:30613837

ISBN:9787520164566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81488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宗教

全书内容:

先秦儒道论稿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文前辅文


聊城大学学术著作出版基金资助


聊城大学简帛学研究中心学术著作出版资助


谨以此书祝贺王世舜先生八十五寿诞!

作者简介


先秦儒道论稿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王世舜 男,1935年生,安徽省灵璧县人,聊城大学文学院退休教授,聊城大学简帛学研究中心学术顾问。自1992 年起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1993 年被评为山东省优秀教师。1994年被聘为《续修四库全书·经部》特约编委。主要著作有:《尚书译注》《老庄词典》《庄子译注》。

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


先秦儒道论稿/王世舜著.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20.4


ISBN 978-7-5201-6456-6


Ⅰ.①先… Ⅱ.①王… Ⅲ.①儒家-研究-先秦时代-文集 ②道家-研究-先秦时代-文集 Ⅳ.①B220.4-53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20)第051783号






先秦儒道论稿


著  者 / 王世舜


出版 人 / 谢寿光


组稿编辑 / 宋月华 胡百涛


责任编辑 / 胡百涛


出  版 /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人文分社(010)59367215


      地址:北京市北三环中路甲29号院华龙大厦 邮编:100029


      网址:www.ssap.com.cn


发  行 / 市场营销中心(010)59367081 59367083


印  装 / 三河市东方印刷有限公司


规  格 / 开本:787mm×1092mm 1/16


      印张:16.5 字数:220千字


版  次 / 2020年4月第1版 2020年4月第1次印刷


书  号 / ISBN 978-7-5201-6456-6


定  价 / 138.00元


本书如有印装质量问题,请与读者服务中心(010-59367028)联系


先秦儒道论稿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版权所有 翻印必究

略论《尚书》的整理与研究


《尚书》是儒家的一部重要典籍,同时也是上至原始社会末期,下至春秋时代早期古史资料的最早的汇集本,是中国流传至今最为古老的典籍。因而,无论在文化史上、史学史上都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尚书》的整理与研究的历史,同样也十分悠久。因而,在整理与研究的过程中,已形成专门学问——“尚书学”。在这一领域内有的学者不断辛勤耕耘,已获得丰硕的成果。


《尚书》的整理与研究是一个大题目,涉及的问题极多,绝非这篇短文所能容纳。本文只打算谈两个问题:一是研究与整理的方法问题,二是文字的训释问题。


孔子曾说:“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论语·为政》)这段话原本不是针对治学而言,且流传年代久远为人们所习闻,但我以为用作治学方法,特别是用作整理与研究《尚书》的方法,不但尚未过时,而且十分合适。


“多闻阙疑”这段话下面,还有一句话:“多见阙殆。”“多闻”言多听,“多见”言多看。“阙疑”“阙殆”意思大体相同,均指有所怀疑。


研究和整理《尚书》,首先要“多闻”“多见”。《尚书》的研究与整理的过程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有关著作汗牛充栋。这些著作供参考,是可以的,但能够据为信史的资料,却很少。


《尚书》篇有今古文之分。今文二十八篇,古文二十五篇,自清代阎若璩《尚书古文疏证》一书问世三百年来,古文之伪已成定谳。近百年来,学者们又对今文提出质疑,提出许多见解(限于篇幅不缕述)。特别是甲骨学勃兴之后,许多学者以甲骨文、金文证《尚书》创“新证”之学,成绩斐然。不但如此,许多自然科学家(如天文、农业、地理等学科)也涉足这一领域,运用现代自然科学对《尚书》中涉及的有关自然科学方面的问题加以研究,创获尤多。这些成绩都是应当充分加以肯定的。但是,我们应当知道,我们今天所能见到的《尚书》文本,是唐孔颖达《五经正义》本,该本所据正是东晋梅赜所献的所谓伪孔传本。其他《尚书》文本均已亡佚。《正义》本(伪孔传本)就字体而言,最早的楷体本始自东晋范宁(339~401),此楷体本已佚。第二次的楷体本是开成石经本,为唐玄宗命卫包所书写,不无讹误。初刻时即有郑覃、唐玄度校订磨改,后来虽有损毁,但经修复,基本上完好无缺。[1]清代学者阮元认为“后来注疏本俱出于此”。[2]


古人云:“读天下书未遍,不敢妄下雌黄。”治学必须具备这种严肃态度。如果说唐孔颖达《五经正义》之前的《尚书》文本,均已亡佚,今天均不及见,那么我们今天讨论《尚书》有关问题则必须“慎言其余”!


1993年湖北荆门市郭店楚墓出土了战国时代老子竹简本,轰动了整个学术界。这部书学术价值自不待言,这件事情本身给人的启发意义尤为重大。所谓“地不爱宝”,既然老子的战国竹简本、汉代的帛书本可以出土,那么儒家的经典——《尚书》(也包括其他各经)战国本、汉代本、魏晋本,也有出土的可能。在这些文本尚未出土的情况下,我们讨论问题必须谨慎从事,立论决不可过于武断。试举以下几个问题谈谈我的一些浅见。


1.关于尚书的今文与古文。学者们对古文之伪作了许多考证,提出许多质疑,甚至对今文也提出过许多质疑,但学者们对传授今文的伏生则很少提出质疑。《易经》《诗经》自孔子至汉代的授受传承均有记载,唯独《尚书》没有这方面的记载,原因何在?再者,伏生的《尚书》来自何处?是否确为孔子所整理的《尚书》?这些都是非常值得研究的问题。有的学者确认为孔子整理的《尚书》,但根据何在,却提不出来。我以为对这种问题还是“慎言”为是。再者,假定伏生的《尚书》确为孔子所传,那么,根据《史记·儒林传》记载伏生为秦博士,秦始皇焚书坑儒时,伏生将《尚书》壁藏于家中。大乱之后,亦即汉定之后,伏生求其书,亡数十篇,仅得二十九篇(实为二十八篇),便以这二十八篇教于齐鲁之间。伏生既为秦博士,又专授《尚书》,可见对《尚书》有专门研究。二十八篇之外的《尚书》虽然亡佚了,但伏生对这些佚篇的内容,一定非常了解。伏生除了传授今文二十八篇之外,还有解说《尚书》的专著《尚书大传》一书问世。在这部专著中,除二十九篇(含《泰誓》篇)外,伏生还提到《九共》(虞传)、《帝告》(殷传)、《大战》、《嘉禾》、《揜诰》、《臩命》(即《冏命》,以上为周传)六篇。其中《大战》篇录有篇中正文,《九共》《帝告》《嘉禾》有解说文字,而无正文。《揜诰》《冏命》两篇仅存篇目,无正文亦无解说文字。


《尚书大传》虽是伏生解《尚书》的专著,却是其及门弟子欧阳生和伯与张生所记。是否为伏生解《尚书》的全部已不得而知。此书已佚,清人有多种辑本。《皇清经解续编》收清人陈寿祺《尚书大传辑校》本。《尚书大传》所录《大战》篇文字,《史记·周本纪》未采录(有的学者以为《周本纪》译载全文,未出篇名,不确),是否确有此篇,难以详考。


《尚书》为先秦旧籍,全书文字不会太多。伏生既是研究《尚书》的专家,记诵全书当非难事,为什么只录《大战》篇一篇文字,《九共》《帝告》《嘉禾》三篇仅有解说而无正文,《揜诰》《冏命》两篇,既无解说文字更无正文,仅存其篇目。其余逸篇不但无正文,无说解,且无篇目。这个问题不是很值得人们去思考,去研究吗?遗憾的是这个问题自古及今并未引起学者们的注意,岂非咄咄怪事?


2.《古文尚书》在两汉时期据《史记》及《汉书》记载,有河间献王本、鲁恭王坏孔子宅所得壁中本、孔安国家藏本。此外还有东莱张霸所伪造的百两本,此本当时已证其伪,可以不论。河间献王本、恭王坏孔子宅所得壁中本,未见传授记载,而孔安国的家藏本却有传授记载。其系统是:孔安国——都尉朝——庸生——胡常少子——徐敖——王璜、恽子真——桑钦、贾徽——贾逵。有的学者认为这种传授系统出于编造。此说恐不确。


西汉《尚书》古文本是否存在,是学者争论的问题之一。康有为作《新学伪经考》力主西汉古文经包括《古文尚书》在内均为刘歆所伪造。此论实不足辩。西汉成帝时东莱张霸献《尚书》百两篇,经过校正,已证明其为伪书,按当时法律规定“霸罪当至死”,但“成帝高其才而不诛”(《论衡·正说篇》)。可见,在当时造伪书之罪是非常严重的。刘歆请立古文经(包括《古文尚书》)事在哀帝时,距张霸献伪书不过二十余年。因遭到今文经学家的反对未能实现,于是刘歆写了一篇著名文章《移让太常博士书》叙述古文经的由来,据事说理,言辞恳切,批评今文家“专己守残,党同门,妒道真,违明诏,失圣意”。措辞十分尖锐。当时名儒龚胜因此“上疏深自罪责”,另一位位至大司空的儒者师丹,虽大怒,在上书中,也只是“奏歆改乱旧章,非毁先帝所立”。所谓“旧章”指“先帝”所立十四博士的规定,并非另有所指,竟无一人站出来指出刘歆所立的古文经为伪造。经过长期搜集,宫中藏书已极为丰富,上层儒者阅读这些图书,并非难事,如果刘歆请立的古文经,均属伪造,那么当时儒者自可用中秘本(宫中藏书)像对张霸的百两本一样,加以校正,当可立辨其伪,为什么没有人这样做?难道事隔二十余年之后儒者的学问竟下降到如此程度!


由此可见,否认两汉时代《尚书》古文经的存在是不符合事实的,尤其是两汉《尚书》古文经为刘歆的伪造的说法更是难以令人信从,不能成立的。上述《古文尚书》从孔安国至贾逵的传授系统同样也是很难否定的。东汉时代古文学大兴,《左传》尚且能够传下来,古文《尚书》反而失传,这是不合情理的。1987年《文献》第2期发表的王蒨《论梅本古文〈尚书〉的渊源》一文,提出了二十五篇古文出于孟子之手的假说。文中论证虽不无可议之处,但所提的假说是值得重视的。当然既是假说,便有待于证实。我以为汉代的《古文尚书》很可能就是东晋豫章内史梅赜所献的《古文尚书》。


3.梅赜伪造二十五篇古文说,不可从。《论梅本古文〈尚书〉的渊源》一文已作充分论证,原文具在,读者自可检阅,这里不作转述。


需要指出的是,上面所提到的湖北省荆门市郭店楚墓竹简,这批竹简经过整理已于1998年5月由文物出版社首次出版面世,书名为《郭店楚墓竹简》。该书《前言》称:由于墓葬被盗,竹简有缺失,已无法估计简本原有数量。再者竹简出土时已散乱残损,虽经整理者依据竹简形制、抄手的书体和简文文意进行分篇系联,但已无法恢复简册原状。这些,当然都是无法弥补的缺憾。但它的价值与意义仍然是极高的,为学术界所充分肯定。


《郭店楚墓竹简》除道家著作外,还有相当一批属儒家著作。这里要提到的是其中的《缁衣》篇,此篇见于《礼记》,为今本《礼记》第三十三篇。楚简整理者认为:简文的内容与《礼记》的《缁衣》篇大体相合,二者应是同一篇的不同传本。


简本《缁衣》篇引《古文尚书》四次,今以引文出现的先后为序引述于下。为便于对比,每条引文后,另起列今本《礼记·缁衣》引文,再另起列今本《古文尚书》原文:


①《尹诰》员(云):“隹(惟)尹(伊)躳(尹)及汤,咸又(有)一德。”


《礼记·缁衣》:“尹吉曰:‘惟尹躬及汤,咸有壹德。’”


《古文尚书·商书·咸有一德》:“惟尹躬暨汤,咸有一德。”


②《尹先秦儒道论稿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牙)》员(云):“日傛雨,少(小)民隹(惟)日先秦儒道论稿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晋冬旨(耆)沧,少(小)民亦隹(惟)日先秦儒道论稿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礼记·缁衣》:“《君雅》曰:‘夏日暑雨,小民惟曰怨,资冬祁寒,小民亦惟曰怨。’”


《古文尚书·周书·君牙》:“夏暑雨,小民惟曰怨咨;冬祁寒,小民亦惟曰怨咨。”


③《君迧(陈)》员(云):“未见圣,如其弗克见,我既见,我弗迪圣。”


《礼记·缁衣》:“《君陈》曰:‘未见圣,若已弗克见;既见圣,亦不克由圣。’”


《古文尚书·周书·君陈》:“凡人未见圣,若不克见;既见圣,亦不克由圣。”


④《君迧(陈)》员(云):“出内(入)自尔帀(师)于(虞),庶言同。”


《礼记·缁衣》:“出入自尔师虞,庶言同。”


《古文尚书·周书·君陈》:“出入自尔师虞,庶言同则绎。”


《礼记》今本《缁衣》篇第十六章还有《古文尚书》引文四条,《太甲》上两条(《尹吉》一条在今本《太甲》上),《太甲》中一条,《兑(说)命》中一条。简本无今本第十六章,因而也没有这四条引文。


对上述引文作对比综合分析后,可以得出两点新的认识。


首先,郭店楚墓据“发掘者推断该墓年代为战国中期偏晚。郭店楚简的年代应略早于墓葬年代”[3]。如果将郭店楚简的年代定为战国中期,那么,简本既然引用了《诗经》、《今文尚书》、《古文尚书》中一些篇章的文字,可证《古文尚书》和《诗经》及《今文尚书》一样,于战国中期已在流行。由此,也就有理由认为两汉及魏晋时代的《古文尚书》很可能就是战国时代《古文尚书》的传本。简本引文与今本《缁衣》引文及今本《古文尚书》原文的文字虽略有不同,但内容大体一致,便是证明。文字略有不同可能是由传本不同所致。如果说战国中期《古文尚书》在流传中已有不同传本,那么,两汉时代的《古文尚书》有河间献王本、壁中本、孔安国家藏本也就可以理解了。如果《古文尚书》在战国中期就已在流传,那么,《古文尚书》的伪造者当是战国中期或战国中期以前的人,而绝不可能是晚至东晋时代的梅赜。


其次,简本引文第一条为《尹诰》,今本《古文尚书》无此篇名。引文在今本《古文尚书·商书·咸有一德》篇内。这种情况,也可能是传本不同所致。不过,我们还应当看到先秦古籍在流传之初有一些并无篇名,篇名为后代的整理者所加。原貌究竟如何,已不可得知。西汉时代,《古文尚书》复出。各种记载于篇数、篇名不尽相同。《史记·儒林传》:“孔氏有古文《尚书》,而安国以今文读之。因以起其家逸《书》得十余篇,盖《尚书》滋多于是矣。”这里所说的逸《书》,显然在伏生所传的二十九篇(实为二十八篇,《泰誓》后得,不在其内)之外,“十余篇”是概数而非确数,且无篇名。《汉书·儒林传》也照录了这段文字。刘歆《移让太常博士书》所述与此不同,认为这些逸《书》是鲁恭王坏孔子宅得于坏壁之中,并确指为十六篇。《汉书·艺文志》:“武帝末鲁共王坏孔子宅,欲以广其宫,而得《古文尚书》……孔安国者,孔子后也,悉得其书,以考二十九篇,得多十六篇。”《汉书·艺文志》的这段记载可能参考了刘歆的说法,而实际上与刘歆的说法是不同的。因为《汉书·艺文志》的记载非常明确,是“悉得其书”。就是说孔安国将鲁恭王于坏壁中所得的全部《古文尚书》,拿来与伏生所传二十八篇核校后,又多得十六篇。可见恭王所得之书,应该多于十六篇,究竟是多少篇,史无明文,只好付之阙如。总之刘歆所说古文十六篇与《汉志》所载不同,与孔安国家藏逸《书》十余篇也不是一回事,不能混为一谈。


唐初孔颖达修《尚书正义》,根据当时所见到的资料将《古文尚书》的篇名篇数分为两个系统:其一是马融、郑玄所注《书序》中所保存的篇名篇数;其二是伪孔传本的篇名篇数。为了说明问题,现将两个系统的篇名篇数分别开列于后:


①马融、郑玄注本。这一系统就篇数而言为十六,十六篇之说始于刘歆,但刘歆只道及篇数而未道及篇名。孔颖达始将此十六篇篇名具体化,篇名如下:


虞夏书七篇:《舜典》、《汩作》、《九共》、《大禹谟》、《弃稷》(益稷)、《五子之歌》、《胤征》。


商书六篇:《汤诰》《咸有一德》《典宝》《伊训》《肆命》《原命》。


周书三篇:《武成》《旅獒》《冏命》。


②伪孔传本篇目。


虞夏书三篇:《大禹谟》《五子之歌》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