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文化 > 论巴蜀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论巴蜀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论巴蜀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论巴蜀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徐中舒著

出版社:四川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11-01

书籍编号:30613890

ISBN:9787220109386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23496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文化

全书内容:

论巴蜀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巴蜀史研究会(后更名为巴蜀文化研究会)成立于1979年,张秀熟先生是第一任会长,杨析综先生是第二任会长。2001年,实际承担具体工作的李有明先生力主年轻化,遂由四川大学教授罗志田继任会长。2018年再次换届,由四川大学教授徐亮工接任会长。研究会成立不久,即于1981年编辑出版了这套《巴蜀史研究丛书》,侧重秦统一以前巴蜀地区的文化、政治、经济、民族等问题。徐亮工教授以为是书亟应再版,而四川人民出版社也乐助成之,于是有了现在的新版。


黑格尔曾说:“我们之所以是我们,乃是由于我们有历史。”正是过去工作的成果,构成我们的现在,彰显出那“共同性和永久性的成分”。他引用了赫尔德的话:过去的传“通过一切变化的因而过去了的东西,结成一条神圣的链子,把前代的创获给我们保存下来,并传给我们”;而我们必须感谢过去的传统,把传统接受过来并传承下去。还要对接受过来的遗产进行加工和改造,使它们能更为丰富地保存和传承。(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贺麟、王太庆译)


今天我们所说的传统,大体是来自人类学的词汇。从中文意思看,传统大概就是守先待后,最好还能发展提高。如黑格尔所说,“当我们去吸收它,并使它成为我们所有时,我们就使它有了某种不同于它从前所有的特性”(同上)。这套书的重印,为巴蜀文化研究的发展提供了可以入手的实体基础。作者皆一代名家,吾辈一时难以超越,唯寄望于后来者。


巴蜀文化研究会


2018年6月

巴蜀文化初论


(一)古代四川经济文化的基本情况


四川是古代中国的一个经济文化区,但是它并不是孤立的;也不是与其他地区,尤其是与中原地区没有联系的。四川的地形,山高水急,唐代诗人李白形容它说:“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这样过分地夸大,既不是事实,实际上这样艰险的环境,也不能限制我们勇敢勤劳的祖先的足迹。我们只要看古代西部人民为适应高山峻岭与横断山脉的环境而创制了栈道和索桥(古代称为笮,稍后又称为绳),这些东西绝不是中原文物的复制,而是在战国时代秦并巴蜀以前早已就在四川建设成功的工程。古代四川人民从不甘心局限于这一个小经济文化区内,而决心开辟道路,向外发展。


著名的四川盐井,它的起源也应当是很早的。西汉时代成都罗裒就以盐井致富。而且在四川西部的盐井,都是五十丈左右的深井(《梦溪笔谈》称陵州盐井的深度如此),所以东汉王充说“西州盐井,泉源深也”,这样的深井,不是短期所能发展成功的。我们晓得,就是现代新式凿井工程,还是总结四川盐井丰富的凿井经验而加以发展的。


著名的蜀锦,在三国时代就已成为蜀汉对外贸易的专利品。山谦之《丹阳记》说:


历代尚未有锦,而成都独称妙,故三国时魏则市于蜀,吴亦资西蜀,至是乃有之。


锦尝见于先秦典籍中,如《诗·卫风·硕人》说:“衣锦论巴蜀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衣,裳锦论巴蜀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裳。”为什么山谦之说历代尚未有锦?可见蜀锦非古代中原所有。蜀锦古代称为锦段,《华阳国志·蜀先主志》说先主取蜀后,赐诸葛亮、法正、关羽、张飞“锦段万匹”(《蜀志》仅称锦),张衡《四愁诗》所说的“锦绣段”,也应指蜀锦言。锦段的段作缎,这是后起的字,唐人诗仍作段。《诗·大雅·公刘》有“取厉取锻”语,厉是砺石;锻,《毛传》说“石也”,字应作碫。郑玄《笺》说:“碫石所以为锻质也。”槌物令平,其下必有木、或石、或铁垫以为质,《史记·范雎传》说:“今臣之胸不足以当椹质”,是质用木者为椹,用石者为砧,用铁者为论巴蜀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析言则各有所属(如砧则为捣衣石),混言则皆为锻质。《说文》:“段,椎也。”椎即今槌字。凡椎段之物皆令平滑,所以平滑有光泽的锦,也就称为锦段了。蜀锦延至六朝时代,才流传到江南的丹阳,可见这种锦段绝不是短期所能发展成功的。这样高等的纺织技术,在西南应有它的悠远的历史。《后汉书·西南夷传》记载当时四川边区的哀牢夷说:“宜五谷、蚕桑、知染采文绣、罽毲(毛织品)、帛叠(棉布)、阑干(论巴蜀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细布,织成文章如绫锦。”又如现在成都出产的锦段,除有五彩纹饰外,它还具有条纹,而条纹布也是汉代氐人的特产。《说文》:“论巴蜀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氐人殊缕布也。”殊缕布是殊其缕色而相间织之,当即今之条纹布,论巴蜀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即谓条纹并行之意。哀牢和氐,古代与蜀同在西南,这些技术,可能就是他们共同创造的果实,因此蜀锦就应当是古代四川的特产,而不是受中原的技术影响才发展起来的。


古代四川的交通有栈道和索桥,并不如想象的困难,而且长江由三峡顺流东下,更不能限制习惯于水居民族的来往。《太平寰宇记》论徼内南蛮说:“其在峡中(即今长江三峡)巴、梁间,则为廪君之后。”《后汉书》以廪君后为巴郡南郡蛮,是廪君蛮所在,并不以梁州为限。从地理和民族的分布来看,古代四川和中原的联系,肯定是存在的。至于《史记·五帝本纪》说黄帝的儿子昌意,降居若水,娶蜀山氏,后来《华阳国志》和《十三州志》,以为这就是蜀的先代。严格说,这些传说并出西汉以后,除牵合若水蜀山地名人名一二字外,并无其他史迹可据,其可信的条件并不具备,这里姑置不论。解放以后,在四川基本建设及农业的开发中,地下遗物出土渐多,且有出土记录可据,对于古代四川的历史,提供了许多坚强可信的资料,使我们更清楚地看出它与中原地区的联系。


最近在四川新繁水观音及忠县论巴蜀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井沟遗址和墓葬里出土的陶器和铜兵器显示,当时已是金石并用的时代了,至迟在殷商的末期,四川与中原地区就已经有紧密的联系了。《诗·商颂·殷武》说:“昔有成汤,自彼氐羌,莫敢不来享,莫敢不来王。”《商颂》是春秋时代宋人歌颂其祖德之诗,氐羌服属于商,当为其世代相传的旧说。当时氐羌所在,可能已西达巴蜀。新繁出土的陶鬶、陶豆,和湖北、河南、安徽、江苏出土的后期黑陶,即已受彩陶影响的黑陶,从形制上观察,可以说是一系的宗支。铜兵器的戈和瞿也和殷代相同。虽然从殷墟流传到西蜀,时间上应有一定的距离,但也不能相距过远。《尚书·牧誓》说武王伐纣时有“庸、蜀、羌、髳、微、卢、彭、濮人”,《华阳国志·巴志》也说:“周武王伐纣,实得巴蜀之师。”殷周之际,巴蜀和中原地区的关系,现在是已经得到地下资料证明了。


周继殷后,巴蜀在政治上,接受了周人的统治,但在文化方面,周人还是一个新兴的部族,他们自己的文化,还是需要殷商文化的灌溉。及西周灭亡以后,关中文化也陷于停滞萎缩之中,后来秦人东向发展,秦人文化也是等到公元前四世纪中叶秦孝公时代,才获得显著的进步。在这样漫长的时期中,秦蜀的文化交流,可能是存在的,如四川发现的铜兵器,其形制在戈瞿之间,和宝鸡出土的就极为相似(见苏秉琦《斗鸡台东区墓葬》七九墓及八墓)。解放前在四川出土的铜兵器,卫聚贤在《说文月刊》“巴蜀文化专号”中都有著录。解放后在成都武侯祠旁出土的墓葬,铜器外还有陶器,青羊宫出土的陶器,也与此同(并由四川省博物馆发掘清理),都有四川特有的尖底陶器。其时代约在春秋战国时代,即秦灭巴蜀以前。青羊宫遗物中有燋用的龟甲,卜用龟甲而不用骨,这已是西周以后的现象。又《汉书·礼乐志》载西汉时代犍为郡于水滨得古磬十六枚,《周礼·小胥》说:“凡乐县(悬)钟磬,半为堵,全为肆。”据郑玄《注》,八枚为堵,二堵为肆,这已是春秋战国以来盛行的编悬制度。若殷墟出土的编铎,则只有四个或三个为一组。所以,这一发现也就说明了春秋战国以来蜀与中原地区在文化上的联系。


如上所述,从黑陶遗物陶鬶、陶豆出土地址的分布,可以清楚地看出古代四川与中原地区的联系,其主要道路应是沿江西上的。如忠县的黑陶与湖北宜昌、京山、天门等处出土的黑陶,在地域上就是紧密联系的。从《蜀王本纪》和《华阳国志·蜀志》关于蜀王的传说看,如荆人鳖灵的治水,以及乐曰荆人,酒曰醴等(《蜀王本纪》说蜀左言,当与汉语有别,以此知醴原非蜀言),也可以看出它是受了荆楚的影响。


广汉出土的石器陶器,从前有人以为是石器铜器过渡时期的遗物(说见郑德坤《四川古代文化史》第四章《广汉文化》),现在从成都羊子山的发掘中,发现广汉石璧作场就在这里,这正是战国时代秦灭蜀后的遗物。


古代巴蜀虽然同属一个经济文化区,但在经济方面,蜀的农业,“沃野千里,号为陆海”(《蜀志》语),而巴则水居射猎,虽有农桑,也是受了蜀的影响,所以《华阳国志·蜀志》说:“杜宇教民务农,……巴亦化其教而力农务。”《世本》称廪君乘土船,土船就是陶制的小口壶,可以作为渡水的工具,巴有陶器也是巴有农业之证。在意识形态方面,《蜀王本纪》说:“蜀左言,无文字”,《世本》又说:“蜀无姓”,这虽然寥寥的两句话,它已充分说明蜀的言语文字以及社会组织,和中原地区都大不相同。巴楚接壤,巴所受中原影响较多;秦蜀接壤,蜀所受中原影响较少。这也是六国摈秦,秦与六国文化距离较远的缘故。蜀与中原文化联系,既由秦巴间接而来,因此蜀文化的发展,就受到很大的限制,在这样绵长的时期中,即由殷周之际以至战国时代,它的经济和文化的发展,还是要落在中原地区的后面。


(二)蜀的历史


战国以前,除《尚书·牧誓》外,就没有有关蜀的记载。其时秦楚国力未充,也没有力量向这方面发展。及至战国之世,蜀渐强大,北取南郑(今陕西汉中),东伐兹方(今湖北松滋县),竟与秦楚构兵。其史迹载于《史记·秦本纪》《楚世家》《六国年表》中,皆有年代可稽。《华阳国志·蜀志》所载,间有出入于《史记》之外者,都是研究蜀国历史最基本的资料。兹列表如下:


论巴蜀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论巴蜀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论巴蜀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此表自公元前475至公元前316年,一百六十年之间,蜀有使臣来秦两次,蜀对秦作战两次,看不出两国之间有何隶属的关系。《华阳国志·蜀志》说周显王二十二年蜀侯使朝于秦,更非事实。《华阳国志·蜀志》说:“周失纲纪,蜀先称王。”又说:“七国称王,杜宇称帝,号曰望帝。”这就与蜀朝秦之说,自相抵触。战国时代蜀已经具备国家的规模,所以杜宇“自以功德高诸王,乃以褒斜为前门,熊耳、灵关为后户,玉垒、峨眉为城郭,江、潜、绵、洛为池泽,以汶山为畜牧,南中为园苑”(见《华阳国志·蜀志》)。《史记·秦本纪》及《六国年表》称“蜀人来赂”和“蜀人来”,“来赂”与“来”,并不就是朝贡。诸侯聘问,互相酬赠,皆可称赂。《晋语》:“骊姬赂二五”,韦昭注:“赂,遗也”,遗就是赠遗。常璩《华阳国志》以“来赂”或“来”为朝秦,既非史家本意,也不符合秦蜀当时实际。


古代巴蜀虽然同在梁州,壤地相接,但是它们的经济文化,还有很大的差别。


蜀地从有记载以来,就是一个农业发达的区域。史称秦灭蜀后“富厚轻诸侯”,这说明秦灭蜀前,蜀地农业就已有良好基础。《华阳国志·蜀志》说:“后有王曰杜宇,教民务农,一号杜主”;又说:“巴亦化其教而力农务,迄今(东晋)巴蜀民农时,先祀杜主。”《蜀志》载“七国称王,杜宇称帝”,是杜宇帝蜀已在战国时代。其后杜宇禅位于其相开明,开明十二世而亡于秦。自战国以至东晋,巴蜀民对蜀主历代崇祀不绝,这与周人崇祀后稷又有什么差别?可见蜀的农业,就是它自身发展的结果,而巴则是受了蜀的影响,而后才有较高等的农业。


因为蜀地农业的发达,至迟在战国时,蜀就已经具备了国家的形式。首先,它已经有了统一的水利建设事业。《华阳国志·蜀志》说:“杜宇称帝,会有水灾,其相开明,决玉垒山以除水害。帝遂委以政事,法尧舜禅受之义,遂禅位于开明。”后来李冰在蜀兴修水利,“凿离碓辟(避)沫水之害,穿二江成都中”(见《史记·河渠书》),也是在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这一种规模较大的水利的兴修,不必就是创始于蜀。如治水的开明氏,《蜀王本纪》就以为是鳖灵所化(见《太平御览》888卷引),或者就是受了荆楚的影响。又如《竹书纪年》说梁惠成王十年(公元前361年)“瑕阳人自秦道岷山青衣水来归”。瑕,晋地,战国时属魏,道应读如《禹贡》导山导水之导。此瑕阳人为蜀导岷山青衣水,至此自秦来归,这说明蜀在当时已具备国家机构,所以能够从楚、魏物色治水技术人才,进行水利建设。这如战国时秦用韩国水工为秦开郑国渠,是一样的。其次是秦灭蜀后,秦在蜀建侯置相,继之开设蜀郡,统治蜀的广大人民,这完全是继承了蜀王的权力。假若蜀的时代,还没有完成国家机构,秦的统治也不能这样顺利。我们只要看到汉代对于西南夷的开发,以及元明以来的土司制度就可知道,封建王朝对于这些部落组织的社会,必须假手部落酋长,实行间接的统治。《史记·西南夷传》说:“秦时常论巴蜀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略通五尺道,诸此国(指滇)颇置吏焉。十余岁,秦灭。及汉兴,皆弃此国而开蜀故徼。”秦统一以后,虽然开通五尺道,将巴蜀西南外蛮夷置于秦吏统治之下,但不旋踵皆弃此国,仍然恢复了旧日巴蜀的边界。这就说明了巴蜀西南边界上的部族,还没有具备国家的形式,仅仅依靠秦国兵力,它是不能维持多久的。


《水经·叶榆水·注》引《交州外域记》说:


交趾昔未有郡县之时,土地有雒田。其田从潮水上下,民垦食其田,因名为雒民。设雒王、雒侯,主诸郡县,郡县多为雒将,铜印青绶。后蜀王子将兵三万来讨雒王、雒侯,服诸雒将。蜀王子因称安阳王。


雒即《后汉书·马援传》所称骆越之骆,亦即后来所称的僚。雒、骆、僚,并声近相通。因为蜀在战国时已经是一个大国,所以它在亡国之后,蜀王子还能统率三万人远征交趾的雒族,这也不是一个部落或部落联盟所能实现的事。


《世本》说“蜀无姓”,而巴郡南郡蛮有五姓,巴氏之子务相为廪君,樊氏、瞫氏、相氏、郑氏皆臣事巴氏。又板楯蛮有罗、朴、昝、鄂、度、夕、龚七姓,板楯也是廪君之后,这就是巴、蜀上层建筑的差异所在。巴族的姓是大姓的姓,是一种部落组织。每一个大姓,就是一个部落。巴氏统治其余四姓,也不过是一种部落联盟的形式。巴还没有完成国家机构,这也是它的经济基础的反映。蜀所以无姓者,它已经超过了部落组织而进入国家形式了。中国历史上汉族以外的少数民族,他们都没有像汉族这样的姓,也就是没有像周代以后的,百世不通婚姻的,父系外婚制的姓。蜀的无姓,也不例外。六朝时又有称蜀为叟者,《华阳国志·南中志》说:“夷人大种曰昆,小种曰叟”,叟原来就不是蜀的特称,而只是一个共名。因为蜀无大姓,所以蜀灭亡后,它的遗民,原来就没有血缘关系的,当然就不能成为一个庞大的部落的大种了。


巴蜀的经济基础,既然不同,反映在意识形态方面,当然也有很大的差别。这样的差别,沿袭到东汉以后还是继续存在的。永兴二年(公元154年)巴郡太守但望建议分巴为二郡说:“江州(今巴县)以东,滨江山险,其人半楚,姿态敦重;垫江(今合江)以西,土地平敞,精敏轻疾。”江州以东保存了巴楚旧俗较多,人民是强悍的;垫江以西,接近蜀境,人民是精敏的。所以《华阳国志·巴志》于巴西郡下引用当时的成语说:“巴有将,蜀有相也。”这和汉代“关东出相,关西出将”的话,都是以文化的高低作为区别人民性质的标准。


秦灭蜀,在秦惠王后元九年(公元前316年),太史公所据的《秦纪》,当时还是存在的,不当有误。《禹贡》载马培棠《巴蜀归秦考》及钟凤年《论秦举巴蜀之年代》,并以为应在秦惠王未改元之九年(公元前329年)。苏秦、张仪以合纵连横之说说六国之君都不可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