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法律 > 黑洞:美国矿山安全政治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黑洞:美国矿山安全政治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黑洞:美国矿山安全政治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黑洞:美国矿山安全政治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美)丹尼尔·J.柯伦,许超,王莹等译

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4-01

书籍编号:30615863

ISBN:9787201144362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05512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法律

全书内容:

黑洞:美国矿山安全政治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前言


1968年,发生在西弗尼吉亚州法明顿固本煤炭公司(Consolidation Coal Company)的大型矿难致使78名矿工遇难,并最终导致了美国历史上最具象征意义的煤矿健康和安全立法。在这起矿难发生后半个世纪的时间里,陷入困境的煤矿业仍然存在诸多问题。毫无疑问的是,死亡和受伤人数正在逐渐减少,但美国联邦安全法规的遵守以及执行问题仍然是个谜。


近期发生的两起事件支持了这一看法。首先,针对1968年法明顿矿难的调查仍然是个谜。2011年,一位调查者发现了一名联邦煤矿检察员在事故发生两年后所写的备忘录。备忘录上写道:“我通知了我的上司:有一名证人指出,连接在风扇上的报警器是被别人故意破坏掉的,这个报警器是用来警告矿工甲烷气体浓度上升的。然而这个证据却被调查者忽略了。”一位遇难矿工的妻子说道:“我不相信他们能掩盖这一切……是固本煤炭公司的那些人在操纵风扇。你会发现政府管制者什么都知道,但是他们却什么都不做。”(Boselovic,2016)


其次,2010年在西弗尼吉亚查尔斯顿(Charleston)附近的上大支流煤矿(The Upper Branch Mine)发生了爆炸事故,致使29名矿工遇难。联邦调查人员发现是“一些基本的安全违法行为”导致了此次爆炸案的发生。更重要的是,这个煤矿的主人——梅西能源公司“为不遵守安全和健康标准做出了系统的、刻意的且积极的行为,并且他们也极力阻止联邦和州对事件的调查”(Berman,2016)。2015年12月,梅西能源公司的前首席执行官唐·布兰肯西普(Don Blankenship)被判入狱一年,迈出了煤矿安全标准执行历史上罕见的一步。所以说,虽然美国保护矿工的法律还存在,但守法之路并不平坦。


不幸的是,煤矿矿难并不只在美国存在,这些保护矿工的立法也没能阻止矿难发生。2016年2月,发生在俄罗斯沃尔库塔塞尔那亚的3起爆炸案夺走了36人的生命。在印度(包括煤矿和非煤矿)每10天就有一个矿工遇难,2015年,印度煤矿平均每3天就会发生一次严重矿难。有趣的是,行业观察人士,包括印度最大的国有煤矿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都承认实际死亡人数远比官方报道的多得多(The India Express,2016年9月12日)。在中国,政府也在努力保障工人的健康和安全。2002年,中国共有7000名矿工遇难,到了2014年人数大幅度缩减到931人,但采煤业在中国仍是一个危险性的行业。在2015年11月至2016年3月间就发生了4起严重的矿难,致使60余名矿工丧生。在各国案例中,一起重大矿难好像只能带来几次现场对话,这些对话者拒绝承担责任,也不会承诺改善安全状况,其他什么也不会改变。


上述场景在很多方面描绘了煤矿健康和安全的历史。矿工遇难打乱了煤炭业的平静。矿难激起了人们对采矿业内在危险及对这个可能被疏忽的行业的关注。然而煤矿公司极力否认人们的这一认识,他们否认存在任何错误行为,并且重申了矿山经营者对矿业安全的承诺。然后联邦规制部门开始介入,以排解危机。


本书将聚焦于联邦为确保煤矿业——传统上美国最危险行业——的工人健康和安全所作的努力。20世纪以来,有10万以上的矿工死于煤矿事故,有数十万矿工因为事故和职业病而致残,尤其是黑肺病。在本书中我将检视一系列法律,这些法律逐步拓展了联邦政府在煤矿领域的职权。我试图从社会、法律、经济和政治方面来诠释,是这些因素促成了美国煤矿健康和安全方面的法律。简单说来,我将问两个问题:这些法律在何时为何得以实施?这些法律是否有效改善了矿工的工作条件?


通过回查证据,我们将发现联邦立法对于煤矿条件的改变几乎是无所作为。煤矿安全法律的存在没有确保这些国会法案中的标准得以实施或以任何方式来解决问题。在本书中,通过研究煤矿安全法律的创建、贯彻、实施及相关官僚机构活动,我将阐明立法意图和实际执行之间的距离有多大。


本书有七章,可以再将其分成三部分:理论陈述、煤矿安全立法的历史回顾、对1969年联邦煤矿健康和安全法案及1977年修正案的分析。第一章提出理论观点。我回顾了有关法律创建传统研究模式的基本原则,评估它们之于煤矿健康和安全立法研究的适用性。然后我介绍了本书所使用的理论框架。我认为,法律是致力于解决发生于特定社会环境下冲突过程的结果。


第二章,我开始进行历史分析,对美国煤炭业进行观察,从最初作为主要能源而出现到19世纪的持续增长。在这一章,我也回溯了煤田工联主义(trade unionism)的兴起。


第三章着眼于20世纪前十年联邦政府在处理矿山安全和健康方面所作的努力。我试图重构第一部煤矿立法所处的社会经济环境,以阐明法律如何影响既存的社会关系及如何用法律条款来维持这些关系。此处以及余下的研究都将重点放在烟煤煤田的发展上,因为它们曾是20世纪工业活动的中心。


在作为历史回顾的最后一部分的第四章,我描述了二战后煤矿工业的衰落及一直持续到20世纪60年代的煤炭业的发展困境。我研究了这一时期煤矿安全立法的每一个案例。我也回顾了美国矿工联合(UMWA),尤其是在约翰·L.刘易斯的领导下在工人的健康和安全立法斗争中所发挥的作用,同时也讨论了妨碍UMWA成功的结构性因素。


第五章,我转而对《1969年联邦煤矿健康和安全法》(The Federal Coal Mine Health and Satefy Act of 1969)进行了研究,这个法案号称是当时世界上惩罚力度最大的煤矿监管法案。我将从1968年法明顿矿难后所发生的各种事件着手,这起矿难促成了更严格的立法。我论述了1969法案所涉及的经济和政治环境:涉及的利益集团及其主张,辩论的核心问题及法律的最终版本。这一章还包括对1969法案条款贯彻和执行的评估。在这一部分我查阅了1970—1977年有关执行的统计资料,1969法案所建立的标准在这些年依然有效。最后,本章以对UMWA政治的研究而结束。


第六章,我探究了1977联邦矿山安全和健康法修正案的影响,简要回顾了这一重大转变,然后检视了1978—1988年间法律实行的资料。我对里根总统时期所发起的放松规制政策给予了特别关注。第七章通过整合第一章的理论观点及第二至六章中的经验资料而把本研究整合在一起。尽管在分析中理论和资料缠绕在一起,但此处我仍要重申理论视角,以及它与当前分析和一般法律研究的相关性。结语中本书阐发了一些更宽泛的政策问题。不只关注于某一特殊煤炭法律的专门改革,而是对所有健康和安全立法政策的实施进行更广泛的讨论。


需要指出的是,我在本书标题中使用“男人”(men)这个术语绝非否定女性在矿工斗争的作用。女性遭受着作为矿工和幸存者的双重痛苦,她们经常是劳工抗议中声音最大的一群人。标题实际上是采用了传统煤田格言的说法,把煤炭法的通过同矿工之死联系在一起。


我想感谢抽出时间同我讨论煤矿安全问题的矿工们,同样也感谢那些给我帮助的美国矿业安全和健康管理局的(MSHA)工作人员,他们给我提供了资料,并且同我谈论了这个问题(即使我们有所分歧)。我也想感谢匹兹堡大学出版社的凯西·麦克劳克林(Kathy McLaughlin)和皮普·赖思凯(Pipp Letsky),前者的意见改进了这本著作,后者的编辑也提升了这本著作。同时,我想感谢卫平(Wei Ping)给我的提点。特别是感谢许超教授(Profes-sor Chao Xu),因为他主动提议把我的英文著作翻译成中文,让这本书和他的研究(On Political Process of Coalmine Safety Government of America)相得益彰。我也想表达对比尔·钱布利斯(Bill Chambliss)的感谢,他独特的研究洞察这些年一直激励着我。最后,我想感谢我的儿子们,肖恩(Sean)和艾丹(Aidan),还有我的妻子启君(Pammi)和孙女应德(Ide),尤其要感谢克莱尔·伦泽蒂(Claire Renzetti)和莫林·奥康(Maureen O’Connell),她们一直是激励和支持我前进的动力。

  •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第378页。——译者注
    第一章 法律和法律创制
    煤矿立法研究不同于法律社会学中的其他研究。这种不同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法律如何被创制;二是检验法律是否得到执行。“作为训练有素的社会观察者”,我们在研究中常常轻视乃至完全忽视研究资料的来源问题,而这些资料与我们所研究的社会现象及相关人员密切相关。由于不重视资料来源问题,以至于我们的研究常常与现实脱节。
    基于这种思考,我从浩瀚的煤田口述史中挑出两句谚语开启我的法律创制模式研究。这两句谚语尽管已年代久远,但现在很多矿工仍喜欢用它们来解释健康和安全领域中的立法行为。有趣的是这两句谚语(就像传统的立法理论模型)相互矛盾:一句出于社会反应视角,另一句则强调阶级统治。这两句谚语都映照出煤炭工业的现实。第一句谚语是“遇难矿工是煤矿安全立法的主要推动者”,第二句则言简意赅,即“煤炭王统治”。
    本章首先对矿业安全和健康立法中的传统理论进行简要评价,其次从另外一个视角诠释法律创制过程的复杂性,最后将讨论这个立法过程中州政府的重要作用。
    1.遇难矿工是煤矿安全立法的主要推动者
    矿难和联邦煤矿立法之间的关联非常清楚,每项重要健康和安全法规的通过必然伴随着一起或一系列重大矿难。基于这种关联,许多煤炭工业研究文献使用了“灾难法”这一说法(Braithwaite,1985,78;Lewis-beck and Al-ford,1980,746—748;McAteer,1973,213;Bethell,1972,77—80;Wieck,1942,6,116)。从理论上讲,这些观点与那些主张“矿山死难者推动了公民道德行动”的观点本质上并无差异。[1]根据涂尔干的理论,法律与“集体意识”紧密相关,常常深陷于人们对不良行为和事件的情感冲动和即时反应(Durkheim,1964,73,109)。迈克尔·刘易斯-贝克(Michael Lewis-Beck)和约翰·奥尔福德(John Alford)的著作鲜明地表达了这种观点:“很多煤矿立法都是那些骇人矿难的产物。与其他监管法规的立法过程相比,这种立法模式下的法律一般在公众情绪愤怒到极点时才得以通过,以防止再发生其他意外事件。”(1980,746)。
    只要法律能得到合理和全面的执行,人们便会相信这样的立法会使矿难大幅减少。正如这种观点的倡导者韦伯所言,为了实现这种法律理性,法律必须由那些经过专业训练的个人所组成的“职业群体”执行才能确保法律得到遵从,违规者得到惩处。这也是法律的一个显著特征(Weber,1954,5—6)。这个法律专业队伍建立于国家机构之中,而国家机构则独立于相互冲突的各种利益集团之上,从而确保一部理性的法律能被公正和普遍地施行。在一些研究者眼中,矿务局(The Bureau of Mines)、矿业执法和安全管理局(The Mining Enforcement and Safety Administration,简写为MESA),以及现在的矿业安全和健康管理局(The Mine Safety and Health Administration,简写为MSHA)就是致力于执行法律的国家机构代表。莱斯利·博登(Leslie Boden)写道:
    《煤矿健康和安全法案》(The Coal Mine Health and Safety Act)在1969年12月30日变成法律。这部法律颁布了统一化的工作场所健康和安全标准。联邦检查员负责实施这些标准,由他们监控工作场所是否符合标准。如果发现违规现象,就下令制止并施以惩罚。(1985,497)
    总而言之,可以达成两点一致意见:①美国重要的健康和安全立法是大规模矿难的结果,这些矿难激起了公众情绪;②政府执法机构能够建立应当感谢这些矿难。
    毫无疑问,上述对联邦煤矿立法的描述是真实无误的,但它描述得全面吗?当然,可以说公众对矿难的抗议是其所秉持的共同价值观的展现。但一定要认同“公众反应是法律的唯一源泉”或者“法律是社会共识的体现”的观点吗?同时,记录文档充分证明了是联邦政府建立和资助了监管机构,但这些文档就意味着这些官僚机构已经开始有效地忙于健康和安全问题了吗?正如我在接下来的简短探讨中所言,每个问题的答案都是“不”。但在我回答“为什么”之前,我们还必须看一下第二个谚语。
    2.煤炭王统治
    第二个研究视角常常发生于煤炭工业研究中。这个视角非常强调社会关系结构,尤其关注资本家和工人间的不均衡权力关系。这种“阶级”主张基本上属于马克思主义观点,聚焦于煤矿公司金钱利益和他们所雇佣工人之间的冲突。在对阿巴拉契亚煤田(Appalachian Coalfields)的分析中,约翰·加文塔(John Gaventa)描述了上述境况:
    在这种模式下,面对大量的不平等现象,阿巴拉契亚谷的人民(矿工)一再提出挑战,然而却一次又一次地被权贵们阻挠或排斥。这些权贵们竭力保护着自己的这些不义之财……跟过去一样,这种模式现在也一直被用作维持和加强“不在场统治”的社会和政治秩序,这种秩序是在19世纪晚期的地区“殖民化”过程中建立起来的。当然随着时光变迁,阿巴拉契亚谷也发生了许多技术、文化及社会生活上的转变。但在这种变化中,基本的不平等模式、权贵和贫贱者的支撑模式即使没有强化,至少也被留存了下来。(1980,252)
    加文塔的描述与C.赖特·米尔斯(Wright Mills)对统治阶级的经典描绘很相似。在赖特的笔触下,“结构内部一个庞大的权力精英阶层被描绘成被压迫者和穷人的反对者,他们禁止这些贫贱者参与政治,以防止他们改变当前现状”。(Mills,1956,29)这两段论述强调了两个以阶级为核心的主题:第一,存在一个权力分配不公的社会结构;第二,掌权者将会利用体制去维护他们的地位,同时拒绝无权者使用那些将会导致社会结构改变的政治手段。让我们仔细看一下这两个主题。
    既然巨大不平等现象铁证如山,那么学者们也一致认同煤炭业中劳资之间存在极端剥削关系的事实。(Gaventa,1980;Caudill,1963,1977)从很早开始,经营者对工人的控制就几乎渗透到矿工生活的方方面面。最早使用以及最有效的控制工具就是煤矿小镇或工地宿舍,一切规则由雇主制定,矿工及其家庭在这里生老病死。工作和家庭一体化意味着对人的完全控制。如果一个人工作出了问题,不仅意味着这个人可能失去工作,还意味着流离失所。公司小镇代表着一个社会体系,雇主能够借此影响和操纵工人,以便维系他们的地位。
  •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