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哲学 > 学术岁月:哲学与思考:张健教授学术作品自选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学术岁月:哲学与思考:张健教授学术作品自选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学术岁月:哲学与思考:张健教授学术作品自选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学术岁月:哲学与思考:张健教授学术作品自选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张健著

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12-01

书籍编号:30615865

ISBN:9787201156385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60427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哲学

全书内容:

学术岁月:哲学与思考:张健教授学术作品自选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前言:哲学的两种向度和语言分析框架


0.1 哲学的两种向度


哲学是世界观和方法论的统一,是时代精神的升华。哲学的这种特质决定了它对现实问题的分析具有两种向度,即基于“世界观”意义的视野性(高度和深度)和基于“方法论”意义的框架性(静态和动态),二者形成哲学观察世界的基本框架。


首先,作为一种世界观,哲学意味着,只有在总体上和深层次观察世界,才叫哲学。而要做到“总体上”和“深层次”,则需要思维具有一定的高度和深度。就高度而言,一般有三种情形:山底下注视、半山腰俯视和山顶上总揽全局。山底下注视,可以观测到细节,但无法把握全貌;半山腰俯视,可以有一定的全局感,但观察者本身依然是山顶上那只眼睛之中的一道风景;山顶上总揽全局,则一览众山小,全局性、总体性、宏观性尽收揽眼底。而山顶上总揽全局,即为哲学的高度。就深度而言,哲学对事物本质的把握源于科学性和价值性两种尺度的统一。科学性,着眼于揭示事物“是什么”和“为何是”,即求“真”。但仅仅求“真”未必就是本质,因为在人化的世界中,事物在“真”的背后还有立场的注入,立场不同,事物的内涵及其展示给予实践的效应就不同。因此,分析事物背后的“立场性”在实践的意义上更为重要。正是基于这种意义,我们以为,哲学之所以体现出深度,就是因为它既揭示“是什么”及其“为何是”,体现出认知的深刻性;又判断“谁的立场”,体现出判断的深层次性。


其次,作为一种方法论,哲学在思维上一般包含两种路径,即存在论路径和生成论路径。前者是从存在的角度分析和观察事物,旨在寻找共性(普遍性)和现象背后的本质,表现为结构性、静态化特征;后者则是从生成的角度探寻事物根源和过程背后的规定性,表现为过程性、动态化特征。马克思主义哲学既注重从结构层面分析事物的本质,也重视从过程层面分析事物发展的根源、演进和历程,更是强调结构和过程的统一。


回到实践,哲学的这种“高度”“深度”以及“路径”,若用以分析当代中国问题,那么其核心就是:


从视野方面看,我们要站在当今世界全球化进程的高度观测中国现代化进程和中国道路,把中国发展放进世界发展的时空坐标系中进行分析、解释和评估,这是哲学的高度;同时还要分析中国现代化进程背后的“立场”和“主体意图”,即谁在主导这一进程,谁拥有对此的解释权,谁的话语具有解释力,这是哲学的深度。


从时间维度看,当今世界依然处于商品经济历史区间,但工业社会阶段从20世纪70年代后逐渐退去,后工业社会时代逐渐生成,中国现代化进程和中国道路就处于这种时间的交接区域。抓住这样的历史方位,我们才能判断这个时代的本质,否则,哲学是时代精神的升华就无从谈起。


从空间维度看,在全球商品经济结构中,当代世界发展已进入一个新阶段,表现出一种“金融资本集权”的新特征。该特征意味着,全球资本通过所有权机制完成对经济的控制,通过国家权力分立制衡和军队国家化完成对政治的控制,通过媒体私有化完成对意识形态的控制,从而形成由资本集权的新资本主义模式。在实践上,该模式体现为:美元是世界格局变动的按钮,以国际资本为支点,美元与全球资源资之间,美元的世界货币角色和美国国债角色之间,分别形成各自的“跷跷板”结构,世界格局在美元利益需求的变动中变动,世界进入资本主导时代。因为世界各国的发展均以此为平台,因此这就决定了,无论我们承认与否,中国道路都只能在这种历史格局和时代语境中进行分析。这一点是我们解释和评估中国道路的现实参照系,没有这样一个对时代格局的把握,评估就失去现实性和缺乏战略性。


上述三点是我们解释和分析现代化进程和中国问题的全球性视野,也是对中国问题进行结构性分析的理论视域和语境。


0.2 语言分析及其功能:框架提供、深层分析、意义解读


基于哲学的语言学转向,语言分析成为一种有效的分析手段。从表面看,对命题的语言分析,似乎只是一种纯粹的语言哲学的思维游戏;但从深层次来看,“语言”是一种广义的符号,是人对外部对象的符号化,通过这种对对象的符号化,人类思维对外部世界予以介入、呈示与渗透。在这种意义上,语言分析的范式又具有一种普泛价值,体现的是哲学思维方式的一般性。


理解“语言分析”的基本内涵,可以从狭义和广义两个层面来分析。从狭义上看,“语言分析”指的是对语言材料的分析,属于语言学范畴,具体体现为对语言的语法分析、语义探究和语用解释三个基本方面,分别对应着三个具有相对独立性的语言学体系,即语法学、语义学和语用学。由于语言学本质上属于具体学科,研究的是形而下的范畴,即特定领域和特殊规律,因此,该分析方式还不具有普遍意义。


而从广义上看,哲学视野中的语言是一种符号,指称的是语言的共性内容,它包含并依托于上述语言学体系,这就决定了哲学意义上的语言分析范式的构建离不开上述语言学框架和平台。而也正是基于这种平台和框架以及符号的一般价值,哲学层面的“语言分析”才成为一种思维方式,准确说也就是“语言分析”的方法。该方法的基本内容是:通过对概念的逻辑结构、语义构成和语用内涵的分析,找出该概念背后的因素,即人如何把外部对象符号化的,符号镜像的原像是什么,该符号在什么语境下解释和如何解释。而这三个方面则就是“语言分析”的基本框架。


首先,就语法层面来看,它反映的是观念活动的“游戏规则”,提供的是“如何认识外部对象”这样一种认识理路。语法的本质就是语言游戏活动的规则。该规则具有两个基本作用:


一是,它构建了主体际交流的共同平台,即多元主体之所以能够相互交流,就在于人类通过知识体系的建构形成了观念交流的手段和文明承继的载体。例如,人们之所以能一起讨论同一个对象,原因就在于人们认同关于这个对象的命名规则和命名系统,而这个命名规则和系统就是语法体系。再如,人们之所以能够避免低层次重复思考,就在于人通过语言所建立起来的知识体系可以显示哪些是已知的,哪些是未知的,这样后人就可以避开已经探讨完成的命题,并借鉴其成果实现新的探索。


二是,它同时还提供了人们观察问题的基本框架,即借助符号间的语法结构,可以探究和揭示人类思维的路向和意义产生的可能路径。这是因为在知识体系的拓展过程中,符号的创造具有内在的逻辑必然性,任何一个概念的创新都必须基于一定的文化基础,而任何文化基础都是人类思维的结晶。例如,对现代人来说,“话语权”概念,就是基于“话语”和“权”两个基础概念而生成的,理解“话语权”也就离不开对“话语”和“权”的意义解析,而对这两个概念的解析本身就体现了思维的基本路向,或者说观察该概念的基本框架。


其次,就语义层面来看,它本质上是语言符号的现实指称,反映的是观念镜像的原像,语义结构的存在提供了揭示符号本质的必要性,同时也促使人们在实践中不断追问这些原像的深层意蕴。为什么会这样呢?这根源于原像自身的规定性,即原像的本质是客观存在,其基本特征是生成性。而生成性存在意味着,人们所观察到的事物都是相对的,都是只是事物生成过程中的一个片段,都是部分本质。这就预示着,所谓概念的现实指称,也是相对意义上的关于本质的揭示。所以从哲学层面看,概念的语义并不是最终揭示其所指称对象的本质,而只是相对的指明部分规定性,其基本价值在于,它提供通过部分本质去追问一般性和普遍意义的路径。也就是说,语义结构表征的是思维对存在的无限追问,即“打破砂锅问到底”。因此,透过语义结构,人们可以追问事物“是什么”和对概念本质进行“深层分析”。


最后,就语用层面来看,其直接含义是关于语言的具体运用,其深层结构是表达“符号-解释者”的关系和符号的意义,即它涉及语言符号的解释者“如何看”语言符号的问题。那么解释者如何看符号呢?从客观角度说,“如何看”要受到背景因素制约;从主观角度看,“如何看”主要体现为看的内容。背景因素,即解释者是在什么样的特定语境下进行解释的,即解释语境;看的内容,即解释者在特定语境下为何这样解释,也就是解释需求。这样,语用结构可以概括为两个基本要素,即解释语境和解释需求。解释语境是解释者对符号进行解释的特定背景,是一种客观约束条件,它意味着解释者如何解释有其特定的背景制约,并非随意解释。而解释需求则完全是一种主观因素,是解释者之所以这样或那样解释的原因所在,反映的是语言符号本身具有的个体性意向,体现着解释者的水平和能力。在语言的具体应用中,解释语境是一种对符号的定位机制,即在符号的多元含义中,解释语境给以特定的界定和选择;而解释需求则是在这种定位之后,赋予符号独特的个体性意向或者意愿。这样,从语用的结果上看,就出现了符号的意义的多元性,即对于同一符号,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读。


而从深层次来看,不同人的不同解读意味着不同的人具有不同的需求,相应的解读则意味着对这些需求的回应。在这种意义上,语用的解读功能反映的是符号对解释者的价值所在,体现为该符号除了具有现实的认知价值,还具有意义赋予的价值(解释者个体意向的赋予和释放),这也预示着特定语言符号一旦提出,就不再是唯一表达“第一个符号提出者的意图”,它可以附加其他解释者的意图,这就是符号意义的多元性。


总而言之,关于“语言分析”范式可以这样评估:其一,“人—思维—符号—现实—意义”是人在实践中观察与分析世界的基本路径,这意味着人通过思维认识世界,思维需要借助符号展开活动,符号需要指称现实才有价值,现实只有满足不同人的需求才会具有意义;其二,在“人—语言符号—现实”之间,符号充当介质,现实被予以命名,意义成为目的,这就是“语言分析”范式的大体框架;其三,在语言分析框架中,语言符号系统的整合机制就是语法,它为分析活动提供观察框架,语言符号的专业化(语法学)使得人更有智慧,语义结构的本质是对外部世界的指称,它为思维活动提供深层分析的材料,语用结构的本质是解释者个体诉求的表达,它为思维活动提供意义解读,意义的多元性和语用学兴起使得现实世界更丰富多彩。

  • 张健:《后危机时代的风险研究:后工业社会的格局、挑战及评估》,《社会科学战线》,2011年第6期。
  • 1976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通过《牙买加协定》,确认了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后浮动汇率制的合法性,继续维持全球多边自由支付原则,被学术界称为“美元信用本位制”。详情参见咼中校2009年4月12日在《亚洲周刊》上发表的文章。
  • 以交换为尺度,马克思把人类社会分为三个阶段:(a)从社会发展的角度,自然经济-商品经济-产品经济;(b)从劳动水平的角度,必要劳动-剩余劳动-自由劳动;(c)从交换关系的角度,人和自然交换-私人交换-自由交换;(d)从人的发展的角度,人的依赖-物的依赖-自由个性;(e)从社会形态的角度:自然共同体-经济的社会形态-自由人的联合体。这些分析思路和框架对我们今天观察世界宏观格局具有参照意义。[参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60年,第73页;《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上),人民出版社,1979年,第105页。]
  • 刘军洛:《多角世界下的中国房价》,华夏文史出版社,2009年,第11页。
  • 数据显示,截至2008年1月30日,美联储共向市场投放基础货币8143亿美元,其中以持有政府债券资产形式投放的约7184亿美元,占88.2%。参见陆军荣:《美元货币流通发行机制带来四大启示》,《上海证券报》,2008年6月27日。
  • 参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范建军在《中国货币政策工具之争》一文提供的数据,引自国研网,http://www.drcnet.com.cn/DRCnet.common.web/DocViewSummary.aspx?docid=1492813&chnid=7&leafid=1&gourl=/DRCnet.common.web/DocView.aspx。
  • 参见陈楫宝:《商务部力推“中国创造”》,《21世纪经济报道》,2005年3月24日。
  • 张健:《后工业社会的特殊研究——基于哲学视角》,《人文杂志》,2011年第4期。
  • 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一个售价在9.99美元的芭比娃娃,扣除成本0.65美元,到最终消费者手中时总共增值9.34美元。“中国制造”在这块全球增值的大蛋糕中只分得了0.35美元,占4%不到,而美国的玩具厂商和零售商得到的是中国厂商的23倍。国际上的“微笑曲线”,即一个商品、三个环节(研发、制造和销售),其中制造环节占三个环节总利润的5%,最高不超过10%。
  • 指公司对其产品价格制定拥有主动权,若改变产品定价不会对需求有负面影响。拥有定价权的公司在成本上升情况下可以顺利通过提价将新增成本传导给下游且不影响销量。
  • 张健:《当今资本主义的新变化》,《党政论坛》,2014年第1期。
    1.全球后工业社会问题:探讨当代中国问题的特定历史语境
    1.1 当前人类社会发展所处的历史区间
    任何时代之思都离不开特定的历史语境,都是基于一定语境的追问,探讨当代中国社会问题同样也是如此。那么如何认识当前特定的历史语境,其内容如何,又有哪些特征呢?
    1.1.1 后工业社会时代:探讨当代中国成问题的特定语境
    从全球发展的视角来看,当前世界依然处在一个商品经济的历史区间,工业社会的经验依然是大多数人的认知基础。然而,事实是,当前经济、社会生活的规则和结构又已经不再如故。如商品价值重心的符号化趋势、财富内涵的流动性新内容、美元世界货币的霸权化新走向,以及建立在上述三大变化基础上的一个全球化新格局——对冲资本对全球的控制力、美元套利交易的普遍化、CDS运作的常规性、美元周期性变化对世界利益格局的牵引性效应,等等。这表明,在商品经济总的历史区间内,继工业社会之后,一个新的时代性阶段正在到来。鉴于国内外学界对这一变化的种种分析(如消费社会、信息社会、知识社会、晚期资本主义社会、后工业社会等),笔者倾向于使用后工业社会这一范畴。
    关于后工业社会,当前学界研究可概括为两个层次。一是系统性研究,有丹尼尔·贝尔的“后工业社会”观点,代表作有《后工业社会的来临》(1971);二是从侧面研究,有厄内斯特·曼德尔的“晚期资本主义”理论(1983)、米歇尔·阿格里塔的“后福特制资本主义”观点(1979)、达伦多夫(1959)、德鲁克(2009)的“后资本主义社会”、奈斯比特的“信息社会”以及相关“知识社会”观点等。上述研究从社会学、技术以及知识等不同角度对后工业社会的特征作了分析,是研究后工业社会及该背景下的资本主义变化的必要参考资料。基于上述已有研究成果,本文拟从哲学视角进行探讨。
    首先,本书分析基于以下学界对后工业社会的三个共识:第一,社会的经济重心由产品制造业转向服务行业,从事服务行业的白领阶层成为社会的主导阶层;第二,消费主导生产,主动权在买方市场,卖方不再单纯追求产量而是倾力打造品牌并提升产品的品位;第三,世界货币体系由“金本位”转换
  •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