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少儿 > 传统文化 > 寺院映现的中国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寺院映现的中国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寺院映现的中国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寺院映现的中国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九个维度,九例个案,勾勒中华民族的伟大文化传统

作者:张伟然著

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7-01

书籍编号:30615934

ISBN:9787532171774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16542

版次: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传统文化

全书内容:

寺院映现的中国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版权信息









出版者的话


作为人类四大古文明之一,华夏文明是世界上唯一没有中断并持续发展到今天的文明体系。这一文明体系发源于中国这片土地,在这片土地上发展壮大,立足于这片土地,敞开胸怀接纳吸收来自全人类的优秀文化元素,并不断向周边国家乃至全球传播,在对外交流中又进一步得到完善,从而形成了当今中国的文化面貌,也塑造着我们华夏民族优秀的精神品格。


对这样的文化,我们完全应该有充分的自信。而文化自信,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发展中最基本、最深沉、最持久的力量。为此,我们决定组织编写这套“九说中国”丛书。


“九”这个数字,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有着特殊的象征意味。在古时,九为阳数的极数,又是大数、多数的虚数,所以,既可以表示尊贵,也可以代表全部。据《尚书·禹贡》所载,大禹治水,后来称王,将天下划分为徐州、冀州、兖州、青州、扬州、荆州、豫州、梁州、雍州等九州;后来,九州可以代指整个中国。青铜器有“九鼎”,成语“一言九鼎”表示说话有分量。“九”还与“久”谐音,有长长久久、绵延不绝之意。


“九说中国”系列丛书在体例上力图打破传统的学科界限和历史分期,从文化表现的角度着眼,系统展示华夏五千年文明的核心元素与基本样貌,凸显中国思想的博大精深、中国文化的源远流长、中国精神的丰富多彩,进而揭示华夏文明所具有的独特气质和深刻内涵,展示华夏文明的兼容并蓄和强大生命力。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需要创造性转化,需要创新性发展;转化与发展最终一定是从实处、细微处生发出来。“九说中国”系列丛书邀请对中国文化素有研究的学者,从承载中华优秀文化的诸多细小的局部和环节入手,从最能代表中国气质、中国气象、中国气派的人物、事物、景物、风物、器物中,选取若干精彩靓丽的内容,以生动的语言和独特的叙事方式,描述华夏传统的不同侧面,向读者传达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气神。


“九说中国”系列丛书将分辑陆续推出,每辑九种。第一辑九种书目,涉及文字、诗歌、信仰、技术、建筑、民俗日常,并推究建立于其上、传承数千年的华夏观念。为了让海外读者有机会了解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和丰富多彩,本丛书在适当的时候还拟推出多种语言的国际版。


上下五千年,纵横一万里。“九说中国”系列丛书力求涵盖面广,兼顾古今,并恰当地引入中外比照;做到“立论有深度,语言有温度,视野有广度”,同时用当代读者喜闻乐见的表达形式加以呈现。


当然,丛书的编写是否达到了策划的预期,还有待读者诸君评鉴。欢迎各位随时提出批评改进的意见和建议。

前言


古话说:“世间好语佛说尽,天下名山僧占多。”简单两句话,道尽了佛教与中国传统文化的渊源,也点透了佛教空间与地理环境之间的关系。


佛教原本是外来文化。它在公元前后传入中国,直到西晋,一直只在局部地区、社会上层之间流传。直到东晋以后,佛教几乎突如其来地迅猛覆盖到南北各地域,普及到社会各阶层。南北朝时期形成学派,隋唐时更是形成很多宗派。宋代以后,逐渐与中国传统文化合流。这一道西天大餐,中土人经过三百年观望,三百年狼吞虎咽,三百年细嚼慢咽,终于把它变成了自己的营养,直到今天。


佛教带给中国文化的影响实在太大了。不要说一些民间信仰、社会习俗,就连一些传统的思想观念,都深深地打上了佛教的烙印。最关键的是,佛教甚至重塑了汉语的很多语词。有研究表明,如果把日常生活中源于佛教的语词删除,我们很可能连话都说不囫囵。


作者以历史地理为专业,由于对文化问题感兴趣,从1980年代末开始,陆续做一些佛教地理研究。佛教地理自带历史属性,因而这一研究完全可以说是历史文化地理领域的一部分。早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关于佛教地理的研究就非常兴盛,之后虽经三十多年冷落,1980年代以后,这一研究重新起步,21世纪以来,已经呈现出崭新的面貌。


大致说来,传统的佛教地理研究基本上是出于治史的需要,对佛教的空间形态作一些复原。从时代上看,多偏重汉唐,因为那是中国对佛教的受容,以至中国佛教发展的高峰期。至于宋元以后,由于佛教内部的发展已经停滞,其空间状况则不受重视。进入21世纪以后,佛教地理研究的视角出现了一个重要转换,那就是抛开佛教内部的视角,而从外部如历史学、地理学、社会学、生态学的视角来看。宋元以后,佛教与中国人、与中国这片土地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停滞,它对于中国社会一直在起作用。既然如此,这一时段的佛教地理同样值得研究。而且,这一时段对于了解中国社会、中国文化如何从古代一步步走到近现代,具有更为直接的意义。基于此,明清以降特别是晚清至民国时期的佛教地理研究也就蓬蓬勃勃地发展了起来。


本书旨在从空间角度,揭示佛教与中国传统文化之间的关系。共分九章,循序渐进。前五章属于基本常识,大体可以反映传统佛教地理研究的粗线条样貌。后四章则基于我本人近二十年的研究,窃以为,它对于了解中国传统文化,应该是不无禆益的。


诚然,本书并非严格的学术专著,只希望对一些感兴趣的读者有帮助。如果有哪位读者愿意一起来交流探讨,那真是一件令作者无比欢喜的事。


庭院深深深几许
汉化寺院的构成


寺院


寺院是汉语对佛教的宗教场所的通称——也可以说是雅称,因为在口语中,它也往往被称为“寺庙”。


如果考虑到历史上,寺院在文献中的别称可就繁多了。梵刹、伽蓝、道场、佛刹、净刹、精舍、兰若、丛林,都还是比较常见的,甚至还有人用檀林、绀园、旃檀林、净住舍、法同舍、出世间舍、金刚净刹、寂灭道场、远离恶处、亲近善处、清净无极园等描述性称呼。


称呼虽然有这么多,但最基本的还是一个“寺”。这里有必要先说一下这个名称的起源。


“寺”起先是中国古代对于政府部门办公场所的称呼,类似于后来所谓“衙门”“机关”“办公室”之类。两汉之交,佛教从西域传入中国,因之有不少西域的僧人传法东来。外国人来了,当然归负责外交事务的部门鸿胪寺安排接待,于是乎,僧人安置的地方也就被称为“寺”。久而久之,佛教大盛,政府部门的办公场所不再称寺,它倒成了僧人居住、经像安置场所的专称了。


至于“院”,它本来是四周建有围墙的意思,将它用作佛教建筑的称呼,始于唐代在长安慈恩寺为玄奘所建的翻经院。到了宋代,这一名称大为普及,官立的大寺有不少被称为院。


一般来说,“寺”和“院”是有所区别的。“寺”是总称、通称,而“院”则往往指“寺中别舍”,即寺的组成部分。一个寺可能包含若干院。当然,也有一些独立的佛寺被称为“院”,但终究不如“寺”那样普遍,而且其规模往往比寺小一些。


中国最早的寺院,是东汉明帝时创建于洛阳的白马寺。从那之后,在当时一些重要城市如建业(今南京)、广陵(今扬州)、彭城(今徐州)等地陆续兴起了一些寺院。但直到西晋时为止,寺院的数量都相当有限。


发展的契机出现在西晋末年。那一次的社会大动荡史称——永嘉之乱,堪称整个中国历史发展的一大转折。晋王室带着大量衣冠士族流亡到江左,凭借着南方这半壁江山建立起东晋。当时中原百姓也大量南迁,形成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北方人民大南迁的浪潮。而北方,则出现了纷纷扰扰的五胡十六国的局面。


真是说不清到底因为什么,就在那样一个干戈四起的岁月,突然间,佛教就像汽油碰着火星,呼的一下就全面铺开了。


可惜历史上并没有留下对寺院的统计数据。事实上当时也不可能存在类似的统计。唐代僧人法琳在其所撰《辩证论》中,提供了一套从东晋以后各朝代的寺院僧尼数据,可以让我们大体观察到一个发展趋势。其中,寺院数据如下:


南方:东晋1768;宋1913;齐2015;梁2846;陈1232;后梁108。


北方:北魏30900;北齐43;北周93。


隋朝:隋文帝时3792;炀帝时3985。


这些数据的来源不得而知,其可靠性当然有待考证。不过,发展的趋势应该说倒也差不离。需要指出的是,这些数据的性质并不一致。其中,北齐、北周的两个数据都源于皇家立寺。估计后梁的数据也如此。


到了唐朝,唐后期会昌灭佛(845)前曾对天下寺院有一次“检括”(即统计),当时天下的寺有4600所,另外还有兰若40000所。这个数据是运用政府的行政力量得出的,应该讲可靠程度相当高。这些寺院在“会昌法难”中受到很大破坏,但之后不久又得以恢复。就寺院的总体数量及地理分布格局而言,这以后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变化。


有变化的只是寺院的内涵。


这里面牵涉到对寺院的分类。上述唐代寺院数据中已经透露出了一点信息:当时既有“寺”,又有“兰若”。这是唐代以前对寺院最重要的区分。当时虽然按照寺院的创建由来以及经费来源而有“官寺”与“私寺”之别,但说到底,寺院的差别只是规模。大的、正规的是“寺”,小的、简陋的为“兰若”。


显然,上述《辩证论》中北魏寺院数量30900,它是包含一部分“兰若”在内的。当时有人在上奏中称:


今之僧寺,无处不有,或比满城邑之中,或连溢屠沽之肆,或三五少僧共立一寺,梵唱屠音连檐接响。


这种局面,显然不是那一时、某一地所特有的,应该反映了那个时代普遍的状况。


唐代禅宗的兴起为寺院的内涵分化注入了活力。禅宗称寺院为丛林、禅林、禅阁等。会昌灭佛后,诸宗衰微,唯禅为盛,很多寺院出现了专修禅宗的局面。于是,渐渐地也就出现了禅寺和教寺的区分。五代时,吴越王钱镠(907—932在位)将江南的教寺改为禅寺。到了宋代,且有“五山十刹”之制。


五山十刹又作五岳十刹、五岳十山,为禅林官寺制度中最高与次高的寺院,享有免税等特权,由史弥远奏请而创设于南宋嘉定年间(1208—1224)。五山即:(1)兴圣万寿禅寺(杭州径山),(2)景福灵隐寺(杭州灵隐山),(3)净慈寺(杭州南屏山),(4)景德寺(宁波天童山),(5)广利寺(宁波阿育王山)。十刹指:(1)中天竺山天宁万寿永祚寺(杭州),(2)道场山护圣万寿寺(湖州),(3)蒋山太平兴国寺(南京),(4)万寿山报恩光孝寺(苏州),(5)雪窦山资圣寺(宁波奉化),(6)江心山龙翔寺(温州),(7)雪峰山崇圣寺(福州),(8)云黄山宝林寺(浙江金华),(9)虎丘山云岩寺(苏州),(10)天台山国清忠寺(浙江天台)。后来,天台教院亦设教院的五山十刹。这些寺院都分布在东南一带。


元、明时期,将寺院统一区分为禅寺、讲寺、教寺三类,法派与寺院之间形成固定的对应关系,世袭罔替。其中禅寺之“禅”,指禅门各宗;“讲”则指天台、华严诸宗对佛教教理的讲说;而“教”则专门指诵念真言密咒、演行显密法事仪式。这种状况一直通行至近代。


不过,近世以来,由于佛教整体力量的衰微,各宗派也渐渐地有名无实。其分类标准更重要的是“丛林”(或称“十方”)与“子孙”。前者是传贤,后者则只传法子法孙。前者属佛教共同体所有,可以开堂传戒,接待外来僧众;而后者则是某些特定僧众的私产,不接待云游僧众,甚至可以以某种代价实施转让。


当然,以上都是就佛教文化而进行的分类,如果考虑到依止的僧众,则显然,寺院还可以分为僧寺和尼庵两类。唐宋以后,某些大寺院为了照顾异地的事务,往往还有别院、下院的设置。无疑,那些佛教建筑在建制上并不具备独立作为寺院的资格。


从理论上说,中国早期的佛寺建筑,沿袭了它在印度的布局形式。即,多在中央设一个方形的佛殿,殿外建僧房围绕,殿内则在正面安置佛龛。到后来才逐渐呈现出民族特点,形成新的面貌。但目前我们所能见到的,大抵都是晚近的实物,最早的不过唐代。而且,由于中国自然环境的限制,建材多以木料为主。这一点,与中国传统建筑的总体特点是一致的。


尤其能够体现佛寺建筑与中国传统建筑血肉联系的是,中国古代有很多寺院是由某些高官大户“舍宅为寺”而来。因而寺院与传统民居建筑的布局原则并无明显区别。


传统民居建筑的布局包括廊院式、纵轴式、自由式,因而寺院的布局大体也不出这几种形式。


廊院式应该是出现最早的一种布局形式,它的结构最为紧凑。它的特点是在每一座佛殿或佛塔的周围建筑环绕的廊屋,形成一个个独立的院落——如果某个寺院足够大,当然可以拥有若干个院落;而每个院落则根据所崇祀的主神或主要建筑物标以不同的名目,如观音院、弥勒院、塔院等。这当然是最符合中国传统建筑思路的一种布局形式。


自由式显而易见堪称另一极端,它的特点是一切见机行事,不拘泥于任何固定的法则。这种形式往往多见于地形变化较丰富的地区。但是这种布局绝不是乱来,它往往在不对称中求均衡,于变化中求统一。因而总体上看,各部分仍很协调,别有一番情趣。


纵轴式则介于上述两种之间。它是将主要的殿堂布置在一条纵轴线上,一般顺序为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藏经楼等,每个殿堂的前方或左右各配置一些配殿,由此形成四合院或三合院的布局。佛塔的位置则根据具体情况随机应变,或在院落之前,或在之后,或在附近。这种布局最大的特点是排列很规整对称,很方便香客有层次地欣赏。


佛寺的主要建筑一般有“伽蓝七堂”之制,这是寺院平面布局的典型。它渊源于印度,但传入中国后有诸多变化。一般指山门、佛殿、法堂、僧堂、厨房和浴室、厕所。虽然这七堂并非佛教某一宗一派所独有,但主要是在禅宗的大力提倡下才得以推广普及的,当然也因宗教礼仪和教义的不同而有种种细微的差异。


考虑到佛寺建筑和法物设施千差万别,以下分山门、各殿、佛像三个部分分别加以叙述。


山门


山门也就是整个佛寺的正大门。因寺院大多居山林之中,即使建于平地、市井,亦有远离尘嚣、托诸山林之志,故亦称山门。


山门显而易见是佛殿组织中极其重要的一环,一般有三个门,故亦称“三门”。


三门并立,各有含义。居中的为“空门”(空解脱门),左侧为“无相门”(无相解脱门),右侧为“无作门”(无作解脱门),总称“三解脱门”。意思是一入此门,即可得解脱。古人常称某人出家为“遁入空门”,亦取义于此。


一些大的寺院如杭州灵隐寺,山门有两道。其第一道山门称外门,在外门与第二道山门之间安排着形状不一、大小不等的放生池,因为其中多种莲花,又称莲池。


山门通常盖成殿堂式,称“山门殿”或“三门殿”。殿内的塑像一般是两尊金刚力士,属护法神“天龙八部”。金刚力士手执金刚杵,又名“执金刚”。实际上也即俗称的“夜叉”神。还有人称之为“哼哈二将”。


由于职守所关,这“哼哈二将”虽然面貌雄伟,但都怒目作嫉恶如仇状,俗语“怒目金刚”是也。他们头戴宝冠,上半身裸体,两脚张开,所不同的只是左边的金刚怒目张口,手中的金刚杵作击打之势,而右边的金刚则怒目闭口,手中金刚杵平托着。


殿堂


殿堂是寺院中各主体建筑的总称。其中又有区别:殿是供奉佛像、让信士瞻仰礼拜祈祷的地方,而堂则是僧众说法行道和日常生活的处所。


按照中国古代的营造法则,一般喜欢把主体建筑安排在南北中轴线上,东西两侧布置附属设施。寺院的主体建筑是: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法堂、藏经阁。因而这些正殿一般都坐北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