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少儿 > 传统文化 > 节日里的中国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节日里的中国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节日里的中国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节日里的中国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九个维度,九例个案,勾勒中华民族的伟大文化传统

作者:仲富兰著

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8-01

书籍编号:30615938

ISBN:9787532171378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99127

版次: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传统文化

全书内容:

节日里的中国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版权信息









出版者的话


作为人类四大古文明之一,华夏文明是世界上唯一没有中断并持续发展到今天的文明体系。这一文明体系发源于中国这片土地,在这片土地上发展壮大,立足于这片土地,敞开胸怀接纳吸收来自全人类的优秀文化元素,并不断向周边国家乃至全球传播,在对外交流中又进一步得到完善,从而形成了当今中国的文化面貌,也塑造着我们华夏民族优秀的精神品格。


对这样的文化,我们完全应该有充分的自信。而文化自信,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发展中最基本、最深沉、最持久的力量。为此,我们决定组织编写这套“九说中国”丛书。


“九”这个数字,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有着特殊的象征意味。在古时,九为阳数的极数,又是大数、多数的虚数,所以,既可以表示尊贵,也可以代表全部。据《尚书·禹贡》所载,大禹治水,后来称王,将天下划分为徐州、冀州、兖州、青州、扬州、荆州、豫州、梁州、雍州等九州;后来,九州可以代指整个中国。青铜器有“九鼎”,成语“一言九鼎”表示说话有分量。“九”还与“久”谐音,有长长久久、绵延不绝之意。


“九说中国”系列丛书在体例上力图打破传统的学科界限和历史分期,从文化表现的角度着眼,系统展示华夏五千年文明的核心元素与基本样貌,凸显中国思想的博大精深、中国文化的源远流长、中国精神的丰富多彩,进而揭示华夏文明所具有的独特气质和深刻内涵,展示华夏文明的兼容并蓄和强大生命力。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需要创造性转化,需要创新性发展;转化与发展最终一定是从实处、细微处生发出来。“九说中国”系列丛书邀请对中国文化素有研究的学者,从承载中华优秀文化的诸多细小的局部和环节入手,从最能代表中国气质、中国气象、中国气派的人物、事物、景物、风物、器物中,选取若干精彩靓丽的内容,以生动的语言和独特的叙事方式,描述华夏传统的不同侧面,向读者传达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气神。


“九说中国”系列丛书将分辑陆续推出,每辑九种。第一辑九种书目,涉及文字、诗歌、信仰、技术、建筑、民俗日常,并推究建立于其上、传承数千年的华夏观念。为了让海外读者有机会了解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和丰富多彩,本丛书在适当的时候还拟推出多种语言的国际版。


上下五千年,纵横一万里。“九说中国”系列丛书力求涵盖面广,兼顾古今,并恰当地引入中外比照;做到“立论有深度,语言有温度,视野有广度”,同时用当代读者喜闻乐见的表达形式加以呈现。


当然,丛书的编写是否达到了策划的预期,还有待读者诸君评鉴。欢迎各位随时提出批评改进的意见和建议。

序论:节日与中华民族文化认同


节日——中华农业文明的璀璨成果


节日里的中国充满了文化气息。中国传统节日作为一种行为层面的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文明的精华之一,她根植于中国古代的农耕文化,在长期的流传过程中,通过对天人、群己、义利等关系的约定,形成了自身独特的文化内涵,体现了强大的文化凝聚力与生命力。节日还与中华文化精神、中华民族精神相联系,是中华民族成熟文明的缩影,它既体现着人与自然的关系,又反映着现实的人与人的联系,在社会发展进程中具有非凡的意义。


“山中无历日,寒暑不知年”,人类在生产力极其低下的情况下,是无所谓节日的。节日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历经千百年岁月沧桑,它如同搭起了一个硕大的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平台,承载着中华各民族人民精彩纷呈、多姿多彩的艺术飨宴。它既是中国人长期不懈地探索自然规律的产物,包含着大量科学的天文、气象和物候知识,也是中华文明的哲学思想、审美意识和道德伦理在民俗风情上的集中体现。中国人重视阴阳平衡、天人合一、顺其自然的哲学思想,欣赏柔美、钟情团圆的美学和伦理观念,在这个节日体系之中都有强烈的体现,千百年来,传统节日的民俗,给中国人一种井然有序的时间节奏、热闹而不失寂寥的空间分布。虽然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度,老百姓也以一种勤勉、节俭的方式过着自己的日子,因为有了热闹的节日,才构成中华民族完整的人生时间,使人生充满着期待、愉悦而显得非同寻常。


中国传统节日是农业文明的缩影,是先人追求天人和谐的产物。大家知道,农耕文明是指由农民在长期农业生产中形成的一种适应农业生产、生活需要的国家制度、礼俗制度、风俗文化等的文化集合。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传统节日结合了中国儒、释、道各家文化,将各类祭祀、信仰民俗融为一体,是世界上存在最为广泛的文化大聚合、大集成。中国是世界上最早步入农耕文明的古国之一。远在上古时期,中国的先人在长期的农耕生活中认识到:种族要生存、繁衍,庄稼要有好收成,就必须“靠天吃饭”,“国之大事在农”,观察和掌握天象(日月星辰的变化)、物象(动植物随季节而生的变化)和气象(寒暑雨雪的变化)及其规律,顺应天地运行的节奏和气候变化的秩序,来合理地计划和安排其农业生产及日常生活。


为了准确地反映四季气温、降水、物候等诸多方面的变化情况,用以指导人们的生产生活,先人依据太阳在黄道的不同位置,确定出了岁时节气的概念,进而逐步总结归纳出“二十四节气”。岁时节令一经确立,一些特别的日期就凸显出来,它们作为农耕周期中的关节点而备受重视,每当特定的节气来临之时,都要举行与这个节气相应的仪式和庆典活动,农耕周期的演进,就好比竹子有节一样,人们进而发现岁时节令中有些特殊的日子,这个日子就是“节”日。


中国传统节日正是从时序上体现着一年四季春夏秋冬的递度演进,所以中国人一直有“四时八庆”的说法。春天,万物复苏,大地回春,从严寒中走来的春节、元宵节、中和节、清明节等节日,相继成为春季节日的序列。说到春天,共通的感觉就是春暖花开、春光明媚。新的一年到来之际,人们阖家团聚、拜年庆贺、舞龙观灯,尽情欢庆新春的到来;春天也是祭奠先祖的日子,纪念先人、踏青赏春、娱乐健身,在慎终追远中享受新春的赐福,准备以饱满的热情投入农耕播种。夏季是云彩最活跃、最生动的季节,端午节又不期而遇,人们佩艾采药、驱邪避毒、裹粽竞渡,斗草送扇、归省探亲,以期安度酷夏、消除邪秽。秋天是走向成熟的季节,秋高气爽、丹桂飘香,秋天的一景一物往往会触发深沉的怀念。七夕节、中元节、中秋节、重阳节等纷至沓来。沉浸在丰收喜悦中的人们,乞灵巧、放河灯、赏秋月、玩秋菊、登高辞青,以多种方式庆贺丰收、祭奠亡灵、祈福纳祥。冬天是最为坚韧的时节,空气清冽流动,季节安静,光照绵延不息,瑞雪飘飞,腊八节、小年、除夕是对它最好的迎候。此时的人们忘记了寒冷,扫洒除疫、送灶祭祖、社火游街、欢欢乐乐地团圆守岁,品味着“天增岁月人增寿”的喜悦。四时节庆的和谐有序、错落有致,集中体现了人与自然的融洽互动,表达了我国各族人民应时而作、张弛有度的自然生活节律和独特的审美心理定势;反映了先秦以来历代人民在社会生活实践中,不断认识和改造自然,追求“天人合一”的理想境界。


中国传统节日的演进


萌芽期——先秦


历史上的传统节日得以存在和发展,离不开一个民族主体的精神活动。在原始社会,人们最基本的精神活动就是原始崇拜,包括原始神话、图腾崇拜、自然崇拜和鬼神崇拜,而这一切正是节日风俗萌芽期最为显著的特点。上古社会的人们,在严峻的社会现实面前,只能凭着质朴、直观和感性的思维方式去把握自然的表象。人们为了生存,总是小心翼翼地趋吉避害,规避许多灾难和祸患,并衍生出诸多的禁忌。如原始的祭月、拜月,就是日后中秋节赏月习俗的源头;而星辰崇拜中对织女星的祭祀,正是后世七夕拜星、乞巧习俗的来源之一。原始氏族把动物尊奉为神明,例如,龙是中国人最为普遍的图腾,后世中国人都称自己是“龙的传人”,端午节人们举行“龙舟竞渡”的活动,我们依然可以从中看见先民们“龙崇拜”的影子。此外,还有在天地崇拜中出现的“社日”和“立春”仪式。祖宗崇拜导致年节、中秋、冬至的祭祖和寒食、清明扫墓等习俗。同时,古人的鬼神观念,导致了诸多的驱鬼巫术和“驱傩仪式”,出现了门神、灶神以及腊月二十三日的送灶习俗。


当我们仔细探索古代的节日,还可以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这些传统节日几乎都是在农历的单日,尤其是单月单日,如一月一日元旦、三月三日上巳节、五月五日端阳节、七月七日七夕节、九月九日重阳节等。中国人喜欢讲双月双日、成双成对为吉利,为何节日大多是单月单日呢?其实这些节日并不像后世演化的那么欢天喜地,被人称之为“佳节良辰”。在节日风俗形成的初期,这些节日大抵是一些令人不安的日子,非“凶”即“恶”。因为是“凶日”或者“恶日”,所以才格外需要禁忌,也正是这些“恶月恶日”,才逐渐形成了节日风俗。


流传至今的春节、上巳、端午、中秋、冬至等节日元素,先秦时代大部分已经形成,但由于当时生产力水平的低下,改造自然以获取资源的能力还比较低,许多节日的风俗处于酝酿期,当时的节日比较少,内容不够丰富,在时间上也不是那么固定。


定型期——两汉


中国的传统节日,如元旦、元宵、寒食、端午、七夕、重阳等,到了两汉时期,大都基本定型。这不仅是因为“汉承秦制”,更重要的是国家的统一,社会出现了各种节日风俗得以定型的土壤和条件:


首先,在经历了几百年的战乱和纷争之后,汉朝出现了政治、经济前所未有的稳定局面。国家的统一和稳定使中原文化与荆楚、吴越、巴蜀、齐鲁以及北方文化得到相互吸收和融合。如汉朝的首都长安居民跳起了南方的楚舞,唱起了楚歌;中原的大量习俗也相继传到荆楚和百越之地。这说明,统一和融合,使共同的节日风俗的定型和整合有了可能。


其次,汉朝虽然迷信盛行,但科学的因素也在生长。古老的天文学在汉朝就有了长足的发展,制造浑天仪、地动仪和候风仪的大科学家张衡的出现,就是明证。科学萌芽的生长,中西文化的交流,如汉安帝永宁七年(公元120年)掸国王派遣使者入汉,在元旦佳节表演大秦幻术,令君臣观赏后大为赞叹。这种状况,打破了先秦节日风俗盲目崇拜自然的原始信仰和巫术倾向,汉武帝倡导的历法变革,更为节日风俗的定型整合确定了可靠的前提和基础。


第三,战国时代极其活跃的诸子百家的思想学说,尤其是邹衍创立的阴阳五行学说,与汉朝具有神学思想的董仲舒等人倡导的“天人感应论”相糅合,并且将木、火、土、金、水五行与方位、时序相配合,形成五德之说,再把五德与天、五行与人相附会,阴阳家更是将迷信禁忌具体活动划分到一年的四时八节、二十四节气中去,形成了一套程式化的岁时顺序,为中国节日风俗的定型蒙上了一片神秘的雾纱。


第四,汉朝的思想成果,在中国思想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迷信盛行,使节日风俗打下了尊神事鬼的印记;神话流播,使节日风俗增添了浪漫的色彩。而日趋定型的节日风俗又为传播神话鬼话仙话提供了传播的媒介。


第五,汉朝节日风俗的定型还表现在,对一些历史人物的祭奠代替了以往的一些原始崇拜活动的内容。如屈原、介子推、伍子胥等由人而神,受到人们的传颂和崇拜,在诸多的节日风俗中凸现了人的作用,出现了有别于以往历史时期的新因素。与此同时,节日风俗和节日礼仪互为表里,融为一体,被人们约定俗成地沿袭下来。


变异期——魏晋南北朝


魏晋南北朝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充满冲突和融合的时期,宗教的参透、民族的融合、社会心理的失常,这些因素为中国节日风俗的发展带来了新的变量元素。


宗教的因素在节日风俗的发展中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首先是中国土生土长的道教的勃兴,“五斗米道”“太平道”在民间的社会生活中形成势力;其次是在东汉末年传入中国的佛教,在中国以不可阻挡之势传播开来。这样就形成了一批在宗教影响下出现的新兴节日,如四月八日的浴佛节,道家称道的“三元节”,在南北各民族中广泛流行。七月十五日,是道家的“中元节”,同时又是佛教的“盂兰盆会节”,其首创者就是南北朝时的梁武帝萧衍。其他的节日如七夕、中秋、重阳等也不同程度地渗入了佛、道的影响,发生着前所未有的变化。


由于佛教、道教一起向中国传统的思想文化体系发起冲击,加之六朝时期政治风云变幻无常,政治动乱给人民生活带来无穷灾难,造成了反常的社会心理:悲观失望、消极颓废成为文人士大夫们的主要思潮,放浪形骸、纵情享受成为上流社会的生活目的。不正常的社会心理影响到节日风俗,出现了一系列怪诞荒唐的风俗时尚。至于节日期间,借登高之会,乘祓禊之时,宴享宾朋,曲水泛觞,纵饮酗酒,高谈阔论,诗酒风流,蔑视名教礼法,清谈漫论玄学等更是寻常之事。原来许多颇为严肃的节日风俗活动,此时人们已对其漫不经心,随意为之。相反,那些怪诞不经的妖异之事,迷信荒唐的无稽之谈,倒成了人们关心的话题。许多荒唐的神鬼传说与节日传说附会在一起,如这个时期的端午节,已经不是完全笼罩在“恶月恶日”的气氛中,相反却出现了“斗百草之戏”和“养鸟玩鸽”的娱乐活动。


魏晋南北朝时期,北方少数民族像“走马灯”一样入主中原,少数民族与汉族的杂居,自然要使风俗发生融合;再加上频繁的战乱,使北方人民不断大规模向南方迁徙,使汉族内部的南北风俗发生融合。如端午节的“恶月恶日”原是北方中原人民的观念,此时也为南方人民所接受;再如端午节纪念历史人物,原先是各地有各地的英雄,可是,经过魏晋南北朝的民族大迁徙和融合后,南北节俗逐步融合为一,加之处于战乱中的人民都思念、敬佩伟大的爱国英雄,所以,此后以端午节纪念屈原说,纪念伍子胥说,再无多大争议,这正是南北风俗融合的结果使然。


变异期——隋唐到宋


中国的节日风俗发展到了唐宋年间,出现了划时代的变异。节日生活开始大规模地与城市生活密切结合,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新变化,从一向充满迷信、禁忌、祓禊、禳除等神秘气氛中解放出来,而向着世俗化的娱乐型的方向转变,成为民间真正意义上的“佳节良辰”。这是因为,隋唐时期是中国封建社会的昌盛时期,国家赢得了空前的统一,农业生产从几百年的战乱中恢复起来,手工业、商业都十分发达。尤其是唐朝,从“贞观之治”到“开元之治”,经济繁荣,文化昌盛,决非前朝可比。出现了“千百家如围棋局,十二街似种菜畦”的城市,令当时的欧洲人都叹为观止。社会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的稳定,以及五光十色的城市生活的出现,给社会风俗的演变提供了历史条件,因此表现在节日风俗上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向娱乐型的演变。


喧闹的城市生活,使人们抓住传统节日的机会,表现自己的情感,发泄胸中的郁闷。元旦日的放爆竹,不再被看成是驱鬼驱魔,而象征着欢愉与热烈;元宵的祭神灯火,变成了人们游览观赏的花灯;中秋节由神秘的拜月逐渐变成赏月的习俗;重阳节已成了赏菊的盛会;上巳节祓禊为踏青所取代;庄严神秘的“驱傩”仪式转化成街头的“百戏”和“杂耍”。城市生活中的节日频繁,人们也不愿总是守在家里,那些占据了豪华住宅的达官贵人也想外出炫耀一番,于是形成唐代节日风俗中出游的普遍。“游乐成观”,“仕女如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