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文化 > 庄子见独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庄子见独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庄子见独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庄子见独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对《庄子》的详尽解注,尽量不遗不漏,充分尊重原样。

作者:曾品元著

出版社:吉林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时间:2020-04-01

书籍编号:30616333

ISBN:9787558183010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429784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文化

全书内容:

cover

《庄子》一书因其独树一帜而引来众多的解注者,这就无可避免地造成了其在二千多年的传承中,杂入了诸多原本不属于原著的符、字、词、句、段、章等,同时还非常可能因误抄或是遗漏而导致文本的难以理解或是主旨偏离,这就要求解注《庄子》的首要前提是对文本进行归元。本书全部【文本归元】都是订正之后的产物,凡有订正处,【见独】均有详细解释说明,尽量做到没有遗漏,以充分尊重《庄子》的可能原样。订正本身则基于三大原则。其一,行文必须合符庄子瑰玮、参差、充实、弘大而辟、深闳而肆的整体风格;其二,逻辑必须自洽;其三,义理必须经得起事实验证。


逍遥游



【文本归元】庄子见独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齐谐》者,志怪者也。《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搏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


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图南。


蜩与鸴鸠笑之曰:“我决起而飞,抢榆枋,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


适莽苍者,三餐而返,腹犹果然。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之二虫又何知?


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而彭祖乃今以久特闻,众人匹之,不亦悲乎?


汤之问棘也是已。汤问棘曰:“上下四方有极乎?”棘曰:“无极之外,复无极也。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为鲲。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太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斥庄子见独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笑之曰:‘彼且奚适也?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此亦飞之至也,而彼且奚适也?’”


此小大之辩也。


故夫知效一官、行比一乡、德合一君而征一国者,其自视也亦若此矣。而宋荣子犹然笑之,且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斯已矣。彼其于世,未数数然也。虽然,犹有未树也。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彼于致福者,未数数然也。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


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


【见独】


北冥


凡庄子虚拟的地名和人名,都是有思想含义的。读不出这些思想含义,要准确理解《庄子》,就完全没有可能了。北冥这个地名明显就是庄子虚拟出来的。它的思想含义,是想表达一种极致境界。仅从本章本段来看,庄子要表达的极致境界,就是物的最原始状态。这个最原始状态的文字表达,就是冥。冥,就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的冥。用庄子自己的话来阐释,就是《知北游》中的冥冥:“视之无形,听之无声,于人之论者,谓之冥冥,所以论道而非道也。”从这个意义上说,冥就是冥,绝不能通假为“溟”。否则,冥的隐幽、本原的含义,就没有了。“南冥”的冥,也是在这个意义上使用的。北冥表开始,南冥表结束。北冥南冥的共名,就是天池。另外,北冥中包含着最北之北的含义,南冥中包含着最南之南的含义。这层思想,从“汤问棘曰:‘上下四方有极乎?’棘曰:‘无极之外,复无极也。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这段话中,是可以明显看出来的。《齐物论》“有始也者,有未始有始也者,有未始有夫未始有始也者”是又一有力证明。不能读出这层隐含但又十分确切的思想,就不能理解庄子的逍遥是无穷时空里的逍遥的思想。


化而为鸟,其名为鹏


真正天才思想家的思想,是需要慢慢品才能品出某些字词的深刻用意。于作者本人,这或许是一种心灵的自然流露。于普通读者,很可能会觉得有些晦涩甚或高深莫测。这里庄子自然就流露出一种万物皆种和万物皆化的思想。万物皆种的思想,《寓言》中有原话:“万物皆种也,以不同形相禅,始卒若环,莫得其伦,是谓天均。”万物皆化的思想,本章寓言“庄周梦蝶”就是明证。


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


注意,这里用的是“鹏之背”而不是“鹏之大”。庄子这里想要以大鹏来喻大知,所以,鹏的气势,比鲲要更大。光鹏的背,就得以千里为计量单位来形容。不这么写,小知跟大知的差别,就没有办法凸显出来。几,询问数量多少的疑问词,与“千里也”断开,语气及语境契合度更好。


怒而飞


怒,就是“心花怒放”的怒,很有气势同时又很自然的样子。


垂天之云


如何跟实景对应起来呢?漫天乌云不是垂天之云,因为垂的感觉没出来,所以云大的气势也就出不来。垂,就是“垂直”的垂。到过西藏又有幸偶遇过一大片遮天蔽日的乌云从天而降就如万丈悬崖立于眼前的人,自然就很有感触。如果没有亲眼见过这样的云,那可以到美国电影《垂直极限》去间接感觉一下。


海运


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自然现象,庄子不重生,没人可以给出使人信服的确切答案。但根据语境,把海运理解为一种类似季风一样的有规律的自然现象,应该八九不离十。关键是,这样理解,已经可以满足文章的义理需要。《天道》中说:“书不过语,语有贵也。语之所贵者,意也。”


南冥者,天池也


这句话乍一看,很像是后人注语。细一想,庄子原话的可能性更大。逍遥游游的就是天,天池就是天的象征。大鹏生于北冥,是天。飞于青天,是天。息于南冥,还是天。唯其如此,才堪称“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


《齐谐》


很可能是庄子为了自己思想的需要而虚拟出的一本书名。这从庄子的措辞中可以明显看出。一方面,书名叫《齐谐》,很可能隐喻“齐物论”的齐,“和谐”的谐。就这个且齐且谐的书,却是用来志怪的。任何一个认真阅读并惯于思考的人,看到这么戏剧性的前语后句,想不产生想法都不可能。


水击三千里


理解为大鹏起飞时翅膀击打水面使水激起三千里高的浪花,还是理解为大鹏起飞要贴水飞行三千里才能完成起飞这个动作好呢?从文学性需要看,前者也行,但不好。因为,后者的文学性需要同样得到了满足。但后者的理解里,更多地包含了大鹏起飞的飞行原理。蜩与鸴鸠很可能垂直起降,大鹏很可能就不行。


搏扶摇而上者九万里


理解这句话的关键,不是“搏”是原字还是“抟”是原字,或扶摇究竟是什么意思。理解这句话的关键,是大鹏是不是“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的逍遥游者。答案:是。从上下文中我们完全可以肯定,大鹏就是大知。大鹏的化、飞、击、搏、息等,都是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大鹏从北冥飞落南冥,就是游无穷。整个过程,大鹏没有死守一种状态,就是有待中无待,就是逍遥。搏,就是“搏击长空”的搏。扶摇,当是用来形容大鹏水击三千里后再图起飞时的艰难。想象一下,光翅膀就若垂天之云的大鹏,在水击三千里后要再飞到九万里高空去的情景,眼前自然而然就会浮现出大鹏在云气中且扶且摇斜飞而上的艰难。知道难,行道更难,这是《庄子》的基本思想。


去以六月息者也


要是没有后面“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句中的息,应该是没有歧义的,就是“停息”的息。三千里形容起飞距离远,九万里形容图南高度高,六月形容飞行时间长,行为连贯,逻辑清晰,义理明确。


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


怎么理解也没办法跟语境协调。如果删除,则文章立马显得非常紧凑。但这段话历来为好庄者所爱,且单独看,确实很有思想价值。从小局服从大局原则出发,最好还是把它看作是某位有思想者的旁注而予以删除为好。


坳堂


相当于现代汉语中的凹凼(dàng),小水坑的意思。



就是芥菜。在这语境中,应该指芥叶。


培风


这个“培”字,用得实在没有根据。勉强可以类比的,是培土,但不通。估计庄子原本是想用“凭”字,即凭风。


夭阏


庄子才情四射,不顾俗议。类似夭阏这样的词的具体含义,是一定要在语境中才能把握到的。从大鹏要飞到九万里高空背负青天后才向南飞行来看,夭阏的含义,应该是阻碍的意思。大鹏背负青天,就意味着大鹏已经在云气之上而非云气之中了。风是有阻力的,九万里高空,风的阻力就非常小了。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可以阻碍鹏的自由翱翔了。这个道理跟现在的物理学飞行原理可能不符,但无碍庄子思想的表达。阏,音è,壅塞的意思。


而后乃今图南


原文为“而后乃今将图南”,多了个“将”字。考诸前句为“而后乃今培风”,两者形成对语,故“将”字很可能冗余,何况乃今本来就含有将的意思。


蜩与鸴鸠


究竟是什么动物,不影响对文本的解读,知道是个飞不高也飞不远的小动物就可以了。


我决起而飞,抢榆枋,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


决,就是“坚决”“决心”的决,使尽全力的样子。抢,就是“拼抢”的抢。榆枋树虽不高,但相对于蜩与鸴鸠的飞行能力而言,已经够高的了。所以,这二虫要使劲飞才能飞上去。即便如此,也还不能保证每次都能成功,时不时会跌落下来。因为是跌落,所以要控。“控于地”的控,就如体操中落地动作的控。不控或控而未制,就会倒地,能力不济的明显表现。


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


语义不是十分清晰。九万里很明显就是指高,南为所指就不明显。它既可以理解为九万里的并列语,就是到南冥那么远的地方去,也可以指飞到九万里高空后才开始向南飞行。从“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图南”句看,明显是后面那个意思。但因这时讲话的主角已经发生变化,所以,还是不能太肯定是哪种。


适莽苍者,三餐而返,腹犹果然


适的本义为往、到的意思。莽,就是“莽草”“莽原”的莽,草茂盛的样子。苍,就是“苍松翠柏”的苍,深青色的样子。莽苍作为合成词,结合这里的语境,应该指的就是城郊。城里就是建筑、道路等,城外就是野草、树木、庄稼等。野草、树木、庄稼等,看上去都如青草一般的颜色,故叫莽苍。三餐如何理解呢?一看就大概知道,它指的是需要准备三顿饭或是整一天的粮食,因为后面有“三月聚粮”句。“果然”的果,应该就是“食不果腹”的果,饱的意思。


宿舂粮


这三个字的准确含义,绝不能望文生义地理解为先天晚上就得舂捣粮食。宿,就是“一宿未眠”的宿。一宿未眠不是要简单表达先天晚上没睡,而是要强调整个晚上没睡。宿舂粮,不是要简单表达先天晚上就舂捣粮食,而是要强调得花整个晚上舂捣粮食。想必庄子时代,舂捣粮食的效率是比较固定的。舂,音chōng,把东西放在石臼或乳钵里捣掉皮壳或捣碎。


三月聚粮


不能理解为花三个月来准备粮食。因为,粮食准备的多少,与所花时间不是直接正相关的关系。效率高,三天就好。效率低,三月也未必行。从三餐的粮食,到花整晚舂捣粮食,到准备三个月的粮食,语义逻辑是完全一致的。


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


这不是平行的两句,而是主次的两句。主句是小知不及大知,次句是小年不及大年。小知不及大知是对前述寓言的寓意提炼,小年不及大年是以打比方的方式,对小知不及大知主题的进一步解释说明。从义理文脉看,小知自然是指笑大鹏的蜩与鸴鸠等,大知自然是指高飞远徙的大鹏。小年自然是指朝菌、蟪蛄、彭祖、众人等,大年自然是指晦朔、春秋、冥灵、大椿等。注意,换一种对比,小年就可以是大年,大年就可以是小年。有些过往解注本里,句中加“此小年也……此大年也”显然是没有理解到庄子思想的本质。理解言语,一定不要受言语的束缚。老子、庄子、柏拉图三个思想天才,在这点上是完全一致的。


奚以知其然也


从后面整一段都只言及年的大小来看,这句话仅仅是针对小年不及大年来说的。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


朝菌的年寿是一天,自然不知道一月里的事。蟪蛄(huì ɡū)据称是一种小蝉,其年寿就是一个夏季,自然不知道春秋两季里的事。


冥灵


究竟是一种龟名还是一种树名,对文本思想的理解影响不大。


彭祖


中国传说人物。自夏代至殷末,活八百余岁,旧时视为长寿的象征。


穷发之北


其实就是北冥,极北之北的意思,呼应的是“无极之外,复无极也”。


此小大之辩也


必须把这句话看作是它之前全部寓言的总结。小大之辩,不是说大就是对,就是好。这句话的关键点,不是大与小之别,而是大与小之辩。《齐物论》里说,道昭则不道,言辩则不及。大鹏不辩,它逍遥游。蜩、鸴鸠、斥庄子见独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等小知辩。小知不是因为它们小才是小知,而是因为它们因不知道而笑大知,才是小知。大鹏如果笑蜩的自由自在,也就小知了。


知效一官、行比一乡、德合一君而征一国者,其自视也亦若此矣


三个层次世俗小知的象征。这句话,乍一看,很好理解。细一想,很难理解。很难理解的原因,是看不到这三类小知怎么就是小知了。要是能看到他们不是“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则很难理解立马就变成很好理解了。此,指的是蜩、鸴鸠和斥庄子见独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世俗社会里的人,如果能有一官半职,如果能名闻乡里,如果能担当一国之君且取得一国之民信任的人,就会笑一些有远大抱负的人不现实,大而无用。


而宋荣子犹然笑之,且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


理解这句话的关键,是要先给宋荣子定对位。宋荣子在《庄子》里是个什么人呢?从本章本段里可以看出,宋荣子是一个有一定道行但尚未到达最高境界的人。有一定道行,是指宋荣子“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没有到达最高境界,是指宋荣子“犹有未树”。《天下》里也有一个有一定道行但没有到达最高境界的人,叫宋钘(xíng)。《天下》是这样论写宋钘的:“不累于俗,不饰于物,不苛于人,不忮于众,愿天下之安宁以活民命,人我之养,毕足而止,以此白心……周行天下,上说下教。虽天下不取,强聒而不舍者也。故曰上下见厌而强见也。”对比看,宋荣子跟宋钘很可能就是同一个人。如果确实就是同一个人,那“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的意思,就是“周行天下,上说下教。虽天下不取,强聒而不舍者也”。句首的而,“因而”的而。犹然笑之,犹就是“记忆犹新”的犹,一直、仍然的意思。“笑之”的之,指代前面言说的三类小知。注意,宋荣子的笑,不同于蜩、鸴鸠、斥的笑。蜩、鸴鸠、斥庄子见独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的笑,是不理解而不接受。宋荣子的笑,是理解而不接受。劝就是“劝勉”“劝进”的劝。沮就是“沮丧”的沮,灰心失望的样子。


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斯已矣


这是庄子对宋荣子的正面评价,即宋荣子是一个对内外和荣辱有分别有坚持的人。这种人比起一般世俗的小知还是要高出一筹的。一般的世俗小知,总那么自以为是却又意识不到自以为是,嘲笑他人却又意识不到在嘲笑他人。总之,他们分辨不了内外与荣辱。可能够分辨内外与荣辱的宋荣子又有什么不足呢?他即使比起不那么得道的列子来,都差太远了。列子可以“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宋荣子就无法免乎行。


未数数然也


要理解这句话,最好转换一下语境。即如果理解了世人是数数然,也就理解了宋荣子未数数然。世人的数数然是什么意思呢?无论从这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