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文化 > 老子见微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老子见微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老子见微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老子见微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老子》全文详尽解读,见微言中的大义。

作者:曾品元著

出版社:吉林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时间:2020-04-01

书籍编号:30616335

ISBN:9787558183034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80966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文化

全书内容:

老子见微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 本书全部【文本归元】文字上严格以帛甲本和帛乙本为底本,凡底本有文字上明显的缺、损、错、别、杂、异、重、冗等,则据经文义理需要,以大道至简为指针,旁参楚简本和傅奕本予以补足或修正。为方便读者对照、查找,四版本比对表已附录于书末。句读对于正确解注《老子》极其关键,句读的不同必定导致文本理解上的巨大差异。本书的句读自始至终贯通两大原则,一是逻辑必须自洽,二是义理必须经得起事实验证。

    第01章 众眇之门


    【文本归元】老子见微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道,可道也,非恒道也


    名,可名也,非恒名也


    无,名万物之始也


    有,名万物之母也


    故恒无欲也,以观其眇


    恒有欲也,以观其所噭


    两者同出,异名同谓


    玄之有玄,众眇之门


    【今译】


    道,它只认可某道自身价值,同时否定某道自身价值的绝对普遍性。


    名,它只认可某名自身含义,同时否定某名自身含义的绝对普遍性。


    无,它的自身含义指的就是万物之始。


    有,它的自身含义指的就是万物之母。


    所以,要是始终从无这个角度看,就可以看到道的幽微。


    要是始终从有这个角度看,就可以看到道之于物的显明。


    无跟有叫法虽有不同,但同出于道,都可以用玄字称呼。


    无玄跟有玄相冲相和,共同生成为天下万有的原始门户。


    【见微】


    道,可道也,非恒道也


    一切思想作品都是价值取向作品,价值取向是思想作品的灵魂。


    价值取向是思想作品《老子》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离开了道的价值取向,《老子》全书就失去了灵魂。所以,本句的关注点,不是道,而是道的可与非。句中的“可”与“非”,都做动词用,分别是肯定与否定的意思。唯有作这种理解,本句经文的精妙含义,才能贯通《老子》全书,也才能贯通对万物的理解。句中的三个“道”,核心意思是完全一致的,就是《老子》中核心概念的道。只是这三个“道”的含义范围不同,这种差别有点像“一”字,“一”既表示个体,也表示全体。句中第一个“道”类似于一的整体含义,而其他两个道类似于一的个体含义,表示每一具体事物的道。所以全句的含义是,任何事物都包含有道,也就是事物的质的规定性。而任何事物的质的规定性,都不具有全体事物的绝对普遍性。任一天造物都可以为例,现以任意一个人的身体为例:人体小宇宙当然算是道的体现之一。它“可”什么呢?“非”什么呢?它“可”人体身上的任一存在。上至头皮,下至脚板;外至毛发,内至五脏;硬至牙齿,软至舌头;红至血液,白至骨头;大至躯干,小至毫毛;平至后背,凸至鼻梁;直至腰板,曲至手肘;稠至黏液,淡至气息;动至眼睛,静至耳朵。只要是人体身上有的存在,都要加以肯定。诚如牛顿所说,大自然从来不做徒劳无益的功。它创生了,就肯定了。它创生着,就肯定着。人身上的任一存在,都有其内在的质的规定性,都合道,哪怕是屎是尿,一如庄子《知北游》所论,道无所不在,在蝼蚁,在稊稗,在瓦甓,在屎溺。同样道理,它非人体身上任一存在的绝对普遍性。人体身上的任一存在,当然都有其质的内在规定性,但相对于人的整体,绝对都没有普遍性,一个存在绝对不能代替另一个存在。比如,头皮不能代替脚板,五脏不能代替毛发,牙齿不能代替血液,舌头不能代替骨头。总之,谁都不能代替谁。


    本句经文的微言大义,唯有在通解全书并证诸万物后,才会深深折服于《老子》一书的高深与伟大。任何仅想在本句、本章、本书,甚或是人类全部书籍总和中获得本句的正确解读,都是管窥蠡测,缘木求鱼。


    名,可名也,非恒名也


    “名”是《老子》中的一个常用字,它在第01、14、21、25、32、34、37、40、42、44、47章都有出现,是个高频词,更是个核心概念。审视《老子》中的全部“名”字,其有且只有两个含义:一做名词用,名称的意思;二做动词用,称谓的意思。我们这个世界,是天与人共构的世界。有时候,人与天合一。更多时候,人与天背离。就在这人与天合一与背离的过程当中,上天赋予人的理性才被激活。激活了的理性,对自己、社会和大自然,就产生了观照。观照的结果,就产生了名。名的汇集与演化,就成了文化。文化,从来不是真理的产物,而是人的欲望的产物。欲望,多数时候都是真理的背离态。人只要背离了真理,他的欲望最终就不能实现。不能实现的欲望,会带来痛苦。痛苦,会促使人借助理性能力去反思。反思的结果,大致就会知道名的界限所在。所以,人与天的关系,就是名与道的关系。或许,反过来说更好些,名与道的关系,反映的就是人与天的关系。名跟道合一了,就反映着人跟天的合一。名跟道背离了,就反映着人跟天的背离。老子不论说什么,哪怕是道,都要借助于名,此即佛家所谓的“假名而立”。离开了名,道的表达和践行是不可想象的。庄子《则阳》一语到位:“道之为名,所假而行。”所以,老子在开篇一说到道的价值取向后,就立刻转向对名的表述。本章于《老子》全书,就如初出之太阳,因为它言说到了全书最重要的几个基础性概念:道、名、可、非、无、有、始、母、恒、眇、噭、玄、门。不远观诸物,不近取诸身,不静思默想,不分有老子心灵,是完全无法准确把握到这些基础性概念的精准内涵的。把握不到这些基础性概念的精准内涵,却想成功解读《老子》全书,就如完全不知道汉字部首,而想成功解读汉字全部一般。


    本句同上句文理相同,三个“名”意思完全一致,关注点不是“名”,而是“可”与“非”。即一个“名”一旦被赋予了某个物,这个“名”的自身含义,就应当加以肯定。同时,这个“名”也得否定自身的绝对普遍性。也就是说,没有一个“名”可以用来称谓一切。“一”不行,“道”也不行。近代荷兰理性主义哲学家斯宾诺莎说得好,一切规定皆否定。比如说,“电脑”这个名字被赋予电脑了,它就一方面肯定了电脑的自身含义,同时否定了电脑自身含义的绝对普遍性,即电脑不能用来指称电机或是大脑什么的,这就是循名责实思想的哲学理据。本句经文最好的解注,莫过于第32章:“道,恒无名……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将知止,知止所以不殆。”


    无,名万物之始也


    “无”跟“有”对于《老子》的重要性来说,是仅次于“道”跟“名”的独立核心概念。道跟名,是《老子》起始点的需要。无跟有,是《老子》理解的需要。也就是说,离开了道跟名,《老子》无法成书。离开了无跟有,《老子》无法理解。那“无”究竟指称什么呢?“无”不是没有而是有,只是它跟“有”的内涵不一样而已,第43章有个很显明的词,叫“无有”。而本句本身,老子也已经做了清晰交代,就是指称万物之始。万物之始显然是有而不是无,只是它相对万物之母的“有”而言,必须用“无”来命名。就好比,生本是死,死本是生,死生同一,但既然“生”字用来命名生了,就必须用“死”字来命名死。其后老子在用到无的地方,多数就是从这个意义上说的。那究竟什么才是万物之始呢?单看这句或是这章,是无法获得正确解答的,得前后贯通着看。老子这里要言说的对象和重点,是“始”。不理解“始”,就不能理解《老子》。这个“始”,有一个字可以代替它,那就是老子很喜欢的“古”。《老子》中多次用到“古”字。第36章,《老子》更是集中而精妙地论到了“古”字。但一个古字,还不能理解“始”,得贯通得更充分些。第41章,《老子》说:“天下之物生于有,有生于无。”显然,无才是始,有不能是始。换句话说,生命是从无开始的,而不是从有开始的。


    有,名万物之母也


    这里的“有”,显然是跟上句的“无”相对而言的。既然“无”指称的是万物之始,那“有”自然就指称的是万物之母。《老子》第11章有说:“卅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也。燃埴而为器,当其无有,埴器之用也。凿户牖,当其无有,室之用也。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显然,在老子眼中,无跟有,比对而立,生成天下万有。深得老子真传的庄子,在其评论百家的《天下》篇里,直言老子“建之以常无有,主之以太一”。完全可以这样说,无与有这对范畴是理解老子的钥匙。理性思维下想象一下,一朵花,始为何?母为何?按老子,始为无,母为有。无是什么?有是什么?“无”是使花之为花且永恒不变的母板,“有”是使花现实可见的各类材质。花也太抽象,不好理解,以具象桃花为例。桃花的“有”,就是我们眼睛能看、嘴巴能吃、鼻子能闻、手指能拿、仪器能测的那朵现实可见的桃花的各类材质。而这朵桃花,只要有心人对它进行深度沉思,就立即会有这样的惊奇:桃花呈现这个形状、这个味道、这个颜色、这个成分,一定是有原因的吧?一定有一个使这些性状得以显现的母板吧?没有母板,它怎么生长?没有母板,不同的桃花,何以这么相似,以至于人们一看到它,就叫它桃花?而这个使可知桃花得以显现的那个无形不可知的桃花,就是无,就是始。


    故恒无欲也,以观其眇


    “故”字白日般的存在,是本句及下句“无”“有”两字确定含义的根本保证。人有经脉,文有理脉。照理脉,本句合下句应断句为:“故恒无,欲也以观其眇。恒有,欲也以观其所噭。”这样断句有个好处,那就是“无”跟“有”这对脉理非常清晰。但这么断句,也有个很大的问题。这个很大的问题,大到最好放弃这个断句,理由就是“欲也以观其眇……欲也以观其所噭”太不合说话常理了。《老子》文风洗练,朗朗上口。面子里子,完美合一。里子好,面子不好也不行。为了《老子》的面子,就取归元(即返本归元的归元,归到事物最根本的层面上去的意思)后的断句。归元后的断句,里子跟前面所做的断句完全一样,但面子要好看多了,也上口多了。只是,“恒无欲也”四字,不要读作“恒+无欲也”,而要读作“恒无+欲也”,意思是始终念想从无这个角度来理解道。要不是出于对帛书本的充分尊重,本句合下句原本应该是“故恒无,欲以观其眇。恒有,欲以观其所噭”,“也”字很可能是后人因没能很好地理解老子总体思想而在做了错误的断句后,又错误添加的。


    为方便理解起见,本句合下句其实可以改写为:“故,恒以无也,欲观其眇。恒以有也,欲观其所噭。”这样,以、欲、其三个常被忽略的字,就落到了实处。其,就是前面提到的道。这样解,全句意思非常通顺,关键是完全吻合老子总体思想。观,又见,亦即反复见。其本义,就是仔细看的意思。眇,微小的意思。例如,古代帝王有把自己称为眇身(微小之身)的。其实,这并不能强有力证明“眇”就是微小的意思。要是有《老子》自证,那就完全逻辑自洽了。第34章,老子说:“则恒无欲也,可名于小。”显然,这句话解释了“恒无欲也”的含义,即“小”。而本句中的“眇”正是“小”的意思。“小”又是什么呢?就是道。道,至大无外,至小无内,当然小。道当然也大。道之所以能够大,就是因为它至小。所以《老子》第32章中有说道:“道,恒无名、朴、唯小,而天下弗敢臣。”


    恒有欲也,以观其所噭


    有了上句经文解读的铺垫,这句经文就好理解多了。句中的“有”字,就是“有,名万物之母”中的“有”,表示有形世界的有形存在。“其”还是指的道。唯一的疑难点在“噭”。噭,帛甲本、帛乙本都写作“噭”,傅奕本作“徼”。“噭”的本义不明,“徼”的本义也不明。怎么办才好呢?按通行本的解读,将“噭”通假为“徼”,然后训“徼”为边界、尽头,但这很可能是不理解其字具体所指的产物,也完全没有照顾到“眇”与“噭”的匹配性。其,显然指的就是道。如果恒以“无”来观道,看到的是“眇”,那恒以“有”来观道,看到的就是“道之所噭”。无,指称的是万物之始。有,指称的是万物之母。万物之始就是眇。那万物之母相应的,应该就是道之所噭。眇是小,小到看不见,也即幽微。那“噭”是什么呢?应该是看得见。那看得见的东西,如果用“噭”字来表达,应该是“皦”字。如果“噭”是“皦”之左白在千年时光里掉发去心,那是应该被理解并被接受的。所以,在老子心目中,这个“噭”原本就应该是“皦”。如果作“皦”,那就真相大白了。皦,清晰、分明的意思。这意思对应“眇”,即小到幽微以致看不见,不清晰,不分明,那简直就是天造地设。从“有”这个角度看,道所生成的这个有形世界,难道不是清晰、分明的吗?科学,不就是试图对这个有形世界进行清晰、分明的认知吗?哲学,不就是试图对有形世界和使有形世界得以呈现的无形世界进行整体认知吗?


    两者同出,异名同谓


    句中的两者,具体指哪两者呢?如果脱离《老子》的思想体系,两者可以是道与名、无与有、始与母、无欲与有欲、眇与噭等。但如果从《老子》的思想体系出发,坚信道必定是一以贯之,那么两者就只有“有”与“无”这一种所指。“有”与“无”是理解《老子》的钥匙,世界万千就是“有”与“无”相冲相和的结果,下句经文“玄之有玄,众眇之门”正是要表达这个含义。“同出”的“同”指的是什么呢?“异名同谓”的“异”和“同”又是各指什么呢?肯定了两者的具体所指后,“同出”的“同”显然就是指的道,即“有”与“无”都出于道。“异名”的“异”,自然就是“有”与“无”之异。“同谓”的“同”,当然就是指的玄。“有”与“无”,都是世界的基本构成,都称之为玄。从这个意义上说,玄学是思想科学。


    玄之有玄,众眇之门


    “玄”在《老子》中究竟何意,《老子》本身最有发言权。为完整起见,兹列举《老子》带“玄”字的句子如下:


    第01章:玄之有玄,众眇之门。


    第06章:浴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之根。


    第10章:修除玄监,能毋有疵乎!


    第15章:古之善为道者,微眇玄达,深不可志。


    第56章:和其光,同其尘……是谓玄同。


    第65章:恒知稽式,是谓玄德。


    分析以上句子中的全部“玄”字,有且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最基本的意思,相当于原始中的原或始,元素中的元或素。老子认为世界最基本的构成要素就是有与无。无表示的是万物之始,有表示的是万物之母。玄之有玄,就是无中有有,有中有无,万物就是在有与无的相冲相和中得以联系和发展的。众眇,义同第21章的“众父”,就是一切的眇。一切的眇又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一切的小。一切小又是指的什么呢?这要由门字的深刻含义来定。众眇是玄之有玄的产物,它显然是无跟有相互作用的最初产物。这个最初产物,就是庄子《田子方》中所说的物之初。物之初,难道还不够小吗?

  • 第02章 不言之教


    【文本归元】


    天下皆知美,为美,恶已


    皆知善,斯不善矣


    有,无之相生也


    难,易之相成也


    长,短之相刑也


    高,下之相盈也


    意,声之相和也


    先后之相随,恒也


    是以圣人居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


    【今译】


    要是全天下人都认为好是什么并按照这个好去行动,那太恶劣了。要是全天下人都认为我这句话说得对,那这句话也就不那么对了。


    有,是无与无相生而成的啊!


    难,是易与易相叠而成的啊!


    长,是短与短相杀而成的啊!


    高,是下与下相加而成的啊!


    就好比意,是声与声相和而成的啊!


    它们都有先有后,这可是绝对的啊!


    所以,圣人始终能从事物的起始点出发,始终告诫他人要不受言语的束缚。


    【见微】


    天下皆知美,为美,恶已


    要想透彻解读本句经文,最好先提七问。其一,如何断句?其二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