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文化 > 何新谈诗词之美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何新谈诗词之美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何新谈诗词之美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何新谈诗词之美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新锐视角解说中国经典古诗词,品味诗词之美,品评中国文人审美意趣,揭秘古诗词背后的历史真相和文化密码,并附精美古风画作彩插。

作者:何新著

出版社:现代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10-01

书籍编号:30616411

ISBN:9787514380170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22014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文化

全书内容:

何新谈诗词之美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诗经》新解】


《诗经·周南·关雎》释解


《诗经·周南·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


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译文:


咕咕叫的杜鹃鸟,鸣叫在河中小岛。


那苗条秀美的姑娘,真是君子好配偶。


长长短短的水中萍,可以左右采摘。


那苗条秀美的姑娘,只能在梦中追求。


追求啊却得不到,只能夜夜思念她。


翻过来掉过去,为她辗转难眠……


长长短短的水中萍,我可以左右捞取。


那苗条秀美的姑娘,我愿弹奏琴瑟呼唤。


长长短短的水中萍,我可以左右采索。


那苗条秀美的姑娘,我愿鸣钟击鼓邀请……


《关雎》是一首贵族君子的爱恋情歌,而不是一个普通的民间男子与采荇姑娘的恋歌。“荇菜”喻指“淑女”,“流”“采”“芼”则对喻“追求”“亲近”“欢合”。


孔子以此诗作为《诗经》之首篇,似寓有深意。盖以“美人”(淑女)作为其所期待的政治理想之诗化象征,可望而不可即,因此“琴瑟‘邀’(友)之,钟鼓‘悦’(乐/迎/邀)之”,皆有所寄托也。


“关关”,《毛传》:“和声也。”《玉篇》:“关关,和鸣也。关,或作官。”“关关”,即今语“咕咕”“呱呱”,拟声词也。


“雎鸠”,旧注或说为“鸷鹰”,或谓“鱼鹰”(焦循《毛诗补说》),皆猛厉之禽。以之象征少女,殊谬。余冠英注译《诗经选》云:“未详何鸟。”邵晋涵亦说为鱼鹰。以此丑陋之鸟为淑女或君子象征,甚妄!《诗经》中别有鱼鹰之名,称“维鹈”。《诗经·曹风·候人》:“维鹈在梁,不濡其翼。”注:“今之鹈鸪也,好群飞,沉水食鱼。”所言“鹈鸪”,即鱼鹰,而非“雎鸠”。


“雎鸠”,即扬雄《方言》之谓“鸤鸠”。《毛传》:“鸤鸠,秸鞠也。”“秸鞠”,即“雎鸠”之音转,亦即杜鹃。杜鹃,多名,“东齐海岱之间谓之戴南……或谓之戴胜”。


杜鹃,乃民俗以为报春之鸟,又以为孤独之鸟。《淮南子·泰族训》:“关雎兴于鸟,而君子美之,为其雌雄之不乘居也。”“乘”,双也。其说认为“关雎”以孤鸟为象征,寄托以求偶之思,甚确!“雎”音从隹(古音“堆”),“堆”“土”“杜”古音相通。“鸠”“鹃”一音之转。“雎”字从且,“且”古音与“姐”“姊”谐音,与“子”音近通。“鸠”古音与“龟”“归”通。“雎鸠”,即“子规”又作“姊归”也,转语又作“鹧鸪”,其变名甚多,如“子巂”“杜宇”“望帝”等。


“杜鹃”即“雎鸠”之语转。“鹃”,即“鸠”,一音之转。杜鹃,学名大杜鹃(cuculus canorus),无营巢习性,故民俗谓之“孤独鸟”。所谓“杜鹃”,实即“独鹃”也。杜鹃不营巢,繁殖季节将自己的卵产于其他鸟类的巢中,让其他鸟类代为孵卵和育雏。所谓“鹊巢鸠(鹃)居”(参见“维鹊有巢,维鸠居之”),即指此。


由于杜鹃性孤独,因此古诗中常用以喻鳏夫,又常以杜鹃为求偶未匹者之爱情象征。杜鹃鸣叫脆亮若“bugu”—“bugu”,即“布谷”—“不孤”,切音即所谓“咕咕”—“关关”也。


《尔雅翼·释鸟》:“子巂,出蜀中,今所在有之,其鸣声若‘归去’,故《尔雅》为‘巂’,《说文》为‘子巂’,《太史公书》为‘秭’,《高唐赋》为‘姊归’或‘子规’,徐广为‘子雉’,字虽异而名同也。亦曰‘望帝’,亦曰‘杜宇’,亦曰‘杜鹃’,亦曰‘周燕’,名异而实同也。”


又,远古物的名字随音转,“鹧鸪”实亦“子规”音转。


《诗经·唐风·扬之水》解译


《诗经·唐风·扬之水》:


扬之水,白石凿凿。


素衣朱襮,从子于沃。


既见君子,云何不乐?


扬之水,白石皓皓。


素衣朱绣,从子于鹄。


既见君子,云何其忧?


扬之水,白石粼粼。


我闻有命,不敢以告人。


这是一首记叙一对贵族男女在水边偷情、幽会的爱情诗篇。旧说《毛传》、朱熹等,以及今人则都以为此诗是政治诗篇,其实穿凿无据,盖解诗当以诗论诗。


译文:


激扬的流水,冲刷白石哗哗响。


跟着你的红领白衣,与你来到泉水边。


已经见到你,心中能不高兴?


激扬的流水,冲得石块白又白。


跟着你的红绣白衣,与你来到沼泽畔。


已经见到你,还有什么忧愁?


激扬的流水,流过白石闪光亮。


我听到了你的叮咛,绝对不会告诉别人。


“凿凿”,旧说鲜明貌,不确。《说文》:“凿,穿木也。”破石亦曰“凿”。“凿凿”,模拟凿之声音也。此模拟沃河流水声哗哗如凿。


“素衣朱襮”“素衣朱绣”二句,丝之未染曰“素”,“朱”即橘红色,“襮”即袖。闻一多说“襮”谓衣领、衣袖,周代贵族男子以丝绣物为标记。“君子”,对贵族的称呼。


“沃”,旧说从《毛传》谓指曲沃,不确,未必。《尔雅·释水》:“沃,泉悬出。”刘熙《释名》:“悬出曰沃。”意思是,悬挂的流水曰“沃”。但“沃”亦非瀑布,不如其高与大也。曲沃,得名亦本此。清修《曲沃县志》:“沃水潆回盘旋,是为曲沃。”


“鹄”,通“皋”,沼泽地也。《毛传》释:“曲沃邑(名)也。”不确。


清马瑞辰曾经详细考证,略云:“鹄,古通作皋。《焦氏易林·否之·师》:‘扬水潜凿,使石洁白。衣素表朱,游戏皋沃。’义本此诗。皋沃,即此诗‘从子于沃’‘从子于鹄’也。‘皋’与‘鹄’古同声,‘皋’通作‘鹄’。皋者,泽也。”《诗经·小雅·鹤鸣》:“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毛传》:“皋,泽也。”《韩诗章句》:“九皋,九折之泽。”《焦氏易林·豫之·大过》又作“游戏皋泽”。“皋沃”“皋泽”,皆古语之沼泽也。


“命”,《尔雅·释诂》:“命,告也。”《玉篇》:“教令也。”王令曰命,嘱告也曰命。“有命”,此当释为嘱告。


释注此诗,今人都追随《毛诗序》的说法,认为这首简单质朴的爱情诗是一首负荷着很多政治内容的阴谋之诗。


《毛诗序》:“《扬之水》,刺晋昭公也。昭公分国以封沃,沃盛强,昭公微弱,国人将叛而归沃焉。”


历代以来,说此诗者皆从毛说。例如,朱熹《诗集传》:“晋昭侯封其叔父成师于曲沃,是为桓叔。其后沃盛强而晋微弱,国人将叛而归之,故作此诗。”严粲《诗缉》:“时沃有篡宗国之谋,而潘父阴主之,将为内应,而昭公不知。此诗正发潘父之谋。”近人陈子展《诗经直解》:“《扬之水》,揭露桓公既得封于曲沃,而阴谋叛乱之作。”诸如此类,云云。


余旧著《风与雅》亦尝从此说,唯近日重读清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乃有新知。故顿悟此诗未必与政治相关,实乃一纯粹爱情诗,盖描写一对贵族男女于水畔幽会、野合之快乐也,而作者当是一位年轻女性。


【附】


马瑞辰(1782—1853),字元伯。安徽桐城人。嘉庆十五年(1810)进士,官至工部都水司郎中。后遭陷害被罢职,流放至今黑龙江。数年后释归回籍,曾经于江西白鹿洞书院、山东峄山书院、徽州紫阳书院讲学,乡居数十年,以著述自娱。


马瑞辰是清代代表徽派朴学的重要学者,以治《毛诗》成就卓著,精通训诂学,以古音、古义证明讹互,以双声、叠韵分别其通假,曾指出:“《毛诗》用古文,其今字多假借,类皆本于双声、叠韵,而《正义》又或有未达。”马瑞辰著有《毛诗传笺通释》,书中收集训诂语言资料宏富,多能探赜达指。


《诗经·郑风·溱洧》解译


《诗经·郑风·溱洧》记录了春秋时期郑国上巳节的欢乐情景:


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蕳兮。


女曰“观乎!”士曰“既且”。


“且往观乎!洧之外,洵且乐。”


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


溱与洧,浏其清矣。士与女,殷其盈兮。


女曰“观乎!”士曰“既且”。


“且往观乎!洧之外,洵且乐。”


维士与女,伊其将谑,赠之以勺药。


译文:


溱河、洧河,流水哗哗。男男女女,在这里翩跹洗浴。


姑娘说:“给你泼水吗?”小伙儿说:“来吧。”


“请你也给我泼泼!”洧河岸边,到处欢声笑语。


少男少女,调笑戏谑,互相赠送芍药花。


溱河、洧河,流动清波。男男女女,塞满了河流。


姑娘说:“给你泼水吗?”小伙儿说:“来吧。”


“请你也给我泼泼!”洧河岸边,到处欢声笑语。


少男少女,调笑戏谑,互相赠送芍药花。


此诗记述每年仲春三月上巳节,郑国的少男少女们齐聚溱河、洧河畔,结伴洗浴。“观”,即灌,洗浴(参见何新《易经新解》的“观卦”考释),以及戏水游春之乐。


古代的上巳节原是盛大的迎春狂欢节,有一系列浪漫的迎春活动。


其中,最重要的三项活动是:祭祀高禖神(生殖神),男女在春河中洗浴玩乐——“脩禊”,以及情人自由幽会的野合狂欢。


“巳”这个字的本义是蛇和男性生殖器(蛇常是生殖器的象征物)的象形。所谓“上巳”,含有生殖器崇拜。在夏历三月上旬的巳日这一天,人们群聚于水滨嬉戏、洗濯,祓除不祥,同时求福祈子。


在上古,上巳节不仅是一个在野外洗浴戏水的节日,也是祭祀高禖神祈祷多子、求偶快乐的爱情及野合之欢乐的节日。因此,上巳节在各地民间也被称作桃花节、女儿节,实际是古华夏的情人节。


上巳日应为三月初八,即夏历三月的第一个巳日。汉魏以后,改为三月初三日。


《左传·庄公二十三年》有一则记录云:“三月,公如齐观社,非礼也。”意思是,在这一年三月,鲁庄公到齐国观看“闹社”,这是违背礼教的。为什么去别国观看“闹社”会违背礼教呢?这段记载很隐晦,其实所谓“社”就是齐国祭祀春神和上巳神的活动。因此,《穀梁春秋》说得比较明白:“观,无事之辞也,以是为尸女也。”闻一多曾经考证得明白,“尸”是性交的隐喻,鲁庄公去齐国“尸”女就是去玩女人。所以,史官说鲁庄公“非礼也”。


古代(秦汉以前)的上巳节活动中最为浪漫的活动,就是人们三月三日临河泼水、洗浴(祓禊)的“盥礼”(《易经》之“观卦”也是记录这个节日的),以及“野合”(同“社”,闹社)。


早在商、周时代,每逢三月的第一个巳日(上巳日),人们就要到水边去祭祀,并采集香薰的草药花朵沐浴,称为“祓禊”或“脩禊”(洗洁)。


《周礼·春官》:“女巫掌岁时祓除衅浴。”郑玄注:“岁时祓除,如今三月上巳如(入)水上之类。衅浴,谓以香薰草药沐浴。”此浴水风俗,汉晋仍存。《汉书·礼仪志》:“是月上巳,官民皆洁于东流水上,曰洗濯祓除,去宿垢病,为大洁。”《宋书·礼志二》引《月令》注:“暮春,天子始乘舟。”蔡邕《章句》:“今三月上巳,祓于水滨,盖出于此也。自魏以后但用三日,不以巳(日)也。”


有趣的是,据《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孔子是父亲孔叔纥在鲁国尼丘的一个上巳节与颜氏少女野合而生。


据《论语》记载,曾皙说:“我的愿望是,暮春时节,穿着新制的春服,与朋友们到沂水边沐浴,吹风而舞。”孔子说:“我欣赏你的理想。”晋潘尼有诗曰:“暮春春服成,百草敷英蕤”,“羽觞乘波进,素卵随流归”。这也是记述上巳节迎春的习俗。


魏晋以后,这种在新春于河畔洗浴玩乐甚至野合的“祓禊”风俗逐渐演变为文质彬彬的“脩禊”之礼。《荆楚岁时记》:“三月三日,士民并出江渚池沼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