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社会学 > 交往、对话与社会和谐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交往、对话与社会和谐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交往、对话与社会和谐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交往、对话与社会和谐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安世遨著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5-01

书籍编号:30617557

ISBN:9787520163552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01632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社会学

全书内容:

交往、对话与社会和谐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对话理论研究是笔者毕生的学术追求。前期研究已经完成了对话理论在教育领域的“二重奏”——大学生对话管理和对话教育管理范式。本书则是笔者关于对话理论在社会领域建构的又一探索。本书致力于将交往与对话相结合,探索社会理性发展与和谐繁荣之道。


交往、对话与社会和谐之间有着内在的逻辑关系。在交往与对话的关系上,二者具有很多相似、共同之处,但又各有不同的意义。对话是一种交往,但交往不一定是对话。交往在形式,对话重实质。对话中的往来互动关系在形式上就体现为交往。交往是一种形式上的对话,在交往中可能存在实质性的对话或一定程度的实质性对话,也可能完全没有实质性对话,徒有往来对话之形。交往侧重于自然形态,对话则着重于主动行为。交往描述的是人与人之间、团体之间乃至民族之间、国家之间往来关系的自然存在状态,对话则强调的是一种内生性的意向,特别是人的一种积极、主动的意向行动,体现的是一种作用机制、有机关系和生成状态。对话能够使交往深化和具体化,从而达到更加理想的交往效果和目标。因此,有效的交往离不开对话,有效交往的本质和核心在对话。在交往与和谐的关系上,交往可能带来和谐,也可能产生冲突,而和谐的状态需要合理的交往去保障。真正的和谐是一种动态平衡,维持这种动态平衡的内在动力机制就是合理有效的交往。没有交往的封闭隔绝状态最终必然走向死亡,没有交往的结构是一种死的结构,从而失去和谐的生机与生命。解决冲突需要有效的交往,普遍交往则指向和谐。在对话与和谐的关系上,持续不断的对话能够不断地消减和解决矛盾与冲突,从不和谐逐步趋向和谐,从较低程度的和谐走向较高程度的和谐。交往与对话是社会和谐的内在动力机制。


本书所说的“对话”坚持广义立论、狭义立足的原则。在狭义上,对话是指人们之间以语言为中介,以理解为核心而进行的沟通、互动关系与状态。在广义上,它泛指宇宙万物之间的一种交换、依存、共生、互动关系与状态。它不仅发生在人与人之间,这是人们通常所理解的对话,也发生在人与物之间,就如“人与自然对话”“人机对话”等,还发生在物与物之间,如计算机系统对话程序、“生态对话”等,自然万物之间就是一幅生动的对话图景。“广义立论、狭义立足”就是从人与人之间的对话出发,延伸到人与自然万物之间的对话共生关系。在形式上,对话是指一种往来互动、对等关系。尤其是语言上有问有答,是一种典型的形式上的对话。在实质上,对话是指一种平等主体之间互通有无、互相影响、互有吸收的关系。真正的对话是形式与实质的统一。对话还具有本体论、认识论、方法论和实践论的四位一体本性,是四者的有机统一。对话的四位一体本性使之达到了常人难以理解的高度,彰显出对话的博大精深和无与伦比的价值。这是理解全书理论建构的前提和基础。


本书致力于研究和揭示的是人类社会和谐发展的普遍规律。它立足于现实的问题,面向未来的发展,致力于体现人类共同的文明成果与趋势,它适用于一切国家和民族,尤其是对于世界上广大的发展中国家及后发民族与地区寻求社会和谐与永久持续发展、顺利走上现代化发展道路具有重要的指导和引领作用。笔者认为,一切人文社会科学的真理性都应经受四个方面的原则和标准检验,即自然逻辑、历史趋势、普遍人性和道德理性。笔者也正是按照这四个原则和标准来检视本书的思想与观点的,并力图为人类社会的发展贡献一点自己的知识和理性。


安世遨


2019年11月于贵阳花溪贵州大学

上篇 理论基础与内在逻辑


第一章 马克思交往理论


一 马克思交往理论的发展历程


马克思交往理论是马克思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马克思唯物史观创立过程中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马克思交往理论的发展伴随着马克思理论创造和实践斗争的一生。梳理、揭示马克思交往理论的发展历程是准确理解、科学归纳马克思交往理论的基础和前提。


(一)马克思交往理论的初步萌芽


1.与青年黑格尔派分道扬镳中的“交往”探索

马克思在1873年就参加了青年黑格尔派,青年黑格尔派把“自我意识”“人”“我”等作为研究主题,而且其思想对马克思提出交往理论产生了重要影响。青年黑格尔派的主要代表人物有鲍威尔、赫斯和施蒂纳。鲍威尔的意识哲学将自我意识看作自我发展、自我批判和扬弃的过程,“批判性”彰显出鲍威尔的自我意识哲学的革命性内涵,这对青年马克思的思想解放起到了推动作用。鲍威尔还把宗教看作自我意识的异化,“宗教异化”思想对马克思提出“异化劳动”有启发作用。赫斯提升了交往在人类发展中的作用,认为交往就是人的本质,“人与人的交往绝不是从人的本质中产生的,这种交往就是人的现实的本质,而且它既是人的理论本质,人的现实的生命意识,又是人的实践本质,人的现实的生命活动”;[1]提出了生产力发展与交往的关系问题,指出交往需要中介,还提出“货币是彼此异化的人、外化的人的产物”,[2]导致异化交往,而个人真正的本质与权利在于产品交换、贸易与协作,行动的目的在于自由;等等,都对马克思提出交往理论产生了很大影响。施蒂纳认为,真正的交往与社会关系,是“双方相互的关系,是行动、个人之间的交易”,[3]尽管他将交往排斥于社会之外,但他开辟了用交往来表征人类社会状态的新思路,对马克思构建交往理论起到了启发作用。但是,马克思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纯粹的青年黑格尔分子,无论是在其博士论文中,还是在担任《莱茵报》主编生涯中,或是在创办《德法年鉴》和《神圣家族》的过程中都对青年黑格尔派进行了深刻的批判,最终与其分道扬镳,在扬弃青年黑格尔派思想中开始萌生出自己的交往思维取向。


2.马克思交往理论思想要点的初步揭示

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开始把人与人交往关系的视角转向经济领域,确立交往理论的唯物论基础,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重点探讨了从劳动到异化劳动的转换及交往异化问题,及至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提出了“社会生活本质上是实践的”观点,从而指明了社会交往关系发展变化的出发点,开始从劳动实践中考察交往关系的运动过程。尤其是,马克思交往理论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已“粗具雏形”。[4]


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提出了四种异化劳动的表现形式:一是工人同自己所生产的劳动产品的异化,即劳动结果的异化;二是工人劳动活动本身的异化,即劳动过程中的异化;三是人同自己类本质的异化,即类本质向生存手段的异化;四是人同人的异化,即人与人之间的奴役关系。马克思在作为《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附录的《詹姆斯·穆勒〈政治经济学原理〉一书摘要》中提出了“社会交往的异化形式”概念。他指出,异化劳动导致交往的异化,交往主体的工具化和交往的物化是交往异化的两种表现形式。


(二)马克思交往理论的基本创立


《德意志意识形态》是马克思唯物史观形成的标志性著作。在这一著作中,马克思考察了黑格尔体系的解体过程,尤其是分析了青年黑格尔派的激进和失误之处,批判了青年黑格尔派的抽象意识,将抽象王国中的人变成现实中的人,将人的本质规定为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为马克思交往理论奠定了新的理论基点。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使用“交往”范畴达70多次,而且此时的他还没有形成生产关系的概念,而是使用交往关系的概念,在其中,马克思阐述了交往与生产、交往与生产力、交往与人的发展、交往与共产主义、交往形式、生产力与交往形式的矛盾运动及其与历史更替的关系等思想,标志着马克思交往理论的基本创立。


1.交往与生产、生产力的关系

马克思认为人的活动主要包括物质生产活动和交往活动,认为生产是以个人之间的交往为前提的,生产力也只有在交往中才成为真正的力量,因此交往对生产和生产力都有制约作用。另外,交往的形式又是由生产决定的。人们之间的交往是建立在分工基础上的。“分工发展的各个不同阶段,同时也就是所有制的各种不同形式。”[5]马克思依分工不同区分和阐述了人类历史发展中的四种交往形式,即部落所有制交往形式、古代公社所有制和国家所有制交往形式、封建所有制交往形式和资本主义所有制交往形式。自然分工产生交往的最初萌芽,各国之间的战争是经常性的交往形式。最后,生产力与交往形式的矛盾运动构成社会形态更替的内在动因。交往形式与生产力之间是相互适应的关系。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交往关系与形式又会成为生产力发展的桎梏,进而被新的交往关系与形式所代替,实现社会形态的更替和发展。


2.交往形式的划分

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对交往形式从不同角度进行了划分。一是人类社会的基本交往形式有家庭或血缘交往、物质交往和精神交往。家庭交往尤其是夫妻交往维持人自身的生产,是社会最初、最基本的交往形式。物质交往是物质生产活动中人与人之间的交往,精神交往则是与精神生产相关联的交往关系,在二者关系上,马克思认为:“思想、观念、意识的生产最初是直接与人们的物质活动,与人们的物质交往,与现实生活的语言交织在一起的。人们的想象、思维、精神交往在这里还是人们物质行动的直接产物。”[6]物质交往包括农业生产交往、工业生产交往、商业贸易交往等,而精神交往则有政治交往、法律交往、道德交往、宗教交往等。二是从交往主体看,有个人交往、民族交往、国家交往等。三是从交往的规模看,有共同体内部交往、行会内部交往、城乡交往、区域间交往和世界性普遍交往。


3.普遍交往与共产主义及人的自由

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认为,随着大工业和海外贸易的发展,资本主义在世界范围内大发展,“把一切民族甚至最野蛮的民族都卷入到文明中来了”,“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7]从而开创了世界历史,为共产主义社会的到来创造了条件。“共产主义只有作为统治地位的各民族‘一下子’同时发生的行动,在经验上才是可能的,而这是以生产力的普遍发展和与此相联系的世界交往的普遍发展为前提的。”[8]普遍交往促进人的全面自由发展,共产主义社会也就是人的全面而自由发展的社会。


(三)马克思交往理论的应用展开


马克思在《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和《资本论》中将交往理论应用于对以资本为核心的社会生产实践形态和交往关系的分析,探讨资本与交往之间的关系,揭示资本运作中的交往模式及其内在本质以及资本支配交往的内在逻辑,使其交往理论得到具体应用和全面展开。


1.劳动价值发展与交往

马克思指出:“一切劳动……作为相同的或抽象的人类劳动,它形成商品价值。……作为具体的有用的劳动,它会生产使用价值。”[9]劳动的使用价值和商品价值的二重性是历史形成的,是人们交往关系发展到一定阶段的社会现象。“而价值规定本身要以社会生产方式的一定的历史阶段为前提,而它本身就是和这种历史阶段一起产生的关系,从而是一种历史的关系”。[10]在《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中,马克思考察了劳动价值二重性的发展过程,他认为,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产生之前,各个民族、社会和地区孤立、封闭发展,劳动者受到内部狭隘关系的束缚,劳动的使用价值占据优势主导地位,没有真正的交换,“真正的交换只是附带进行的”,[11]生产活动与交往的范围也局限在狭隘的人群和地域内。而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抽象劳动获得了独立发展,劳动的商品价值即交换价值占据了支配地位,成为普遍的存在,使人们的生产劳动和交往活动扩大化发展。


2.人类交往形式的三种形态

马克思在《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中,通过对政治经济学的批判分析,对不同历史时期的交往关系作了进一步分析,提出了人类交往形式的三种形态,一是以人的依赖关系为基础的交往形态。这是古代社会的交往形态,那种“毫不相干”的个人之间的互相的和全面的依赖,形成他们的社会联系,表征了古代社会形态的具体特征和交往样式。二是以物的依赖关系为基础的交往形态。这是资本主义交往关系的典型形态,“无非是与外表上独立的个人相对立的社会关系,也就是与这些个人本身相对立而独立化的、他们互相的生产关系”。[12]物的依赖关系使现代资本社会的一切交往形式商品化,变成唯一的交换关系,并力求摧毁“一切地方限制”,把“整个地球作为它的市场”。[13]三是全面发展的自由个性交往形态,这是未来理想社会的交往形态。这种新的交往关系不仅会改变世界的面貌,而且每个人也被“改变着”,“炼出新的品质”,“造就新的力量和新的观念”“新的需要和新的语言”。[14]


3.资本与交往

商品交换是资本生成的起点。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商品和流通是资本的起点。商品生产和发达的商品流通,即贸易,是资本产生的历史前提”。[15]商品交换是资本主义社会中最普遍的交往形式。“活动和产品的普遍交换已成为每一单个人的生存条件。”[16]资本成为支配社会的中心,构成了交往的中介。资本不仅是一种权力,人们仅凭资本的权力而成为交往的主体,而且是一种关系,造成了现代社会的交往关系结构,资本关系怎样,其交往形式也就怎样,它是一切交往活动所赖以运转的核心。马克思认为,“资本的规律是制造剩余劳动,即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17]“资本只有一种生活本能,这就是增殖自身,创造剩余价值,用自己的不变部分即生产资料吮吸尽可能多的剩余劳动”。[18]因此,“平等地剥削劳动力,是资本的首要的人权”。[19]因此资本家与雇佣工人之间存在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他们之间的交往是一种不平等交往。资本主义社会是全面的交往化社会,也是全面交往的物化、异化的社会。


4.交往与东方社会发展道路

马克思在《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和《资本论》中,通过对原始农村公社的亚细亚生产方式的考察,发现东方社会同西方社会在人类历史演进道路上并非遵循着统一的发展模式,东方国家没有经历过欧洲典型的奴隶制和封建农奴制,而土地公有制、农村公社和专制国家相统一的独特生产方式则在东方社会得以保留下来。究其原因,则是东方社会以土地公有制为基础的村社制度内外封闭,其内部实行农工结合,自给自足,限制个人自由,缺乏内部交往,因而难以自我突破发展限制;其外部又互相隔绝,难以彼此交往以互相影响,互相推动。马克思指出,“农村公社的孤立状态在印度造成了道路的缺少,而道路的缺乏又使公社的孤立状态长久存在下去。在这种情况下,公社就一直处在那种很低的生活水平上,同其他公社几乎没有什么来往,没有希望社会进步的意向,没有推动社会进步的行动”。[20]马克思通过对东方社会内在的交往局限的分析,指出了东方各国跨越资本主义历史阶段的可能性。


5.交往与社会有机体

马克思通过对社会经济关系的解剖与分析,揭示了社会中各种要素和关系的相互影响和发展运动的机制与规律。他说:“现在的社会不是坚实的结晶体,而是一个能够变化并且经常处于变化过程中的机体。”[21]社会有机体囊括了全部社会生活和社会关系,也正是这多方面的关系构成了社会有机体并推动其发展变化。在社会有机体中,某一方面的交往会影响到其他方面交往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