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语言文字 > 当代中国语言学的回顾与展望学术研讨会论文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当代中国语言学的回顾与展望学术研讨会论文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当代中国语言学的回顾与展望学术研讨会论文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当代中国语言学的回顾与展望学术研讨会论文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黄南津著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5-01

书籍编号:30617575

ISBN:9787520153362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85067

版次:5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语言文字

全书内容:

当代中国语言学的回顾与展望学术研讨会论文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总序


国家的综合国力,既包括由经济、科技、军事实力等所体现出来的硬实力,也包括以文化和价值观念、社会制度、发展模式、生活方式、意识形态等的吸引力所体现出来的软实力。软实力最大的来源就是文化。中国语言、文字等方面的成就,对中华文明的发展和进步做出了重要贡献,也是人类文化宝库的重要组成部分。


广西地处我国西南边陲,南濒北部湾,东北接湖南,东连广东,西北靠贵州,西接云南,西南与越南毗邻,是中国5个少数民族自治区之一,发展历史十分久远。


广西的语言资源丰富多样,使用情况非常复杂,双语及多语现象十分普遍。一方面,在广西境内存在不同的民族共同使用一种语言的现象,也存在一个民族同时使用多种语言的现象。另一方面,广西的双语现象十分普遍,许多地方多种语言或方言交叉覆盖,许多广西居民都是双语或多语能力者,同时会说两种或两种以上的语言或方言,各种语言和方言相互借用混合,语言使用情况十分复杂。


广西毗邻东南亚,是中国与东南亚联系与交往的重要前沿和枢纽,在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中具有特殊的地位和作用。两者在地缘文化、语言、生活习俗上有一定的接近性。在面向东南亚的国际化战略中,经济贸易国际化是核心,高等教育国际化是动力,其关键都是人才培养国际化,使人才构成国际化、人才素质国际化和人才活动空间国际化。


为配合国家和自治区的战略部署,配合广西大学努力建设高水平区域特色研究型大学的定位,深入研究中国与东南亚人文关系的规律性,整理、开发与利用广西及东南亚丰富的语言文化资源,传播中国语言与文化,实现国家北部湾经济区域发展战略,广西大学汉语国际教育中心以人才培养目标为引领,强调专业特质,体现专业主体性,在语言学研究和汉语国际教育教学与研究两个方面齐头并进,师生合力,取得了丰硕成果。


这套丛书就是近年成果的呈现,其中包含广西语言状况调查研究、《尚书孔传》虚词研究、当代中国语言学的回顾与展望学术研讨会论文集等语言学研究著作,又精选数年来所培养的汉语国际教育硕士的优秀论文,整理成三辑,以展示培养成果。


广西大学汉语国际教育专业2008年首次招收本科生,2009年首次招收硕士研究生,2015年被评为广西壮族自治区优势特色专业。经过近十年的建设,目前汉语国际教育专业本科和硕士毕业生已有600余人,其中汉语国际教育硕士318人。多年来,我们在专业性观照下,强化基础理论知识与能力,多元化配置教学模式、方法、基地、师资等要素,在实践教学过程中强化教师与学生、理论与实践、学校与企业的互动,实现人才培养、科学研究、服务社会与传承文化功能。教学、科研、学生管理等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展,为广西的经济文化建设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


此套丛书力求兼顾语言学与汉语国际教育两方面的面与点,有助于充实对语言本体及使用情况、面向东南亚的汉语教学探索及研究的认知,分享广西大学培养汉语国际教育专业硕士的经验。我们深知,还有诸多问题尚待我们进一步探索,但因能力、实践时间和条件等有限,丛书难免有错漏之处,诚请学界同仁和专家不吝指正、赐教。


黄南津 吕军伟


2017年6月18日

前言


2013年11月2—3日,当代中国语言学的回顾与展望学术研讨会在广西大学召开。与会学者围绕“当代中国语言学的回顾与展望”主题,从方言学、词汇学、语言与文化关系、少数民族语言文字以及改革开放以来的语言学思潮、语言学学科建设等方面展开讨论,畅所欲言,观点与思想激烈碰撞,会场气氛非常热烈。


会议上议定组织论文结集出版,此项工作由会议组织方广西大学承担。论文集所收文章,既有新作,也有十多年前撰写而首次面世的文章。有各方面的新论题,也有极具史料价值的回顾与总结。会议主旨“回顾与展望”,在论文集中得到完美展现。


但极为抱歉的是,由于种种原因,论文集迁延至六年后才得以问世,我作为具体操作者当承担主要责任。


虽说我是具体操作者,但大量的组稿、资料收集乃至具体编排构想,凝聚着申小龙、赵世举、苏新春诸兄的心血与辛劳,也得益于许多关心此事的朋友的帮助与催促。


值此论文集即将问世之际,不禁想起昔年追随师友参加相关学术活动的情景,其中已归道山的宋永培先生之人品学问,更是难忘于心。当年风华正茂的中青年群体,多年以来一直孜孜以求个人学问之累增,学术领域之拓宽与深化,汉语与汉文化结合研究路子由此而越走越宽。而尤为可喜的是,如今他们虽大多已逾耳顺之年,但在各种学术活动场合,仍然处处可见踪迹。九万里则风斯在下,壮心未已,思虑未已,著述也未已!


会议成功召开得到广西大学文学院许多师长同事,尤其是对外汉语教研室同事以及研究生们的支持与协助,论文集出版得到了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刘荣副编审、岳璘编辑的细致审读与订正,在此谨一并致以衷心感谢。


黄南津


2019年12月10日于南宁


附记:


前言交稿后,欣然看到厦门大学嘉庚学院图书馆、人文与传播学院发布的《文化语言学图书资料特藏室藏品征集函》,并蒙准许收入论文集,以作为文化语言学史料留存并传布。谨致谢忱。


黄南津


2020年1月6日

20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语言学青年思潮及其发展


——基于文化语言学的视角


申小龙[1]


厦门大学苏新春教授和广西大学黄南津教授2013年发起在广西大学召开当代中国语言学的回顾与展望学术研讨会,我们由此获得了一次宝贵的机会来回顾当代中国语言学近三十年的发展历程,讨论新时代中国语言学的理论和方法,展望中国语言学的新的前景。这次会议成果众多,除了充分的思想交流、学术探讨,还包括修订《中国语言学大辞典》、校订出版《汉语汉字文化大辞典》,出版《当代中国语言学的回顾与展望学术研讨会论文集》。苏新春、黄南津教授邀请我为论文集写序[2],并为此等了很长时间,这也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暂时离开繁忙的教学、科研工作,从文化语言学的角度,仔细梳理20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语言学青年思潮在21世纪前20年的发展。这样对学术史的梳理和思考,在我们年轻的时候经常做。然而在文化语言学进入历史发展的“深水静流”阶段后,我们把更多的精力投入了文化语言学的课程教学、学术深耕和理论创新中,我们真正明白了什么才是重要的,并从中获得了巨大的喜悦。什么才是重要的呢?下面两位复旦大学一年级本科生在“语言与文化”课后的感想或许可以告诉我们:


短暂的学期将尽,这门课留给我的思考却将在未来的生活中不断延长。对于我来说,它不仅仅让我进一步发现了汉语言文化的魅力,并从中获得未曾体验过的乐趣,更开启了一个新世界,引领我从蒙昧走向觉醒,使我能跳出局限看待语言文化。由此我学会站在更高处,以一双更为冷静和清明的眼睛,洞察周围发生的一切。当然,更重要的是,我从这门课上学到了充满人文关怀的价值观,提高了尊重差异、平等交流的文化素养。


一位研究语言文学的学者必定不仅仅是研究语言的人。他必定怀着信念与情怀治学。在申老师的授课中,我听到的不仅仅是语言,更多的是他秉持的一种态度和情感价值。可以说,这是一个充满了人文气息的课堂。这令我联想到评价木心先生的一句话:他讨论的,是在现代荒原里,保持文明人的清醒。


语言文化研究从来不该也不能被束之高阁,它与人们息息相关,甚至就绽放于人们每一次开口的唇边;而一旦被投以目光,那些找寻者们会惊喜地发现,文化语言如同始终存在于人类文明的一个灯塔,始终投射着温柔的光芒,以一种柔和而富有力量的方式,默默指引着人类社会不断向前进发!


这门课确实对于我人生观的重塑有很大的影响。我想要在大学四年的学习里去除自己文字里媚雅虚假的部分,并尽力排除语言中附带的偏见,消除内心长久以来为了融入人群、取悦大众而形成的阴郁,让文字的甘泉从心井里自由地喷涌而出。无论是学术论文还是感想随笔,人云亦云、中规中矩的话自有无数的人会讲,而我要找到自己的声音,不要像光洁的玻璃珠那样轻易滑落,而是粗粝的小石子,带着个人生命体验的粗糙质感,也许笨拙,但绝不雷同。



20世纪80年代,是中国现代语言学历经一个世纪的“现代叙事”之后,本土意识强烈回归的新时代。在这个时代,老一辈语言学家历经“文革”劫难,重新迸发出学术探索的巨大能量;中年一代优秀的学者勠力同心,在教书育人的同时,孜孜不倦地尝试各种理论和方法,提出了一系列至今仍有积极意义的学术见解;而我们,1977年恢复高考后进入大学学习的年轻一代,在强烈的时代责任感的驱使下,在前辈学者的谆谆教导下,锲而不舍,砥砺前行。


80年代的思想解放和文化研究热,促使中国语言学研究出现了伴随整整一代青年人的新思潮、新运动。无论是江西的《研究生信息》、《中国语言学大辞典》和中国语言学发展方向研讨会,还是天津的青年汉语史研究会、上海语文学会的青年研究小组、上海现代语言学沙龙、武汉的青年现代汉语语法研讨会,都集聚了全国各地高校语言学专业的年轻学子,“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当时年轻学者的研究热点,我们从江西师范大学和《中国语言学大辞典》编委会召开的中国语言学发展方向研讨会的热点可见一斑:


(1)中国语言学现状的评估;


(2)文化语言学;


(3)方法论问题;


(4)语义研究;


(5)文字改革问题。


这些讨论热点的一个共同的背景,是对近一个世纪中国现代语言学的西方理论和方法的深刻反思。


在对中国语言学现状的认识上,年轻学者普遍认为须“正确对待青年后学(特别是正确对待他们的缺点),正确对待优良传统的发扬光大与西方精华的合理吸收,同舟共济,努力建立具有民族特色的中国语言学”。[3]


而文化语言学为汉语汉字研究建立一个本民族文化的视角,也得到年轻代表们的热烈响应,认为这“是我国语言研究的历史必然”。


在方法论问题上,年轻一代学者展开了激烈的争论。语言的人文性及由此决定的语言研究方法的人文性,和独立的科学方法能够不断深入分析人文现象,两者的分歧并不妨碍大家共同肯定中国语言学的健康发展需要多元的方法论。


语义研究受到青年学者共同的关注,青年学者视其为“今后一个时期中国语言学研究的重点”,反映了这一代青年学者对欧美语言学形式主义理论和方法与汉语特点的冲突的自觉的反思。


在文字改革问题上,年轻学者发出了新时代的强音:“(拼音化方向的)世界文字共同的发展规律是不存在的”。“在看到汉字缺点的同时,更应看到它的优点,更应注意到汉民族之所以长期选择这种文字体制的必然性、合理性”。


80年代的青年语言学思潮得到了老一辈语言学家的热情支持和肯定。这从吕叔湘、朱德熙先生对《中国语言学大辞典》的支持,朱德熙出任《中国语言学大辞典》总顾问,张世禄、商承祚、吴宗济、周秉钧、黄典诚、余心乐、马学良、郭在贻、倪宝元、曾宪通、李新魁、詹伯慧、许嘉璐、曹先擢、刘坚、唐作藩、胡裕树、胡明扬、许威汉、李维琦、戴庆厦、张公瑾等一大批前辈学者出任顾问和各卷审订,以及朱德熙对中国语言学发展方向研讨会的贺信[4],都可以看出来。我自己深有感触的是,1987年,我在张世禄先生的指导下完成了我国第一部语法学博士学位论文《〈左传〉句型研究》。在答辩前,论文收到了陆宗达、姜亮夫、殷焕先先生热情洋溢的评语,郭在贻先生亲赴复旦大学任答辩委员会主席,与社会科学院语言所的何乐士以及胡竹安、许威汉、严修等各位老师,共同组成答辩委员会。张世禄先生在后来为我的《中国句型文化》写的序言中转述了答辩委员会的意见:“既有纤如丝发的微观具体审视,又有以神役形的宏观理论探讨。了知神摄之法,深得‘易简’之理,允称宏观与微观相结合之典范,具有重大的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新的句型学说“振聋发聩,独具慧眼,体现了作者过人的胆略和才气”,“知识博通宏肆,思维清晰敏捷,文笔流利晓畅。善于发现问题、思考问题,并能有效地解决问题。具有相当高的科研能力,洵为中青年语言学者中之佼佼者”。这样的评语,当年每一位获得博士、硕士学位的青年研究者,都曾经历和体验,并对老一辈语言学家的教育、关爱和培养刻骨铭心,终身不忘。


80年代,青年语言学者的理论探索和学术研究已经有了深入的发展。即以文化语言学而言,20世纪80年代我们主编的第一本中国文化语言学论集《文化的语言视界》,萃集文化语言学早期最为经典的一批研究成果。其中有游汝杰、周振鹤《方言与中国文化》,申小龙《文化断层与中国现代语言学之变迁》、《汉字改革的科学性与民族性》,张汝伦《文化的语言视界》,宋永培《从〈说文〉词义系统探求古代汉民族的“分—合”观》,冯蒸《古代汉语词汇研究与人类语言学》,张黎《试论语义范畴之文化价值》,姚亚平《论差异交际理论和语言变异理论的异同——交际语言学和社会语言学的一项比较》,苏宝荣《平衡心理与汉语特征》,赵虹《多域价值、宇宙特性和人本观念——论古汉字在华厦文化心态中的“框架承重”》,朱晓农《秦人逻辑论纲》,王建华《汉语人名与汉民族文化》,孙玉文《普通话家庭称呼词语在黄冈话中推移情况的分析》,张伟《论双语现象与双文化现象》,刘丹青《“娶”与“嫁”的语法对立和汉民族对婚姻的集体无意识》,王元鹿《在文字的背后——略说东巴文字中所见纳西族先民的意识特征》,余志鸿《汉语言史与民族文化史》,李亚明《价值:由训诂意义再构造想到的》,张洪明《汉语近体诗声律模式的物质基础》,郭友鹏《汉语修辞的文化意义说略》等。


文化语言学的第一批成果展现了80年代青年语言学思潮宽广的视野和文化自觉。《方言与中国文化》(周振鹤、游汝杰著)、《语言社会文化新探》(陈建民著)、《中国句型文化》(申小龙著)、《言语交际学教程》(刘焕辉主编)都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这一特点同样体现在当时吉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文化语言学丛书”[5],其中有苏新春《文化的结晶——词义》、史有为《异文化的使者——外来词》、吴长安《文化的透视——汉字论衡》、申小龙《社区文化与语言变异——社会语言学纵横谈》、张黎《文化的深层选择——汉语意合语法论》、姚亚平《文化的撞击——语言交往》、王建华《文化的镜象——人名》。同一时期出版的著作还有高长江的《中国文化与汉语艺术精神》。而也就在此时,集合全国青年语言学者参与的《中国语言学大辞典》编撰工作也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在1991年出版的这本词典中,我们看到了唐钰明、张玉金主编的文字学卷,冯蒸主编的音韵学卷,宋永培主编的训诂学卷,游汝杰主编的方言学卷,王远新主编的中国诸民族语言卷,吴为善主编的语言理论卷,苏新春主编的人物卷,蒋冀骋、钱宗武主编的著作卷,申小龙主编的语言学史卷等,词典主编陈海洋和副主编邱尚仁、丁峰的组织、运筹更是功不可没。


90年代的文化语言学研究由青年研究思潮扩展为老中青三代积极参与的学术热潮,这一点集中体现在1995年邵敬敏主编、史有为审订的《文化语言学中国潮》一书中。这本书是继申小龙、张汝伦主编《文化的语言视界——中国文化语言学论集》,戴昭明主编《建设中国文化语言学》后,第三部文化语言学论文集。与前两部相比,《文化语言学中国潮》反映了90年代文化语言学的新特点: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