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新闻传播 > 南京临时政府时期的新闻管理体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南京临时政府时期的新闻管理体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南京临时政府时期的新闻管理体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南京临时政府时期的新闻管理体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高山冰著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5-01

书籍编号:30617597

ISBN:9787520157483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21313

版次:10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新闻传播

全书内容:

南京临时政府时期的新闻管理体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绪论


一 研究缘起


武昌起义取得胜利和中华民国南京临时政府(以下简称:南京临时政府)的成立,为资产阶级革命派创建意在推进新闻事业发展的新闻法制提供了政治基础。南京临时政府创建的以言论民主为核心的新闻法制,对于宣传资产阶级民主观念,促进民国初年新闻事业的发展,具有重要的进步意义。南京临时政府新闻管理体制的建立过程中,政府、新闻出版业及民众三方就新闻自由与新闻法制的认识和激烈博弈,对此后南京国民政府新闻出版法律体系的形成产生了重要影响。南京临时政府新闻管理体制在我国近代法制史上占有重要的历史地位,尽管它存在严重缺陷,但仍闪烁着革命光辉。反思南京临时政府时期新闻管理体制,有助于我们正确认识“新闻自由”这一历史性的观念,准确把握新闻出版管理与新闻自由的关系,为现代社会实现新闻法治提供有益的历史借鉴。其得失经验值得我们今天认真加以总结和借鉴,为健全社会主义新闻管理体制,更好地构建和谐媒介生态环境提供历史镜鉴。


南京临时政府由于存续时间较短,史料相对稀少,而对于南京临时政府新闻管理问题的研究比较少,且多见于新闻学或史学专著的某一个章节,几乎没有任何独立的著作或专项研究。本书通过翻阅历史资料,查阅当时的报纸、杂志等,在现有的研究成果基础之上,对晚清社会尤其是对清末法制变革进行梳理,对辛亥革命期间舆论发展的状况和趋势进行分析,对各国租界内新闻管理体制的内容及其对于新闻事业发展进行考察,以便更好地把握民国初期的时代发展脉络及新闻管理体系结构,着重探讨南京临时政府时期新闻管理体制的确立、形式、内容、意义等。从孙中山等革命领导人对待新闻事业发展的态度中研究出他们的新闻管理思想,由思想层面去考察民国初年新闻管理体制的形成与发展,考察南京临时政府时期新闻管理体制的历史逻辑与理论逻辑,以期对南京临时政府新闻管理的方方面面做一个整体的把握。


二 文献综述


南京临时政府新闻管理方向的研究成果大多散见于一些相关学术研究中,尚缺少专门性的、体系性的研究成果。研究资料主要分为两种,第一种主要着眼于该时期史料的整理,多见于史学著作。由于存续时间短暂,史料藏本相对较少,且更多地集中在“南北议和”“军事管理”等南京临时政府面临的紧急问题上。与新闻出版事业管理相关的内容较为稀少和零散,多为针对具体案例介绍而留存的资料,或是相关历史人物的书信、演讲等文稿,以及当时的报纸所刊载的采访稿、通讯稿等内容。第二种则趋于学科专门性研究,主要包括:新闻学文集、法学类及政治学、管理学类著作等。于新闻学专著而言,对民国初期展开新闻事业管理探讨的著作相对较少,更多的是以新闻事业本身为研究对象,研究其发展历史及状况。


(一)新闻事业发展相关研究


一是通史性质的著述中所包含的有关内容。此类著作有助于把握中国新闻事业发展的整体脉络,科学定位研究对象在整个学术史中的地位,同时可以做出纵向横向比较,从而更好地把握研究对象的时代特性。方汉奇主编的《中国新闻传播史》《中国新闻事业通史》对南京临时政府时期新闻事业进行了整理和研究,根据时间轴线,将南京临时政府时期的新闻传播领域划分成不同板块分类研究,再将其置于整个中国新闻传播史中去考察。其中“民国初年的新闻传播事业”中“民国初年政党报纸的繁荣”“临时政府的言论自由政策”“新闻事业的短暂繁荣”等章节,对南京临时政府时期新闻传播事业的发展状况尤其是时代特征做出阐述。戈公振的《中国报学史》则是从报纸这一媒介的发展视角予以考察,其中第五章“民报勃兴时期”、第六章“民国成立以后”,更是直接提供了彼时新闻事业发展的直接资料,并有数据支撑。马光仁主编的《上海新闻通史》,王文科、张扣林主编的《浙江新闻史》,王绿萍所著《四川近代新闻史》,许清茂、林念生主编的《闽南新闻事业》及王传寿的《安徽新闻传播史》等地方新闻发展史著作中对民初新闻事业的介绍,则以某一省或某一地的新闻发展为中心,结合对当地风土人情等社会状况的综合考察加以分析论证。此类研究成果地域特性很强,通过整合梳理可以窥探出当时各地新闻事业发展的程度,各地方政府关于新闻事业发展的态度及其开展的管理举措,并以此反推出中央政府在新闻管理领域的响应程度,从而对南京临时政府的新闻管理体制运转做出效果评价。


二是民初新闻事业发展中的具体问题研究。《辛亥年〈民立报〉深度报道研究》等以特定时间背景下的报纸内容为对象展开研究,通过对具体报纸的研究,从新闻管理客体的角度出发,对管理终端进行归纳分析,重视新闻管理体系研究的完整性。除个案研究之外,部分研究者从行业整体的角度来看民初新闻事业的状况。主要有赵建国的《分解与重构:清季民初的报界团体》、杨新正的《中国新闻通讯员简史》、张瑞的《清末民初新闻团体特色探析》、谭慧敏的《从黄远生的新闻思想与实践看民主记者的职业化倾向》、任薇的《从“有法”到“无法”——清末民初新闻法制思想的演变》、魏莉的《清末民初新闻自由思想刍议》、余玉的《清末民初新闻团体争取言论自由的历史轨迹》、杨晓萌的《从民国暂行报律风波论新闻的绝对自由》、李统兴的《清末民初报刊职业道德失范的原因》等。


(二)新闻管理的具体举措研究


一是专门的史料整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中华民国史档案资料汇编》(第一、二辑),权威记载有辛亥革命及南京临时政府时期的相关史料,在民初政府建制记载中,有南京临时政府的行政机构具体设置及人员安排内容,由此可探寻彼时新闻事业管理的机构和人员,以及这部分内容在整个政府管理体系中所占的比重,进而分析出新闻事业管理在南京临时政府运作过程中的地位和影响。在其法律体系及内容的记载中,可找见《临时约法》全文,从而确认南京临时政府“言论自由”的新闻管理基调。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南京临时政府档案卷宗《内务部稿》等资料中,与新闻事业管理相关的内容甚少,但对于临时政府的整体运转如财政收支、军队部署等有详细记载,这对全面把握南京临时政府行政理念及行政能力提供了重要支撑,也能够更为客观地分析南京临时政府的施政目标,即对新闻事业的发展期许。刘萍、李学通主编的《辛亥革命资料选编》(第四卷下册)中有民国临时政府发布的《临时政府公报》全集,记录了南京临时政府处理的电文、信件、发布的政策等政府工作内容,在对该时期官方新闻宣传相关资料进行全面整理的同时,也是研究南京临时政府运转状况的重要一手资料。其中对于新闻管理所做出的相关决议,如《暂行报律》的颁布及撤销、邮费减免的政令、孙中山与报界对话的相关电报等,都是研究分析南京临时政府新闻管理体制的重要内容。


二是通史中对南京临时政府行政管理进行记载收录的史料。从中可以梳理出南京临时政府在新闻管理方面的内容及当时新闻发展整体状况。李新主编的《中华民国史》(第一卷上、下)、《中华民国史》(第二卷上、下)在“中华民国的创立和南京临时政府统治时期”中,对民国初期的重大历史事件做出记录,梳理出民国初期社会各方面的状况,并选取民国年间各领域主要历史人物代表,撰写人物小传。其中包括在南京临时政府新闻事业管理中有重要影响的代表人物,如孙中山、居正、陈其美等。韩信夫、姜克夫主编的《中华民国史大事记》(第一卷1905~1915)则以时间为线索,详细记录了南京临时政府时期每一天发生的重大事件。《中华民国实录》中有详细的民国社会方方面面的数据统计分析,其中包括南京临时政府时期报刊增发数量、电台分布情况等,为民初新闻事业发展状况的研究提供了数据分析和支撑。《中华民国建国史》以台湾编撰者的视角记录了民国初年的社会实录,从中可以探寻民初新闻事业发展及其管理的轨迹。


三是专类研究中的史料修订整理及阐释。倪延年所著的《中国报刊法制发展史》(史料卷),将南京临时政府时期新闻发展中的法制史料提炼整理了出来。黄瑚著的《中国近代新闻法制史论》第一部分考察了南京临时政府时期新闻法制的历史演变。《南京临时政府军制初探》[1]《南京临时政府警政探究》[2]等文章研究了南京临时政府行政管理体制中占重要地位的军政、警政制度内容,其中包括新闻管理措施的具体内容。另外,卢家银[3]、杨晓萌[4]、钱晓文[5]等学者则就“暂行报律”风波进行了剖析。


(三)人物新闻思想研究


田晓青主编的《民国思潮读本》中收录了孙中山、章士钊等民国初年对新闻事业发展有重要影响的人物思想论集文选,其中《民报发刊词》《毁党造党论》等,都充分体现了相关历史人物对于新闻管理的态度理念。杨天石、陈夏红编著的《孙中山答记者问》及《孙中山演讲录》,将孙中山在采访演讲中所谈的内容进行了整理,其中对于报界言论规范的观点表达,也代表了南京临时政府对于新闻管理的基本态度。李曦珍、胡辰、李丹超在《孙中山舆论宣传中的国民认同思想》[6]、倪延年在《论孙中山先生的新闻民主和法制思想》[7]、骆宝善在《辛亥革命初期的新闻传媒与孙中山》[8]等文章从不同角度考察了孙中山的新闻发展思想。郑连根的《新闻往事》、王坚的《民国狂士录》、李满星的《张季鸾与民国社会》、徐铸成的《报人张季鸾先生传》《报海旧闻》、散木的《乱世飘萍:邵飘萍和他的时代》等著作则以回忆录或传记的形式,还原了民初报人的真实生活。李日的《章士钊新闻理论与实践研究》[9]、段宗明的《民初新闻记者邵飘萍的政论特色及其形成原因》[10]、李晨光的《民初记者黄远生研究综述》[11]等文章则从新闻人的新闻实践出发,阐述其对民初新闻事业发展的影响。此外,民国时期也有许多关于当时新闻人的论述,如云彬的《民初名记者黄远生》、张啸虎的《从梁启超到张季鸾》(上、下)、桐香的《政论时代的名记者》、程家骐的《论梁启超黄远庸张季鸾三报人》等。


(四)新闻法制类研究


新闻法制是新闻管理的重中之重,穆中杰的《继受与转型:民国初年的新闻法制》[12]对民初新闻法制建树进行了基本梳理,并从法理学视角分析论证其合理性。倪延年的《论中国社会近代化进程中新闻法制嬗变的历程和标志》[13]则从历史发展的视角对中国社会新闻法制做出探究。穆中杰的《晚清新闻法制的诞生及其社会影响》[14]、张晓锋的《英国殖民统治时期香港地区新闻法制的历史考察》[15]《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台湾地区新闻法制的历史考察》[16]、李钦的《从自然权利到制度权利——透视西方新闻法中自由观念的演进》[17]、彭桂兵的《汉密尔顿与出版自由:新闻法制史的考察——兼对“二元对立”框架生成的反思》[18]等文章,介绍了特定历史时期、地域范围内的新闻法制建设状况。


(五)国外的相关研究


费正清编的《剑桥中华民国史》(上、下卷)跳出中国这个地域看待民国初年的历史问题。费正清、刘广京编的《剑桥中国晚清史》(上、下卷),则对晚清社会的研究划分为经济、文化等不同板块,来深入观察,其中涉及部分报刊等与新闻发展有关的内容。菊池秀明的《末代王朝与近代中国:清末中华民国》认为,“近代中国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从南方开始复兴之路的时代”,尝试剪影太平天国至抗日战争之前这一段“中华复兴”历史。


综上可见,首先,相对晚清民国其他时段的研究成果,南京临时政府时期的新闻管理体制及运行机制还是以宏观概述为主,专门性论著还较为少见。地方性文件档案价值尚未被充分认识,这也直接导致现有研究在史料挖掘上难以突破,一些研究存在“以论带史”的倾向。其次,就研究角度而言,不少个案研究习惯于将研究对象从具体时空抽离出来,就某些问题做简单化的论述,无形中割裂了其中复杂的历史联系,难以如实反映相关问题所蕴含的意义。最后,研究立足新闻学的视角,与法制史、管理学、政治学等学科的关联相对稍弱。


三 概念界定


本书旨在研究南京临时政府时期的新闻管理体制,此研究对象并不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存在,它散落于律文、政府行政命令、信件电文和一些具体行政行为中,需要抽丝剥茧,将这些要素提炼出来并拼接出其原有的模样。


“南京临时政府”在中国近代史上是有特定的历史概念界定的。首先在时间范围方面,对从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宣布成立南京临时政府起,至3月12日孙中山宣布该政府解散,有着非常明确的时间规定。但一直到4月1日,政府才迁往北京,政权统归袁世凯。同时,记录南京临时政府日常工作内容的《南京临时政府公报》一直出至4月5日,共58期,侧面说明在3月12日~4月5日期间,南京临时政府仍然在运转。因此,本文的研究在尊重固定时间范畴的同时,也充分考虑南京临时政府的实际运转状况。在一些史料分析尤其是南京临时政府的一些具体的举措实施方面,对南京临时政府存续期间以其为主体制定实施的也予明确。部分管理影响和效果类分析,适当扩大了时间范围。“孙中山领导在南京创立‘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并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标志着中国历史进入‘中华民国时期’。在袁世凯迫使清帝退位并发表通电承认‘共和为最良政体’和‘永不使君主政体再行于中国’后,孙中山宣布辞去‘临时大总统’并推荐袁世凯接任。经南京临时政府参议院投票选举,袁世凯成为第二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19]虽然袁世凯为南京临时政府参议院选举而成为临时大总统,但是自政权由其接手后,更多的是受其意志掌控,南京临时政府的政治体制和理念,对其已无力约束。因此,本文将时间场域划至南京临时政府停止运转的时期,不囊括袁世凯时期。“我们赞成以‘自由新闻体制’为特征的‘民国新闻事业’正式问世,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为标志。因为只有‘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的成立才标志着中国新闻史进入‘中华民国新闻史’时期。但不认为‘民国新闻事业起源于民国成立之时’。因为伴随‘中华民国临时政府’诞生的‘中华民国新闻事业’,不是到‘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时才突然产生的,而是经历了‘十月怀胎’,到‘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时才呱呱落地。”[20]


其次在地域范围方面,则需要分时段来看。“革命与建国并不仅仅是政治事件,更是旧有的法律规范体系终结与新的法律规范体系创生的法律事件。从君主主权走向人民主权的过渡,以及相应的主权代表结构的出现,都需要进行细致的法律分析。……南方革命者的言辞与行动,并不能完整建立起民国与清王朝必要的主权连续性。经过南北方的磋商,皇帝颁布逊位诏书,将统治权‘归诸全国’,并指定袁世凯为临时共和政府的组织者;其次,袁世凯被南京临时参议院选为临时大总统,从而建立起统一的临时共和政府。”[21]清帝退位前,南京临时政府并不能自然地继承清廷的国家政治统治者地位,且其时辖区域仅限同盟会革命派掌控的南方各省,因此清廷及袁世凯集团所掌握的北方省份则不在此范围内。及至清帝退位,袁世凯通电赞成共和,此时国家的法律主体地位才正式转移至南京临时政府。此时,南京临时政府名义上来说,是全国唯一合法的政府,其管辖领域则为全国。


本书所指“新闻事业”,是在南京临时政府存续并实际运行期间,一切与信息公开发布和传播相关的活动,彼时,最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