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哲学 > 活序:本真的世界观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活序:本真的世界观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活序:本真的世界观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活序:本真的世界观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一本全面探讨“发展是什么”的经济哲学专著

作者:张彦著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8-01

书籍编号:30618047

ISBN:9787208159013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436212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哲学

全书内容:

活序:本真的世界观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


活序:本真的世界观:兼论社会发展的第三种秩序/张彦著.—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9


ISBN 978-7-208-15901-3


Ⅰ.①活… Ⅱ.①张… Ⅲ.①世界观-研究 Ⅳ.①B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9)第120570号


责任编辑 陈博成


封面设计 夏 芳


活序:本真的世界观


——兼论社会发展的第三种秩序


张彦 著


出  版 上海活序:本真的世界观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200001 上海福建中路193号)


发  行 上海人民出版社发行中心


印  刷 上海商务联西印刷有限公司


开  本 720×1000 1/16


印  张 32.5


插  页 4


字  数 503,000


版  次 2019年8月第1版


印  次 2019年8月第1次印刷


ISBN 978-7-208-15901-3/B·1409


定  价 118.00元


同为下乡上山一代人,我和张彦教授一样,是改革开放使我们有幸走上学术研究之路的。从1984年南京大学哲学系结成同窗一路走来,几十年君子之交淡如水,但承胡福明、孙伯鍨、林德宏、李华钰等老师的身传言教,独立思考、追求真理和重精神财富的血脉我们从来都是相通的。所以当他把十年磨一剑的心血之作《活序:本真的世界观》发给我时,和他过去写的《系统自组织概论》《科学价值系统论》《市场经济和中国科技知识分子》等那么多论著一样,在沉甸甸几十万字中我分明看到的是学术含量,更是情满中国命运和人类命运的社会责任。


首先,《活序:本真的世界观》有的放矢,是一本全面探讨“发展是什么”的经济哲学专著。这本有创见的济世之说不仅直面了神创论世界观、机械论世界观,也直面了熵世界观。后者借“宇宙间最高形而上学定律”用演化否定进化,流传甚广,又看似颠扑不破,现在有了作者用科学对科学的解蔽性回应,读者就清楚地看到了世界观对“本来如此”的辩证回归。我们当然不能就世界观谈世界观。我们之所以在乎世界观正确不正确,就是正确的世界观有为人类事务特别是社会经济发展澄清应然和实然的意义。


现在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解构而在于建构。比如西方主流经济学,对于它超凡脱俗、坐井观天、纸上谈兵,长期以来已有太多人提出严厉批评了,但是直到今天牛顿主义以及还原论仍然是经济学指点迷津在课堂上为大学生们准备的主餐。对于新自由主义,正如哈维所说,反对它“相当容易”,因为接受它“等于接受我们没有别的选择而只能生活在一种无止境的资本积累和经济发展的制度下,不计社会、生态、政治上的后果”。然而我们“无法依靠哲学论辩——指出新自由主义权利制度是不正义的——来说服人们”。不破固然不立,不立何以真正能破?求解问题的方法论之薄弱和不可靠正是当今社会科学颇为社会诟病的一个缺陷,它使社会科学具有一种反讽性质:问题都清楚,就是没办法。要克服这种状况,社会科学研究非有一个从重解构到重建构的转变不可。


第二,社会科学的理论创新,需要勇气,但我深知作者一贯认为论证、严谨和以理服人更重要。经济学是一门显学。毫无疑问,发展是经济学的中心议题。但重新解读发展何以才能使跌落王座的经济学真正回归本真而发生一场脱胎换骨的理论重构?作者强调了“达尔文范式”在哲学上的重大意义,也剖析了它在第一原理上的不足。的确,经济学要揭示隐藏在经济现象背后的社会秩序,从存在回归演化、从钟表回归生命,“达尔文范式”对经济学哲学基础的冲击可谓是颠覆性的。然而要重构经济学大厦的基础,就要打破还原论。正是在这一点上“达尔文范式”的先天不足严重暴露出来:达尔文阐明进化仅基于事实判断,而不是像牛顿阐明运动那样是基于刨根问底。这样一来,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只有唯像没有微观,只见森林不见树木,要靠达尔文打败牛顿而扭转经济学乾坤,实在勉为其难。


同样道理,关于政府和市场关系,虽然“第三条道路”的居中主张远比各执一端的一只手主义来得有道理,但如果只是泛泛地谈论“鱼和熊掌兼得”,只指望靠感性认识来对是非做出判断,而无打破砂锅问到底,即在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上没有与主流经济学可比肩的学理基础,那么这些经验主义或者折衷主义的主张要壮大并有朝一日成为主流也是不可能的。借用恩格斯的话来说:“这种观点虽然正确地把握了现象的总画面的一般性质,却不足以说明构成这幅总画面的各个细节;而我们要是不知道这些细节,就看不清总画面。”


第三,那么对抗黑板、返璞归真,经济学要真正成为一门货真价实的科学的出路究竟在哪里呢?经过长达半个世纪的酝酿和积累,以自组织(即“生成的秩序”)为魂的复杂经济学的兴起使我们看到了曙光。


众所周知,历史上的经济学选择了简化问题的道路,即化繁为简。例如新古典经济学讲社会利益等于个人利益加总,以此论证帕累托最优的价值判断,再证明方法论个人主义的正确,这无异于“整体等于部分叠加”的还原论。在最大化假设下,国家和人类社会被化约为各个组织(政府、企业、家庭、非盈利机构等),组织被化约为个人,个人被化约为经济人或经济动物。新古典经济学创造出许多令外行人匪夷所思的名词和术语,它不是追求反映世界本真之显学,而是刻意去构造某种理想模式,像古希腊神话中的“普罗克拉斯提斯的床”那样,为了获得精确性知识,用“奥卡姆剃刀”削足适履地肢解社会,而为了综合这些知识,它又像蹩脚的裁缝那样去拼凑社会。不是模型服从“无形手”,而是“无形手”服从模型。就这样,机械论长驱直入,从此挥之不去,经济学的很大一部分也被带进了不食人间烟火的死胡同。


复杂经济学顾名思义是要还世界之本来面目,特别是要对人的经济行为主体性予以强调。这样一来,经济系统就与顶多只能做出伺服性反应的一切自然系统大不一样了,会不断表现出整体大于部分之和或者异于部分之和的新现象。如果说传统经济学一直擅长的只是“安排的秩序”,那么复杂经济学的实质是要昭示“生成的秩序”。鉴于后者经济学家长期都一直面临着深深的表达困境,复杂经济学要解决的根本问题是“如何将经济学由内及外的研究方法与生物学由外及内的研究方法整合在同一理解框架内”。而早在上世纪复杂性科学发端之际,就我们身边这个朝夕相处的宏观领域所发生的第三场科学革命(耗散结构理论、混沌学等),钱学森对复杂性研究站立经济学潮头就有预期。事实也是这样,经过在学理层面这些年来的不懈耕耘,有方法论集体主义也有方法论个人主义,有解构更有建构,复杂经济学在演化、非均衡、非线性等方面已经对经济学返璞归真有了相当过硬的实质性推进。


第四,经济学的脱胎换骨是一项伟业,不可能一蹴而就。而如同破解生命奥秘有何等之难那样,社会经济巨系统本身就有难以言表的复杂性,所以经济学对复杂性的探寻将路漫漫其修远兮。就此而言,张彦教授可谓是国内为数不多能够几十年如一日坚持在这个领域潜心耕耘的学者之一。当然这并非出于个人的兴趣和价值观,而是出于对社会经济客观发展规律的洞察力,即正确不正确是由“世界本来如此”所决定的,而不是由思辨决定的。这样一来,作者虽和哈耶克一样重视自组织。但是哈耶克眼里的自组织只有“天择”,没有“人择”;而作者眼里的自组织既有“天择”,也有“人择”。


我认为,对社会发展的第三种秩序的阐明是本书最重要的理论成果。在发展成为全人类共同主题和中国第一要务的今天,作者浸透现实关怀写作此书的目的是要对发展提供一个用“活序”来披露其本质的新概括。书稿从发展上的“认同难题”入手,释疑解惑,既摆脱机械论世界观又摆脱熵世界观,力图为经济学回归现实寻找理论归宿。与泰勒斯式的哲学不同,作者在强调辩证法要上着天下着地的同时,强调要以科学为后盾,强调学理层面的论证,强调透过现象看本质,强调逻辑上的自圆其说与经得起推敲。由于超越达尔文范式,依托现代自组织理论进行范式演绎,又匡正了哈耶克自发秩序理论,所以以“活序”看待发展,较之以“自由”看待发展(阿马蒂亚·森),让读者感到更能给予“发展”以见微见著的昭示。


就社会发展来说,“第三种秩序”兼有价值关联和价值无涉,既是人类理性或心智的产物,也是道法自然的。这就既匡正了哈耶克自发秩序理论,同时通过范式演绎,在“活力和有序的两全”和“人择与天择的统一”两大命题上读者也就看到了一系列理论推进。比如,政府和市场的关系问题一直是一个世界级难题。如果就社会发展来说“第三种秩序”的论证的确是成立的,那么自意味着就“两只手”都不能少而言“混合”的可能性在学理上得到了有力论证。换言之,这也自意味着“非此即彼”、“各执一端”长期争论不过都是误导人们认识的清谈而已。对于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条件性(思想、智慧、科学、定力、还有道德)才是经济学真正要研究的重心所在和难点所在。再如,人和自然的关系问题现在已经到了是“生存还是毁灭”紧要抉择关头。如果就社会发展来说“第三种秩序”的论证是成立的,那么自意味着“人定胜天”的发展观和“听天由命”的发展观都不可取,“天人合一”的发展观才是我们唯一正确的选择。当然在这种科学的人与自然关系的新范式中,天人合一之命题是可以意会也可以言传的,是既可以理喻也可以证明的。与此同时,传统的天人观也终将被科学的人与自然关系的新范式——“天择”与“人择”的统一所取代。


发展研究的核心命题是上善若水、行稳致远、脚踏实地。为此,经济哲学要高屋建瓴,认真求证,以人为本,为当下和未来之需要,做出真正有长久学术生命力的研究来,是为序。


张 雄


2019年5月1日于上海财经大学

第一章
月上世界和月下世界的统一


西塞罗评价苏格拉底说:“他把哲学从高山仰止高高在上的学科变得与人休戚相关。”


世界本只有一个,无天地之分。但是在亚里士多德的眼里,世界在月亮之上和月亮之下有明显的不同(1),于是他在2300多年前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天体的壮观,比起我们去观察这些低矮之物,无疑使我们得到更多的快乐;因为太阳和星辰不生也不灭,而是永恒的和神圣的。但天国高远,我们的感官所赋予我们的有关天国事物的知识,贫乏而模糊。另一方面,活的生物就在我们门前,只要我们愿意,我们可以得到它们每个以及全部的广泛而确定的知识。我们在雕像的美中得到喜悦,难道活的东西就不会使我们得到快乐吗?并且,假使我们在哲学精神中能够寻找到原因,能够认出设计的证据,情况就越发如此。于是,自然界的目的和她深藏的法则,必然在各处被揭露出来,一切都在她的各式各样的工作中达到这种形式或那种形式的美。(2)


§1.1 牛顿综合的是与非


一、自上而下的世界统一


亚里士多德观点的应用对科学来说是个不幸,因为它在整个中世纪使上帝的存在合法化。反过来,牛顿通过力学统一了“天上”与“人间”,对于宗教神学来讲,必然是个沉重的打击。


诞生于17世纪欧洲宗教环境和文化环境中的西方科学激起了人与自然之间的一场极富成果的对话。牛顿发明了描述机械运动的数学方法。天文学家巡视数学所统治的太空,海王星的发现是牛顿远见卓识的见证。


西方经典科学的成功是历史事实,这是不可抹煞的。开普勒热烈拥护哥白尼学说,他通过整理第谷长期观察积累的资料,提出了行星运动三定律,为用力学解释天体运动奠定了基础。和开普勒同时代的伽利略以其非凡的文学才能和生动的语言,在《对话》这部著作中使地动说得以确立,其中重力引起的落体运动是中心议题。1687年牛顿《原理》的第三部分付印。他公布了一个惊人的由数学研究得出的结论:天上行星与太阳之间的力和地球上使自由落体加速运动的力不仅相似,而且就是同一个力,这个力称为“万有引力”。牛顿的这个综合打破了隔绝天和地的屏障,在实现天地统一的同时也将人类带进了理性时代。他的名字很快传遍了整个欧洲,他的理论提供了有效的手段,使人类能够系统地影响世界,预言并改变自然进程,设计各种装置去驾驭和利用自然资源。在这种意义上说,近代科学是人类摆脱自然的奴役,走向自由的开端。


爱因斯坦指出:“可以说,上一世纪所有的物理学家,都把古典力学看作全部物理学的,甚至全部自然科学的牢固的和最终的基础。”(3)在牛顿担任英国皇家学会主席的24年里,他被视为世界上活着的最伟大的人,当时世界科学水平的代表就是英国皇家学会。牛顿62岁封爵,1727年3月去世后落葬英国名人封神榜西敏寺。出生晚牛顿45年、素以高傲不羁著称的英国诗人蒲伯,只表扬过一个科学家,那就是牛顿。他在牛顿的墓志铭上写道:“自然和自然的法则隐藏在黑夜里,上帝说,‘让牛顿去吧!’,于是一切都被照亮了。”


但是这场对话的首要成果是发现了一个永恒的世界。笛卡儿把万物的量从它们的质里分离出来,自然界整个转化为运动中的简单物质。笛卡儿的数学世界无色、无味,它滴水不漏、天衣无缝,世间一切都如钟表般精确无误,数学代表了彻底的秩序。这样,生命、自由、创造统统放到因果性、决定论以及理性的对立面中去了。在这种意义上,与自然对话的结果不是使人和自然更加密切,而是把人从自然界中孤立出来,这是经典科学的佯谬。诺贝尔奖获得者莫诺把生命在地球上的出现看作宇宙里发生的绝无仅有的偶然事件,这样的事情以前未曾有过,以后也不会再发生。所以人类在宇宙间是完全孤立的,就像一个游荡在异国他乡的吉卜赛人,没有人对他的音乐、对他的希望和痛苦有丝毫的关心。


牛顿所发明的描述机械运动的数学方法,得出了关于遥远天国中宇宙运行的规律,让我们眼前这个本来让人捉摸不透的自然界整个变成了可理解的力学模型。牛顿之前,在月上是一个量的、具体化了的几何世界;在月下是一个质的、有感知的生物世界。牛顿之后,在我们这个月下世界里似乎也建立起了宇宙其他地方出现的秩序。于是世间一切都如钟表般精确无误、按部就班,不存在任何空间上的或者时间上的对称性破缺。任何有不确定性和生生死死嫌疑的东西都被消灭了。


二、自下而上的新统一


但是牛顿的综合并没有我们过去一贯评价的那样高。在变化着的现象背后找出关于自然界的唯一真理,这曾是经典科学的巨大成就,今天却被看作近似神话。牛顿力学建立三百多年来,人生易老天难老,天国的永恒神圣和我们周围这个朝生暮死的世界之间的反差依然那么强烈。月上有月上的秩序,哈雷彗星直到今天仍如期回归;尘世也有尘世的秩序,“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地球上的秩序突出表现在复杂性的不断增加:从非生命中生出生命,从均匀中生出无限多样的质的差别。这是从均匀环境中自发产生的有序,并不取决于外界的策动。这是事物的对立面之间不停息的斗争的结果。或者说,驱动和创造事物的力自发地存在着——对立面的竞争导致出生、成长、衰老和消散。


理查德·费曼把自然比作一盘巨大的棋赛,复杂性只是表面的,每一着棋都遵从一些简单的规则。爱因斯坦曾经用现代术语将近代科学的要义准确地翻译出来。他断言,作为理论物理学结构基础的普遍定律,借助单纯演绎就可以得出对一切自然过程的描述,生命也不例外。但令人失望的是,企图从普遍定律推演生命的全部企图都遭到了失败。人们不禁要问,一个只能由外力才能激活的牛顿系统,怎样能成为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