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语言文字 > 高效写作:突破你的心理障碍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高效写作:突破你的心理障碍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高效写作:突破你的心理障碍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高效写作:突破你的心理障碍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美国多所大学教务长联合推荐,芝加哥大学出版社重磅出品,《泰晤士报》盛誉推荐,深度解析写作心理7种误区,教你高效写作9种策略,进入写作舒适区

作者:(美)乔利·詹森,姜昊骞译

出版社: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4-01

书籍编号:30618261

ISBN:9787552029505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95912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语言文字

全书内容:

高效写作:突破你的心理障碍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版权信息






纪念我的父亲,


唐纳德·D.詹森(1930-2003)

给中国读者的一封信


学术文化的全球化有赖于学术成果的发表。以学术为志业的人都明白:功成名就也好,带动影响也罢,长期保持高产的能力都是至关重要的。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相应的知识、技能和支持,而这恰恰是大部分学者所缺乏的。我们都是本领域的行家里手,或许对本专业的发表规范也很熟悉。然而,我们却没有充分认识到写作过程中常见的种种困难,更别提妥善应对了。


如今,我能够与中国的学界同仁分享学术写作的建议,为此我深感荣幸。本书的关注点是学术写作的过程,而非内容;聚焦于如何克服司空见惯的、阻碍我们投身写作的种种障碍。我相信,我们对写作障碍理解得越是深刻,便越能够采取相应的策略,让学术写作成为一件回报丰厚的乐事。


写作不是容易的,哪怕是爱动笔的人也会遇到许多阻碍。学术界竞争压力巨大,明规则、潜规则众多,教学研究服务的要求与日俱增,这对写作很不利。困难总是有的,我们需要发现它们,解决它们。


本书贯穿着一个主题:当我们感到有外力逼着我们动笔时,写作便会困境丛生。我们越是感觉压力大,叛逆情绪就越强,找借口、逃避写作和拖延写作计划的行为接踵而至,进而带来焦虑感、负罪感和羞辱感。这些感觉会煮成一锅苦涩、怨恨、自我怀疑的毒汤,不仅对产出成果不利,更会让自己闷闷不乐。


但是,如果我们懂得如何“邀请”自己动笔,局面便会为之一新。一旦我们学会了确保学术写作所需的时间、空间和精力,学会了克服挡在面前的写作神话,学会了创造和维持我们应得的友好协作环境,我们就会勤于动笔,乐于动笔。成果自然也就上去了。


本书后记鼓励读者参与到科普事业中——让学术圈外的大众也能接触到学术界的成果。在扩展学术成果影响力方面,中国学者表现出了极强的创造力,国际学术界也因此受益。


我衷心希望本书介绍的技巧、策略和洞见能够帮助读者们产出和传播数量更多、影响更广的学术成果,并从中收获快乐与成就感。


乔利·詹森


2018年1月22日于塔尔萨大学

前言


学术要想出成果,归根到底就要做到三条:感兴趣,勤动笔,压力小。现在的问题是学术生活恰恰与此相悖:课题是负担,动笔真是难,压力大如山。


外界往往认为学术环境是一个写作友好型环境。我们都知道,并非如此。是的,我们有寒暑假,每天只有几堂课。但是,我们的工作环境不仅忙碌,而且要求高、琐事多,静心写作绝非易事。学术界是很残酷的(要么发表文章,要么白写一场),同时又为写作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我们要搞清楚——全靠自己——如何出成果、教学生,还要为学生和同事服务。


我们要为自己创造更好的写作条件——想办法多写、勤写感兴趣的课题,并且可以出学术成果。但是,我们首先要停止抱怨环境或者我们自己。我们抱怨的事情太多,还隐隐地担心自己懒惰、不自律。这些都是合理的,但是学术环境之所以对写作不利,还有另外的原因。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只要打开思路,锤炼本领,我们就能更好地进行学术写作。


本书主要关注学术写作的过程,而非内容。在学术论文或专著的语体和发表流程方面,已经出了很多有价值的书籍。本书要解决使你不能安心进行学术写作的种种困扰。你将会了解到如何建立和维持“感兴趣、勤动笔、压力小”的写作过程,无论你如何笔尖滞涩、心灰意冷、身处逆境。


接下来,我会要求你放弃臆想:为了出成果,到某种特殊的环境,成为某种特殊的人。我会要求你不要妄自菲薄,以为自己不知如何勤写、爱写。我会要求你不要再抱怨教学与院务工作(以及学生与同事),说它们占用了你的时间,抽干了你的精力。抛弃这些借口,解放自己,解决真正的问题。


在之后的几个部分里,我会分别谈一谈大众和学者心目中,哪些因素有利于、哪些又不利于写作过程。我还会融入自己在写作上的挣扎和思考,这来自于我三十多年的教授生涯和发起主管塔尔萨大学教工写作支持项目所获得的经验教训。本书介绍的技巧和建议帮助了本校和外校的众多学者,涵盖人文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等各领域。诚然,在学术圈里写作是很有挑战性,但是,要实现合心意、有产出的写作是绝对可能的。下面我就要谈如何做到这些。

第一章 写作应该有的心态


本书关注的是写作的过程,而非内容,聚焦于如何克服写作中所面临的各种困难。要克服写作中的各种障碍,首先就得对写作本身、自己的心理和写作环境有一个客观的认识,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地发现和突破来自内外部的写作困境。


首章我们会带领读者放下对写作的各种幻象,看清复杂的环境是如何不利于写作的。其次,要直面这些困境,我们就不能神秘地将其包裹起来,恐惧地无法面对。最后,我们为突破写作困境找到了一条根本的解决之道,即培养工匠精神。


1.将写作落到实处


许多人之所以走学术道路,是因为渴望“思想生活”。我们希望有一方净土,研究宏大的思想,做出重大的发现。在我们的想象中,同事们是富有创造力的,能够给予帮助的,我们有很多时间与他们讨论自己的想法。电影里的教授们要么坐在四周镶着木板的办公室里进行深邃的交流;要么走在铺满青藤的小径上,一边赶往课堂,一边沉思宇宙。怪不得大众都以为我们有很多时间去写作!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好了。


哪怕能意识到这幅图景只是臆想,我们可能还是会陷入其中。我们知道,当前的处境是不利于写作的,甚至是有害于写作的。我们以为,只要走上通往终身制工作的路,获得终身教职,或者当上正教授,以后写东西就要容易些了。或者去更“好”的大学,我们将会得到更多的奖学金。沉迷于对学术乌托邦——在某个地方,我们能写出东西,受到重视和支持——的渴望是容易的。


我当然也渴望于此。虽然无数身边的证据表明,大学并不完全是电影里演的或者我脑子里想的那副样子(我自己是研究传媒学的,我父亲就是教授),但是,在同事的陪伴和支持下,我还是尽力在书斋中攀登,有充足的阅读、写作和思考时间。总有一天,我会有许多需要写的东西,并且很容易就能写出质量高的作品。奋斗总有尽头,纯净的象牙塔在等待着我。


终于,我意识到梦想永远不会实现。于是,我开始面对现实——为了实现写作的理想,我需要找到在真实的学术界出成果的办法。在停止怨天尤人的那一刻,我就去寻找确保有可靠的时间、空间、精力去写作的方法。我学会了如何发现那些令我焦虑、痛苦的谜题,然后将它们一一击破。


对我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说,学术写作都是一个令人困惑的负担,永恒的焦虑、自我怀疑和混乱之源。动笔的风险非常高——要么发表成果,要么空写一场。但是,哪怕获得了终身教职,这些风险依然令人生畏。无论是维持自尊心,还是获得圈内声誉,这都取决于是否有坚持写作的能力。我们都知道,学术产出能力是学术界的通行证,然而许多人无论再怎么努力,还是成效不彰。


我们可能会在文思泉涌和下笔如枯之间摇摆,也可能搜出一个边边角角的话题,凑出一篇越写越没劲的论文——算是尽了职,但自己一点也不开心。我们可能会大肆申请项目,因为我们知道,有项目才有钱;但又有点希望别批下来,免得忙不过来,受到截止日期和修改意见无休止的压迫。


我们想出了种种规避拖延的办法。直到评审意见出来,这些办法都挺有效的。然后,我们就要手忙脚乱地阴着脸凑材料。不管简历里塞了多少东西,我们还是觉得自己不够格。学院生活的一个悲哀真相是,我认识的每一个人都在努力出成果,同时他们又为写得“不够多”而焦虑羞愧。


多年来,我一直在想,我哪里做错了?我为什么没有一边多写、爱写,一边留出时间和精力去搞教学、行政,去陪家人朋友呢?为什么事情没有成为“本来”的那样?我后来惨淡地意识到:我陷入了一种“应然”的学院生活的幻想,却不知道如何在“实然”的学术界有效地写作。


我不想变得愤世嫉俗,也不想变成“朽木”——什么成果也没有,早该从院里面清除出去。一个残酷而普遍的现实是,原本前景广阔的教授,却因获得终身教职后“封笔”的事情受到蔑视。


写作不顺的众生相着实令人警醒。有的同事不发文章,但也不承担院里的任务,说是“需要时间写作”。有的同事虽然坚持写文章、发文章,但是从中感受不到一点乐趣。还有的喜欢吹嘘自己取得了重大进展,哪怕大家都明白他没写几个字,或者根本没动笔。学术圈里的人就是好讥讽指摘,只有极少数人能现实地对待写作,承认自己的实际情况和真实感受。


我越是达不到自己的学术幻想,就越感觉自己受到了背叛。在渴望与现实的差距之间,我被困住了。我的学术生涯其实还算顺利,就读于著名的研究生院,拿到博士学位后就在本专业一直从事研究工作。我赶上了好时机——当然,自己的能力也不差——在三所名牌大学教过书,没费太多周折就拿到了终身教职,期间一直在写作和发表专著和论文。外人肯定觉得我轻轻松松就过上了理想的学院生活。


但事实并非如此。博士论文写作时,我有好几个月不知如何下笔,最后才找到解决办法。从那以后,我的很多写作计划不知为何就陷入停滞,最终不得不忍痛放弃。什么“胡萝卜加大棒”的手段都试过,但是大部分很快就失效了。我也参与过合著项目,这不仅使我精疲力竭,而且还妨碍我写真正想写的作品。


即便是写得顺手的时候,我也会因为写作占用了与亲友相处的宝贵时间而痛苦:生活还有那么多可能性呢。每当我去追求“工作与生活的平衡”这个普遍的幻象时,我就会感到局促不安。写,手忙脚乱;不写,任务繁重。我想要的“思想生活”呢?我怀疑做这一切事情的意义——这真的值得吗?


本书源于我自己的渴望。我想要摆脱自己的困境,也想要帮助那些令人尊重的同事们。由于写作不顺,他们的前程都受到了威胁。我父亲学术生涯上的一大阴影,就是一张大部头导论性教材的合同。这本书迁延日久,最后还没有完成。我们系里的人本来就不多,结果有好几个人因为虚假报告项目进展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因此,没有获得终身教职。


学院生活有一个有趣的悖论:传统的校历确实给了我们一点支撑“思想生活”幻想的迹象。我们之所以很难直面现实处境的原因是,我们确实有研究时间、周末双休、寒暑假和学术休假。于是,我们在写作上的困难就更令人费解和羞耻了。我们痛苦地发现,虽然有这么多令人艳羡的“假期”,论文和专著还是写不完。


在假期中,我们本来想写,但从来没有达到目标。要么只读文献而不动笔,要么只动笔而无进展,要么光修订却不送审。我们在这样一天天的羞愧中度过自己的“自由”时间,临到项目截止日期和开学近在眼前的时候,才胡乱写上一点交差。这就意味着:我们(又一次)陷入了高效工作的反面,即压力大,成果少,懒动笔,课题烦。


难怪写作这么难!在无情的压力下,在达摩克利斯之剑(项目截止日期、获取终身教职、专业评审)下,我们已经学会了挤牙膏,学会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是不必要的悲剧。学术写作本无须有这样的羞愧、压力和耻辱。通过有效的写作技巧,我们能够驱除迷雾,保持干劲,创造出我们需要且应得的写作支持环境。在下面几章中,我会为读者娓娓道来。


2.去“神秘化”


多年以来,我们一直将学术写作裹在迷雾中——对自己写作中遇到的问题三缄其口,却对遇到同样问题的其他人公开地大肆羞辱。这种情况必须改变。写作遇到困难并不表示自己不适合干学术,也不是脑子不够用、水平不够高的原因,更不是值得羞愧的事。


写不下去的时候,我们需要直面问题,寻求帮助。写作涉及一系列特殊的,可以习得,也可以分享的技巧。如果写作是一门能够习得的技艺,那么我们就要着力于“自助”和互助,努力掌握这些技巧。唯有如此,我们才能打破沉默与羞耻的窘境。太多学者都是因此与高产、高效失之交臂。


在学习的过程中,我们都可以坦诚地面对事实:学术写作在心理和情感上都是一大挑战。遇到问题的“不止你一个”,碰到困难也不是“你的问题”。通过学习和运用其他学者们的写作建议和指导,每个人都能有收获。但悲哀的是,虽然写作对学术生活如此重要,又如此具有挑战性,但当今的学术环境却很少能提供真正的支持。


无论这是对还是错,我们的学术水平都是由写作、发表的能力来衡量的。凭借着写作和发表成果,我们才能在研究生阶段获得地位和关注,拿到博士后或初级学术岗位,向着终身教职攀登,最后——如果幸运的话——获得终身教职。在此之后,我们还是要靠它们来维护学术声誉,衡量自己的学术地位和成就。


但是,挑战不会在此止步。写作遇到困境时,我们害怕寻求现成的指导。导师既能教我们如何写论文,也可能会因为不会写而惩罚我们。作为研究生和尚未获得终身职位的教工,我们可担不起这个风险。求助难道不会让事情更糟吗?


随着职业的发展,我们也得到了终身教职,可能还当上了导师,我们仍然不愿承认自己经常还是像没头苍蝇一样乱飞,虽然尽力裱糊,但还是会感到绝望和失落。有的时候,我们确实冲破自己和体制设置的障碍,将成果发表了——这并不是常态——但还是“不够”。最成功、最多产的学者也会有“家丑不可外扬”的时候。


写作的困难不会自行消失,用恐惧和神秘包裹起来只会让事情更糟。我们要求研究生“潜移默化”地学会写作,然后像资深教授一样送审发表;还要求博士后和青年教师对写作发表这一套轻车熟路。这种要求应当受到谴责。无论何时,寻求指导都有露怯的风险——“如果你连写作都要别人教,你可能根本不属于这里”。


由于这种神秘化,终身教授们会尽可能地掩盖自己在写作中遇到的问题。终身教职并不意味着精通写作,而只是意味着,种种阻碍还没有把人压垮。实际上,由于对“出不了成果”根深蒂固的耻辱感,终身教授极少会承认经历过任何写作方面的困难。于是,许多资深教师本身对写作就是一头雾水,更别提他们本来应该有能力,也有责任去指导的学生和青年教师了。


学术写作中充斥着自我怀疑、恐惧、灰心、逃避、困顿,我们经常要面对重写、修订、多次投稿、被拒、从头再来……遇到跟学生讲这些大实话的导师实在是太难了。就算你的一个同事成果丰硕,他也未必能告诉你自己是怎样冲破障碍,做到这一点的。他们可能并不知道哪些技巧最有用,哪些研究成果可以维持学术生产力。学术不如意十之八九,而他们可能完全不了解怎样帮你渡过难关。


如果你想要多出成果,又不委屈自己,你就需要自己武装自己。你需要学习和运用基本的写作辅助技巧,需要放下自己创造的阻碍。有两本书对我帮助特别大。一本是罗伯特·博斯的《作为写作者的教授》(Professors as Writers,1990),另一本是保罗·J.西尔威亚的《如何著作等身》(How to Write a Lot,2010)。本书在多处包含了他们的洞见。


要下定决心,认真对待写作中的困难——把它们从阴影中拖出来,见见太阳。不要落入这个神话——“写作是极个别有干货的幸运儿的事情”。假装万事大吉只会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