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社会学 > 当医生成为病人:一位乳腺癌专家的成功抗癌之旅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当医生成为病人:一位乳腺癌专家的成功抗癌之旅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当医生成为病人:一位乳腺癌专家的成功抗癌之旅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当医生成为病人:一位乳腺癌专家的成功抗癌之旅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美国乳腺癌研究领军人物的乳腺癌治愈手记,讲述关于乳腺癌的一切。《众病之王:癌症传》作者穆克吉倾力推荐:“我无法停止阅读这本重要而优美的书。”

作者:(美)帕梅拉·蒙斯特,刘莹译

出版社:四川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5-01

书籍编号:30619097

ISBN:9787220118012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15384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社会学

全书内容:

当医生成为病人:一位乳腺癌专家的成功抗癌之旅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


当医生成为病人/(美)帕梅拉·蒙斯特著;刘莹译.--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20.5


ISBN 978-7-220-11801-2


Ⅰ.①当… Ⅱ.①帕…②刘… Ⅲ.①乳腺癌-治疗-研究 Ⅳ.①R737.905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 2020)第047303号


Twisting Fate: My Journey with BRCA—From Breast Cancer Doctor to Patient and Back


Copyright © 2018 by Pamela N. Munster


Simplified Chinese Edition Copyright © 2020 by Grand China Publishing House


Originaliy published in the U.S. in 2018 by The Experiment, LLC. This edition published by arrangement with The Experiment, LLC.


All rights reserved.


No part of this book may be used or reproduced in any form without the written permission of the original copyrights holder.


本书中文简体字版通过Grand China Publishing House(中资出版社)授权四川人民出版社在中国大陆地区出版并独家发行。未经出版者书面许可,本书的任何部分不得以任何方式抄袭、节录或翻印。


四川省版权局著作权登记[图进]21-2020-54


Dang Yisheng Chengwei Bingren


当医生成为病人


[美]帕梅拉·蒙斯特 著


刘莹 译


执行策划 黄 河 桂 林


责任编辑 石 云


内文设计 汪勋辽


封面设计 蔡炎斌


责任校对 申婷婷


特约编辑 羊桓汶辛 张 帝


责任印制 汪勋辽


出版发行 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槐树街2号)


网  址 http://www.scpph.com


E-mail sichuanrmcbs@sina.com


新浪微博 @四川人民出版社


发行部业务电话 (028)86259457 85259453


防盗版举报电话 (028)86259457


印  刷 深圳市福圣印刷有限公司


成品尺寸 787mm×1092mm 1/32


印  张 10


字  数 200千字


版  次 2020年5月第一版


印  次 2020年5月第1次印刷


书  号 978-7-220-11801-2


定  价 59.80元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资源收集整理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站所有内容不得用于商业用途。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本书若出现印装质量问题,请与我社发行部联系调换


电话:(028)86259453

权威推荐


《出版人周刊》(Publishers Weekly)星级评论


非常引人入胜……这本情节紧凑、内容丰富的回忆录以一位富有同情心的医生的独特视角,讲述了她一生都在治疗的疾病。


《多伦多星报》(The Toronto Star


蒙斯特为乳腺癌的科学研究提供了良好的基础,以及她在这艰难的一年中和之前治疗过的患者的病例记录。这是一本对女性有价值的指南。


Bustle


一本充满力量和信息的回忆录。


悉达多·穆克吉(Siddhartha Mukherjee)


畅销书《众病之王:癌症传》(The Emperor of All Maladies: A Biography of Cancer)、《基因传:众生之源》(The Gene: An Intimate History)作者


笔力强劲、信息丰富、引人入胜。本书描述了帕梅拉·蒙斯特从医生变成病人的过程。在此过程中,我们了解了她所承受的遗传风险,并开始理解这种风险的含义。凭借毫不犹豫和见解独到的本能,蒙斯特处理了癌症和医学方面一些最棘手的问题:我们对遗传和风险的理解,围绕筛查和早期检测的争议和问题,以及患者陷入的充满不确定性的无边苦境,这里信息丰富,也许太过丰富了。


对于任何身患癌症,特别是乳腺癌的人来说,蒙斯特的阐述既具有强烈的个人意义,也具有深刻的普遍意义。我无法停止阅读这本重要且精美的书。


乔安妮·霍宁(Joanne Horning)


全球最大的乳腺癌治疗与研究组织苏珊科曼乳腺癌基金会旧金山湾区分会创始人


帕梅拉·蒙斯特博士写了一本鼓舞人心的书,是对她患乳腺癌经历的真实、感人和个人化的描述。这本书提供了每个面临乳腺癌的女性都需要的信息。她用充满知识和希望的语言表达自己的思想。一个关于勇气和个人胜利的感人故事。


马里萨·阿科切拉(Marisa Acocella)


《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畅销书《安·特纳》(Ann Tenna)和《癌症病毒》(Cancer Vixen)作者


《当医生成为病人》毫不动摇地诚实地描述了乳腺癌医患双方的情况。帕梅拉·蒙斯特不仅是一名乳腺癌肿瘤学家,她还是一名乳腺癌幸存者。


她解释了她的医疗之旅,并透露了她的情感经历。作者怀着对人类精神的极大同情讲述了这个故事,这是一个女人为自己的生命而战,同时也为她的病人和亲人的生命而战的故事。


托马斯·A.博克(Thomas A. Bock)


医学博士、HeritX创始人兼CEO


在《当医生成为病人》一书中,帕梅拉·蒙斯特分享了她对与BRCA基因相关的历程的深刻见解,这些历程跨越了几代人、众多的地点和科学门类,以及医学进步的时代。她同时作为病人和医生的独特视角使她能够深思熟虑地捕捉到BRCA基因突变多方面的、改变生活的影响,以及在面对一些最大的挑战时,许多人所表现出的平静的英雄主义。


这本书远远超越了反思和教育,它赋予人力量,是对乐观主义和个人进步的证明。本书是一个真正的资源,教你学会如何加强和保护你自己和你所爱的人,即使面临一些最大的挑战。


艾·库博(Ai Kubo)


凯撒医疗研究部研究科学家和癌症流行病学家


《当医生成为病人》是一本发人深省的、有教育意义的书籍。蒙斯特博士解释了BRCA基因检测的复杂问题,并提供了深思熟虑的理由说明为什么一个人可能想要(或不想要)进行这种检测。作为一名肿瘤学家和癌症患者,她用一种易于理解的方式回答了常见的问题,并从文献和她自己的实验室中收集新的研究证据。


这本书对女性和男性都很有用,无论其是否有癌症或已知的癌症风险。蒙斯特博士的故事既真实又感人,告诉我们在健康的时候热爱生活的重要性。


休·弗里德曼(Sue Friedman)


FORCE创始人和执行董事、《对抗遗传性乳腺癌和卵巢癌》(Confronting Hereditary Breast and Ovarian Cancer)合著者


BRCA基因的发现,以及随后将基因检测和医学干预手段与临床实践相结合,确实起到了挽救生命的作用。在《当医生成为病人》一书中,帕梅拉·蒙斯特讲述了了解基因突变如何拯救了整个家庭。

第1章 命运的雪崩


“那你就去征服这个世界吧。但是要当心!”


在20岁生日前夕,我回到家乡——瑞士的维尔特斯(Vilters)过狂欢节。整个村庄的人都出来庆祝这个大斋节前的节日,大家一直狂欢到第二天凌晨。那段时间我正处于人生得意的阶段:我在伯尔尼(Berne)的一所大学的医学院读大一,我们学校历史系有个特别有魅力的副教授,我暗恋他一年多以后,终于成功等到了他的邀约。


狂欢节那天晚上我和高中同学不停地跳舞,第二天一早也没休息就又去滑雪了。到了第二天傍晚,我实在太累了,想快点回家。所以我不想再坐敞车回车站,而是打算抄近路,直接滑雪越过一个峡谷的峰顶回家。我当时应该也非常清楚,沿着山脊从一座山峰滑到另一座山峰是非常危险的,但是我自认为滑雪技术无人能及,而且我也曾多次这样做过。


可就在半路,我引发了雪崩,直接和一大片雪体一起跌下1000英尺(1)。尽管如此,我还是尽力让自己浮在雪面上,最终停在了另一座山峰的峰顶。我回头俯视,那片雪体又下坠了1000英尺。


坐在那里,雪已经没到我的胸口。环顾四周,我的第一反应是惊慌失措。我回头仰望刚才的山峰,才发现它异常陡峭。我在滑雪队接受过多年的专业训练,我知道我若是沿着刚才发生雪崩的地方返回,势必会引发第二次雪崩。想到这里,我更恐慌了。可就在这时候,我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镇静。我不会有事的,我还没到死的时候,我一直这样对自己说。我努力了那么久,终于等到了心上人的邀约,我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死去。


我小心翼翼地从雪堆里站起来,一点一点地在被厚雪覆盖的山上往上爬,就这样爬了大概好几个小时。刚爬到半山腰,我就精疲力竭了。就在我要放弃的时候,天赐良机,一个滑雪缆车的操作工来到这片雪场,他正准备趁下班前享受几缕最后的阳光。沿着这道雪地里的深沟,他看到我正在费力往上爬。他立刻叫来一名滑雪巡逻队的队员一起救我。他们又稳又轻柔地把我固定在一根安全绳上,然后安慰我不要看耸立在头顶的雪坡,而是看着自己的双脚,一步一步往山顶爬。终于,我们来到滑雪巡逻站后面,看到他停在那儿的雪地摩托车。随后他们把我安全地送到了山的另一侧。


一回到家,妈妈为我做了杯热巧克力,并生火为我取暖。我躺在沙发上,觉得既疲惫又惊魂未定。就在这时,爸爸打来电话,问为什么没有在狂欢节上看到我。此时的我已经没有心情再去跳舞了,但是也没提自己的恐怖经历,只是含糊地说了些自己很累之类的话。几小时后,爸爸怒气冲冲地回来了——我已经成了整个镇子的话柄,大家都在说我是何等鲁莽轻率:滑过一块雪崩地带,最终靠缆车操作工施救才捡回一条命。


第二天早上我起来后看到他坐在餐桌旁,很明显,他的气还没消。


“从小您就教育我要敢于冒险,无所畏惧。”我大胆地说道。


他一动不动,端详了我很长一段时间。终于,他开口了,语气里既有一丝丝后怕,又有一种掩饰不住的自豪:“那你就去征服这个世界吧。但是要当心!”


我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笑着看着他,我又恢复了自信。两周后,我主动约了那个我心仪的教授,并不断向自己灌输要坚持下去的信心。


那时我意识到,最恐怖的事情发生后,很多时候会有好事来临。我至今仍持有这种生活观,并靠着这种信念成立了自己的研究中心,致力于乳腺癌基因突变研究与遗传性肿瘤研究。


但是我有点得意忘形了……


我怀疑自己得了乳腺癌


28年后,我离开了自己的祖国,也离开了那位教授,来到美国,在医学研究领域开创了新事业。有次周末,我去蒙大拿州滑雪。我坐在热水浴池里,沐浴着山上的阳光。当时我正和我的女性朋友们讨论50岁时一起去阿拉斯加的计划。突然,我大脑中滑过一个不祥的预感:要是两年后我不在了怎么办?这种想法根本不是我的风格。我很快就把它抛之脑后,专心欣赏周围的风景。那个时刻,我想到能在这广袤的雪山里度假,有着美满的家庭、交心的朋友,以及蒸蒸日上的事业,生活于我而言似乎是完美的。可是一回到旧金山,那种不安感又回来了。


那个周一,我走进自己位于加利福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的门诊。护理医师塔拉(Tara)向我打招呼,她还没来得及交给我当天的日程安排,我就匆忙打断她说:“请帮我预约一次筛查性乳腺X光检查(Screening Mammogram)。”


她明显感到很吃惊,问道:“为什么?你一向不会让像你这样岁数的人做乳腺X光检查的呀,尤其是没有家族遗传史的人。”她说得对。我们曾经针对不断变化的乳腺X光检查规范讨论了很长时间,最终达成一项共识:不对50岁以下的女性做乳腺X光检查。这也是我为什么连续7年都没做乳腺X光检查的原因。


“嗯,我就是觉得应该做一次乳腺X光检查,所以请在我改变主意之前帮我预约。”我耸耸肩说道。


塔拉瞪着我,点点头,脸上闪过一丝困惑。我能听到她轻声嘟囔了一声“随便”,还翻了个白眼。我无法解释为什么要违反自己制定的不给50岁以下的女性做X光检查的规定。是直觉吗?不管怎么说,的确是某种微妙的直觉让我做了这个决定。虽然我是个科学家,但我一直都尊重自己的直觉,而科学家的身份更让我意识到总有一些事情是科学无法解释的。


塔拉打断了我的思绪,她还是不肯放过这个话题:“我们讨论了那么久,好不容易才定下这个规矩,难道你现在想重新讨论一遍吗,还是说这只是对你的一次破例?”她是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


“不,我只是觉得我现在应该做个乳腺X光检查。”我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的回答,没有做进一步解释。紧接着,我开始看下一个病人的病历表,精力都集中在我接下来要面诊的病人身上。


塔拉若有所思地看着我,然后说了句让我感到意外的话:“我会马上为你安排检查。你的直觉总是对的。”


当然,我是在有需要的时候才会要求做乳腺X光检查。乳腺X光检查就是给乳房拍X光片。这是一项既快速又相对便宜的检查。只是近年来对于在什么情况下医生才应该认为有需要或建议做乳腺X光检查,大家说法不一,有很大的争议。


肿瘤专家和主流的乳腺癌学会,包括美国癌症学会(American Cancer Society,简称ACS)、美国放射学会(American College of Radiology,简称ACR)、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简称ASCO)和美国预防服务工作组会(US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简称USPSTF)会定期就这一话题举行激烈的辩论,但是这些辩论总是以更大的分歧结束:大家只是就哪些人该做乳腺X光检查、检查频率,以及何时开始和结束这项检查等问题做了更深入、更对立的建议。媒体上也有越来越多声称乳腺X光检查对人体有害的言论,这让医生和病人都陷入一个困境,不知道什么才是进行乳腺癌筛查的最好的手段。


这些针对筛查性乳腺X光检查的讨论都是围绕一个基本问题展开的:常规的筛查真的能拯救生命吗?这个问题的答案比较复杂:能救命,但这仅仅是对于一部分女性来说的,并非对所有人都是这样。


辩论也在此更加深入:常规乳腺X光检查在降低乳腺癌的死亡率和国民的总死亡率方面效果到底如何?X光检查本身会不会有可能对人的身体和心理造成伤害?


乳腺X光检查应该不会对人的身体造成实质性伤害,因为X光检查的辐射剂量很小,就是在拍片的时候可能会有些不舒服。可是,如果经X光检查后被误诊为癌症,那会让病人产生恐慌,并会导致更多不必要的乳房成像和乳房活检(Breast Biopsies)。


乳腺X光检查是我们最常用的乳腺癌筛查工具。第一例乳腺影像出现于100多年前。对于没有疑似肿瘤、肿块,乳房或乳头没有发生什么变化的女性来说,做乳腺X光检查的目的就是进行乳腺癌筛查,并检查是否有可疑的乳房组织病变。


做了乳腺X光检查后,所有人都会拿到一套X光片,这套片子只有受过专业训练的放射科医师能看懂。放射科医师看完X光片后会在检查报告上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