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社会学 > 当代港澳研究(2019年第1辑/总第62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当代港澳研究(2019年第1辑/总第62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当代港澳研究(2019年第1辑/总第62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当代港澳研究(2019年第1辑/总第62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陈广汉,黎熙元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5-01

书籍编号:30623397

ISBN:9787520164542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00025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社会学

全书内容:

当代港澳研究(2019年第1辑/总第62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


当代港澳研究.2019年.第1辑/陈广汉,黎熙元主编.--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20.5


ISBN 978-7-5201-6454-2


Ⅰ.①当… Ⅱ.①陈… ②黎… Ⅲ.①香港-研究②澳门-研究 Ⅳ.①D676.58②D676.59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20)第050311号






当代港澳研究(2019年第1辑)


主  编 / 陈广汉 黎熙元


出版 人 / 谢寿光


组稿编辑 / 任文武


责任编辑 / 张丽丽


文稿编辑 / 邵建双


出  版 /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城市和绿色发展分社(010)59367143


      地址:北京市北三环中路甲29号院华龙大厦 邮编:100029


      网址:www.ssap.com.cn


发  行 / 市场营销中心(010)59367081 59367083


印  装 / 三河市东方印刷有限公司


规  格 / 开本:787mm×1092mm 1/16


      印张:9.75 字数:111千字


版  次 / 2020年5月第1版 2020年5月第1次印刷


书  号 / ISBN 978-7-5201-6454-2


定  价 / 88.00元


本书如有印装质量问题,请与读者服务中心(010-59367028)联系


当代港澳研究(2019年第1辑/总第62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版权所有 翻印必究

编委会


主办 / 中山大学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中山大学粤港澳发展研究院


资助 /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广东省“理论粤军”项目


《当代港澳研究》编辑委员会


主  编 陈广汉 黎熙元


编  委(按姓氏笔画排序)


    王于渐 王五一 王振民 叶嘉安


    吕大乐 刘兆佳 齐鹏飞 吴志良


    吴晓刚 邹平学 陈弘毅 饶戈平


    郭万达 唐晓晴 黄 平 魏向东


编  辑(按姓氏笔画排序)


    关红玲 李小瑛 张光南 林 滨


    夏 瑛 郭天武 黄晓星 曹旭东

港澳政治


英国政府关于中英香港问题谈判决策过程初探(1982~1984年)[1]


——基于英国解密外交档案的解读


郭永虎 闫立光[2]


提要:英国政府解密档案文件显示,1982~1984年中英关于香港问题谈判过程中,在香港主权归属问题上,英国政府制定了“主权换治权”的谈判策略,即以中国在香港行使名义上的主权换取英国的实际管理权和控制权。在香港驻军问题上,英国极力反对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香港,甚至提出了以香港内部安全部队取代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的方案。在设立中英联合联络小组问题上,英国亦是极力阻止,一度使中英双方谈判面临破裂的边缘。从英国制定政策的实际效果和谈判结果来看,英国在上述核心问题上都未实现其既定目标,这从侧面反映出中国政府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的坚定意志和智慧。从谈判的历史遗留影响来看,英国并不愿意就此彻底放弃香港,而是要在之后的不同时期尽可能地采取其他多种方式和手段,保持自身在香港的最大利益和延续对香港事务的影响。


关键词:香港问题 中国 英国 外交谈判


1982~1984年是中英香港问题谈判最为关键的阶段。在这一时期,中英就香港问题经历了双方秘密磋商到正式谈判,再到发表《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三个阶段,两国为谈判做了大量外交工作。长期以来,学界一直在对香港回归谈判问题进行研究。从国内的研究状况来看,主要集中于探究邓小平在中英香港问题谈判上的作用和中方在谈判过程中的策略两个方面。前者代表性研究如齐鹏飞《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秘密磋商”》和刘贵军《邓小平与中英香港问题谈判中的几场较量》,齐鹏飞全面而系统地述评了邓小平在中英香港问题谈判整个过程中的历史功绩;[3]刘贵军则通过列举邓小平在主权问题不容谈判、中国有权在香港驻军等若干问题上的深谋远虑,指出其作为中方领导人对解决香港回归问题所起的关键作用。[4]后者代表性作品如《周南口述:遥想当年羽扇纶巾》和《鲁平口述香港回归》。作为当年谈判的中方参与者,周南、鲁平具体描述了中方在不同的谈判阶段和不同问题上应对英国政府外交政策的策略演变过程和一些细节;此外,高望来借助研究亲历者口述史料等比较完整地呈现了中英香港问题谈判的全过程,并深入分析了中方的谈判策略和两国的战略互动过程。[5]然而,国内的研究鲜少涉及英国政府对香港问题谈判策略的形成过程及其改变原因。至于国外学界对中英香港问题谈判的研究,英国学者的研究成果较为丰富,内容主要侧重于对中英香港问题谈判过程及结果的探讨。例如,罗伯特·科特里尔(Robert Cottrell)在其论著《香港的终结:英国撤退的秘密谈判》一书中深度挖掘了中英香港问题谈判过程的内幕,并认为《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是英国实用主义外交政策的胜利;[6]前英国驻华大使珀西·柯利达(Percy Cradock)在《在华经历》一书中细致描述了其作为英方代表团团长参与中英谈判的大部分过程及说服英国政府在最后阶段就一些问题做出让步的情况。[7]还有学者分析了撒切尔夫人个人的思想变化对英方谈判策略的影响。[8]然而,大部分英国学者并没有系统、深入地论述和分析英国政府的具体决策过程。鉴于此,本文拟在学界之前研究的基础上,挖掘和爬梳近年来英国国家档案馆公开解密的1982~1984年的大量涉港档案文献,包括撒切尔夫人、外交大臣和谈判团团长之间大量的来往电报,以及内阁部的讨论材料、外交部的相关文件等,以此为核心史料作深入解读,从英国政府的视角探讨其在香港回归谈判中对三个最重要问题(香港主权归属问题、香港驻军问题和设立中英联合联络小组问题)的决策过程及策略演变。这不仅有助于拓宽香港问题的研究视角,充实学界关于香港回归问题的研究,而且有助于了解英国政府在香港问题上欲达到何种目的,为认识香港回归以来英国政府何以要延续对香港事务的影响提供了一个思考维度。


一 英国以“主权”换“治权”谈判策略的


形成及破产 1979年3月,《展拓香港界址专条》将在少于20年内届满,新界土地租约可否跨越1997年,这涉及香港的主权归属问题。1979年,香港总督麦理浩首度访问北京引发香港前途问题。1982年4月,英国前首相希思访华向邓小平再次提出香港前途问题,以此试探中国在香港主权归属问题上的态度。邓小平明确表示:“中国要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英国应停止对香港的统治;取而代之的是,香港将成立由港人治理自己的政府,香港的社会及经济制度保持不变,以及香港仍是自由港和金融中心。”[9]


英国关于中国政府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的坚定立场十分不安,开始将解决香港问题纳入重要的外交决策日程。在香港主权归属问题上,英国政府提出了“主权(Sovereignty)换治权(Administration)”的策略,以中国在香港行使名义上的主权换取英国的实际管理权和控制权。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表示,“我们的谈判目标是以香港岛的主权,交换英国未来对其的治权。如果两国政府能就香港的未来治权达成一致协议,且能为香港人民所接受,也能使英国议会同意,那么我们便能进一步就主权问题进行谈判”[10]。何谓“管理权”(治权)?从英方的解密文件来看,英国提出对香港进行管理的实质是对香港进行全面控制。按照英国政府的设计,管理权的范畴主要包括:①任命香港行政长官的权力。在香港,由行政长官和地方顾问行使主要的行政权力。在出现分歧和紧急情况的时候,英国政府将恢复掌控全局的权力。②立法控制权。香港的立法权由立法委员会负责,委员会负责人由行政长官任命。而有关香港涉外事务、防务紧急状态、制定法律和法令的权力由英国政府和议会负责。③对外关系管理权。英国政府继续对香港的外部事务管理拥有最高权威,掌握管理香港国际贸易及其协定的权力。④内部安全控制权。由英国政府负责香港防务决策权,如果有必要也负责香港内部安全,包括驻扎军队的权力。⑤金融管理权。英国政府对香港的货币金融和贸易拥有最终决定权。[11]从上述管理权限来看,英国对香港核心事务的管理权限几乎与主权别无二致,暴露了其对香港继续统治的图谋。


从英国解密的外交文件来看,英国政府的这一政策源于1982年5月9日英国外相卡灵顿勋爵(Lord Carrington)向撒切尔夫人提出的建议,“我们要竭力使中国同意香港继续由英国管理一段时间,目的是保持信心。中国自然不会轻易同意,我们必须付出代价。如果我们能够与中国达成协议,即1997年后英国承认中国对九龙和香港岛拥有主权,而保留英国的管理权,那将是我们外交政策的一次重大胜利”[12]。1982年7月28日,撒切尔夫人采纳了卡灵顿的建议并定下了中英谈判基调:“如果英国表现出放弃香港主权的姿态,我们将丧失香港的未来。国际条约是英国立场赖以存在的保证。我们希望将主权问题搁置一边而聚焦香港管理权问题,但是中国人不会接受该方案,这是意料之中的。无论如何,英国不能从一开始就放弃主权。”[13]


为了准备即将与中国进行的香港问题谈判,1982年7月28日,撒切尔夫人责成英国外交部提交一份特别研究报告,英国各相关部门都参与了研究和撰写,香港总督和英国驻华大使全程参与。[14]最终,英国外交部提出了针对香港主权地位谈判的相关对策建议,这就是《香港未来的特别研究报告》(The Future of Hong Kong A Special Study)。这份报告提出了英国在香港的既定目标:在中国允许的前提下,继续保持英国对香港的管理,这对英国来说是最好的谈判结果。当然这并不现实,因为中国提出的先决条件是英国承认中国对香港拥有主权。因此,英国的政策目标是与中国达成协议,继续对香港进行管理和控制,如果该目标能够实现,才考虑在主权问题上让步。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对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含义的理解。如果中国同意英国继续对香港管理一段时间后将香港主权让渡给中国,这将是英国最为满意的结果。[15]


以上述报告为蓝本,英国政府制定了对华谈判一揽子计划:英国可以放弃对整个香港的主权,这是英国可以接受的底线。但是,前提条件是英国拥有排他性的负责香港内部管理和外部关系的权力。英国管理香港的期限也不能确定,至少是15年,甚至是35年。如果中国同意英国继续对香港进行管理和控制(内政外交),以换取其对香港名义上的主权,英国可以做出如下让步:①承认中国在香港地区的官方代表机构,如新华社、中国签证机构等;这类机构的官方代表地位要在英国的管理和控制之下;这类机构的负责人员可以与香港总督就有关事宜进行磋商,但无权干预香港内部和外部事务。②香港总督名称的变化。香港总督的名称可以变化,例如,名称可以叫高级专员,但是其拥有的权力不能有丝毫减少。③可以考虑废除国民党在香港的旗帜。④经济上的“回馈”。这要视中英谈判进展情况而定,如果中国满足英国的要求,可以考虑:让中国分享香港的税收;允许中国使用香港码头仓库设施;给予中国一部分投资储备金;以经济援助的形式给予中国软贷款项目;给予中国银行一部分存取款业务;分享航空业务;将港府资金用于对华风险投资;等等。[16]


在撒切尔夫人访华之前,为了摸清中国政府在香港主权归属问题上的立场,1982年7月29日,新任港督尤德和前任港督麦理浩约见中国驻英大使柯华,二者向其询问中国政府在香港主权归属问题上的立场。柯华明确了中国在香港主权归属问题上的立场,主要申明了两个基本原则:第一个原则是中国主权原则,中国政府在成立之日起,不承认任何不平等条约;第二个原则是香港作为自由港、商业和金融中心,保持香港的繁荣稳定,这对中英都有利。对此,麦理浩辩称,主权回归存在很大困难,因为废除任何条约都需要得到议会的批准,只有中国政府接受由英国继续对香港进行管理,该问题才可以被考虑。[17]


1982年9月下旬,撒切尔夫人准备访华并就香港主权归属问题与中国政府进行谈判。访华前夕,英国针对香港问题的谈判做了准备工作。英国外交部草拟了具体谈判预案:①如果中国的立场主张得到了香港人民的支持,那么英国应与香港立法会非官方成员进行会谈,向其申明保持英国对香港管理的必要性。②如果中国将要求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作为先决条件,那么英国应理解并尊重中国的立场,向其解释英国的立场以及英国面临的困难,强调香港稳定和不破坏香港信心的重要性,英国需要的是不带先决条件的谈判。③如果中国立场强硬,坚持将香港作为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可以就以下两个议题开展谈判,一是香港如何才能实现令人满意的管理;二是中国以何种方式行使对香港的主权,但这不是一个先决条件。④如果中国立场不变,双方存在分歧很正常,英国最关注的目标是不要破坏信心,既不要公开分歧或暗示双方已中断接触,也不能宣布双方进行实质性对话,召集外交大臣等人员研究下一步的方案。[18]英国也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中国提出,主权问题是不可以谈判的,英国将会做出如下应对:必须进行不带任何先决条件的对话,向中国表明:除非中国在主权问题方面做出让步,否则拒绝讨论行政管理权的具体细节问题。[19]


然而,英国处心积虑制定的谈判策略并未实现。原因在于中国政府在香港主权归属问题上的立场非常坚定,即中英香港问题的谈判前提是中国政府对香港(香港岛、九龙和新界)恢复行使主权,而且主权问题是不能谈判的。1982年9月22日,撒切尔夫人访华。24日,撒切尔夫人与邓小平就香港主权问题进行了会谈。撒切尔夫人按照事先设计好的方案,摆出强硬姿态,称“如果不就英国对香港管理权的问题做出具体安排,她不会建议英国政府谈论主权问题。如果中国现在提出或宣布英国对香港的管理和控制权发生变化,将对香港信心产生灾难性的影响”。邓小平询问“控制”的含义是什么,撒切尔夫人指出,香港的繁荣得益于英国140年的管理体制,这个管理体制包括不同于中国的政治、法律和金融体系。邓小平问,控制是不是由一个国家进行统治?撒切尔夫人回答,“主权和管理权是有区别的,世界上存在一个地区由某国进行管理,而主权属于另一个国家的先例,比如新界地区,就是英国租借的。我们坚信,除非目前香港继续由英国管理下去,否则将对香港的自信产生极大损坏影响。如果英国对香港的管理和控制发生变化,将对香港的信心造成灾难性的后果”。[20]对此,邓小平表示,“关于主权问题,中国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回旋余地。坦率地讲,主权问题不是一个可以讨论的问题”[21],只有在这个前提下中国与英国才能就香港未来繁荣进行对话。面对中方坚持“主权问题不可以谈判”的坚定立场,英国事先制定好的各项谈判预案已无法实现,最终只能接受在中国政府对香港享有完全主权的前提下讨论香港回归问题。


二 英国阻止中国在香港驻军的尝试


中国人民解放军在香港驻军是中国1997年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的应有之义,是中国对香港享有主权、维护香港繁荣和稳定的重要保障。但是英国政府极力反对中国在1997年之后在香港驻军,使中国在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