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社会学 > 中国治理评论(2020年第1期/总第9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中国治理评论(2020年第1期/总第9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中国治理评论(2020年第1期/总第9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中国治理评论(2020年第1期/总第9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陆丹,杜振吉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5-01

书籍编号:30623445

ISBN:9787520165402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70081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社会学

全书内容:

中国治理评论(2020年第1期/总第9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


中国治理评论. 2020年. 第1期:总第9期 / 陆丹主编.--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20.5


ISBN 978-7-5201-6540-2


Ⅰ.①中… Ⅱ.①陆… Ⅲ.①社会管理-中国-丛刊 Ⅳ.①D63-55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20)第058536号








中国治理评论 2020年第1期 总第9期


主  编 / 陆 丹


执行主编 / 杜振吉


出 版 人 / 谢寿光


组稿编辑 / 曹义恒


责任编辑 / 曹义恒


文稿编辑 / 陈 静


出  版 /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政法传媒分社(010)59367156


     地址:北京市北三环中路甲29号院华龙大厦 邮编:100029


     网址:www.ssap.com.cn


发  行 / 市场营销中心(010)59367081 59367083


印  装 / 三河市东方印刷有限公司


规  格 / 开本:787mm×1092mm 1/16


     印张:10.75 字数:199千字


版  次 / 2020年5月第1版 2020年5月第1次印刷


书  号 / ISBN 978-7-5201-6540-2


定  价 / 69.00元


本书如有印装质量问题,请与读者服务中心(010-59367028)联系


中国治理评论(2020年第1期/总第9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版权所有 翻印必究

卷首语


当今世界正面临和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大变局”中,世界格局正在发生激烈震荡和巨大变迁。同时,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经济社会呈现出一系列新问题、新趋势、新特点。这些都对中国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提出了新要求、新挑战。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1]的总体目标。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可以简称为国家治理现代化(俞可平教授语)。国家治理现代化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在制度层面的基本要求,它要求把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转化为治国理政的实际效能。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也是新时代适应人民群众的新期待和社会发展的新要求所做出的战略选择。要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就必须全面深化改革,坚持和不断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进一步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基层社会治理是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的重要方面,也是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的基础。要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就必须认真总结新中国成立以来基层社会治理的经验,不断探索、建立和完善基层社会治理体系。本期徐汉明教授撰写的《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的路径选择》一文认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全面推进,不仅给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推进的提速提供了基础性制度支撑、公共政策导引与内在动力支持,而且其理论体系日臻完善成熟,为揭示和诠释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的正当性与可行性提供了学术体系、话语体系及传播体系的内在表达。基于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的目标厘定、路线图时间表的确定,为其实施路径提供了全新的选择。刘建军教授等撰写的《虚拟产权和弹性空间——中国乡村社区政治稳定和经济发展探源》一文,分析了中国广大的乡村社区所呈现的奇异的稳定与发展现象,认为从土地所有制和自由劳动角度来看,“虚拟产权”和“弹性空间”是揭示中国乡村社区政治稳定和经济发展秘密的钥匙。张益刚教授等撰写的《农村精英外流背景下乡村治理困境的分析》一文,对我国城市化进程中大量农村精英外流的现象进行了分析,认为农村精英的外流不仅导致乡村治理主体呈现“矮化”现象,减缓了乡村治理过程的民主化进程,而且使农村道德控制力趋向衰弱,这种状况不利于农村生产的可持续发展。作者进而指出,复兴乡村文明并以乡村文明为基础构建乡村自我约束、自我规范的内生秩序,是我国农村地区实现善治的基本路径。


新中国成立70多年来,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不断探索实践,不断改革创新,取得了经济高速增长和社会长期稳定两个奇迹。社会治理重在实践,实践和具体探索中创造和积累的有益经验应当也有必要加以总结。孙自铎研究员撰写的《新形势下农村改革的路径选择——安徽省解决“三农”问题的探索与实践》一文,在总结安徽省解决“三农”问题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就新形势下农村改革的路径选择进行了探讨。该文认为,安徽省积极而富有成效的一系列农村改革与创新,取得了良好的成效,也获得了许多可资借鉴的经验,对此,应该加以认真的总结,从而更好地推动新形势下我国农村改革的深入发展。马先标教授撰写的《公共住房政策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文,则着重从小康社会建设的角度,分析和探讨了有效推动国内城市公租房、经济适用房持续健康发展,满足中低收入群体“住有所居”这一基本民生需求,进而推动全体城乡居民“住有所居”乃至小康型居住的问题。推进和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基层社会治理是其基础和支撑。要通过基层社会治理体系的不断完善,确保实现共建共治共享,不断满足和提升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安全感和幸福感。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发生了一系列深刻的变革。其中在道德领域,人们的思想观念、价值取向、行为方式等也发生了一系列变化,在人们的主体意识觉醒、自主选择能力增强、道德评价更趋于理性、人际交往中更具宽容性和包容性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令人焦虑和担忧的现象,如道德冷漠、信任危机等,这些问题已经成为人们广泛关注的热点问题。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要坚持和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建设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确保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国”[2],因此既要建立健全和不断完善法律体系,培养人们遵纪守法的自觉意识,又要加强社会道德建设,不断提高人们的道德自律性和道德自觉性。本期的《道德与治理》栏目,呈现并探讨了目前我国道德领域和道德治理所面临的相关问题。教育部长江学者李建华教授等撰写的《陌生人社会与公共道德秩序的构建》一文认为,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中国社会结构的深刻变化,传统意义上的熟人社会逐渐演变成陌生人社会。熟人社会向陌生人社会的转型,带来了社会运行的不确定性和社会道德规范的模糊性,由此引发了社会生活中的道德排他主义、信任危机、道德秩序混乱等问题。关于陌生人社会公共道德秩序的构建,作者认为基于法治基础上的制度化不失为一条重要途径,道德秩序能否产生效果需要依托于法律的“底线”,同样也需要借助于道德本身的机制,陌生人社会公共道德秩序的构建需要相应的道德机制进行保障。


本期文章发稿时,正值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但疫情防控工作依然面临很大风险和压力之时。这次疫情,也是对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在起步阶段的一次突击“大考”。在疫情防控工作中,中国政府“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举国体制成功地应对了这次巨大的考验,也向世人展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但是,从国家治理的长远发展来看,完全靠大规模使用国家行政力量应对突发性公共危机不能成为常态。张霄研究员的《国家治理的伦理系统:概念、功能、构架与运维》一文,从此次疫情及其防控工作的应对入手,对国家治理的伦理系统进行了比较宏观且深入的研究。作者认为,国家治理的本质是在国家与社会之间建立一套规范性系统,而伦理系统是这一规范性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该文就伦理系统的治理本质、治理功能、治理构架、治理运维问题进行了较为深入的探讨和阐述。就此次疫情的防控工作而言,疫情暴露出来的伦理问题让我们发现,现行的治理体系中还存在很多“漏洞”,而要堵住这些“漏洞”,仅靠治理的“硬件系统”支撑是不够的,还需升级治理的“软件系统”,而“伦理系统”就是其中的关键一个。我们应当把国家行政力量所展示出来的活动效能,转化为一种在国家主导下,由国家和社会共建共治的常态运行的治理体系,通过进一步深化和协调国家与社会在治理体系中的关系,不断推进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的现代化。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是推进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建设的纲领性文件,为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指明了方向,提出了行动纲领。本刊将围绕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总体目标,就相关问题展开深入研究。我们愿与学界同人一起积极努力,不断探索,为“中国之治”的理论创新、为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贡献学术力量。


陆丹


2020年3月9日



[1]《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人民日报》2019年11月6日。


[2]《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人民日报》2019年11月6日。

道德与治理


陌生人社会与公共道德秩序的构建[1]


李建华 江梓豪[2]


【摘要】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结构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传统意义上的以“亲近伦理”为主的熟人社会,逐渐演变成以“陌生人公共伦理”为主的陌生人社会。传统熟人社会向陌生人社会的转型,带来了社会运行的不确定性和社会道德规范的模糊性,由此引发了社会生活中的道德排他主义、信任危机、道德秩序混乱等问题。这些问题影响了社会的良序运行,给人们的社会生活带来了严重挑战,整个社会呈现出普遍的道德焦虑而又无所适从,由此预示着道德风险的加剧。在陌生人社会道德秩序缺位的情况下,如何重构公共道德秩序则成为一个关键问题。陌生人社会公共道德秩序的构建可以有多种路径,而基于法治基础上的制度化不失为一种重要途径。首先,要破解道德秩序的制度性匮乏难题。在道德秩序构建中,应以“公德”建设为主要目标。其次,法律与道德协同发力,保障道德秩序的良好运行。法律具有强制性与威慑力,是社会运行的重要制度保障,道德秩序的运行需要依托法律制度。最后,构建相应的道德机制,保障道德发挥效力。道德秩序要产生效果需要依托法律的“底线”,同样需要借助于道德本身的机制,陌生人社会公共道德秩序的构建需要相应的道德机制来保障。


【关键词】社会转型;陌生人社会;道德秩序;公共道德秩序;道德秩序构建;道德信任;社会信任


一定的社会结构都存在相应的道德秩序,而社会结构的变化,则会改变社会的道德秩序。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结构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从场景上来说,传统意义上的以“亲近伦理”为主的熟人社会,逐渐演变成以“陌生人公共伦理”为主的陌生人社会,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关系也随之发生了深刻改变,亲近性伦理逐渐向陌生人伦理发展。然而,陌生人社会中的道德秩序,对尚处于社会转型期的当代中国而言还是陌生的,道德上的不适应必然带来严重的道德焦虑感和道德无助感,以至于在遇到重大道德选择时要么恐慌,要么冷漠。“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3]就是一个典型案例。如何构建一个随时可能进入的陌生人场域的公共道德秩序,是我们必须认真思考的问题。


一 陌生人社会的道德秩序呈现


道德秩序从根本意义上来说是一种道德价值秩序,既包含了基本的价值理念,也暗示了某种价值序列,更呈现出由社会秩序决定的相关价值特性。社会学家涂尔干(Emile Durkheim)认为:“个体层面的人是整体的一部分,个体的伦理、道德在保障社会黏结的时候具有重要的作用。”[4]社会结构则是一种相对稳定、持久的规范化的社会规范系统。[5]人口流动的加快与社会结构的改变,实质上是人与人之间互动关系的改变。马克思则把人的本质描述为社会关系的总和。[6]因此,研究社会道德秩序的重建问题,首先应该落脚到个体道德与社会关系的变化。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一直处于快速发展期。发展改变了国家的面貌、社会的结构、人民的生活。新时代社会转型的过程存在不少挑战与机遇,因为它意味着社会各层面的整体转型和传统向现代、现代向后现代的双重转型。费孝通先生认为传统中国社会属于“差序结构”,即人与人之间的关联是通过熟人之间的私人联系而构成的。[7]随着时代的变化,熟人社会不可避免地走向了陌生人社会,这首先与农耕经济、差序格局、人格信任等有密切关联。中国古代都是以土地为核心的农业社会,但随着经济发展模式的演变,农业生产模式逐渐朝商业模式转变。从事农业的人口逐渐减少,大量人口脱离农村涌入城市。1978年中国城镇人口为1.72亿,如今城市人口已经达到8.13亿,城镇人口逐年增加并保持稳定的增长态势。[8]人们离开世代耕种的农村,意味着“血缘”“地缘”“业缘”的传统农业社会的削弱。农业经济中,人们通过农业劳动获取物质资源,通过交易农业产品获得经济资源。人的流动性被土地所限制,离开土地意味着巨大的风险。因此,农耕经济中的劳动人口很少流动,人与人之间的连接多是通过“私人关系”,整个社会的格局呈现出“差序格局”。


在呈现差序格局的社会中,人们多半都是熟人,而熟人意味着熟悉、长期、稳定的社会交往。熟人之间会产生天然的“亲密性”,且人与人之间存在一个“亲密圈”,因此熟人社会也可称为“亲密型社会”。[9]在这样的社会结构下,人与人之间很少会发生激烈的矛盾与冲突,即使有矛盾和冲突,也可通过固化的道德风俗和道德权威加以调节,道德秩序对于整个社会运行具有非常重要的影响。不遵守道德秩序的人,可能会被关系网络中的熟人所孤立,而被孤立则意味着被边缘化。从人际关系层面看,被边缘化的人可能被“他者”认定为“不受欢迎者”“行为怪异者”“需要躲避者”,因此关系层面的边缘化会对“自我”产生巨大的心理压力。


“自我”对于“他者”的信任构成了熟人社会信任的根本。这种信任的建立既源自“差序格局”,也受到“亲密圈”的影响,个体失信的成本极高,因此,处于熟人社会中,人们一般会严格遵守既有的道德秩序。道德秩序的良序运行,意味着人与人之间冲突与矛盾的缓和与约束,所谓“乡里乡亲”的说法,就经常出现在熟人社会矛盾调节的场景之中。在熟人社会中的身份制是建立在熟人伦理之上的,它规范了人们的行为,有助于整个社会按照既定规则运行。中国传统社会是以农业经济为基础的、整体呈现出差序格局的社会结构,是一个通过人格信任所维系的熟人社会。熟人社会中存在稳定、有效的道德秩序,为整个社会的良序运转提供约束与支撑。


陌生人社会来临的不可避免性也与协作经济、流动格局、共同价值有关。现代化经济的模式不同于中国传统的农业经济,它呈现出分工、协作的特点。其生产资料由土地演变成了资本,资本通过契约、认同、交易等方式把作为不同个体的人会聚在一个共同体中。这种现代化经济模式与农业经济的最大差异,就在于人的生产技能,农业经济的生产资料是土地,生产技能则是体力劳动;在现代化的协作经济中,生产资料则变成资本,生产技能则是通过职业化教育所形成的专业化技能。农耕经济中的生产技能具有同质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