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心理学 > 被绑架的心灵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被绑架的心灵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被绑架的心灵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被绑架的心灵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前局长重磅力作,揭秘非理性行为背后的机制,掌握俘获理论三元素,为心灵解绑!

作者:(加)戴维·凯斯勒,吴宝沛译

出版社:浙江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6-01

书籍编号:30623499

ISBN:9787213097409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79406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心理学

全书内容:

cover

版权信息


本书纸版由浙江人民出版社于2020年6月出版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资源收集整理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站所有内容不得用于商业用途。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书名:被绑架的心灵


著者:戴维·凯斯勒


Capture. Copyright © 2016 by David A. Kessler, MD.


Published by arrangement with The Robbins Office, Inc. and Aitken


Alexander Associates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For Ben


献给本

引言


可怕的主人


他死后,在自己的工作室里留下了十几盏灯,这些灯统统都亮着。它们照在桌上,也照在未完成的手稿上。这些手稿整整齐齐地堆放着,手稿旁边是一封两页长的信。这就是大卫·福斯特·华莱士(David Foster Wallace)上吊自杀的那个晚上的情形。


华莱士自杀身亡,时年46岁,这震惊了整个文学界。他在当时的那一辈人中,被认为是最大胆、最具独创性的作家。他的小说《无尽的玩笑》(Infinite Jest)受到了评论家的一致好评,并被认为重新定义了美国后现代小说。放在华莱士办公桌上的手稿,虽因他深陷绝望而未能完成,但还是在他死后出版了。这本书名叫《苍白的国王》(The Pale King),即便它零碎、不完整,但许多人都一致认为,这部小说中的某些部分,华莱士写得极为精彩,令人拍案叫绝。即便华莱士遭受挫折,没能写完这本书,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杀前的那段时间,他的生活从未如此舒适。就在四年前,他结了婚,定居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优哉游哉地在一所大学里当老师,做着自己喜欢的事。那么,问题来了:他为什么非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所有熟悉华莱士的人都不会惊讶于这一点:他迟早会自杀。当华莱士还处在青春期时,就一直受到困扰:他虽然才华横溢,但会不断陷入自我怀疑,偶尔还会丧失自我意识。年纪轻轻却沉迷于酒精和大麻,以抑制不断出现的焦虑。华莱士以前就考虑过自杀,而且在他的小说里,他也描写过导致一个人掉进自杀深渊的那种心理状态。不过,他还是在尝试着拯救自己。上大学后,华莱士就开始服用抗抑郁药物,而且在之后的日子里一直保持这个习惯。华莱士离开这个世界时,他还是匿名戒酒会的会员,并于去世几年前就成功戒掉了酒精和大麻。尽管容易动怒,并且消极遁世,但华莱士依然勇敢地与自我毁灭的冲动斗争着,同时还求助于自己的人际圈,这包括他在匿名戒酒会认识的熟人、他那些乐于助人的学生以及他的作家朋友们。


那么,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一个人做了如此长期的抗争,他不仅想要活着,还想活得开心,最终却还是以惨烈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为什么一个人那么有天赋,那么有名气,却依旧选择黯然退场、寂寞凋零?显然,华莱士很聪明,也很坚强,但除此之外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导致他最终自杀身亡。抑郁让华莱士陷入了沉重的不幸中,但其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注意,“抑郁”只是个标签而已,它可用来描述一系列症状,但它本身并不是原因。


华莱士在孩提时就想与众不同、出类拔萃。他在学生时代就梦想从人群中脱颖而出,成为作家后更是如此,并且他也渴望其他人能承认自己的才华。然而,只要他一有所成就,比如取得了优秀的成绩、得到了众口一词的赞扬,他就会变得焦虑不安,接着便陷入绝望。华莱士想成为一名佼佼者,但始终怀疑在自己的成功之路上,某些东西在挡道,比如他自身的虚伪。


那些与华莱士最亲近的人回忆说,这种内心冲突在他的童年时代就出现了。华莱士既向往伟大光荣,又觉得每项成就都是虚假的,这两种相反的驱力不断鞭策着华莱士深入探索着自己的内心。他在短篇小说《美好的旧日霓虹》(Good Old Neon)中提到了这种心理,小说描写了一个人死后介绍自己自杀的情形:“你越是花时间耗精力,想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想要魅力十足,你在内心里就越会感到自己没什么吸引力和魅力可言,并且还会将自己定义为一个骗子。而你越感觉自己是个骗子,就越会在人前努力打造自己的崇高形象,同时彰显自己受人欢迎的程度,以免大家发现你其实空洞肤浅,一无是处。”


偶尔,华莱士也会花上双倍的时间来歪曲现实,以迎合他的恐惧,这让人想起他在小说里使用的元逻辑。“其实,很多批评者并不认为华莱士在整个人群智商的正态分布中处于低位,而是认为他这个人实际上更擅长装聪明,”小说家马克·科斯特洛(Mark Costello)这样向我谈起他的老友兼室友,“大卫一直让自己陷入悲观情绪的方式就是创造类似这样的故事,比如,他会说事实上他是一个假聪明。”


在《美好的旧日霓虹》里,华莱士第一次提到了“欺骗悖论”这个说法,之后他始终被这种“欺骗悖论”困扰着,找不到出路。作为一个成年人,华莱士总是保持着高度警觉,尤其是对花里胡哨的骗子做派,即使他很清楚人人都有这种做派,他也绝不容许这出现在自己身上。华莱士曾在一本书的页边空白处写道:“自大,这是成为超级明星的必要条件,也是超级明星都有的特质。”他无法摆脱这一想法,以至于最后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每当华莱士遇到威胁自身信誉的东西时,这种念头就会让他陷入巨大的困扰之中。


而且糟糕的是,无论什么事,似乎都会威胁他的信誉。他人的褒奖,学业的成功,与某人的浪漫邂逅,或有人听了他的笑话哈哈大笑,这些于华莱士而言全都是地雷。一受这些事或人的刺激,华莱士立马就会产生一种被撕裂般的感受:一边是他在别人眼中的形象,一边是他自己真实的样子。往往在这样的时刻,华莱士的生活就会变成一场又一场的独角戏,而其他一切都会退居幕后。每当华莱士经历了这些事,这种感觉都会强烈地侵蚀他,并在他的脑海里推波助澜。


抑郁者会不断关注自己的消极念头、经历、记忆,以及自己遭受排斥时的所有感受。这也是一种逆向学习。当一个人只将自己的注意集中于某些最消极的刺激因素时,心灵就会慢慢反噬它自己。华莱士的情况就是这样。虽然我们已不太可能得知他是如何以及通过多少种方式被自我怀疑所俘获的,但可以确定的是,华莱士一直被囚禁于自我毁灭的念头中。他知道这一点,却无力改变。华莱士在《美好的旧日霓虹》里写道:“内心里发生的事,迅若风雷,多如牛毛。所有的东西都搅和在一起,即便只是想在一个特定的瞬间勾勒出这件事最细微的一部分,对语言来说也是一项巨大的挑战。”


2005年,在凯尼恩学院(Kenyon College)的毕业典礼上,华莱士发表了演说,他劝告毕业生:“想一想那句老话,即‘心灵是一名优秀的仆人,但又是一位可怕的主人’。像很多陈词滥调一样,这句话表面上听起来不温不火、平淡无奇,但实际上揭示了一个巨大而可怕的真相,用枪自杀的人几乎总会对着脑袋开火,这绝不是什么巧合,因为他们要射杀的,正是这个可怕的主人。”


一束不熟悉的光——


突然间,它占据了你的全部生活。


索性封锁窗户,并把它们用木板围起来


但光依然存在,在勺子里,


在汤里,


在灯下,在灯熄灭后的空气里。


其他人看不到它。他们围上来,可怜你。


他们全部的爱都无法让它走开。


不如看这个吧,他们说,然后给了你一些古老的信条。


然而,那束光从未消失。它是如此美丽。


只期有朝一日,你能学会把它忘记……


——萨拉·芒古索(Sarah Manguso)

第一部分
人性的谜团


测一测 关于俘获的知识,你了解多少?


1. 以下情况,你遇到过哪些?【多选】


A. 认为自己一无是处,想要逃避现实


B. 对某一目标过分偏执


C. 大部分时间都被痛苦情绪笼罩


D. 厌恶周围的人或事


2. 威廉·詹姆斯在《宗教经验之种种》对俘获提出了什么问题?【单选】


A. 为什么某些观念会如此强大?


B. 为什么我逃不出去?


C. 俘获从何而来?


D. 摆脱俘获有何方法?

被绑架的心灵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扫码下载“湛庐阅读”App,
搜索“被绑架的心灵”,
获取答案。

第1章
当心灵被绑架


认识“俘获”


每当我们感觉自己的理智被某些仿佛无法掌控的东西所绑架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希望能在本节中揭示精神痛苦的秘密,并挖掘导致一系列内心折磨的根源。这些强烈的内心折磨包括成瘾、抑郁、焦虑、躁狂、强迫思维以及暴怒。


在过去的20年里,我研究了某些东西(确切地说是烟草和食物)是怎样影响人们的,以及在某些情况下,它们是如何控制人们的行为的。其中最令我着迷的是,这些东西怎能未经我们同意,就压制我们的理性和意志,指引我们的思想、感受和行为。没有谁会信誓旦旦地说他要在自己的一生中抽780 000支香烟,大家都是先尝试着抽上一次或几次,看看会有什么感觉,然后才一头栽进去,无法自拔。人们吃东西时,也从来不会想吃到撑破肚皮、让人恶心的地步,但事实上不少人都在这么做1。因此我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能强大到控制人们的思想和行为。也许真的存在着一种普遍的生物机制,能选择性地操纵我们的注意,驱使我们一支接一支地抽烟,一口接一口地猛吃不停,让我们做出有害自身的行为,而许多痛苦情绪的背后,也都是这种机制在兴风作浪。有没有这种可能呢?


经过多年研究,我得出了结论:在人类饱受诸多情绪困扰和精神疾病折磨的背后,确实都有一个共同的作用机制。简单来说,某个地点、某个想法、某段记忆或某个人物,都能作为某种刺激攫取人们的注意,并改变人们的感知。一旦注意越来越多地集中于这些刺激,人们的思考和感受还有行为方式,就有可能与自己的本意背道而驰,形象地说,就是你的心灵被绑架了。因此,我把这一机制称作“俘获”。俘获是很多人类行为背后的动因,其影响可能有利,也可能有害。从这一视角来看待人的行为,我希望能在俘获驱使人们产生毁灭性的冲动前,就让人们理解它会产生的不良影响。


俘获理论包含三个基本元素:注意窄化、行为失控、情绪失调。


有时,这三个元素还伴随着某种行为冲动。人们的注意会不受控制地集中于某样东西,进而人们的行为也受其左右,如此一来,人们就被“俘获”了,变成了这个东西的俘虏。


无论何时,总有东西在控制着人们的注意。人们会留意自己周围环境中的反常之处,眼球会被由无数黑点构成的背景上出现的一个小黄点所吸引;突然做出的某个动作,或是呼唤某人名字的声音,同样也会引人注意。但俘获需要的,绝不仅是吸引我们最初的注意那么简单。通过唤起记忆,激发想象,点燃欲望,制造恐惧,俘获改变着我们的心境。当被俘获时,我认为那个以某种语气喊我名字的人并不仅仅是在喊名字,其语气中还隐含着批评或轻视,而这些都深深地让我觉得不安或焦虑。这也是我当时所能感受到的一切。


日常生活中有无数的俘获现象,它们虽微乎其微,但数量众多。下面就有一个例子,来自我的亲身经历。当时我坐在飞机上,正打算写俘获这件事,计划利用这次长途飞行的好机会,不受干扰地写作。我有了想法后就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但就在这时,坐在我身旁的两个男人开始兴高采烈地大声聊天。他们说话的声音太大,我感觉就像自己面前有辆卡车呼啸而过一样。我努力集中注意力,把心思放在写作上,但还是会不断听到他们的谈话声。尽管飞机引擎一直在发出“嗡嗡”的噪声,产生着高达约11吨的助推力,但我的意识并没有被干扰。而我越是想专注于写作,就越会听到越大的谈话声。我变得越来越烦躁,因为我越是焦灼地不想听他们聊天,就越会听到更多。如果能做到听而不闻,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尽管这些日常经历的具体特征各有不同,但这些经历本身是很常见的。当然,具有俘获力的特定物体或想法,还是带有强烈个人色彩的。有趣的是,在我还没敲键盘时,就注意到了这两个男人的谈话。难道我能根据以前的经验预测到他们会干扰我的工作?否则,为什么我会一开始就被他们吸引?或者,是因为他们说话声音太大,而这种噪声正具备某种能俘获我注意的感觉特点?工作时,我总是讨厌被嘈杂的声音打扰,但我为什么没有一种能力可以巧妙地转移自己的注意呢?无论怎么努力,我的注意总是会被拉回到噪声上。也许,合理的结论是:我过多地“关注”了这些声音。


我们会定期审视自身所处的环境,根据遇到的刺激或所追求目标的特点,来分配和转移自己的注意。


俘获悄悄地攫取了我们的注意。我们或许能觉察到这种心理变化,但并不清楚它来自何处。这一切都发生于意识之外,而在我们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之前,就已经缴械投降了。这可能是由某个念头、某种感觉或某个人所带来的结果,而这种结果会主宰人们的心灵,占据人们意识的中心,使人们把其他东西都推到一边。与俘获来源有关的线索,将会变得与这些来源本身一样重要。无论是闻到香水的气味还是听到一首歌,无论是听到直升机的轰鸣声还是目睹消防车从眼前而过的场景,无论是某次考试拿了高分还是要准备一场讲演,和任何刺激的关联都会对人产生不同的影响,但也不排除根本不会产生任何影响的可能。俘获也许只会在那些对这一刺激敏感的人身上展现威力,所以即便只是短暂地接触这些线索,这些线索也足以窄化我们的注意,影响我们的感受。


当被某种特定的刺激所吸引时,人们就会采取行动,以回应由它引发的某种感受或需要。每次回应,其实都会强化促使人们重复这些行为的神经回路。长此以往,随着人们持续不断地以同样的方式回应同样的刺激,人们头脑中相应的学习回路、记忆回路以及动机回路都会逐渐变得很敏感。结果就是:人们创造了一种独特的情绪和行为模式。人们的思想、感受和行为开始变得越来越下意识:最初的快乐变成了一种需要,从前的不良情绪升级为持续性的自我谴责,曾经的烦恼也一跃而成为对自己的迫害。最后,俘获人们的东西会变得举足轻重、势不可当,甚至会出现最极端的情况,即人们好像被某种异己之物控制了,变成了它的奴隶。


俘获常常会给人带来巨大的烦恼和痛苦。即便如此,它有时也会温柔地对待人们。聆听一首心爱的歌,追求我们认为值得追求的事业,所有这些也都能成为俘获的来源。


俘获的起源带有极强的个性。我们的生命历程和人生故事,来自我们行动和经验的全部集合。而俘获我们的东西恰恰会影响对自我的认知,同时,对自我的认知也会反过来决定有什么东西能俘获我们。


理解俘获的一个理想方式是观察它是如何运作的,也就是去体验它,即便是间接地体验,比如,听一听那些与俘获进行斗争的人都说了些什么。本书中的诸多故事都展示了与此有关的一系列思想、感受和行动,其中,有些微不足道,有些则改变了当事人的生活。虽然这些有关精神痛苦的故事表面上看起来彼此都没什么关联,但显然,在任何一个故事中,“俘获”都扮演了中心角色。


找寻精神痛苦的本质


大卫·福斯特·华莱士讲述了我们的心智到底是如何抓住我们、强迫我们、让我们违背自己的意志和理性而一意孤行的。在这一点上,他比包括心理学家和精神病学家在内的任何人都要看得透彻。对此我希望能争取到他的父亲詹姆斯·华莱士(James Wallace)和母亲萨莉·华莱士(Sally Wallace)的支持,以便人们更好地理解他们的儿子所说的“可怕的主人”。当然,二人也慷慨地同意了和我聊聊他们的孩子。


于是,我去拜访了詹姆斯和萨莉,他们的家位于美国伊利诺伊州的厄巴纳市(Vrbana),在伊利诺伊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