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文化 > 中国博物学评论(第三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中国博物学评论(第三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中国博物学评论(第三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中国博物学评论(第三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刘华杰,薛晓源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

书籍编号:30623800

ISBN:9787100168281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37601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文化

全书内容:

中国博物学评论(第三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纵横

博物学是什么,在哪里?

吴彤(清华大学科技与社会研究所)



在中国大陆,博物学研究与博物学图书出版正如火如荼地蓬勃展开,而查阅中国学科分类,在国务院学科目录的生物学类(180)里,没有博物学。如若把博物学安置在生物学里,只能放在“生物学其他学科”(180.99)中。同样,民族植物学也没有位置。博物学是一门民间的“生物学实践与理论运动”吗?到图书馆查阅博物学图书,发现它们一般也被放在“自然科学总论”(N)以及“生物学史”或“××志”门类下,不知这是否与博物学英文名“natural history”的误译有关?倡导博物人生的北大教授刘华杰就认为博物学与natural history之间不是完全对等的关系,他曾经在一篇文章中用示意图画出博物学、natural history与自然科学之间的交汇与差异,试图说明他心中的博物学远不是西方意义上的博物学(刘华杰,2011)。


我们知道,按照影响日益深远的经验主义的理解,自伽利略以来的物理学之所以取得成功,似乎恰恰是因为物理学不考虑对象之于人类的意义。但是,……这些意义恰恰是需要我们去理解的。忽视意义,就相当于放弃了对该对象的研究。……以物理学为模板的科学,……把一个行为作为一系列动作,而不是对某个情境充满意义的回应;把生命作为一个物理过程,而不是一个统一的充满鲜活故事的历程。(Rouse,1987:42)博物学不是物理学,恰恰是蕴含人文意义的学科,博物学是对自然事物进行人文阐述的学问。的确,我认为,无论是在西方还是古代中国,博物学都是一种尺度介于宏观与微观之间的人与自然打交道的观看、探究和行为方式。它基本上是以非实验的方式,把目光投射到与人类息息相关的动物、植物和矿物上,观察、叙述它们,并且从人与自然关系的视角去研究这些动物、植物和矿物的种类、分布、性质和生态以及与本土居民的关系等,它就是这样一门综合性、整体性和多学科的学问、学科。[1]以下深入地解释一下我关于博物学是什么的说法(不是定义,而是描述)。


第一,尺度为什么是介于宏观与微观之间的呢?所谓微观,不是现代分子水平的介入,早期利用显微镜对植物细胞壁的观察,只是刚刚触及微观,而绝不是进入细胞甚至分子水平的微观;所谓宏观,就是人的身体尺度以及最多多两个数量级的尺度,可能还是博物学的观测、研究。


第二,以非实验的方式观察与叙述自然,而不是在实验室里,或以实验的方式解剖自然对象,这一点与实验科学相区别。所谓“观察与叙述”,就是说从尊重他者的视角,在旁边观看,通过非介入的方式,尊重自然的生命演化、形态形成;按照观察所得,叙述对象,而这个对象并不是纯粹无主体的对象,而是仰赖主体感受性的对象。


第三,这种博物学是从人与自然关系的视角研究对象及其与人类关系的学问。它关注我们身边的物种,关注人类活动对物种的影响,以及反过来物种对人类生活的影响;它不是去除了与人相关的意义的学问。


有学者认为,博物学概念也是舶来品,因此,当我们说博物学时,必须以西方博物学本身的概念(内涵和外延)来规范博物学,并以此来打捞中国传统的自然知识,这也是为什么有人认为中国只有博物传统而没有博物学。的确,谁创造或第一次使用“博物学”概念很重要,但博物传统不正是博物学概念的源头吗?!只不过我们的博物学概念无须向自然索取过多,因此迟迟没有诞生(或者可以用孔子所言“多识于虫鱼草木之名”,称之为“虫鱼草木之学”);我认为,西方博物学概念的早熟是由于西方较早被拖入商业资本剥削和过度开发自然的进程中,清晰的西方博物学概念随着数理、实验科学的出现而诞生,并且成为资本向世界市场扩张的帮凶,成为征服世界的帝国博物学。我们参照近代科学意义上的博物学的规范来说中国古代有博物学传统而没有博物学,其实只是在抽象意义上而言,难免出错。比较老普林尼的《自然志》与《山海经》的内容,两者有多处相同、相似,如都有怪异神奇之物,也有关于日常动植物的内容。如果说老普林尼的著述属于博物学,中国的《山海经》不是博物学著作,这岂不是有失公允!我曾经受何丙郁先生、潘世俊先生的启发,到中国文人的诗词绘画中寻找中国人关于“人与自然”或“文化与自然”的观察、探究和看法,发现正是因为中国古代学问并不分科,所以文人的诗词绘画充满了博物的知识与情怀。例如,最近在我的“自然与文化:中国古代的诗词、绘画与炼丹”课堂(2017秋季课程)上,诗词组的同学们非常有灵气地将关乎“风雨云霜雪”等物候的若干诗词串起来研究,发现中国古代文人墨客并不缺少关于自然的博物知识,他们常常借助物候与季节变化,既真实细腻地观看自然,又表达诗人情感,从物候中解读人文意义,从意义里细腻抒情地表达自然。其实,博物知识不仅存在于中国古代诗词中,中国传统绘画同样包含丰富的博物知识与情怀。诚如《宣和画谱》所言:“花之于牡丹芍药,禽之于鸾凤孔翠,必使之富贵。而松竹梅菊,鸥鹭雁鹜,必见之幽闲。至于鹤之轩昂,鹰隼之击搏,杨柳梧桐之扶疏风流,乔松古柏之岁寒磊落,展张于图绘,有以兴起人之意者,率能夺造化而移精神,遐想若登临览物之有得也。”(岳仁,1999: 310)宋代文人郭若虚指出,必须辨识花果草木、禽鸟诸兽在四时之景、形体名件、动止之性上的差异,才能绘制出符合自然意蕴的画作。这种观点,充分表明了中国古代绘画不仅是艺术之作,而且是博物知识之载体。最近我们研究所的博士后张钫在《美术与设计》上发表了一篇关于《宣和画谱》的博物学论文“画者的博物学:基于《宣和画谱》的考察”。她发现《宣和画谱》收录了北宋徽宗年间宫廷收藏的由231位画家绘制而成的历代画作共6396件,分为道释、人物、宫室、番族、龙鱼、山水、畜兽、花鸟、墨竹、蔬果十个门类。其中龙鱼、畜兽、花鸟、墨竹、蔬果五类画作与博物学密切相关,占总数的53%,这类画家占画家总数的43%,足以见得动植物等博物题材在绘画中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张钫,2017)正如何丙郁先生所言,文人的诗词绘画也是中国科技史研究中尚待发掘的宝藏(何丙郁、何丙彪,1983),看中国的博物科学,不能局限于以现代分科的视角所看到的归类为“科学”的著作。


所以,博物学在哪里?在中国古代,博物学在所有地方,在文人的诗词、绘画与实践活动之中,在他们的审美之中。在今日中国,我们恰恰要警惕西方博物学的那种帝国传统、殖民传统,不要使博物学成为搜集、采集他人本土物种,不尊重本土知识,为商业利益而开发和掠夺本土资源的活动,不要使博物学成为资本手中不花费一分钱的工具。我们恰恰要使博物学恢复为与中华文明古老传统中的博物学相互关联的新博物学,从朋友的视角看待其他生命(动物、植物),与其他物种友好相处,以大美之眼、博物之心,融览万物。


参考文献


何丙郁,何丙彪. 中国科技史概论. 香港中华书局,1983.


刘华杰. 博物学论纲.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社版,2011, 6: 2-11.


吴彤编. 自然与文化中国的诗、画与炼丹. 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宣和画谱》,岳仁译注,长沙湖南美术出版社,1999.


张钫. 画者的博物学基于《宣和画谱》的考察. 美术与设计,2017, 4: 9-13.


Rouse, J. Knowledge and Power. Ithaca and London: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1987.

[1] “多学科”,是有了学科划分后的说法,在中国古代,学问未被分科,当然也就没有所谓“多学科”的说法。

关于博物学的“在地化”



我喜欢博物,有意识地做自然观察和记录已有十几年,零星接触则更早,但我不怎么在意博物学的概念、定义、内涵、外延之类。有人把我称作“民间博物学家”,我基本认同,“民间”者,草根也,无学术背景,不常引经据典,大抵属于野草般自生自灭型。“家”则未必,与其称为博物学家,不如称为博物学爱好者更为贴切。


世上每一个儿童都有与生俱来的好奇心,我以为这种好奇心便是博物学的起源或基础。在当今工业流水线式的教育体制下,这种好奇心往往被繁重的课业和标准答案所扼杀,而我呢,侥幸把这份好奇心保留到了今天。青少年时代,从《诗经》《红楼梦》到鲁迅家的百草园,文学世界里丰富的植物吸引着我;一度随同驴友爬过几年山,跋山涉水中一路遇到的鸟歌蝶舞也使我着迷;赵忠祥解说的《动物世界》,使我明白了威风凛凛的百兽之王要养活她的儿女也十分艰难,大自然的种种奥秘人类还知之甚少。然而早期记录手段的匮乏和查阅文献之不易,使得这种好奇心处于潜伏状态,未能发芽,到了数码相机和互联网普及的信息时代,我的自然观察和记录才终于具备了现实可能性。这种有意识的自然观察和记录始于2006年。


我的自然观察和记录是十分“在地化”的。了解植物,我不追求天南海北的草木都认识,还是以观察和记录浙江植物为主;观鸟,我也不追求认识500种还是1000种鸟儿,至今不曾为观鸟而专程去远方,基本上还是观察和记录本地鸟儿;昆虫、两栖类和爬行动物也是我感兴趣的,但同样以本地物种为主。当然,有时去外地,我也会留意观察,不放过难得的机会。比如2013年出差去美国,我利用早餐前后的零星时段和等待车辆加油之类的点滴间歇,在住地附近和旅途中拍摄记录了43种野生鸟类,其中36种中国不产。不仅是动植物,其实我对天文、气象和地质、地理也有浓厚兴趣,只是一来精力不足,二来身边没有高人指点,所以这方面的观察和记录没有发展起来。

tu69

药百合

从2006年到今天,十二年来,我累计记录了有名有姓的植物4100种以上,野生鸟类近300种,蝴蝶309种,蛙类及有尾目约50种,蛇目和蜥蜴目近50种,还有蜻蜓、蛾类、甲虫等好几百种昆虫。不仅仅是拍摄记录,也不仅仅满足于知道它们叫什么,更多的精力用于查证它们的名称、形态特征、行为习性、分布区域、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以及和环境与人类的关系。这些考察成果经整理后陆续发在我的新浪博客上,作为文档留存,兼供同好分享。这个博客,我从2008年开始(那时“博客热”已开始退潮),十年来每天都写,至今仍然天天更新,以后还会继续坚持下去。此外,这些资料有时也供专业部门使用,例如清凉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编写的《清凉峰植物》一书,我是第一供图作者。《天目山植物志》等专业著作也采用了我的植物照片。以后我还会考虑将观察和记录的某些资料进一步整理和出版。


我主张“在地化”,立足本地,兼顾其他,而不主张搜奇猎怪,首先是受条件所限。本地物种方便观察,有更多机会做细致记录。比如看植物,你可以春夏秋冬追踪观察,记录它的四季状态。观察鸟儿,你也可以在不同季节的不同场景下做类似记录。例如2017年11月,我在一棵油杉树下见到一群黄腹山雀正在收集油杉种子,把种子藏到石头缝里或树皮缝隙里。尽管我曾经见过这种鸟儿无数次,十分熟悉,但这次的偶遇使我了解到它储藏冬粮的习性,这是我以前所不知道的。这种反复观察和记录的机会,对外地物种来说几乎不太可能,因为你通常只能在某个时间点看到与其相关的瞬间片断,很难进行全过程或反复多样的细致观察。而且,频繁旅行者终究为数不多,对大多数人来说,旅行是偶尔才有的机会,柴米油盐的本地生活才是常态,所以从观察和记录本地物种着手是最为可行的。

tu36

黄腹山雀储存冬粮

我主张“在地化”另一个理由主要是出于情感方面的。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当然爱中国。每个人对自己生于斯长于斯的家乡,一定有着深厚的眷恋之情,无论走到哪儿,都不会忘记故乡情。这种对祖国、对故乡的爱,不是空洞的,这种情感会体现在很细微的地方。如果你说爱故乡,却对童年时家门口给你遮风挡雨的那棵树都叫不上来,我很难相信你的这种爱是真实可信的。同样,非洲大草原上一头大象被非法猎杀,我闻讯会难过;但我见到公路上遭车辆碾压而血肉模糊的一条竹叶青,我更感到切肤之痛,因为这是在我的祖国,不在异域,这条蛇是我家园的一分子,如同我的家人。

tu35

遭车轮碾压的竹叶青

如今我主张博物学“在地化”还有第三个方面的考虑,那就是行动的需要。博物学不是为博物而博物,而理应为促进环境保护做出贡献。这十几年来,我看到太多的大气污染、海洋污染、土壤污染,看到吃野味和玩宠物之风盛行导致非法盗猎猖獗、官员大笔一挥让自然保护区变成滑雪场、一个又一个物种加速奔向由常见到濒危再到灭绝的不归之路,看到官员的任性、公众的麻木……地球经得起折腾,可人类是在自掘坟墓。我尝试把博物学和环境教育结合起来,在公益讲解中向公众解说一株不起眼的小草进行光合作用时释放的氧气为我们人类的生存做出看不见的贡献;我带孩子们进行夜间观察,解说蛙蛙们对森林保护和农田保护所起的重要作用,以及它们和安全农产品之间的内在联系,有孩子和家长当场就说,以前不知道这些,原来蛙蛙都是我们的好朋友,以后再也不买、不吃野生蛙类了。“唯有了解,才会关注;唯有关注,才会行动;唯有行动,生命才有希望。”珍尼·古道尔用一生之经验总结的这句话,千真万确。博物只是为了了解自然,引导公众认识身边的自然,进而关注自然,重建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努力带动更多的人守护我们共同的家园。“在地化”的博物学作为行动的起点,是可以有所作为的。


曾经有同事去澳大利亚旅游,回来后我问她看到些什么,她很认真地说:“没什么啊,无非赶路、拍照,都差不多。”呵呵,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去了那么远的地方,怎么可能都差不多?我每次哪怕去一条无名山沟,都会有新的发现、新的快乐,这就是博物的魅力。大千世界,奥秘无穷;生命之美,精妙无限。人类所知不过沧海一粟,个人学识更是微不足道。在博物中可探索自然之奥秘,体察生命之美好;博物带给我快乐,使我充实,使我提高。我愿意把这种快乐分享给更多的同道。让我们尊重生命,敬畏自然,共同领略和守护这份美好。




2018.01.27

博物学研究在中国:史学视野的多样性与融会贯通

姜虹



摘要:博物学研究在中国已经成为显学,受到越来越多学科的关注。由于内涵和外延的巨大差异,中国语境下的博物学/博物与西方学术传统中的“natural history”难以严格对译。“博物学编史纲领”的提出引发争议和讨论,但其文化史和社会史的核心理念在学术上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西方博物学史的研究已初见端倪,让国人可以大致了解西方博物学发展的宏观历程。中国传统博物学研究缺少统一范式,散落在多个学科领域中。在艺术史视域下,岭南画派、花鸟画谱、宋代绘画、清宫图谱等都体现出传统博物学与绘画的交会,相关研究也充分展现出多领域、跨学科的交叉性。中国史、本草学史、帝国主义、女性主义、人类学、环境伦理学等领域也都有不少研究涉及博物学,体现了博物学研究的多重可能性。但同时也需要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