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教育 > 文脉——21世纪初的清华文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文脉——21世纪初的清华文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文脉——21世纪初的清华文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文脉——21世纪初的清华文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谢维和著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

书籍编号:30623807

ISBN:9787100167871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326736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教育

全书内容:

文脉——21世纪初的清华文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人文与社会学科(以下简称“文科”)有一个非常鲜明的特点,即它的建设、发展与成长往往不能够一蹴而就或一帆风顺,而是需要比较长的历史周期,甚至历经坎坷与磨难,进而峰回路转,曲径通幽。更重要的是,文科的建设、发展与成长又是与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并且能够从一个侧面折射社会文化的变迁。因而,时间常常是认识和分析文科的一个非常关键的变量,也是文科建设取得成就的一个必要条件。所以,清华大学文科在21世纪初这十多年的建设与发展,只是清华大学百余年发展进程及文科历史沿革的文脉中的一个小片段,是清华大学及其文科历史延续的文脉中的一片小水花。当然,它也为点缀与丰富这条生机蓬勃和继往开来的文脉奉献着自己的一点点事迹。


也许我们至今仍然难以对这条文脉给出一个准确的定义和规定,可能我们仍然需要不断地探索与挖掘其中的涵义。但正如老子所说的那样,“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老子》第二十一章);这条文脉正是清华文科建设和发展过程中所蕴含的“其精甚真”的“道”。尽管有那么一些恍恍惚惚、“窈兮冥兮”,但在这条文脉的近几十年里,你还是可以看到改革开放以来呕心沥血于文科建设的历届老领导的身影,他们有刘达、何东昌、高景德、李传信、张孝文、王大中、贺美英、顾秉林、陈希、陈吉宁、胡和平、邱勇、陈旭等:他们“十下人文学院”的故事,他们与文科老师把盏畅谈的情形,他们深入文科院系听课的场景,他们为了给文科筹措经费四处奔走的身影,等等。其中,你还可以发现多年来不辞辛劳而为文科建设摇旗呐喊、鞠躬尽瘁的历届分管领导的身影,他们中有李树勤、胡显章、胡东成、王明旨、康克军等。在如今日益壮大的教师队伍中,你可以感受到他们多年引进人才的心血;在现有的学科结构中,你可以发现他们苦心建构的基础;在文科取得的成绩与逐渐提升的地位上,你仍然可以领会到他们的功劳。在这条文脉近十几年的延续与伸展中,你一定可以感受到许许多多文科院系领导的智慧与脉动,他们中有艾四林、陈国青、金兼斌、黎宏、李强、李越、李当岐、李功强、李希光、廖理、刘波、鲁晓波、罗钢、马新东、孟庆国、彭刚、钱颖一、史静寰、万俊人、王晨光、王孙禺、王有强、王振民、薛澜、杨斌、尹鸿、赵萌、赵纯均、郑曙旸,等等。作为院系领导,他们往往是最辛苦的,成绩主要是他们直接干出来的,矛盾与困难也主要是他们担当和解决的。我深深地体会到,清华文科的院系领导为文科建设付出的努力是最大的。在这条文脉的各个片段和场景中,你还处处能够看到文科处的印记:从过去的蔡曙山老师,到担任文科处处长十年之久的苏竣,以及文科处的彭方燕、仲伟民、段江飞、刘金梅、聂培琴、邬海燕,等等。作为一个没有多少实际权力,又缺少资源,却担负繁杂的协调任务的职能部门,他们勤勤恳恳地付出着,为学校领导服务,为文科老师、学生服务。尤其是苏竣教授,十年来与我一起工作、奋斗,常常要放弃自己的教学科研任务,成为了我工作中最直接的助手。没有他们的支持和实施,也很难有今天清华文科的长足进步;当然,尽管21世纪初这十几年在这条长长的文脉中也就如同白驹过隙,弹指一挥间,可它却凝聚了所有文科老师默默无闻的努力。虽然我不能一一列举他们的名字,但他们的功绩与形象已经深深地镌刻在清华大学文科的历史中,融入了这条丰润的文脉,成为真正永恒的“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左传》襄公二十四年)


当你慢慢而悠然地走进这条文脉,探悉其中的魅力与深刻时,当你透过21世纪初清华文科这十几年的风风雨雨和坚实步履,你一定能够越来越感受到清华大学醇厚的文化底蕴,以及托起它的那浩瀚深沉的清华文化与历史遗存。因为21世纪初的清华文科是清华历史文化的延续,是清华百年文科的伸展,也是中华民族文化的血脉。由此,你可以看到清华大学文科历史中许许多多学长和前辈的身影,他们中有国学院四大导师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与赵元任先生的遗风;中文系里杨树达、钱玄同、刘文典、闻一多、朱自清、王力、俞平伯、沈从文、吕叔湘、浦江清、李广田、余冠英、季镇淮、王瑶、朱德熙等名师的轶事;历史系所谓“新史学”团队中那些如雷贯耳的大师,如朱希祖、陆懋德、蒋廷黻、刘崇1、陶希圣、雷海宗等,以及邵循正、吴晗、夏鼐、王永兴、丁则良、何炳棣、吴承明等历史系出来的后起之秀;而素有“清华学派”称号之一的哲学系的阵营里,更是大师云集,邓以蛰、张申府、冯友兰、金岳霖、张荫麟、沈有鼎、张岱年等人的影响一直延续到今天。其实,这个“清华学派”也包括了清华大学人文学科的治学思想与学术风格。同样,一代学术界的风云人物,如张奚若、李景汉、汪心渠、萧公权、潘光旦、钱端升、浦薛凤、陈岱孙、吴景超、王亚南、胡敦元、王化成、陈之迈、费孝通等人,也汇集在清华社会科学的大旗下,引领着当时社会科学的发展。在外国语言与文学领域,钱稻孙、吴宓、瑞恪慈、燕卜孙、曹靖华、陈铨、李健吾、曹禺、钱锺书、杨绛、季羡林、英若诚等也都是成就卓著的名流。在他们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有着独特的典故,其中的每一段岁月,都缀满了林林总总的名篇佳句;而他们的风采与精神也成为了21世纪清华文科难能可贵的思想渊源。


在这条文脉的1950年代初,正当人们纷纷为院系调整中清华文科的巨大损失而倍感惋惜时,校长蒋南翔却处惊不乱,他以一种极富远见的睿智和眼光,执意将老清华文科的一大批图书资料保留在清华园里,为清华文科的再生和复兴创造了重要的条件。同时,也以一种伯乐的敏锐和情怀,从优秀的理工科毕业生中,挑选了一批非常有才华的老师和学生,如徐葆耕、刘美珣、朱育和、林泰等,充实到思想政治教育的队伍中,并且成为了清华文科复建过程中十分重要的先驱和学术骨干。


《诗经》云:“伐柯伐柯,其则不远。”清华大学的传统与学术前辈的精神,正是21世纪初清华文科建设和发展的“则”。虽然今天的清华文科与过去有所不同,但它的骨子里仍然是清华文化传统的基因。脱离了这样一条文脉,21世纪初的清华文科就只能是诸般杂乱物事的堆积,也只能是各路豪杰的“一盘散沙”。因此,这样一条文脉,就是清华文科的魂脉。清华文科的建设与发展之所以能绵延不绝,并且不断辉煌,就是因为清华大学的文化传统充满了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生命力。


清华文化的这种一脉相承,也是我来到清华以后的一个非常深刻的感受。记得有一次在学校领导班子的例会上,常务副校长何建坤教授说,清华文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就是“不翻烙饼”。他的意思就是说,不管谁担任学校的领导,包括分管领导,都不会简单地否定前任领导的工作,也不会把前任的工作与思路抛在一边,自己另起炉灶,而是接着干。虽然也会随着新的形势发展形成新的战略与思路,但也是在历史基础上的传承、创新。他的话给我留下的印象非常深刻;而且,我切实地感到,这种文化好像并不是一种成文的规定,也并非个别领导的偏好,而是清华人的一种文化遗传。因为在我调来清华工作以后,何东昌、李传信、方惠坚、贺美英等已经退休的老领导分别找我谈话,有时也约我到他们家里促膝长谈,介绍清华的文化与传统,包括清华大学的历史、故事,以及某些非常重要的基本原则,等等。起初,我常常将这种谈话理解为老领导对我这样一个从校外调到清华大学来工作,特别是来担任学校领导的新人的不放心,或者是一种特别的关心;但久而久之,我逐渐认识到,这其实就是一种文化,一种一脉相承和承前启后的清华文化,也就是一种清华的文脉。


更让我难以忘怀的是,胡锦涛同志2015年回母校参加校庆活动时,对我说的一番话。那天,他在新水利馆与学校领导班子见面座谈以后,径自去参加水利系的校友活动。在签到簿上签名以后,他便与在场的学校领导一一握手告别。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当他走到我的面前时,竟然站住了,像老熟人那样对我说:“维和,你的工作很重要啊!清华大学要建设世界一流的综合性大学,文科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这不仅是胡锦涛同志对我个人的关心,也代表了清华人对清华文科的关心,对清华文化的关心,以及清华文脉的体现。21世纪初清华文科的发展,始终得益于这样一条文脉的底蕴和支撑。有这样一条文脉的搏动,清华文科的发展将获得不竭的源泉。美国著名历史学家威尔·杜兰特在其《历史的教训》一书中,曾经非常深刻地指出:“个人的明智,来自他记忆的连续性;团体的明智,则需要其传统的延续。在任何情况下,链条一断,就会招致疯狂的反应。”21世纪初清华文科的发展如果有一点点成绩与进步,也正是这条文脉的延续。如果说清华文科21世纪的发展有一点点成绩与进步,也是得益于这条文脉厚重的底蕴。


本书给大家展示的正是清华及其文科的这条文脉在21世纪初的建设和发展,以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物形象,一桩桩生动客观的故事告诉你,新一代的清华文科人是如何在学校党委和行政班子的领导下,用他们自己教学、科研和社会服务的故事,接着讲述老清华文科的历史;他们是如何以一种扎扎实实的努力,克服着一个个重建过程中的困难,在恢复中走向新的辉煌;他们又是如何以一种与时俱进的精神,不断在新的文科实践中秉承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精神,将清华文科带向新的境界,进而在文科领域形成了一种“高原初步形成、高峰若隐若现”的格局;而且,这其中也包含了新世纪清华文科人的思考、改革与创新,浸润了他们在新世纪清华文科建设和发展过程里的智慧与探索……每每想到这些,每每在现实和睡梦中遇见那些曾经在一起同甘共苦的清华文科的同事、朋友与校友时,我似乎都听到了一种召唤:把你曾经共事的这些人物和他们的故事写下来吧!我仿佛也从内心里感到了一种自责:在你十几年的工作中,这么多的领导关心和帮助你,这么多的同事和朋友支持和信任你,难道你不应该以什么方式去报答清华和他们吗?难道你不应该通过你的笔端,去记载清华文科的这段历史和他们的形象与故事吗?这难道不也是自己的一种责任吗?


正是这样的呼唤与自责凝聚成了本书的初衷,也成为了自身回忆、思考与写作的一种内在的动力。当然,为了方便人们在阅读时更好地了解21世纪初清华文科建设和发展的历史线索与整体思考,以及由此所反映的高校文科建设与管理的内在规律,本书采取了一种客观介绍与对话相结合的叙述方式:首先以一种第三人称的方式对21世纪初清华文科的基本状况与发展变化作了一个非常概括性的描述;然后,通过与当事人的对话,描述和分析其中的若干具有代表性与典型意义的故事与覃思。这里,我们也要感谢所有为本书提供大量直接与客观事实和材料的各位清华文科的同事和朋友们。他们中有艾四林、白明、蔡曙山、陈来、陈国青、顾良飞、韩立新、胡鞍钢、李强、李伯重、李稻葵、李学勤、李正风、廖理、林乐成、刘东、刘石、刘奋荣、刘国忠、鲁晓波、孟庆国、彭林、彭方燕、沈原、史安斌、孙学峰、汪晖、王晨光、王孙禺、王有强、熊澄宇、薛澜、薛芳渝、阎学通、杨冬江、杨燕绥、袁本涛、张传杰、张明楷、仲伟民、朱岩,以及许多其他同事与朋友。虽然我自己也亲身经历和参与这些事情或故事,但为了更加客观和准确,我邀请了部分故事的主人公直接提供了这些故事与人物的“原版”,并在此基础上作了叙述角度的调整。可以说,他们也都是本书的作者(所以,本书署名为“谢维和、刘超等著”),没有他们的帮助与参与,本书也是不可能完成的。如果本书有什么纰漏与片面,则是我自己的责任。但我有信心的是,这里给大家讲述的故事是真实的,我们的思考也是实事求是的,因为这也是清华文脉的生命所在。


其实,清华大学的这种传统和文脉,正是教育规律的充分体现。教育,正需要这样一种传承与创新。而且,任何成功的教育,也都是这样一种传承、创新的结果。缺乏这样一种绵绵不断的传承与承前启后的创新,也就不可能产生优秀的人才与思想。如果说清华文科近年来的建设和发展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应该说,这些成绩与进步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前人工作的影响与结果。清华文科今天建设的效果,可能要等到十年、二十年,甚至更晚一些时候才能真正呈现出来。这就是文脉。我想,这种文脉可能正是清华大学百年发展的重要经验,是清华大学在新百年里继往开来的重要基础,也是清华大学能够得到国家、社会和人们的尊重,成为一个国内外优秀青年向往的世界一流大学的内在奥秘。


最后必须说明的是,本书只是我个人从记录2004—2015年清华文科的发展历史,以及研究高等教育理论与人文社会学科发展规律的学术角度,对这个时期清华文科建设和发展的并不完整的叙述与带有个人局限的思考,并不代表学校对这段时期文科工作的全面总结。由于笔者的记忆、理解与思考水平的局限,其中难免有一些偏见、片面,这里的叙述与介绍很可能是挂一漏万,还有许许多多的人物与故事不能呈现给大家;一些自以为是的思考,也难免肤浅与粗陋。


清华文科这十多年来的建设和发展的成绩与进步是在学校党委和行政班子的领导下取得的,也是属于所有曾经和仍然在清华从事文科建设和发展事业的各位领导和老师的。如果有什么问题与不当,则是我的过错与失误,敬请各位谅解。




谢维和


2018戊戌年冬于清华园荷清苑

引 子:高原初步形成,高峰若隐若现


长期以来,清华大学立足国情,放眼世界,锐意进取,取得了公认的成就。2016年4月,在清华建校105周年之际,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同志发来贺电。贺电指出,“清华大学是我国高等教育的一面旗帜”;清华大学在长期办学中形成了独特的办学风格和鲜明的培养特色,“为国家、为民族作出了重要贡献”;并鼓励清华大学要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努力在创建世界一流大学方面走在前列,为国家发展、人民幸福、人类文明进步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这其中,有对清华改革发展的期许,也有对清华办学成就的肯定。而在这成就之中,文科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在清华的建设与发展中,文科作出了重要贡献,也堪称全国大学文科的“一面旗帜”。


当今的清华文科,正在成为中国高校文科的学术中心之一。然而,清华文科经历过漫长、曲折的发展历程。历史上,老清华曾是一所拥有文、法、理、工、农等多个学科门类的国际知名的综合性大学,在相当时期内,清华文科也以其强大的师资阵容和辉煌成就广受瞩目,被公认为是中国高教界数一数二的人文重镇,以至于梅贻琦校长非常自豪地说,本校“最初办理较有成绩的理工之外,文法科亦并不弱”注1,我们“应把清华办成一所世界上著名的学府”注2。但由于历史的原因,在1950年代初的院系调整中,清华被调整成一所多科性工科大学,在此后很长时间内,其学科布局以工科为主,在社会的认知中,也常被定义为一所工科院校。改革开放之后,清华理科、文科开始逐步复建和发展,其中文科先后经历了恢复建设期(1978—1993)、加快建设期(1994—2001)和全面建设期(2002年至今)三大阶段注3;但在很长时间内,清华仍被外界视为理工科大学。而今天,清华已被公认为是一所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