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法律 > 法学论坛集(第一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法学论坛集(第一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法学论坛集(第一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法学论坛集(第一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著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

书籍编号:30623836

ISBN:9787100166034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67876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法律

全书内容:


大学是一个各种观点汇集和碰撞的场所,法学院更是勇于直面现实问题和思想挑战之地。这些观点的交锋、问题的冲击、思想的迸发,既发生在课堂上,也发生在各式各样的校园讲座之中。讲座是大学教育的第二课堂,也是大学履行社会服务职能的表现。在这里,公共问题获得理论的阐释,学术新知也获得现实问题的检验;在这里,校内学者得到了展示知识与才华的额外机会,来自校外的研究者也可以将自己的观点放在一个新的场域内予以检验;同样是在这里,学者们必须再次用学识论证自己发言的正当性,由学生作为主要构成的听众则获得更为稠密的知识,当然也获得进行知识挑战的空间。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以法学基础理论和公法研究见长,以“法治天下、学问古今”为己任,故而一直重视讲座活动作为知识交流和法学教育的功能,百舸争流之下,各类讲座自然层出不穷。然而,即便在新媒体普及的时代,这些讲座的内容,尤其是其中的精华内容依然难以留存和传播。为了避免此类遗憾的发生,同时也是为了促进学界交流,增加优质法学教育的受众,我们借助四十周年院庆的契机,计划不定期地将过去一段时间组织的讲座文字内容汇总结集出版。考虑到讲座形式上的特殊性,故定名为《法学论坛集》。今年9月推出的第一辑主要汇总了过去一年多时间内“京蓟公法论坛”和“域外公法论坛”两个系列讲座的精彩内容,合计十讲。


其中,“京蓟公法论坛”侧重基础理论以及社会热点问题的理论探讨。


考虑到在法治政府建设过程中,警察权的行使经常引发“官民冲突”,也是法治化的重要对象和标杆,我们邀请了多年来一直研究警察法问题的清华大学余凌云教授主讲《法治视角下的警察执法规范化》,并同时请了何兵、张吕好、冯威等几位法大的老师,从不同角度结合当下中国的警察执法现状,共同讨论。在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强宪法实施和监督,推进合宪性审查工作,维护宪法权威”之后,我们邀请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的黄卉教授主讲《合宪审查与合宪解释的关系》,她运用德国的鉴定式案例分析方法对合宪审查的技术、方法进行了细致入微的介绍,担任与谈人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柳建龙副教授则针对合宪解释加以评述和展开。


在更具基础性的基础理论方面,我们还邀请了吉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朱振主讲《制度性义务观与解释法律规范性》,并由法大的陈景辉教授、孙海波老师以及中央财经大学的郑玉双副教授出席与谈,为现场师生奉献了一场精彩和充满智识挑战的思想冲撞。针对国家学、国家法学、宪法学乃至整个公法学相互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我们策划了两期活动。我们先是邀请了目前我国宪法学界在各个专门领域都比较有影响力的学者,如张翔、王旭、王锴、赵宏、赵真、王蔚等几位老师,共话《从国家学到国家法学》这一主题。这场讲座也获得了法学界以及司法界的重大关注。经过不同学者的交锋与对话,有观点认为我们可能尚未到达国家法学,还有观点认为它早已式微。至于国家法学在中国具体会呈现出何种样态,还有待未来的观察,而这场讲座或可被视为一次契机。随后不久,鉴于汉斯·凯尔森的“纯粹法学”在公法上至今具有持续的影响力,我们又专门邀请中央财经大学的赵真副教授报告了《再访凯尔森的公法理论》。并请法大王银宏副教授分别补充了凯尔森的两位重要学生梅克尔、菲尔德罗斯的理论贡献,指出了他们理论的实践关怀。


而就法学前沿领域来看,我们还组织了有关人工智能法律问题的讨论,由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胡凌副教授主讲《人工智能的(法律)人格化——演进与动力》,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周学峰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刘晓春老师、《文化纵横》执行主编余盛峰、北大英华副总经理何远琼参与了圆桌讨论,现场讨论不仅深刻、前沿,而且具有很强的前瞻性,相信读者能从本书的文字当中感受到这一点。


“域外公法论坛”系列讲座的初衷则是希望进一步加强国内法学界对域外法律的观察与研究,因此以国别划分的方式,定期邀请对某国公法有专门研究的学者讲解该国的制度演进或理论研究。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引发全世界的关注和思考。美国将何去何从?尤其是该次选举在美国引发的分歧,撕裂着美国社会,其宪法制度能否经受这种考验,如何应对这种考验?这不仅是美国人关心的问题,也是全世界在关注和思考的问题。为此,由分别自哈佛、耶鲁归来的汪庆华教授和刘晗副教授以《川普的胜利与美国宪法的未来》为题1,讲解川普为何能在这场胶着的选战中胜出,以及他的胜出对未来美国可能带来的影响。


近年来,德国宪法学以其精湛的法学技术和颇具魅力的逻辑演绎占领了中国域外宪法学研究的制高点,以致不懂德国宪法学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从事宪法学研究。而财产权的保障亦是当前中国宪法学研究的重要课题。财产权是否应当受到限制,在何种条件下给予何等程度的限制,都是富有学术价值的研究课题。“域外公法论坛”邀请了深耕德国宪法学的谢立斌教授和张翔教授,就《德国宪法财产权的限制》展开了讲解,刚留德归来的冯威老师亦参与了讨论,共同为这项课题提供了最新的智识。


法学是一门实践性学科。学术研究必须回应实践的需要。日本公法学的成熟恰在于学术研究和法治实践的有机结合。在中国行政法学界,王天华教授和杨建顺教授无疑是日本行政法学研究的“大咖”。他们负笈东瀛,获博士学位。但同时又对中国行政法学有着深入的研究,知晓我们的问题和需要能够有针对性地研究域外法学。由他们二位讲解的《从判例看日本行政诉讼与行政法学的新动向》,不仅为我们展示了日本行政诉讼制度的新进展,更是结合具体的司法实践,对日本行政诉讼制度进行了检讨。


如何有效开展外国法研究,也是一门颇深的学问。为此,我们邀请了刚从美国耶鲁法学院访学归来的何海波教授,以《门外的学习者——美国行政法访学心得》为题,结合他在美国访学的所见所思,为我们讲述了中国的美国行政法研究,以及整个比较法研究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富有针对性和实用性的建议。高秦伟、毕洪海、雷磊、张力、马允、吴园林等年轻学者参与了此次讨论,分别结合自己在域外的学习经验和从事的外国法研究,畅谈了各自的感悟和体会。


以上十讲的内容只是我们在过去不到一年时间里所组织讲座活动的冰山一角,其他内容多半因为没有及时的文字记录而未能留存。感谢本院副院长薛小建教授,她的“品牌意识”促成了本院多个系列讲座,也促成了本书的出版。感谢本院李松锋、张力、冯威三位年轻老师,他们是上述两个系列讲座的具体组织者和记录整理者。在迈向世界一流法学学科的过程中,我们将继续共同努力,铸造中国法学的特色品牌。


焦洪昌


2018年8月



1 在汪庆华教授的演讲中,对美国总统“Trump”的翻译是“川普”,做了特别说明。为了尊重演讲者的表达,保留该翻译,但是在书中其他地方,采取多数人的翻译,即特朗普。——编者注

1.川普的胜利与美国宪法的未来
主讲嘉宾:
    汪庆华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
评议嘉宾:
    刘 晗 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与谈嘉宾:
    王 蔚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徐 爽 中国政法大学人权研究院副教授
主持人:
    李松锋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时间:
    2017年9月26日
李松锋:各位同学晚上好,欢迎参加“域外公法论坛”第一讲。比较法研究一直是我校的特长,但鉴于目前国内比较宪法与行政法的教材较为滞后,为弥补这一缺憾,法学院从这个学期开始策划了一个系列活动,邀请对其他国家有专门研究的学者来给我们讲一讲最近几年各国公法制度或学术理论的发展演变。今天是第一讲,非常有幸邀请到我们学院的汪庆华老师来给我们讲美国宪法,他设定的题目是《川普的胜利与美国宪法的未来》。汪老师,大家应该是很熟悉的。汪老师在北大获得本科硕士博士,同时在哈佛大学法学院获得法学硕士学位。上个月又刚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学归来。我们也非常有幸邀请到清华大学法学院的刘晗老师担任本次讲座的评议人。刘老师也是北大的本科硕士,又在耶鲁法学院获得了硕士和博士。他们俩把我小时候想上的大学都上了。(笑声)当然,他们两位不仅仅是有着耀眼的学习经历,更重要的是,他们对美国宪法确实有着精湛的研究。尽管他们都非常年轻,是国内青年学者中的佼佼者。刘老师比我还年轻,但是,我确实是读着他们写的文章和翻译的书学习了美国宪法。同时,法学院的王蔚老师和人权研究院的徐爽老师今晚也来到我们中间参加此次活动,就让我们一起用热烈的掌声对他们的到来表示欢迎。接下来我就把时间交给汪老师,有请汪老师主讲。
汪庆华:谢谢松锋,非常高兴。特别谢谢松锋组织这个活动,包括刘晗、徐爽、王蔚老师来参加这个活动。我去年8月到今年8月刚好在美国,近距离观察美国之后,我有一些初步的思考可以和同学们和朋友们一起来分享。
首先讲川普他的这个翻译,为什么我用川普,他的英文应该是TRUMP,他是从德国移民到美国的,所以它最初可能是一个德文的词,新华社确定译名的时候把他译成“特朗普”,我在美国时,从他宣布参选,到初选一直到大选,我一直觉得是川普,所以我想还是用这样的一个译名。
其实川普的当选应该说在很多方面都是非常出乎意料,从他参加初选的时候就几乎没有什么人觉得川普有可能当选,尤其美国的主流媒体。如果大家去看报纸的话,无论是《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报道当中,川普是绝对不可能的,大家获得的印象也是这样子的。
在参选的过程当中,他的很多的表现不是一个我们预期的总统候选人的表现,他在参加共和党党内初选的时候,他嘲笑几乎每一个竞争对手,他说马克·卢比奥是little Marco,小马克,他不是说他长得个子小,他是嘲笑人家生理上,说你小马克,他是这个意思。说特德·克鲁兹是lying Ted Cruz,撒谎者特德。说希拉里是骗子希拉里,然后说参议员沃伦是高飞沃伦了,就是那个卡通人物高飞狗。他给他的每一个竞争对手都取一个绰号,去嘲笑甚至侮辱人家。初选的时候,有惠普的前总裁菲奥里娜,他说唉哟你看那张脸,这是什么意思呢?看她长那么丑,还选美国总统。他当时竞选时的这些表现言行,其实完全是一个不按常规出牌的人。包括他说那个墨西哥移民是强奸犯,说他们都是rapist。在竞选大会上他就鼓动说locking up,当时共和党的这种造势大会他们到最后都是要唱歌的,就是要把希拉里送到监狱里面去,就全是这样子的。所以他这样的竞选的言行,在任何一次常规的选举中早就出局了,他甚至根本就不可能从共和党的初选当中胜出。那他怎么样从一种完全的不可想象不可能然后变成可能到最后入主了白宫,成为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他其实就是一个商人,他对于很多的事情或者说对于很多的政策没有什么固定的观念和想法。那为什么他能够胜选呢?他肯定有他的独特之处,就是美国的选民基础究竟发生了变化,美国的社会舆论乃至美国社会结构发生了变化,促成了川普的上台。所以今天我跟各位同学分享的其实也是我一直在思考的,就是说川普他为什么能够当选。
其实,他的当选,在很多美国人的心目中是又经历了一次“9·11”。尤其在大学里面,很多的大学教授痛心疾首。很多学生也是痛不欲生,觉得世界就要崩溃了,怎么美国人会选这样的一个人去做总统,他家里没有一本书,他家里的马桶都是金子做的,他以嘲笑社会的弱势群体为荣,以取笑女性为乐,以多金而自得,他怎么去代表所谓的美国的价值观。在川普当选之后,一些学校第二天就停课了,就好像是美国经历了地震和海啸一样,要给学生们请心理医生,就是在那段时间他们很多人要进行心理疏导,让他们去认识到这是一个现实,真的,川普当选了,这是为什么?对吧?
如果是大家认定了这样一个人(会败选),那他为什么能够成功?我想事后去看,首先是对奥巴马时代的政策的一个反弹,奥巴马首先是一个黑人总统,所以川普当选是美国白人力量的复兴,是对一个黑人总统执政八年的反弹。除了这个之外,这也是对美国的女权主义运动的反弹,希拉里是女性嘛。当然还有更重要的社会因素在这里,美国其实是一个宗教国家,信教的人占人口的比例在世界发达国家也是高的,每周去一次教堂的信徒的比例在发达国家中也属于比较高的。奥巴马总统期间,他推行了很多的社会政策,和很多美国人的基督教价值观有很大的距离甚至是相冲突的。比如说他推行的变性人平等权利保护对吧?如果地方政府要接受联邦的拨款的话,那就必须要去保障变性人的权利,在雇佣在升职等方面必须要一视同仁,要不然就不给拨款。美国宪法上有一个专门的术语“conditional spending”来描述这种现象,就是说联邦的开支他是附条件的,给你的拨款是附条件的。所以联邦政府就用“conditional spending”把州政府和变性人捆绑在一起,如果地方政府对变性人有歧视什么,不让变性人按照自己的意愿去选择他想进的厕所,那可能联邦政府之后就不给特定的领域拨款。还有奥巴马在任期间推出了男女同厕。我觉得应该是没有很多宣传。他不是说就像我们这厕所很多隔间,一个隔间是男生一个隔间是女生,然后你就哪个隔间有空你就可以上,它不是这个意思。它的厕所不分男女,就是两个独立房间,里面没人的时候无论男女都可以用。如果这样的话,确实有的人他会有一些不太好的想法,认为可能会侵犯到我们女性的权利。我在纽约的一个经验觉得很有意思,我在中央公园看露天话剧,结束的时候女的跑男生这边来上,她们也不在乎,那边男生都一排小便池,然后那边是那个隔间,女生们自己就冲进去了。所以有时候大家看,在美国可能左派和右派他们有的时候这个立场,他们走的那个极端程度有时候会超过我们的想象。不是说男生去侵犯女生的权益,这里会反过来,会有人说女生是不是不尊重男生的隐私权的问题。因为这些女生她们可能是左派里比较激进的,纽约也是一个非常非常左派的城市。当然这个问题其实从技术上是很好解决的,就是在厕所设计的时候给女厕更多的空间。
奥巴马在他当总统的时候除了就是我们刚才讲的这些政策,还有像医保,也激起保守派他们一个非常大的反弹。共和党,他们在野期间心心念念,念兹在兹的就是要把奥巴马医疗改革方案给干掉。包括提起了诉讼,最高法院最后是认定了医保案的合宪性。推翻医保方案也成为美国右派凝聚集结的非常重要的动因。
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就是Obergefell案子。这2014年美国实现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判决。虽然就这个判决奥巴马他不是主导者,毕竟是三权分立的,不是说奥巴马政府他们能够决定,这是美国最高法院的判决。
然后刚巧在2016年2月,保守派的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他去世了,他是一面旗帜,是保守派在最高法院的重要的理论阐释者,他是美国宪法解释文本主义的标志性人物。他的逝世使得整个美国的右翼、右派共和党特别在意最高法院最后会落入到谁的手中。斯卡利亚去世之前,最高法院里面左派和右派的比例是4∶4,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