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哲学 > 卡尔弥德篇 枚农篇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卡尔弥德篇 枚农篇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卡尔弥德篇 枚农篇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卡尔弥德篇 枚农篇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古希腊)柏拉图著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2018-11-01

书籍编号:30623876

ISBN:9787100164030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47579

版次: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哲学

全书内容:

卡尔弥德篇 枚农篇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卡尔弥德篇

(或《论明智》,试探性的)注1


谈话人:苏格拉底


昨天傍晚我从驻扎波得代亚注2的部队里回来,由于在外甚久,很想去看看我的旧游之地。因此我走进了金牛注3角力场,也就是女王庙注4的对面,在那里遇到很多人,虽然有些人我不认识,但是多数是熟人。他们看到我突然出现,就远远地跟我打招呼,有的在这里点头,有的在那里招手。凯瑞奉注5疯疯癫癫,从人群里一跃而起,向我跑来,抓着我的手说:“苏格拉底啊,你从战场上怎么跑出来的?”——我们出发前不久波得代亚城下发生了一场恶斗,这消息已经传到了雅典。


我回答道:“就像你看到的这样呗。”


他说:“人家跟我们说这一仗打得很厉害,有很多我们认识的人倒下了。”


我说:“这话不假。”


他问我:“打的时候你在场吗?”


我答道:“我在那里。”


他说:“那就请你坐下给我们说说,我们全都不知其详。”


他一边说一边让我坐在加赖斯克若注6的儿子格里底亚注7的旁边。


我坐下跟格里底亚等人打了招呼,向他们说了军队的消息,这是他们所要打听的,有人问这,有人问那。


他们问够之后,我开始问他们,向他们打听大家爱慕智慧的近况,打听青年中间有谁智慧超群,或者美得出众,或者在这两方面都很出色。那时格里底亚朝着门口瞧,看见进来一些青年,彼此高声争辩,后面跟着一群人。他说:“至于美是怎么一回事,苏格拉底啊,我想你马上就会明白了。那些走进来的人就是那位如今被认为最美的人的开路人和爱慕者。那个人我想已经近在咫尺,就要到了。”


我说:“这人是谁呀?他是谁的儿子?”


他说:“你知道的,不过在你出门之前他还小,不算青年。他叫卡尔弥德注8,是我的堂弟,我叔父葛劳贡注9的儿子。”


我说:“天哪,我知道的。那时候他就不坏,虽然还只是个孩子;现在他该是个长大了的青年人啰。”


他说:“你马上就会看到他有多大个头、长得多么神气了。”


正当他说这话的时候,卡尔弥德进来了。


要我这个人来判断美不美,朋友,是很不中用的。说实话,我好像一块最糟糕的试金石,根本测不清青年人的美;这个年纪的任何人没有一个在我看起来不是美的。因此那个人我觉得长得非常匀称,相貌堂堂;我认为别人都被他迷住了。他一走进来,大家都大惊失色,手足无措。他后面还跟随着另外一批爱慕者。在我们这样的成年人身上产生这种感情是毫不足怪的,可是我发现那些男孩子们没有一个不对他目不转睛,连最小的都是这样,好像他是一尊神像似的。


凯瑞奉对我喊道:“苏格拉底,你觉得这位年轻人怎么样?他不是有很美的面孔吗?”


我说:“美极了。”


他说:“如果他愿意脱下衣服的话,你就不会单单注意他的面孔了,他的整个形象是无与伦比的。”


凯瑞奉这话得到大家的同意。


我说:“天哪,你们说的这人可不是举世无双的模范么,如果他再加上一点点东西的话!”


格里底亚说:“什么东西?”


我说:“如果他在灵魂方面也很完美的话。他大概会是这样的,格里底亚,因为他出于你的家门。”


他说:“他在内心方面也是既美又好的。”


我说:“那么,我们在考虑他的形体之前,何不先让他亮出灵魂来给大家看看?他这个年纪正是喜欢谈论的时候啊。”


格里底亚说:“那太好了。因为他生来爱好智慧,而且像他自己和别人所想的那样,是个出色的诗人。”


我说:“亲爱的格里底亚啊,这是你们家族的传统特色,是从梭伦传下来的。你为什么不让我认识一下这位年轻人,不把他叫来呢?即便他年纪没有现在这么大,也不妨当着你这位堂兄兼保护人的面跟我们谈谈嘛。”


他说:“你说得很对。我们就把他叫来。”他同时就转身告诉仆人:“去叫卡尔弥德上这里来,说我要他来给一位医生看看他前天跟我说的那种毛病。”然后跟我说:“他新近告诉我,说他早上起来头痛。你何不说你懂得治头痛的方子呢?”


他说:“可以这样说,只要他来。”


格里底亚说:“他就要来的。”


于是事情发生了。卡尔弥德走进来,引起了一阵喧闹。我们坐在那里,每个人都向他边上的人身上拼命挤,希望那位年轻人坐在他旁边,挤得坐在两头的人有的只好站起来,有的只好趴下去。卡尔弥德走上来坐到我和格里底亚之间。那时候,我的朋友啊,我开始感到很局促。我原来自以为有把握和他从从容容地谈话,这点把握突然不见了。格里底亚跟他说我就是那个知道药方的人,他转身向我,好像要问我话的样子,眼睛里闪烁着一种无法描述的亮光。角力场里的人全都一拥而上,把我们围在核心。亲爱的朋友啊,霎时间我的眼光穿透了他的衣裳,感到欲火中烧,不能把握自己,暗想居狄亚注10真是深知爱情的三昧,他谈到一个美少年的时候向另外一个人发出警告,说道:你胆怯的小鹿啊,不要往狮子眼前跑,那样会成为它的口中食。这话真是不假,我就体会到了被它吞噬的滋味。不过,他问我是不是知道治头痛的方子,我还是勉强跟他说我知道。


他跟我说:“那方子是什么呢?”


我跟他说那是一种草药,不过还要加上咒语,服药的时候念动咒语,就会完全恢复健康;要是光吃药不念咒,那就无效。


他说:“那我就把你念的咒语抄下来。”


我说:“是不是你请我念?”


他笑着说:“是我请你念,苏格拉底。”


我说:“你知道我的名字?”


他说:“我要是不知道,那就坏了,因为我的年轻同伴们总是谈到你,我记得很清楚,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就经常看见你跟这位格里底亚在一起。”


我说:“这好极了,我可以比较无拘无束地告诉你这种咒语的本性了,因为我原来并不知道怎样使你了解这种咒语的作用。亲爱的卡尔弥德啊,这种咒语的作用不止是治好头痛。你大概听到过那些杰出的医生的说法:他们在有人请他们看眼病时说,他们不能单单治眼睛,要治眼睛必须治疗整个头部;如果以为可以单治头部,不管身体的其余部分,那也是十分愚蠢的。说清这番道理之后,他们就诊断整个身体,把患病的部分随同全体一道治好了。你有没有注意到他们所说的道理以及实际情况呢?”


他说:“当然注意到了。”


我说:“那你认为说得对,完全同意吗?”


他说:“毫无问题。”


我看到卡尔弥德跟我看法一致,就恢复了勇气,逐步挽回了我的信心,感到我的力量又回来了。于是我跟他说:


“卡尔弥德啊,我的咒语也是这样。这是我在军队里服役的时候跟札耳摩克锡注11的一位特拉基注12医生学的,这些医生据说有使人不死的能力。这位特拉基人宣称希腊医生们完全有理由说我刚才转述的那些话,可是他又说,‘札耳摩克锡这位国王兼神灵却认为,正如我们不能治眼不治头或者治头不治身体一样,也不能指望治身体不治灵魂。其所以有许多疾病希腊医生没法治,那是因为他们不识全体;我们必须反其道而行,对全体给予最大的注意,因为全体坏了部分就没法好。’据他说,一切好的和坏的,不管是身体方面的还是整个人方面的,都是以灵魂为发源地,都是从那里流到各处,就像从头部流到眼睛那样,所以我们必须密切关怀灵魂,才能使头部以及整个身体处于良好状态。他说:‘朋友,要治疗灵魂必须使用某些咒语,这咒语就是美好的话语。凭着这些美好的话语,灵魂中就产生了明智,在产生了明智、存在着明智的地方,就很容易造成头部和全身的健康。’他教我治病和念咒的时候还说:‘你要记住,不要轻易听人劝告给他用这个方子治头痛,除非他先把灵魂亮出来给这个咒语治疗。因为今天大多数人的错误就在于以为可以分别地治疗某个部分而不管其他部分。’他严厉地告诫我不要听从任何人的劝告,不管他有多么富有,多么高贵,多么美观,不要轻易地给他治病而不念咒。我向他发过誓,我一定遵守誓言,要这样做。你如果愿意遵照这位外邦人的规矩,先把灵魂亮出来给我用特拉基咒语治一治,我就用方子给你治头痛;如若不然,我就没法办了,亲爱的卡尔弥德啊。”


格里底亚听完我的话就说:“苏格拉底啊,如果这位年轻人迫于头痛而改进了心智,那他就走运了。我可以告诉你,卡尔弥德不仅相貌出众,胜于侪辈,而且在另一方面也首屈一指,这一方面你说你有咒语可以治一治,这就是明智方面,是不是啊?”


我说:“是的。”


他说:“那我可以告诉你,他是现在年轻人中间最明智的,而且在他这个年龄上,他在任何方面都不次于别人。”


我说:“卡尔弥德啊,平心而论,你在这些方面都是出类拔萃的。因为我不相信我们中间有任何人能够追溯祖先,顺当地指出两个雅典家族由联姻而产生出美好、高尚的后裔,胜过你的父母双方。因为你的父族出于德若比德注13的儿子格里底亚注14,得到阿纳格瑞翁注15、梭伦等诗人争先恐后的歌颂,据说在美好、道德以及其他被公认为幸福的其他方面都非常有名。你的母族也同样杰出,因为你舅父毕里兰贝注16就风姿挺拔、相貌堂堂,不论出使波斯大王的朝廷,还是出使大陆其他国王的朝廷,都未见胜过他的人。你这个家族没有一点不如人。你出于这样一些祖先,应该在各方面都是第一。在你的相貌方面,葛劳贡的爱子啊,你一丝一毫也不辱没你的先人。如果你在明智和其余的这类品质方面也像格里底亚说的那样完美,那么,亲爱的卡尔弥德啊,我说你母亲就生下了一个幸福的人。关键就在这里。如果你真像他说的那样,已经具有这种明智的品德,并且明智到足够的地步,那你就不需要任何咒语了,不管是札耳摩克锡的,还是须贝博瑞注17人阿拔里注18的,我可以马上给你治头痛。可是,如果你还不具备这种品质,我就必须先给你念咒,再给你下药。那就请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同意他的看法,是已经足够明智,还是不够明智?”


卡尔弥德听了以后双颊绯红,红了只是显得更美,因为腼腆正出于青春年华;然后他礼貌地答道:“这样一个问题是不容易立刻答复的。因为我如果说我不明智,那是糟蹋自己,我觉得不合理,而且那也是反驳格里底亚和许多别人,他说我明智,他们跟着他说。如果我说我明智,那是恭维自己,我觉得不礼貌。所以我不知道怎样答复你。”


我跟他说:“你说得很好,卡尔弥德。所以我以为我们可以一块儿来研究你是不是具有所说的那种品质,不要你说你不愿意说的话,我也不用匆匆忙忙就给你治。要是你乐意的话,我就同你进行这项研究。要是你不乐意,那就算了。”


他说:“我乐意极了,我们就用你认为最好的方式进行这项研究吧。”


我跟他说:“我觉得最好用这样一种办法来研究问题。很明显,如果你身上有明智,你一定会对它有一种看法。因为它如果在那里,就一定会在那里内在地造成一种感觉,那你心里就能形成一种看法,想到明智是什么,有什么特点。你不这样想吗?”


他说:“我是这样想的。”


我说:“你心里想的那个,你既然会说希腊话,就能把它照样描述出来。”


他说:“也许能。”


我说:“为了让我们得知明智是不是在你身上,请你告诉我们:照你看来,明智是什么?”


起初他有点迟疑,不很愿意回答。后来他说他觉得明智就是有条有理地、从容不迫地做一切事情,就是以这种方式上街、谈话、行事。总而言之,他觉得明智就是沉着。


我跟他说:“这样说对吗?卡尔弥德!虽然有人会说做事沉着的是明智的人,可是这话是不是有理?我们研究一下。请你告诉我,你愿意不愿意承认明智是一种美?”


他说:“是的。”


我说:“对于一位教师来说,在书写同样字母的时候,写得快和写得沉着,哪样美?”


他说:“写得快美。”


我说:“读得快和读得慢呢?”


他说:“也是快美。”


我说:“弹琴或角力的时候,敏捷不是比沉着、缓慢美得多吗?”


他说:“是啊。”


我说:“斗拳和格斗不也是一样吗?”


他说:“是的。”


我说:“跑、跳、一切身体活动进行得敏捷、灵活时是美的,进行得迂缓、死板、沉着时是丑的,是不是?”

犯有过失的人们不免沉沦,


九年之后贝塞坡娜注40却放回他的灵魂,


让它重见天日,从其中产生高贵的国君,


以及富于智慧和强大的人们。


在以后的日子里,


他们被崇奉为英雄和圣人。注41


你要同那些强有力的人过从交往


跟他们一同吃喝,搞好关系。


因为好事从好人学来,坏人却会


使你失掉你心中原有的良知。注79


如果可以塑造人的心思的话,


塑造者就会得到大笔酬金。


好人的儿子不会变坏


只要他听从家训,但是你用教育不能使坏人变好。


枚农篇

(或《论品德》,试探性的)


谈话人:枚农、苏格拉底、枚农的小厮、安虞铎


枚农注29:你能不能告诉我,苏格拉底呀,品德是可以传授的呢,还是锻炼成功的?如果既不能教,又不能练,是不是人本来就有的,还是用什么别的办法取得的?


苏格拉底:枚农啊,你们帖撒利注30人向来在希腊人中间以骑术和财富著称,我认为现在你们也在智慧方面见长,尤其是拉里萨注31人,你的朋友阿里斯底波注32的同乡们。你们的这个特点要归功于戈尔极亚注33。他来到这个城邦,以智慧吸引了阿娄阿注34家族的精英人物,其中就有你敬爱的阿里斯底波,以及帖撒利地区的其他杰出人士。他使你们养成了一种习惯,只要有人向自己提问题,总是坦率地、大大方方地作出回答,正如有知识的人所做的那样。任何一个希腊人,只要想问他,他从来不闭口不答。


可是在我们这里,亲爱的枚农啊,情况正好相反,智慧是非常缺乏的,好像已经从我们这里跑到了你们那里。至少,如果你在这里向一个人问这样的问题,没有不会听了哈哈大笑的;他会说:外乡人啊,你似乎认为我很幸福,至少知道品德是可以传授的,还是可以用什么别的办法取得的;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品德是不是可以传授的,因为我并不知道品德本身注35到底是什么。


枚农啊,这就是我自己的情况。我和我的同乡一样缺乏智慧,很惭愧自己对品德一无所知。我既然不知道品德是什么,怎么知道品德有哪些特性呢?你想想,一个人不认识枚农,能知道他是不是美,是不是富,是不是高尚吗?你想这可能吗?


枚农:当然不能。可是苏格拉底啊,你真的不知道品德是什么吗?我可以回去告诉大家你是这样的人吗?


苏格拉底:朋友,我不但不知道品德是什么,而且还没有遇到任何一个人我认为他知道这个。


枚农:怎么?戈尔极亚在这里的时候,你根本没有遇到过他吗?


苏格拉底:我遇到过。


枚农:你认为他完全不知道这件事吗?


苏格拉底:我记不太清楚了,枚农,所以我现在不能立刻说出我当时是怎样想的。也许他知道这件事,你也知道他所说的话。请你提醒我他对品德是怎样说的;如果你愿意的话,你也可以自己说一说品德是怎么一回事,因为你的意见肯定跟他的一样。


枚农:我是那样看的。


苏格拉底:那我们就不管他吧,反正他不在这里。可是你,枚农啊,诸神在上,你说品德是什么呢?请你说给我听,不要拒绝我的请求。你把真相告诉我,我非常乐意揭穿自己说过的那句话不对;我说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过任何人知道品德是什么,你和戈尔极亚知道它是怎么一回事,这就表明我说错了。


枚农:其实这话并不难说,苏格拉底。首先,如果你想知道男人的品性是什么,那很容易,就是能够管理国家的事务,在治国时做有利于朋友而不利于敌人的事,保卫自己不遭受敌方损害。如果你要我说女人的品德,那也不难,就是必须善于管理家务,把家里的一切搞好,并且服从男人。还有几种品德是儿童的品德,不管是男孩的还是女孩的;以及老人的品德,可以是自由人的,可以是奴隶的。此外还有许多别的品德,都必须一一说明它是什么,因为每一种行业、每一种年龄、每一种活动都有它各自的品德。同样地,苏格拉底啊,我认为卑劣也是各式各样的。


苏格拉底:看来我真是特别走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