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哲学 > 中国艺术与哲学(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中国艺术与哲学(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中国艺术与哲学(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中国艺术与哲学(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陈中浙著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2018-07-01

书籍编号:30623898

ISBN:9787100162234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23083

版次: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哲学

全书内容:

中国艺术与哲学(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总序


前段时间,著名汉学家、加拿大的卜正民教授主编了一套《哈佛中国史》,在自序里,他写到自己曾因为不是一名中国人,无法做到像熟悉母文化一样去理解中国文化而感到迷茫与困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把自己的迷茫与困惑告诉了清史专家朱维铮教授。朱教授用一个比喻回答了他:“你想象中国是一个仅有一扇窗户的房间。我坐在房间里面,屋里的一切都在我的目光之中,而你在房间外头,只能透过窗户看见屋里的景象。我可以告诉你屋内的每个细节,但无法告诉你房间所处的位置。这一点只有你才能告诉我。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历史研究需要外国学者。”


这个富含深意的比喻也令我想起了自己20多年前的一个决定。我从小学习书法、绘画、篆刻,大学也是书画专业。但是,1996年9月,我毅然决定要暂时放下这些曾被视作生命的艺术,去北京大学哲学系学习中国古代哲学。熟悉我的人都对我的这个选择表现出极大的不解。他们的理由是,我一直以来都是学习书法篆刻艺术的,为何不在这方面专心做下去,而要跨行去学哲学呢?再者,感性的艺术和理性的哲学似乎相距“十万八千里”,这种转变到底行不行呢?


如今,重新审视当初的决定,我觉得还是非常正确的。也许当初的选择是懵懵懂懂的,我只是隐隐感觉到学习哲学能为我的艺术创作带来一番不一样的感受。但是,自从北大毕业后,我把研习的重心同时放在了书法艺术与哲学上,我就越来越清晰地体会到两者交融所带来的灵感与启发:当我进行哲学思考时,身上就会拥有一种富于艺术情思与意趣的独特视角,而当我进行艺术活动时,心里就会出现一种源于哲学智慧的强大自信和动力。这种自由徜徉在艺术与哲学之间、感性与理性之间的美妙感觉,却是单纯从事艺术工作或哲学研究的人所难以体验到的。


结合卜教授与朱教授的观点以及我自己这一路走来的经历,我十分希望所有从事艺术工作的人都既能坐在房间里默下苦功,也能有机会走到房间外开阔视野。正是带着这样一种想法,我从四年前开始举办“书法与国学”高研班。在这四年中,我的想法与做法得到了很多老师、同道以及各领域专家学者的支持。在课程设置与题目拟定上,他们给我提供了很多宝贵的建议。目前,高研班已建立起非常丰富的课程体系,既有对儒释道三家重要经典的导读,也有政治、经济、外交、国际战略以及“互联网+”等时事性专题讲座,更有针对戏曲、绘画、篆刻、电影、诗词等相关艺术领域的讨论。我把这些课程称为“大国学”。只有在“大国学”的浸染下从事书法艺术创作,才能更深刻地理解书法的意蕴,写出来的字才会显得有内容,有分量,才有资格与古人相较一番。而所有被邀授课的老师,也都表现出了极强的专业精神与极高的品格修养,每一节课都让学生们终身受益。


四年,相当于一个大学本科的时间,这对于办学者和求学者来说都意义非凡。所以,在这个值得纪念的时刻,我征得每位老师的同意,把四年来所有“大国学”的课程实录都整理成文稿,并集结成这一套丛书。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每篇讲义根据丛书编排的需要,适当做了调整,但书稿对讲课人的上课风貌与语言特征都做了最大限度的保留,以便还原当时讲课的场景与氛围。希望借助这套丛书,让每一位从事书法艺术创作的朋友都能走进哲学的领域,走进“大国学”的课堂,在更广阔的天地间思考与提升自己作品的格局和意境。同时,我也希望这些散落在书斋里、课堂上的金玉良言,能变成全社会共同分享的资源,使更多的人能看到一些平常不曾留意却又非常值得用心去学的东西。


在本套丛书的编辑过程中,我的研究生张利国、常馨悦、马啸东、王树平、林丹慧、陈小鹏、雷茜之以及书院的陈涵女士等都做了大量的整理与校对工作,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中浙


2018年5月17日于永临书院

志于道,游于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艺术精神
楼宇烈
陈中浙:今天上午我们刚刚举行了永临书院第二期“书法与国学”高研班的开学典礼,举办这个高研班的目的就是希望大家通过书法去体悟中国文化中最根本的精神内涵。20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中国书法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发展态势,但由于受到西方现代艺术理念的影响,加上社会中出现的心浮气躁、急功近利的风气,人们对书法的看法也出现了一些偏差。很多人都不太讲究书写性,也不太重视书法家的文化修养,而是过分地突出了书法技艺的一面。我希望大家更加重视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学习,渐渐影响和改变书法界的风气。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堂课,我特地邀请到我的导师——北京大学国学院楼宇烈教授。楼老师不仅是著名的哲学家,而且在书法、古琴、昆曲等传统艺术上也有很高的造诣,所以请他为大家讲传统文化中的艺术精神是再合适不过的。希望大家收摄心神,全神贯注地听讲,相信大家一定会有所收获的。


今天我们要讲的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艺术精神,各位都是研究艺术、实践艺术的,对这个问题一定有很多体会。中国文化的艺术精神,是中国文化很重要的一个特点,曾经有人讲“中国的文化是一种艺术的文化”,这句话的意思并不是仅仅指传统文化中具有艺术样式的那种文化,而是指我们传统文化中所蕴含的一种艺术的精神。艺术的精神需要通过艺术作品来体现,但它并不等同于一些艺术作品外在表现出来的形式性的东西,而是贯穿在整个中国传统文化中。
所谓的艺术精神主要体现在我们中国人如何为人处世等一些根本的理念和行为中。因为艺术是需要处理各种各样的关系,那么怎样来处理各种关系,就需要一种智慧。既不伤原则,又能灵活地应对和处理各种各样的事情,这就是一种艺术。我们常常把这个艺术应用在为人处世中,比如说一个政治家,他在处理各种复杂的政务关系时,无论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都能够用很灵活的智慧去处理好,这就被称为政治艺术;如果一个军事家能够很好地处理各种战事关系,我们就把它称为军事艺术。所以,艺术不仅体现在艺术品上,它的精神还贯穿在文化的各个方面。一个人能把复杂的事情处理得很好,达到一个圆满的、和谐的结果,这就是一门艺术。一个政治家处理好政治事件,也就是交了一份政治艺术的作品;一个军事家能够很好地处理复杂的军事问题,那就等于交了一份很好的军事艺术的作品。所以,我们讲的艺术精神不局限在艺术作品中,而是体现在整个人生中。人生就是一个艺术的人生,很多人处理不好人生的问题,也可以说成是缺乏艺术性。而我们在学习种种艺术作品时,如果能够把处理艺术作品的那种精神运用到我们的人生中去,就可以学会人生的艺术。所以,我曾经说过,我们要过艺术的人生,让我们的生活充满艺术。在这个艺术的人生之中,我们来学会人生的艺术。
中国文化非常注重艺术,我们平时也会讲到,中国是强调人文教化的国度,人文教化主要就是礼乐,即礼和乐的教化,其中礼更侧重于伦理道德。我们的传统文化是以礼教为主的,于是很多人说中国文化是一种伦理的文化,重视伦理教育。其实,中国文化不仅重视伦理,同时也很注重艺术,那就是乐。所以,礼教和乐教是并重的。
礼是来给每个社会成员一个定位,让每个成员都有一个自己的身份,或者叫作名称、名分,即你是父母,我是子女,他是老师,我是学生。有了定位以后大家就明白了自己的职责,明白了一生应该尽什么样的责任和义务。如果我们在社会层面都能够按照自己的身份去尽自己的责任和义务,那么这个社会就会有序,就会和谐;如果我们这个社会的每个成员都不按照自己的身份去做该做的事情,那么这个社会肯定就会矛盾重重,充满了冲突,在古代就叫礼崩,即礼崩溃了,这个社会的秩序就会遭到破坏。乐是用来让这些不同身份的人能够融洽地在一起相处,使社会成员之间在情感层面有一个更好的交流。礼比较严肃,乐比较活泼,所以中国传统文化是礼乐不可分的,礼乐如鸟之两翼、车之两轮,相互配合。从孔子的教育理念中可以看到,他非常重视诗教,认为不学诗,无以言。诗教也是乐教的一种,乐教从广义上来看,就是一种艺术教育,也就是一种美的教育。
礼和乐是人生修养中不可或缺的两个方面。所以我们传统文化中,对这种艺术的教育是非常重视的。而且中国文化中的艺术是丰富多彩的,我们注重的是通过这些艺术来生活,要从中去体悟,而不是仅仅停留在外在形式上。艺术主要传达的是一种为人处世的根本品德。
所以,我们从事艺术并不只是一种外在的表现,在中国文化里,礼和乐都有一个根本的精神,就是要向天地万物学习,尊重自然,尊重每个事物自然的本性。在中国,礼的身份主要是根据人与人之间的自然关系来确定的。可以说,中国整个传统文化中的宇宙观和生命观是有关系的。中国人的观念中认为生命是自然而然地存在的,是天地和气生出了万物,所以生命是一个自然形成的过程,生命的延续又是前后相继的,这种生命观跟西方文化中的生命观有很大差异。西方文化中的生命观认为,一切生命都是由一个造物者创造出来的。以宗教为例,基督教认为上帝创造了万物,人也是上帝创造的,所以每个物都是独立的个体,物与物之间都是外在的联系,每个物都有它自己的独立性,所以它注重人与人之间外在的关系。而我们认为物与物之间,实际上是自然而然形成的联系,生命和生命之间有相互的内在联系,是代代相传的,所以中国文化就注重人与人之间的一种内在的联系,认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是自然而然的关系、天生的关系。
我们讲到伦常关系时会用到一个词,叫作天伦,天就是自然,也就是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天然形成的。伦理中最重要的是五伦,最基础的也是五伦,也就是君臣、父子、夫妇、长幼、朋友。这五伦关系中,父与子是一种自然的关系,一种内在的血缘联系。夫妇呢,男女阴阳的结合称夫妇,它也是一种自然的关系。长幼也是一种自然关系,他先来到这个世界上,你后面来到这个世界上,先来到的就是长,后来到的就是幼,也是自然而然的一种关系,不是人为给它分开的。朋友也是一种自然的关系,在群体中生活都需要有朋友,这种关系也是很自然的。人们常说五伦中只有君臣是人为分割开来的,其实也不尽然,我们到有组织群体的社会中间去看,这个社会里面是不可能没有“领导者与被领导者”这种分工的。但是比起前几种关系来讲,它似乎是一种外在的关系。所以,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君臣这一层关系被努力地内在化,被诠释成一种自然的关系。这样,我们就要让君确实像父一样,臣确实像子一样,所以有这样一个称呼“君父臣子”。把它运用到社会管理上来讲官员和百姓,于是我们在传统文化里也要把它诠释成父子关系或家庭关系,所以叫作“父母官”。在中国文化中,身份的关系也是从自然关系入手来认识它的。那么同样,乐也重视用一种自然的关系构成艺术作品,即崇尚自然,而不是强调人为。中国文化中认为,人再怎么样有能力,也超不过自然。
《韩非子》中讲过一个故事:有一个能工巧匠,花了三年时间用翡翠雕成了一片树叶,然后将它挂到树上,大家都没有看出来这是一个人工的树叶,当得知真相后大家惊赞:真是巧夺天工。但是这时,韩非子又评论说:“这个人是了不得,但是他没有自然伟大,如果我们的天也是跟他一样,三年才能造一片叶子的话,那树上的叶子就很少了。”所以我们的伦理关系、艺术乐教中都崇尚天然。
我很喜欢古人的两句话“青山不墨千秋画,绿水无弦万古琴”,即青山不是画出来的,流水发出来的声音是一把万古的琴,确实如此。我也在这两句话后面续了两句话:“活色生香笔难到”,即我们用一支笔来画画,但是永远达不到自然的青山画,因为这幅画是活色生香,颜色是活的,春天、夏天、秋天、冬天不一样,早晨、中午、晚上不一样。另外,它还可以散发出各种各样的气味、香味,所以说“活色生香笔难到”。另外一句是“自成天籁手何能”,即这个绿水发出来的琴声,是自成的天籁,我们这一双弹琴的手是做不到的。所以大自然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永远是我们艺术的源泉。我讲中国的艺术就是告诉大家要不断地向大自然学习,要把大自然呈现给我们的境界融入我们的生活中去。而要把自然的这种境界融入我们的生活,我们就必须用心去体悟,而不是简单地描摹。
我非常认同《画论》里张璪的一句话:“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这是中国传统文化中艺术的一个根本精神。对外来讲我们要师法造化,造化者就是大自然,万物都是这个造化所生,都是这个造化所养,造化变化无穷、变幻莫测,所以我们要认真地向它学习;同时要中得心源,要把心中领悟的东西体现在艺术作品中去。这是一个内外的结合,所以中国的艺术非常重视体悟。关于体悟,有人说是不可言传的,需要心领神会,这也是中国文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所谓体悟就是通过实践来领悟,它不是语言、文字所能表达的,也就是“书不尽言,言不尽意”。
《庄子》里面有一个故事:有一天齐桓公坐在庭殿里看书,庭殿里有一个木匠在做轮子,这个木匠做着做着,听见齐桓公在那儿念书念得津津有味。木匠就问:“您在念什么书?”齐桓公说:“我在念古人的书。”这个木匠就说:“您能得到古人的精华吗?您读的这些书都是古人的糟粕,有什么用呢?没有用。”齐桓公就生气了,他说:“我在读书学习,你一个做轮子的木匠竟然这么来跟我讲道理,为什么我读的是糟粕?你要说得出来倒是罢了,你要是说不出来就得受死。”做轮子的木匠就说:“我完全根据我自己的体会来讲,您看有没有道理。我做轮子做了几十年了,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但我还在做。我是完全根据我心中的体悟,知道了什么地方应该怎么做,怎么做就把它合在一起了、这个轮子就成功了。我把这个经验告诉我的儿子,结果怎么说也不行,他还是做不出来。所以这个东西只能他自己去琢磨,也就是只有他自己去悟才行。你看的书,讲得再仔细明白,如果没有心得、体悟的话,那么这些东西对你来说还是没有用,所以我说你读的是糟粕。”这也就是成语“得心应手”的来源。
所以,有很多东西,不是语言文字所能传达的,必须要自己去体悟,中国的艺术精神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体悟”。这样的一种学习方法,不是读书能读出来的。死读书,读死书,最后的结果一定是读书死。死读书就是拼命地埋头读书,读死书就是只是读那些文字上的东西,最后一定会读书死。那么应该怎么读呢?应该活读书,读活书,这样才能够读书活。活读书就是我们不要让书本上的东西把我们束缚住了,要透过文字语言去体悟它中间所包含的精神,即所谓的“意”“神”。读活书就是要跳出书本,回到生活中间去,书本是一种死书,生活是一种活书。所以既要活读书还要读活书,不能够离开生活,这样才能够读书活,读了书才有意义,才能够发挥它的作用。这都是中国文化中艺术精神的体现,艺术是活泼的、生动的,尤其是中国的艺术,不要停留在形象上,而是要透过形象得它的意。从先秦开始就强调要“得意忘言”,读任何一个东西都不能够停留在言上。
汉代一位著名的哲学家董仲舒就讲“诗无达诂”,“诗”就是诗句,“诂”就是意义解释,是说我们读的《诗经》并没有一个通达的解释,没有一个大家能共同接受的完全一样的解释。对于同一首诗,不同的人可以有不同的解释。不仅仅是言词上面可能出现不同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