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语言文字 > 文言的学习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文言的学习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文言的学习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文言的学习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王力著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2018-12-01

书籍编号:30623902

ISBN:9787100161268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31879

版次: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语言文字

全书内容:

文言的学习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出版说明


本馆历来重视教育,自1897年创立迄今,以“昌明教育,开启民智”为宗旨,始终肩负中国新教育出版重任,编辑出版中小学、大学各科教科书,教学参考书,师范用书,移译各国教育书籍,分类编纂,精益求精,尤为教育界所欢迎。


我们确信,无论时代潮流如何变迁,教师始终应当具备丰富的文化知识。语文学科具有基础性和综合性的特点,语文教师尤其需要广泛吸取各类有益的思想文化知识,充实自己的头脑。承载这类知识的图书品种十分丰富。那些为语文教师所公认的经典好书,蕴含着丰富的知识思想和学术价值,值得反复阅读。过去,这些书或以单行本印行,或收入其他丛书,从语文教师文化知识积累角度而言,难成系统,不便于收集和查考。为此,我们在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从满足语文教师专业成长需要出发,选择语文教育相关领域中为学界所公认和熟知的大家经典,汇编成“语文教师小丛书”,陆续编辑,分辑印行,以期相得益彰,蔚为大观,既便于教师研读查考,又有利于文化积累。


晚清教育家张之洞说过:“读书宜有门径。泛滥无归,终身无得;得门而入,事半功倍。”愿这套丛书能够为语文教师指示一条读书的小径。希望海内外教育界、知识界、读书界给我们批评、建议,帮助我们把这套丛书出好。




商务印书馆编辑部


2017年1月

怎样学习文言
熊江平




王力先生是我国现代语言学的奠基人之一,又是著名的教育家。他在五十年的学术活动中,写下了近千万字的学术论著,他对汉语语音、语法、词汇的历史和现状,都进行了精深的研究。
20世纪60年代初,王力先生主编《古代汉语》教材,他有许多的文章和演讲是研究怎样学习和教学古代汉语的。这本《文言的学习》便是从这些文章中选编而成的。
这里讲的古代汉语是教学内容上的一个概念,指的是古诗文。王力先生说:“古代汉语课只是教的所谓‘文言文’,又叫做‘古文’,古代汉语课学习和研究的对象是一个以先秦口语为基础而形成的上古汉语书面语言以及后代作家仿古的作品中的语言。这就是我们讲的古代汉语。”
古文,也叫文言文;古诗,也叫文言诗。文言是和白话相对的,白话是与一定历史时期的口语相接近的一种书面语。为了区别于现代白话,我们把古代汉语中的白话称为古白话,如唐代的变文,宋元的话本,明代的《水浒传》《西游记》,清代的《儒林外史》等都是。语言是发展的,不同时期的语言,在语音、词汇和语法上都有差异,这种现象反映在白话中特别明显,我们读不同时期的古白话作品时能明显地感觉出它们在语言上的时代差别。文言,是跟汉代以后的口语脱节的一种书面语,最初建立在汉代以前口语的基础上。如《论语·学而》“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一句话就有九个虚词,可见当时是把每句话的虚词都记下来的。这种口语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就不说了,但是魏晋南北朝以后,一直到五四运动前的读书人,都把汉代以前的文章当成典范而刻意模仿,这样,汉代以前的语言就成了一种贯穿中国几千年历史的书面语了,这种书面语就是文言,中国几千年的古籍,绝大部分是用这种书面语写成的。
文言和白话相比,有两个明显的特点——“历久不变”和“脱离口语”。
“历久不变”是指文言的词汇系统和语法系统。当然,因为模仿,各个时代的作家写出的文言文不免无意中夹杂后代的词语和后代的语法,不可能跟汉代以前的文章完全一样,这就使文言在不变之中有某些细微的变化,但这种变化没有改变文言的基本面貌。所以,无论先秦两汉,还是宋元明清的文言作品,它们的基本词汇、语法都大致相同。这就给了我们一个方便,只要学通了文言,我们就能不受时代的限制,在浩如烟海的古籍里自由地吸取需要的营养。如果古籍不是用文言写的,而是用历史上不同时期的白话写的,让我们去继承这份遗产,那不知道要难多少倍。
“脱离口语”的特点使得文言古奥难懂。从魏晋南北朝起直到今天,要学会文言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会”的标准不同,学的难易程度也不同。古代社会的读书人会文言的标准是能读能写,现代人会文言,只要能读就行了。相对而言,现代人的“会”,标准低多了。况且,许多古籍经过历代学者的整理,阅读的难度减少了。尽管这样,现代人要学会文言读古籍仍然有困难。语言发展了,时代相隔太远,我们对文言的词汇意义、语法特点感到陌生;古籍中记载的历史文化、典章制度,我们或者不熟悉,或者从来没有接触。这些,都是学习文言的困难。然而,要读古籍就必须学会文言。
关于怎样学习文言,王力先生有几个观点:
第一,建立历史的观点,注意语言的社会性和时代性。
王力先生在《研究古代汉语要建立历史发展观点》一文中详细阐明了这个观点。并且,他在每一篇谈怎样学习文言(古汉语)的文章中都强调了这一点。什么叫历史的观点呢?就是利用历史发展的观点研究古汉语的语音、语法和词汇。现代汉语是从古代汉语发展来的,现代汉语和古代汉语在语音、语法和词汇方面有些是相同的,有些是不同的。因此,我们研究古代汉语就要知道,什么是古代汉语有而现代汉语没有的,什么是现代汉语有而古代汉语没有的,不能把时代搞错了。
宋代的朱熹读《诗经》时觉得有些地方不押韵,就说应该临时读某字为某音(叫作“叶音”),以求谐和。他不知道周代古音和宋代的读音不同。现代人读唐诗,觉得有些地方不押韵,他们不知道唐代古音和现代的读音不同。
望文生义,误用通假、滥用通假等都是因为没有历史观点,不了解语言的社会性和时代性。
第二,强调词汇学习的重要性。就语音、语法、词汇来说,词汇最重要。
王力先生说:“语音问题不大,因为我们读古书不一定要学古人的读音,但我们要知道古今读音的不同。语法比较重要,但不是最重要的一种。学习的重点应放在词汇上面,要注意词义的古今异同。”
现代人读文言,用现代的字音,并不影响对内容的理解。“阿房宫”的“房”读fáng好了,没有必要依“古无轻唇音”的理论去读成páng(杜牧是晚唐诗人,他写《阿房宫赋》的时候,“房”的声母已经是轻唇音了),因为并不影响意义。读王之涣的“黄河远上白云间”,“白”字读平声,虽然成了“三平调”,也不妨碍理解诗句的意义。读《敕勒歌》“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知道“下”和“野”是押韵字(同属上声马韵),在以后的语音变化中,不仅不押韵(因为“下”是开口二等字,“野”是开口三等字,所以后来的主要元音变得不同了),声调也不同(“下”是全浊声母的匣母字,随着声调“浊上变去”的规律变成了去声),就行了,用不着非把“野”字的音读成yǎ不可。我们虽然不能按照古音去读古代的诗文,但要知道古代的读音和现代的读音是不同的,要知道诗歌是押韵的,要知道唐诗宋词里有格律的问题,有平仄和对仗的讲究,才能更好地欣赏语言的音乐美,王力先生在《略论语言形式美》《唐诗三首》《宋词三首》专门谈到了这一点。在读音问题上,值得注意的是四声别义和通假字异读的问题,因为涉及意义。四声别义也叫“破读”,是上古到中古汉语的一种造词手段,用变读字的四声来分别词性和词义。我们要注意这种现象,但具体到某一个字,是读“本音”,还是“破读”,就有不同的选择了。“欲王关中”的“王”,读本音wáng好,还是读破为wàng好;“井蛙不可语于海者”的“语”,是读本音yǔ好,还是读破为yù好;“文过饰非”的“文”是读本音wén好,还是读破为wèn好?目前还没有统一的看法。不过,这种统一是比较容易的,我的意见是全读本音也未尝不可。通假字与被通假字原来是同音或音近的,由于古今音的变化,后来变得不相同了,为了保持通假上音同义通的关系,通假字改读被通假字的音是合理的。“犬兔俱罢,各死其处”,“罢”通“疲”,“罢”要读“疲”的音。通假字不仅仅是古音学上的问题,还要涉及古代的文字、词汇方面的知识。对于初学者来说,掌握通假字的办法只能是多查字典、多记,可以列出一些常见的让学生记住,通假字的读音也就解决了。
语法上的障碍稍多一些,也比较重要。“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不己知”,在否定句中,代词宾语放在动词前了,这个要知道。知道了就能解释类似的一大批现象,如“我无尔诈,尔无我虞”“勇力弗敢我杀”,等等。“是可忍,孰不可忍”,“是”在这里是代词,不是判断词,这个要知道。知道了就能解释类似的一大批现象,如“是社稷之臣也,何以伐为”“以是知公子恨之复返也”,等等。不过,语法比较稳定,古今差别不太大,知道一个大概也就差不多了。
词汇最重要,也最难。原因一是数量多,二是古今词义变化大。《说文解字》收单字9353个,《康熙字典》收单字47035个。有些词,古代有,现代没有了。“沛公奉卮酒为寿,约为婚姻”,“卮”是古代的一种酒器,和今天的“酒杯”是不同的;“为寿”指的是古代给尊长献上酒并祝健康长寿的礼节,今天叫“敬酒”。像“卮”“为寿”一类的词,在现代汉语里见不到,读者当然难明白它们的意思。另外一些词,虽然也出现在现代汉语中,但古今词义有了变化,或扩大,或缩小,或转移。“先帝在时,每与臣论此事,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这里面的“恨”不当今天的“仇恨”讲,而是“抱怨”“遗憾”的意思,“痛恨”是“痛心和感到遗憾”的意思。这就是古今词义差别的地方,按现代汉语的词义去解释,根本讲不通。并且,这个“古今”也是相对而言的,唐宋对今天而言是“古”,但对先秦而言是“今”。词义的发展有时代性。“售”,现代汉语只有“卖”这个义项;在唐宋时期是“买”的意思,没有“卖”的意思;在先秦既无“卖”义,又无“买”义,是“卖出手”的意思。《诗经·邶风·谷风》“贾用不售”,“不售”是没有卖出去的意思。《韩非子·外储说右上》“宋人有酤酒者,……为酒甚美,县帜甚高,然而不售,酒酸。怪其故,问其所知闾长者杨倩,倩曰:‘汝狗猛邪?’曰:‘狗猛则酒何故而不售?’曰:‘人畏焉。或令孺子怀钱挈壶罋而往酤,而狗迓而龁之,此酒所以酸而不售也。’”这里面的“不售”都是没有卖出去的意思。到了唐宋,“售”有“买”的意思了。《梦溪笔谈》卷十七:“藏书画者多取空名,偶传为钟、王、顾、陆之笔,见者争售。”这个句子中的“售”是“买”的意思。不过先秦“售”的“卖出手”即把东西卖掉了的意思在唐宋还保存着。《钴潭西小丘记》:“问其主,曰:‘唐氏之弃地,货而不售。’问其价,曰:‘止四百。’余怜而售之。”所有这些都说明古今词义变化的复杂。学习文言,最应该下功夫的是多掌握文言词语,只有将一篇文言文的词语的意思弄清楚了,才可能将整篇文章读懂;只有掌握了一定数量的文言词语的意义,对文言词语的词义方面的知识有一定的积累,才可能比较顺利地阅读文言文。
第三,在词汇学习中,常用词特别重要。
任何一种语言,不管它的词汇量有多大,作为经常使用的词汇,数量总是不太多的。现代汉语有常用字表,用它对200万字的语料进行抽样检测,结果表明:2500个常用字覆盖率达97.97%,1000个次常用字的覆盖率达1.51%,合计(3500字)覆盖率达99.48%。这些常用字能组合成好几万条词语。其中哪些是现代汉语常用的词呢?目前还没有统计出来。《现代汉语常用字表》所列的3500个字(包括1000个次常用字),不能看成是现代汉语常用词(其中许多不能单独成词)。如果从文言材料中统计出一批常用字,那情况就不同了,因为文言词是以单音节为主的,所以文言常用字基本上可以算是文言常用词。王力先生为了教学的需要,在主编《古代汉语》时,对《春秋三传》《诗经》《孟子》《庄子》等几部书出现的字作过统计,以在书中出现10次以上的字为标准而适当增减,加上部分汉魏两晋南北朝作品中的常用字,列出1086个字;并注明这些字的常用的意义,作为常用词和文选、通论一起构成《古代汉语》内容的三个部分。这1086个字排除了文言中的生僻字,如“靝”“礿”等;还排除了古今字义完全相同的字,如“人”“手”“笔”“墨”“牛”“羊”等。生僻字出现的次数少,翻检辞书就可以解决问题。古今意义不同的常用字,在阅读文言作品时,经常要接触,如果掌握了它们的意义,就能扫除字词上的一大片障碍,就能开卷读书了。王力先生在文言文教学上的这一改革,克服了过去“讲一篇懂一篇,不讲就不懂了”的弊病,大大地提高了教学效率。他的成功经验,已被大学古汉语教学普遍地采用,同样也适用于中学文言文教学。


关于文言文的教学,王力先生认为,感性认识和理性认识都要,但主要还是感性认识。“就是要下苦功,多读多记,坚持感性和理性结合,这样才能解决问题。”“要读得熟,熟能生巧。所以学习古汉语的最基本要求,就是念三五十篇古文,一二百首唐诗。宁可少些,但要学得精些。”
学习语言的最好办法是生活在那种语言环境中,每天说,每天听,就能很容易地学会。说文言的时代已经距我们很远很远了,后世学文言的人已经找不到那种语言环境了。但是,我们可以通过诵读古人的文章和古人晤对一堂,在一个小的天地里创造出一个学文言的语言环境。诵读时,口耳眼心都能用得上,记得快,能培养文言的语感。需要强调的是,诵读必须在理解词义、了解句式的前提下进行。只有在懂得词义,了解句式特点,像朱熹所说的那样“一字一句,分晓真切”的前提下,让学生反复诵读一篇篇文言作品,才对文言文阅读能力的提高有意义。在理解的基础上诵读,一直读到熟,熟到什么程度?一般来说,一篇课文,提出其中某一句,要能知道出自哪一篇,是什么意思;如果能背诵则更好。“宁可少些,但要学得精些。”这是从较高要求提出的“熟”。王力先生的“熟”也有较低要求的,那就是“小学生读古文,准备他们学不懂,这没有关系,只要熟读了,慢慢地就会懂的”。总的来说是一个“熟”,熟读背诵三五十篇古文,一二百首古诗,是最基本的要求。现行的《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推荐背诵的篇目,小学阶段有古诗75首,初中阶段有古诗40首、古文21篇。《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推荐背诵的篇目有古诗40首、古文20篇。整个中小学教育阶段古诗文的背诵数量,达到了王力先生的基本要求。
要记文言常用词。王力先生说:“我们要把常常见面的词记熟了,学古汉语和学外语一样,要记生字。古代汉语大概有一千到一千二百个常用词,把它像学外文记生字那样地记住,大有好处。”因此,文言文的阅读教学,有一个“重新识字”的问题,所谓“重新识字”,是指那些虽然能读出声音,但不懂得它们在文言中的意义的字,要让学生明白其词义。对于文言常用词的词义,王力先生说:“我们还要记它常用的意义,那些生僻的意义,可以不记它。比如一个字有五个常用的意义和五个生僻的意义,那我们就要去记那五个最常用的意义。”目前中学文言文教学对文言词语的积累,只体现在教材注释和练习中。而这种练习是零碎的,不系统。中学文言文教学没有引入王力先生《古代汉语》里那样一个文言常用词表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