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语言文字 > 党政文献英译的搭配冲突与对策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党政文献英译的搭配冲突与对策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党政文献英译的搭配冲突与对策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党政文献英译的搭配冲突与对策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唐义均著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2018-07-01

书籍编号:30623914

ISBN:9787100160537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437957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语言文字

全书内容:

党政文献英译的搭配冲突与对策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前 言


2013年11月16日发行的一期The Economist刊登了一篇题为Reform in China: Every move you make的文章,文章以连续两个问句开头:DO YOU understand “the three represents” or “the six tightly revolve-arounds?” Have you fully embraced “ecological development civilization” or “socialist modernisation construction?” No, neither have we. (你懂“三个代表”、“六个紧紧围绕”吗?你全盘接受“生态文明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吗?不,我们哪个都不接受。) 文章作者接着对这些概念的评价是opaque and dense(艰涩难懂)。这些概念的“艰涩难懂”,是由异常的词语搭配(lexical collocation)所造成的,这些异常搭配超出了自然英语的典型组合。甚至有些像ecological development civilization这样的组合已经形成了搭配冲突,难以传达出英语母语使用者所能理解的概念。


何为词语搭配?词语搭配是随着计算机技术成熟而发展起来的语料库语言学(corpus linguistics)的一个重大发现。现代词语搭配理论是由Firth(1957)提出的,到1970年,Sinclair等人(1970)利用计算机技术做实证研究,证实并大力发展了这一理论,建立了二十世纪末至今最为重要的语言学分支——语料库语言学。McCarthy & ODell(2005: 3)认为:“搭配是一对或一组经常一起使用的词语。这些组合在本族语使用者听上去很自然,但……往往很难掌握”。有些组合虽然看上去语义、语法并无大碍,但在英语母语使用者听来不是错误的,就是别扭的。例如,形容词fast可与cars 或food 搭配,但就是不能与glance或 meal搭配,能与这两个词搭配的是quick,如 a quick glance/meal。因此,词语搭配极为微妙,需要语言使用者具备敏感的语言直觉(linguistic intuition)。


词语搭配是汉英翻译人员面临的最艰难的课题。例如,“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喊了几十年,每个中国人都耳熟能详,但在自然英语中你不可能看到socialist modernisation construction这样的词语搭配。其主要原因是英汉民族在语言文化、历史发展、宗教信仰、社会制度、意识形态等方方面面的差距,如同中英两国的地理差距之大一样,对同一组翻译对等词(如“文明/civilization”)所赋予的涵义也大相径庭。因此,汉语中可搭配的词项,到英语中不一定能组合。像“生态文明/ecological civilization”这样的逐字翻译及照搬汉语搭配结构,将是非常危险的。轻则“艰涩难懂”,重则改变原文意思。在多数情况下,虽然翻译对等词在单词层面上语义完全相等,但两个或更多的词项组合到一起时,就会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构意义,如“社会安全”照搬到英语中后就成了social security(社会保障),“法制建设”译成legal construction后则是“法律解释”。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那么词语搭配理论对汉英翻译人员有何帮助呢?它至少能指导译者根据左右侧的词项选择恰当的搭配词,产出地道自然的、至少是可接受的目标语。研究人员发现,在动名搭配中,名词决定着动词的选用。放到汉英翻译的语境中,哪怕是同一个汉语动词,也要选用不同的英语词项。例如,“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创造历史”和“创造历史最高水平”这三个短语中均包含一个“创造”,但根据搭配理论,译者需要按照“机会”、“历史”和“最高水平”的英语对等词(opportunity, history, high)分别选用三个不同的英语动词:create new job opportunities, make history和hit/reach an all-time high。如果译者将“创造”统统译成create,那么就难免会产生“艰涩难懂”的译文。


众所周知,正确的词语搭配不仅能实现流利自然的英语,更重要的是能传达出正确的意义或概念。而流利自然的英语储存于译者的心理词库(mental lexicon)中,而不在双语词典里。译文应该是译者心理词库的自然向外流露,而非根据双语词典列出的翻译对等词来拼凑词句。如果译者在用词和结构形式上一味追求词性、词序和词义的机械对应,就会产出从汉语的思维方式来看无懈可击,但从英语的思维方式来分析,在搭配和意义上均存在着问题的 译文。


最后需要声明的一点是,这项研究的目的不是想要挑哪篇译文的毛病,而是要为汉英翻译人员打开一扇窗户:汉英翻译过程中,词语组合应根据英语的搭配规律,而非照搬汉语结构,因为很大一部分英语词项不能随意组合,而是受限制的。如果译者想正确表达源语的意思,就必须遵循这些限制。

缩略词与符号说明


BNC: British National Corpus, 2000.


BOE: Bank of English, Sinclair, 1995.


COBUILD: Collins COBUILD Dictionary on CD-ROM, 2006.


COCA: Corpus of Contemporary American English, Brigham Young University.


CWP: 党政文献汉语语料库.


EWP: 党政文献英语语料库.


LDOAE: Longman Dictionary of American English, 2009.


LDOCE5: Longman Dictionary of Contemporary English on CD-ROM, 5th edition, 2009.


LTP: LTP Dictionary of Selected Collocations, Hill & Lewis, 1997.


MEDAL2: Macmillan English Dictionary for Advanced Learner, 2nd edition, 2007.


Newscorp: News English Corpus.


OCD2: Oxford Collocations Dictionary for Students of English, 2nd edition, 2009.


OLT: Oxford Learners Thesaurus: A Dictionary of Synonyms, 2008.


UKWP: Government White Papers of the United Kingdom.


《辞典》:《英语搭配大辞典》,市川繁治郎,2005.


《朗文》:Longman Dictionary of English Collocations, Benson et al. 1986.


《牛津》:《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第四版。


句尾数字:译例尾部的数字表明其来源文件。例如,“法治建设的国际交流与合作(58-) /international exchange and cooperation in legal construction(58-)”来源于“附录1”中的第58份党政文件,即《2008年中国的法治建设》。

第一章 词语搭配研究综述


第一节 词语搭配定义


英语中的搭配分为语法搭配和词语搭配。语法搭配又叫类联接(colligation),近乎固定,如accuse...of, in honor of, content with等。无论是英语学习者,还是使用者,都对此类搭配十分重视。相比之下,词语搭配相对灵活,如shrug ones shoulders(耸肩)、naked f ire(明火)、need badly(急需)等。此类搭配使用范围更广,在表达概念或思想方面更是举足轻重。然而,词语搭配目前在国内教材、辞书、语法书籍中几无专门论述,教师、学生以及汉英翻译工作者对这一语言现象大都视而不见,但在实际使用中它又无时无刻地存在。例如,在to run red lights中,runred lights构成“动名”搭配句型,两者形影不离。同样,汉语要提到“红灯”,也往往离不开一个“闯”字。


搭配(collocation)也叫习惯搭配,一般是用来指语言中的一种现象,也就是某个词项与其他词项结伴使用的倾向。事实上,Firth(1957: 195)早早地提出了“词语结伴”现象并命名为collocation。他把词与词之间的搭配看作“相互期待(mutual expectancy)”关系,如darknight的关系。用现在的话来说,这种关系实质上是相互吸引的关系。


随后,其他几位著名的语言学家(Halliday 1966; Sinclair 1966; Greenbaum 1970; Mitchel 1971; Stubbs 1995;Baker et al. 2006: 36-37;Crystal 2008: 86)论述并发展了搭配的概念。为了区分语法搭配(grammatical collocation),语言学家们将这类搭配起名为词语搭配(lexical collocation),因为把词语联结在一起的是词语的同现(co-occurrence)关系。但直到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随着计算机技术在语言研究领域的应用,这一语言现象才以无可争议的数据形式摆在我们面前。


除了上述Firth等的初步定义外,其他语言学家都给出了不尽相同的搭配定义。Sinclair (1991: 170)给出了一个具有统计学意义的定义:“词语搭配是指两个或多个词在文本中较短的间距内共同出现这一现象。”他认为,词语同现频次只有达到“统计显著性(statistical signif icance)”时才能称得上搭配。Hoey (1991: 6-7)给出了一个相似的定义:“搭配是某个词项与其他词项的关系,这些词项在该词具体的语篇中出现的频率大于随机几率。”虽然他自己把该定义评价为比Sinclair的定义“更好”,但他同时也承认该定义“往往将方法与目的混为一谈”(Hoey 2005: 3)。与Sinclair持相同看法的还有Strazny。他认为:“假如两个词语彼此同现的概率达到显著的高度,这种现象就叫搭配”(2005: 1185)。Bussmann(1996: 81)对搭配定义的表述虽然不同,但实质与前三者相近。他认为:“从词源上讲,搭配是指词语排列和选择,是指典型的词语组合,这种组合是根据其频繁的同现而建立起来的习惯性语义关系,如dog: bark, dark: night”。他的“典型的词语组合”与“频繁的同现”实质上就是Sinclair“统计显著性”的翻版。


词语同现的频率是搭配的特性之一,但仅这一点也无法解释词语搭配现象的实质。好在Johnson & Johnson (1999: 65)揭示了搭配的另一个特性。他们认为:“搭配是语言的约束力(binding forces)之一,根据词语典型的同现方式组织词汇并显示出词语关系的脉络……搭配是语言特有的,如blue blood(贵族血统)。” Richards & Schmidt (2002: 87) 在承认“搭配是词语经常一起使用的方式”的同时,还强调“(搭配是)指限制词语如何同时使用的一些规则,例如,哪些介词与特定的动词同时出现或哪些动词与名词同时出现。”这两个定义中使用了“约束力”和“限制”两个词,表明词语不能随意组合,必须根据长期以来形成的语言使用习惯或约定俗成来组合,才能确保语言的地道性(idiomaticity)。


语料库语言学还规定,两个词项形成典型的搭配必须满足统计学的要求,也就是说,在节点词左右侧各4个字的间距内两个词项同现频率要达到如下标准:


MI(互信息熵)>2,Jones & Sinclair (1974: 15-61;曲维光等2004)。


互信息熵是指两个词项之间的同现关系。举例说,在一定数量范围内,“吸烟”与“抽烟”达到了统计的显著性,就是词语搭配。如果在相同的范围内检索到了一次“嘬烟”,该同现在汉语中也不能认定为搭配,起码不是典型搭配。同理,英语中,young与infant经常同现,这表明两者具有很高的互信息熵,因此可认定这两个词项在自然英语中是典型搭配。然而,我们不能因为Dickens曾用过old infant (Bleak House)而把这一同现看成是正常的词语搭配。


词语搭配是根据词项之间的语义相容性所形成的同现现象,是有一定范围的。对此,McIntosh (1961) 运用“搭配范围(range)”来描述词语之间相容性的容忍度(tolerance of compatibility)。一个词项的搭配范围即是该词潜在搭配词的总数,也是一个词项在语义上能兼容其他词项的范围。因此,molten(熔化的)的搭配范围或兼容范围包括metal/lava /lead等,但不包括postage,因为这两者之间缺乏语义相容性。

第二节 搭配范围与搭配限制
词语搭配研究的一个重要发现就是搭配限制(collocational restrictions, van Jaarsveld & Dra 2003),也叫同现限制(co-occur-rence restrictions, Allerton 1984; Collinge 1990: 88)。研究人员(Lyons 1977: 262; Palmer 1981: 134; Cruse 1986: 279; Nesselhauf 2005: 19; Oakey 2010)发现:几乎每个词都有其搭配范围(collocational range)。范围是指“可以同某个节点词/node构成典型组合的搭配词数量”(Sinclair et al. 2004: 10)。每个词的搭配范围都有所不同。有些词的搭配范围要比其他词的范围大。例如,shrug的搭配范围就远不如run。总之,“一个词越泛指,其搭配范围越广阔;一个词越特指,其搭配范围越受限”(Baker 1992: 50)。例如,与achievement经常同现或搭配的动词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