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语言文字 > 言文对照古文笔法百篇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言文对照古文笔法百篇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言文对照古文笔法百篇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言文对照古文笔法百篇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胡怀琛著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2018-12-01

书籍编号:30623917

ISBN:9787100160322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18705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语言文字

全书内容:

言文对照古文笔法百篇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出版说明


本馆历来重视教育,自1897年创立迄今,以“昌明教育,开启民智”为宗旨,始终肩负中国新教育出版重任,编辑出版中小学、大学各科教科书,教学参考书,师范用书,移译各国教育书籍,分类编纂,精益求精,尤为教育界所欢迎。


我们确信,无论时代潮流如何变迁,教师始终应当具备丰富的文化知识。语文学科具有基础性和综合性的特点,语文教师尤其需要广泛吸取各类有益的思想文化知识,充实自己的头脑。承载这类知识的图书品种十分丰富。那些为语文教师所公认的经典好书,蕴含着丰富的知识思想和学术价值,值得反复阅读。过去,这些书或以单行本印行,或收入其他丛书,从语文教师文化知识积累角度而言,难成系统,不便于收集和查考。为此,我们在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从满足语文教师专业成长需要出发,选择语文教育相关领域中为学界所公认和熟知的大家经典,汇编成“语文教师小丛书”,陆续编辑,分辑印行,以期相得益彰,蔚为大观,既便于教师研读查考,又有利于文化积累。


晚清教育家张之洞说过:“读书宜有门径。泛滥无归,终身无得;得门而入,事半功倍。”愿这套丛书能够为语文教师指示一条读书的小径。希望海内外教育界、知识界、读书界给我们批评、建议,帮助我们把这套丛书出好。




商务印书馆编辑部


2017年1月

《言文对照古文笔法百篇》导读


杨昊鸥




《言文对照古文笔法百篇》是胡怀琛编著的古文选评本,1930年代由上海大东出版局出版。


胡怀琛是晚清民国时期著名的文士和文学理论家,光绪十二年(1886)生于安徽泾县书香门第之家,幼蒙庭训,早通诗文,具有深厚的传统文化根基。青少年时期深受西学东渐和革命思想的影响,在政治思想和文学观念上具有积极的革新意识。1908年,柳亚子、陈去病等人共同发起成立了革命性质的文学团体南社,胡怀琛即为最初发起者之一。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当年,胡怀琛写作《海天诗话》,是为我国最早专门阐释译诗的文论,被称为“中国比较诗学之滥觞”。二十世纪二十年代,胡怀琛写作并发表刊印了大量的白话文小说,呼应着梁启超所提出的“小说界革命”之风潮,并为白话文运动的兴盛做出了创作实践方面的贡献。1920年,胡适出版中国第一部白话文诗集《尝试集》,胡怀琛发表《读胡适之〈尝试集〉》一文,以胡适的新诗作品为切入点提出对白话诗写作的技术性批评,引发包括刘大白、朱执信、刘伯棠等人参与的文学论战,促进了白话文运动的舆论声势。


1919年起,胡怀琛于江苏省第二师范学院、神州女校、上海专科示范等处任教,开始了白话文学的理论研究与教学工作,后出版多部与白话文学相关的教材、讲义、专著和文学选本。其中,《言文对照古文笔法百篇》就是影响比较大的一部文学选本。1


《言文对照古文笔法百篇》,挑选自先秦至明代著名文言散文一百篇,按照不同的写作技法分为三十二类,每篇文言散文作品之后附录清代著名文章评点家林西仲的点评和少量自己的点评,以及该文的白话文翻译。胡怀琛自身兼有深厚的旧文学(文言诗文)功底和新文学(白话文体)创作实践经验,同时,他还是一位教学经验丰富的国文教师,所以胡怀琛的文学理论大体上具有这样两个特征:一、试图打破新旧文学之间的壁垒,尤其注重汲取旧文学中的营养用以启发、滋养新文学;二、他的文学理论与国文教学实践密切相关,他十分注重理论对写作实践的指导意义,而不是空泛地谈论文艺。《言文对照古文笔法百篇》就是在这样的文学理论思路下编撰而成的。


“笔法”一词,原本是中国传统书法理论中的一个常见的概念。所谓“笔法”有两层含义:一层是笼统地泛指书写的方法,如唐代大书法家颜真卿《张长史十二意笔法记》言:“有群众师张公求笔法,或有得者,皆曰神妙。”2另外一层含义,则是指具体的书写点画技巧,如唐代书法理论家张怀瓘《玉堂禁经》言:“大凡笔法,点画八体,备于‘永’字。……八法起于隶字之始,后汉崔子玉历钟、王以下,传授所用八体该于‘万’字。”3


胡怀琛在《言文对照古文笔法百篇》中所谈到的“笔法”,与上述书法理论中“笔法”的第二层含义相近,主要是指行文中具体的写作技法,而非文体论和风格论这样宏观的理论。本书所择选的古文篇目,篇幅都比较短小。胡怀琛在例言中明确谈到选目标准是“以短简浅显为主,以便领会”。举例而言,本书中选取《史记》的内容,大都不是《史记》中精彩的传记篇章,而是《史记》传文后的简短论赞(论赞九篇,传文节选仅一篇)。再如,唐宋诸文章大家如韩愈、欧阳修、苏轼等人的作品,皆选取篇幅短小的篇目,无一高文大册或长篇大论。这就意味着本书所涉及的写作“笔法”,主体上是针对篇幅相对短小的文体和写作技法而言。


关于“笔法”,我还想谈谈自己的理解。所谓“笔法”的“法”,应当理解为“方法”,而非“法则”。二者的区别在于,“方法”是被后来读者总结而成,“法则”则是先行规定。本书例言说“行文有一定之法。本编共举三十二法,容有未尽乎此;而触类旁通,学者可以隅反”,这里所谓“一定之法”应理解为一些被理论家总结而出的普遍写作方法,而非被什么权威规定的定理法则。须知写作与其他艺术创造一样,其格局与技法总是随时代的发展而变化,汉代文章与先秦文章有所不同,唐宋文章亦与汉代文章有所不同,此《文心雕龙·时序篇》所谓“时运交移,质文代变”之理也。前人总结的“笔法”,可供今人参考、学习,但应当结合自身的时代背景加以融会贯通,切不可奉若圭臬,刻舟求剑。


《言文对照古文笔法百篇》选文一百篇,按写作技法分为三十二类,每个类别都有一个四字技法名称,如“事理驳辩法”“感慨生情法”“抑扬互用法”等。这些名称本身就包含着对该技法的理论提炼,其中有一些被提炼得十分生动准确,对照林西仲的精彩点评,对阅读与写作非常具有启发意义。


本书划分的三十二类文章技法,相互之间并无联系,体例上呈现出一种较为松散的并列关系。在此,我为读者进行简单的梳理归纳,并对其中重要的技法加以简要说明,以便有助于阅读和学习。有必要向读者说明,本书有一些技法的概括并不十分恰当,如“严婉并用法”和“措辞得体法”实际是外交辞令的方法,与写作关系不大;“纯用叙述法”本是史书写作的自然状态,并不是一种写作技法;“驭繁以简法”中谈到的多数是先秦文献,先秦文献因书写条件和写作习惯的限制,大多本来就文辞简省,而非有意如此……另有一些技法如“复笔取神法”“虚字取神法”“步步传神法”等,名目过于抽象,原书又缺乏相关的理论阐释,难以揣摩编者的本意。这些地方需要读者多加甄别,不必唯前人是从。


“事理辩驳法”,脱胎于战国策士纵横术,多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之法进行驳难。


“一字立骨法”,以一核心概念或词汇立论,围点打援,易于营造复沓绵延的论说气势。


“抑扬互用法”,此法有必要结合《史记》传文帮助理解。《史记》传文有映照生辉的文学手法,即常将气质、才能、生平遭遇相近或相反的人合为一传,形成正衬或反衬的文学效果。本书所谓“抑扬互用”法,表面针对《史记》传赞(传文后的人物评论)而言,实则与传文关联紧密,不可不察。


“逐层推论法”,脱胎于战国与汉代经传写法。所谓经传,是围绕经典而生的阐释性著作,故此法带有比较强烈的宣教、注疏意味。


“一气承接法”,此法往往在篇首高举标格,通篇鼓吹成文。


“虚景实写法”,叙写想象之虚境,须向细节处描摹多用力,细节越扎实则越生动。


“跌宕取神法”,在行文中有意识地营造节奏的张弛,强化突出想要表达的核心思想,此法议论、叙述皆可用。


“夹叙夹议法”,此法亦与汉代经传有密切的关系,中国早期的夹叙夹议文体正是汉代经传,因其需要在阐释经典的过程中补叙事件并加以评论,中间穿插引经据典。后世需要结合事件进行评述的文体,如记、序,常用此法。


“匣剑帷灯法”,托事理于寓言,用比喻的方式说明道理。是战国子书常用的手段,因其形式通俗生动,易于扩大学说影响。实则功夫在文章之外,需要对事理本身及世间寻常事物运行机理有通达的知见。


“写景琢句法”,实则引做赋之法入散文。赋文贵字句工整,修辞精美;散文贵气息晓畅。写景散文,常借赋体字句精美以状山河。


“先喻后正法”,亦是战国策士遗风,常于论说之前先讲故事,从故事中引出道理,增强读者接受度,避免空洞说教。


“用笔矫变法”,刻意设立标新立异的观点,是战国策士夺人眼目的炫技之法,也是宋人策论常作惊人之语的方法。


“结处点睛法”,于文章结尾处将观点、立意用清晰简明的句子提炼而出,收束有力,即传统作文“豹尾”之意。


“小题大做法”,与“先喻后正法”近似,由寻常小事引出一番大道理。


“三段分叙法”,此法主要就文章结构而言,尤其对有一定篇幅但不长的文章(数百字)而言较有助益。篇幅短,无法清晰区分层次;篇幅长,则需要更加舒缓的铺排。三段分叙可为篇幅适中的文章提供较好的行文节奏支持。


“谐笑讽刺法”,亦是战国策士遗风,后为明清小品文、现代杂文所吸收继承,多用于针砭时事的内容。


“前后叫应法”,即文章主旨首尾呼应。


“正喻夹写法”,与“先喻后正法”近似,故事与说理相交织,旨在增强说服力。


“狭题宽做法”,此法多用于受人之请的应制文章,将本身较为空洞的内容铺衍成文,常用拉杂恭维和借题发挥的手段。


“宽题狭做法”,此法多用于自我抒怀之作,将大事物、大题材寓于自身的人生经历进行叙写。此处所谓宽、狭,往往就外部世界和个体内心而言。


“托物寓意法”,即取象譬喻,将抽象的人生感悟寄托于生动、具象的事物之中,常用以写作风格轻灵的小品文。


在学习运用这些写作技法的过程中,需要非常注意它们适用的文体和场域。举例而言,脱胎于汉代经传的“逐层推论法”中设问自答的形式带有强烈的宣教意味,比较适合老师对学生、上级对下级的文体,但如果用这种方式写作一般的议论文章,就会显得迂腐和不得体。须知技法是工具性的事物,掌握实用工具的方法固然重要,但前提是首先了解该工具适用的范围。


另外,本书谈到的写作技法中,有很大一部分与议论文体有关。议论文体在中国传统文章学中占有很大的比重,其源流主要有二,一为战国诸子尤其是纵横策士之风,二为宋代科举考试中地位重要的策论。由于古典时代经常会出现信息不对称的情况,所以无论是战国纵横家的辩论,还是宋代文人的笔墨官司,都比较强调言辞惊人,在写作技法上有刻意和夸张的趣向。而在今天这个信息技术时代,人们获取资讯的手段空前发达,所以今天的议论文体比较注重摆事实、讲道理的平实文风。这是时代发展所带来的写作观念古今之别,并非优劣之别,希望读者知晓。


如将胡怀琛编著的《言文对照古文笔法百篇》放在整个中国文学批评史的维度来看待,可以发现本书兼具文学选本和文话的双重性质。


文学选本是中国传统文学观念重要的呈现方式。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文学选本如《昭明文选》《玉台新咏集》《河岳英灵集》《古文辞类纂》《古文观止》等等,都直观地反映着不同时代选家的文学格调与趣向。胡怀琛编著的《言文对照古文笔法百篇》从选文情况来看,主体上选取先秦两汉经史典籍节录和唐宋文章(余仅选少量晋文及明清文),这样的选文思路直承宋代文章学观念而来,4也比较符合明清文章选本的普遍性思路。因其选文后附录林西仲的文章评点,所以本书在选本之中又可以被具体划分到文学选评本的类别中。文章评点之风滥觞于南宋,兴盛于明清,林西仲的文章评点亦带有强烈的明清文章评点家的风格特征,尤其长于文章技法的剖析,这与本书指导写作的编纂用意相吻合。


文话是与诗话、词话性质相近的,专门针对文章批评和文章写作理论建构的理论著作。本书对写作技法进行分类提炼是中国传统文话的常见形式。一般认为中国最早的文话是南宋陈骙的《文则》,而最早对写作细节技法进行分类解析的文话应为南宋孙奕的《履斋示儿编》“文说卷”,后世文话如元代陈绎曾《文说》、明代曾鼎《文式》、明代高琦《文章一贯》、清代王元启《惺斋论文》、清代李元春《四书文法摘要》……都不同程度地采用了这样的形式。5


可见,本书虽然出版于民国时期,但核心的观念和思路仍然是从中国传统文学理论之中延续而来。读者如能对中国传统的文学选本和文话有一定的了解,将会大大加深对本书的理解。


胡怀琛编著的《言文对照古文笔法百篇》在当时并不是孤立的存在,与之性质相近的书籍还有很多。早在1882年,即有李扶九选编、黄仁黻修订的《古文笔法百篇》刻本行世,该书题为“笔法”,实际上涉及许多写作风格论方面的内容,其类目如“旷达”“感慨”“雄伟”“奇异”“华丽”等,并不专注于研究写作的细节技法。此书在十九世纪二十年代由上海进步书局重印,或对胡怀琛编《言文对照古文笔法百篇》有一定影响。再如,上海世界书局于1926年出版署名为上海世界书局编辑所的同题书籍《言文对照古文笔法百篇》。上海世界书局这本《言文对照古文笔法百篇》采用了分文体选文,以文体对照写作技法的形式进行编排。例如“史论”文体下选文若干篇,分别对应“驳难本题法”“回护题意法”“翻空出奇法”等。由于中国古典文章文体种类繁多,将写作原理和写作技法按文体分类是中国传统诗文评的常见思路,许多著名的传统诗文评经典著作都采用了文体与技法相对照的方式,如《文心雕龙》《文章辨体》《文体明辨序说》等。而胡怀琛编著的《言文对照古文笔法百篇》则打破了这种观念,往往将不同文体的文章按相同技法归为一类。
例如,“虚境实写法”下选陶渊明《桃花源记》和苏轼《后赤壁赋》二文。如按传统的诗文评观念,“记”体文和“赋”体文肯定是选不到一类去的。然而,苏轼是破体为文的写作高手,他的《后赤壁赋》虽题为“赋”,文章内容却是“记”体的写法。更重要的是,两篇文章都包含着作者瑰奇的幻境想象和细腻的实景笔触,将二文按相同技法归为一类是非常适当的。
再如“逐层推论法”中除节选《左传》和《穀梁传》传文之外,还特别选入了韩愈的《获麟解》,这是很有文学见地的编排。其所选《左传》和《穀梁传》因具有经传文体的特性,所以在文章形态上相应地具有设问自答、层层推进的形式。“解”体文肇始于汉代扬雄《解嘲》文,本是从汉赋主客问答体中脱胎而来,在形式上本与经传设问有一定的相似性,韩愈的另一篇名文《进学解》就是采用了这种形式。表面上《获麟解》并没有在行文上采用这种设问自答的形式,似乎不应划为一类。但实际上,《获麟解》在针对具体问题的辨析上由表及里,层层推进,与本类中所选其它经传文体的写作技法在内核上是接近的。这样的编排,为我们不着皮相地化用古代典籍的写作技法提供了良好的思路和启发。
另外,唐文治于1925年编纂出版的《国文经纬贯通大义》6与这本《言文对照古文笔法百篇》在性质上也比较接近。《国文经纬贯通大义》将选文按文章技法分为四十四类,每类技法下对该技法进行了扼要的理论阐释,说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