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文化 > 现代民俗学的视野与方向:民俗主义·本真性·公共民俗学·日常生活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现代民俗学的视野与方向:民俗主义·本真性·公共民俗学·日常生活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现代民俗学的视野与方向:民俗主义·本真性·公共民俗学·日常生活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现代民俗学的视野与方向:民俗主义·本真性·公共民俗学·日常生活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周星著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2018-04-01

书籍编号:30623922

ISBN:9787100159722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921180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文化

全书内容:

现代民俗学的视野与方向:民俗主义·本真性·公共民俗学·日常生活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导言:现代民俗学的视野与方向

选编本书的初衷

民俗学是现代人文及社会科学的重要部门之一,但它在几乎所有国家,都是和母语、国粹、浪漫主义、民族精神、传统文化相联系的,并因此构成各自国家内部文化民族主义的基石,成为其文化自豪感的源泉。或许正是由于这个缘故,民俗学同时又总被认为是没有理论的,例如,在中国,民俗学经常被文化人类学、社会学、历史学等近邻兄弟学科目为只有学科建构,没有理论建树。一般来说,民俗学作为民族国家的学问,经常会因为囿于或满足、陶醉于民族主义的意识形态而较少有动力去追求超然和具有普世性的理论,或许也可以说,民俗学在各个民族国家的文化—学术体系内滋生和成长,较难形成自由质疑和批评的学术氛围,较难形成有效和大面积的国际学术交流,自然也就难以形成世界范围内共享的概念和理论。或者各国的民俗学即便多少形成了一些理论性思考,诸如美国民俗学的表演理论、柳田国男的“方言周圈论”等,除少数情形之外,往往也大都是在各自国家内部被消化;当它主要是和各自国家内部的文化政策、民族主义以及社会情势相结合时,这些理论自然也就较难对其他文化圈的民俗文化事象有多少解释力。
20世纪60年代,德国民俗学提出“民俗主义”的概念,试图用它来描述现代社会里更为多样化的民俗文化现象,这个概念难得地引起了各国民俗学者的关注,并先后影响到欧洲其他国家,进而也传播到美国,扩展其影响力到日本和中国,现在,它已成为为数不多的国际民俗学界可以通约的关键词之一。民俗主义的概念及其相关的学术讨论之所以值得重视,是因为它较好地揭示了现代社会中无数民俗文化事象的常态,就此而论,民俗主义概念可以说是民俗学对现代社会的一种对应。20世纪五六十年代以前,世界范围的和平、发展与全球化,当然还有各国现代化的进程,促使在几乎所有国家和地区均出现了大面积的文化商品化和产业化的趋势,市民社会和消费主义,还有现代媒体与大众文化等,均把传统民俗学视为对象的那些范畴几乎全都裹挟了进来,日益形成了全新的民俗文化的事象群,它们不再只是民众日常生活于其中并为人们提供人生意义的民俗,它们还直接就是人们消费之物和鉴赏之物。长期以来,从事建构民族国家之神圣性和自豪感的传统民俗学,当面对普通百姓的现代日常生活与消费民俗的各种活动时,无法采用既有的概念和研究范式做出及时和有效的应对,于是,它在各国均相继陷入到学科存废的危机状态。
由于民俗主义这一概念及其相关的学术讨论揭示了现代社会中民俗文化事象的基本常态,因此,它便成为以德国为首的各国民俗学迈向现代民俗学的一个重要契机。无数脱离了原先的母体、时空文脉和意义、功能的民俗或其碎片,得以在全新的社会状况之下和新的文化脉络之中被消费、展示、演出、利用,被重组、再编、混搭和自由组合,并因此具备了全新的意义、功能、目的以及价值。由此产生的民俗文化现象,便是民俗主义。在现代社会,包括很多貌似传统的事象,也不再具备其原有的意义和功能,而是和现代社会的科技生活彼此渗透,在现代社会的日常生活中重新被赋予新的位置,获得了新的功能和意义。承认、正视和接受民俗主义现象的常态化,在某种意义上,也正是各国现代民俗学的起点。借由对民俗主义概念和相关问题的深入探讨,各国民俗学均在不同程度上实现了转型或转向。
中国民俗学也是伴随着近代民族国家的发展成长起来的,它曾经“眼光向下”,发现了人民和他们的创作,为中国知识界带来了变革;它也曾历经阶级革命的、科学主义的、民族主义的以及现代化的等各种意识形态的洗礼,如今仍在国家的文化建设事业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社会及文化的发展日新月异,城市化、市场经济、互联网和全球化日甚一日地改变着中国。毫无疑问,各种形态的民俗主义现象在中国也是无所不在地大面积发生,不断地形塑着当代中国社会的民众日常生活和民俗文化形貌。中国民俗学以其现有的理念、范畴和学术话语体系,以及分析研究的框架等,在面对如此巨变而又富于多样性的现实状况感到捉襟见肘,实在不足为奇。民俗学是沉溺于乡愁、持续地礼赞传统、固守本质主义的信念,自言自语地反复陈述地方、族群或民族国家的文化荣耀,满足于在民族国家的学问这一框架之内的自我复制与建构,还是直面现实的中国当下这个充满生机与活力的、公民大众的以及由消费生活所主导的社会,积极地关照和回应亿万民众在其日常生活中的各种文化实践?中国民俗学正在纠结于成长为现代民俗学的诸多烦恼。
因此,本书以民俗主义为线索,试图整合国际民俗学的相关学术资源,并将其以主题相对集中的方式提供给中国民俗学界的同事和朋友,以及关心现当代中国社会及文化相关诸问题的读者,以助力于中国民俗学的现代转型。但在中国宣扬和普及民俗主义的概念及其研究视角,并不是目的。我们的目的是推动中国民俗学拓展自己的国际化视野,并促使它正视中国当代社会及文化的各种鲜活的现实,亦即无所不在、无时不在的“民俗主义化”的社会文化常态,唯有如此,中国民俗学的升级换代并成长为不再一味地朝后看,而是真正地朝当下看的现代民俗学,才有可能。我们认为,中国的现代民俗学在具备国际化视野的同时,还应该持续不断地积累本土民俗学的学术研究实践,而这样的学术研究实践正好可以从对民俗主义现象的研究起步,进而摸索中国现代民俗学在不久的未来所应迈进的朝向。这便是我们选编本书的初衷。
本书共分为六个单元,依次为民俗主义与德国民俗学、民俗主义在日本、民俗主义在中国、民俗主义与本真性、公共民俗学、追问现代社会的日常生活。

民俗主义与德国民俗学

第一单元“民俗主义和德国民俗学”,由7篇论文组成,简要介绍德国民俗学对民俗主义的界定及相关讨论的经过与成果。
汉斯·莫泽分别于1962年和1964年发表的两篇描述性论文,在德国民俗学界率先集中地指出了民俗主义现象的大面积存在及其意义,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论当代民俗主义》描述了德国以及欧洲多国,甚至还涉及亚洲、北美等地区,在艺术、文化政策、旅游等领域以及各种商业形式中对民俗的广泛应用。莫泽对此类“应用民俗学”采用了更为简短、实用的称谓,即“民俗主义”(Folklorismus)来概括。他给民俗主义的定义是:不断增长的对“民间”的兴趣,并在实践上满足和加强这个兴趣,包括对尚存的传统形式朝一定方向上培育,自主独立或人为地改变其形式,美化或夸大,然后在缺少真实本体之处,用民间传统予以补充,如此自由创造的目的是为社会提供一个真实和伪造的混合体。出于各种目的对传统的越位,内含着发明和创造的民间印记;二手民俗的传播和演示等,明确体现在民俗主义的各种典型例证之中。莫泽虽然提及艺术的,特别是音乐的民俗主义,但他集中观察的却是在旅游产业影响下和由于大众传媒的需求而促成的民俗主义。虽然莫泽对民俗主义的关注,在某种意义上,为德国民俗学确立现代取向奠定了基础,但他却倾向于认为,民俗主义的兴盛覆盖和窒息了尚存的真正的民俗,并将危及民俗学这一学科,为此,他强调民俗学应该注重资料研究和资料考证的必要性。《民俗主义作为民俗学研究的问题》是其1962年论文获得热烈反响之后进一步展开描述的论文。莫泽此文特别提出民俗学者在田野调查中遇到的困境:连以前那些值得信赖的老人,现在也不能确定他们提供的资料是来自“可靠”的口头传承,还是随便来自其他渠道。这意味着民俗学者已经无法避免在田野工作中遭遇民俗主义。莫泽进一步说明了民俗成分的利用和滥用所存在的多种形式,并把它们归结在中性的民俗主义概念之中。莫泽认为,就民俗主义现象进行专门研究对民俗学很有意义。同时,还有必要将民俗主义视为跨时代的现象,将其作为传统构成的重要因素来认识和评价。他指出,如果民俗学要走出浪漫的构想,想对过去和现在的民间文化获得真实的认识,那么,它对传统的研究就不应忽视民俗主义的发展轨迹。
赫尔曼·鲍辛格是促使莫泽的民俗主义概念得以普及,并促使有关民俗主义的学术讨论真正具备了民俗学学术价值的德国民俗学家。在《关于民俗主义批评的批评》一文中,鲍辛格批评了对于民俗主义采取沉默的蔑视态度,他通过若干案例导出一些有关民俗主义的推论,这些推论极大提升了民俗主义相关讨论的学术性。例如,把民俗主义定义为是对昔日民俗的应用;所谓第一手和第二手的传统常常相互交织;不应简单地认为所有民俗主义都倾向于商业化;应该从个案中进行调查,以研究民俗主义表现的功能;现有的民俗主义批评常常只看到一个方面,无视由于视角不同而感受到的功能差异;民俗主义是角色期待的产物;反对民俗主义、追求“本来的民间文化”,就将进入自闭的圈子,但其中仍不可避免地存在着民俗主义的发展;民俗主义和民俗主义批评在很大程度上是一致的。这些推论简洁而又一针见血。鲍辛格认为,对于民俗主义这个概念的贬义性使用和对其商业化背景的想象,会从整体上妨碍民俗学家对民俗主义现象的形式和功能进行深入探究。《民俗主义》是鲍辛格于1984年为《童话百科全书》写的词条,其中对民俗主义给出了新的定义:在一个与其原初语境相异的语境中使用民俗(Folklore)的素材和风格元素。鲍辛格分析了民俗主义概念的历史和多义性,归纳了由莫泽发起的民俗主义相关讨论所主要涉及的问题,诸如常被当事人所征用的“真实”范畴的可疑性;民俗学对民俗主义的贡献;民俗主义在政治上的可被利用性等。鲍辛格认为,民俗主义不是一个分析性的,而是一个带有批判意味的描述性概念,它首先带有启发性的价值。
东德民俗学者海尔曼·斯特洛巴赫发表于1982年的长篇论文《民俗—民俗保护—民俗主义——趋势、疑点与提问》,可被视为东德民俗学者对西德民俗学中有关民俗主义讨论的正面回应。斯特洛巴赫认为,社会主义的文化实践要求将人类有史以来所有内涵着民主的、人道的和进步性要素的文化遗产均予以批判性的融受和生产性的内化,通过将其嵌入及形塑于社会主义文化的发展过程来铸就社会主义的生活方式。这个过程同时就是“民俗保护”,目的在于丰富当今的文化实践和满足人民“自我实现”的需求。作者主张对民俗主义概念的使用,不能脱离文化过程所处的具体社会环境,但他也试图在更为广阔的社会、历史、文化及意识形态背景下去理解民俗主义概念及相关问题。他强调指出,以民间文化传统的展演为基本特征的民俗主义并非最近才有的现象,而是文化史的常态。他批评鲍辛格虽然正确地描述了民俗主义在西方的“产业”背景,却未能对垄断资本主义作为一种经济—社会制度展开批评,因此也就无法明确揭示商业利用民间传承乃是资本利用的结果。斯特洛巴赫对于民俗主义讨论中一个默然潜在的认知,亦即将民俗文化的所谓原生和次生姿态的存在及其相互对立视为出发点进行了深刻的批评。他倾向于认为,民俗主义概念有明显的歧义性,因而也具有明显的局限性,它难以概括民俗主义非常多样性的表现方式。
美国学者古提斯·史密什发表于1999年的论文《民俗主义再检省》,重新检讨了民俗主义概念的历史及其内涵的多义性,考察了民俗主义的多种定义,拓展了民俗主义的讨论。作者没有局限于西方学术界通常依据莫泽和赫尔曼·鲍辛格的解说,而是引述国际文献把民俗主义概念的缘起追溯到20世纪30年代苏联的苏维埃民俗学。在承认苏联民俗学者将民俗主义视为民俗的适应、再生产与变迁过程这一定义的理论性意义的基础上,比较了东西方民俗主义概念的异同,指出西方学者通常将民俗主义与商业语境相联系,而苏联东欧学者则多将民俗主义与政府主导的文化项目相联系。古提斯·史密什的贡献在于将民俗主义与民族国家的民族主义,以及各族群的认同相联系,认为民俗主义这一术语能够从功能上加以定义,因为它显示了对民俗的有目的的运用,如使之成为族群、区域或民族(国家)文化的象征等,就此而论,民俗主义的历史恰恰触及到民俗学的学术根源,因此,这个术语对于民俗学来说是不可缺少的关键词。
王霄冰的论文《民俗主义与德国民俗学》应被视为本单元的总结。论文对莫泽的问题提起、鲍辛格的理论贡献以及此后德国民俗学界有关民俗主义相关讨论的诸多进展,包括东德学者的批评等,进行了颇为系统的梳理,线条清晰而又简洁明了。作者尤其强调了民俗主义概念及其相关学术讨论对于德国民俗学的现代转型与学科发展所产生的重大而又积极的影响,以及对于当代中国民俗学所可能具有的参鉴价值。

民俗主义在日本

第二单元“民俗主义在日本”,由10篇论文组成。
20世纪90年代初,德国民俗学有关民俗主义概念的讨论经由河野真等民俗学者的努力被介绍到日本,随即引起了广泛关注。在某种意义上,这是由于日本民俗学既有的概念、理论和方法已经无法应对和解释当今日本现代社会中各种复杂而又丰富的民俗文化现象。所以,民俗主义提供的视角和思路自然受到欢迎,并很快被部分民俗学家应用于他们的个案研究实践。2003年日本民俗学会机关刊物《日本民俗学》推出“民俗主义”研究专号,收录了14篇或介绍欧美民俗主义研究成果,或采用民俗主义视角研究现代日本社会各种民俗主义事象的论文,堪称是日本民俗学有关民俗主义研究的一个阶段性的总结。为此次民俗主义研究专号提供支持的是2001—2004年由岩本通弥教授主持的大型国家课题:“文化政策、传统文化产业与民俗主义:活用‘民俗文化’和振兴地方的相关问题”。从该课题的最终报告书可知,其由“关于文化政策与文化行政”、“文化遗产产业与观光”、“在地的逻辑与民俗主义”、“民俗学关于‘文化’诸问题的探讨”等主题构成,反映了日本民俗学的民俗主义研究成果已经具备相当的广度与深度。本单元分别译自民俗主义研究专号及河野真等民俗学家的研究论述,力争较为全面地反映日本民俗学这方面的研究状况。
《从民俗主义看今日的民俗文化——来自德国民俗学的视野》,是河野真向日本民俗学界介绍德国民俗主义概念及相关讨论的重要论文之一。论文深入浅出地解说了战后德国民俗学发生的重大变迁,尤其是它在从专门关注传统农村社会到具备研究现代社会的能力的过程中实现的“起飞”,以及民俗主义在这一过程中具有的意义。他有的放矢地针对日本的现状,通过解说民俗主义的理念来批评日本民俗学对现实生活中随处可见的民俗主义现象的熟视无睹。河野真指出,正是因为在思考我们身边世界的实际状况时,民俗主义概念具有高度的有效性,所以,才想把它介绍到日本。他列举大量事例,包括节日行事、民俗艺能、民俗文化遗产、博物馆和资料馆、民俗性要素的商品,以及保护方言运动、“故乡祭”和文化政策等,认为所有这些现象均能从民俗主义的概念来予以理解。
河野真的《民俗文化的现在——从民俗主义思考现代社会》一文,从民俗主义的概念出发,对现代日本社会颇为典型的两个具体事例详加分析,指出现代社会的各种事象既有包含民俗要素的,也有不包含民俗要素的,但民俗学家往往只限于关注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