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语言文字 > 学点音韵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学点音韵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学点音韵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学点音韵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唐作藩著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2018-02-01

书籍编号:30623944

ISBN:9787100157346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51367

版次: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语言文字

全书内容:

学点音韵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前 言




伯慧兄主编一套新的语言文字学通俗读物丛书,以传播、普及语言文字学知识。这个创意很好,我非常赞成和拥护。我们的师辈王力先生、吕叔湘先生都非常重视语言文字学的普及工作,并且身体力行,把普及与提高结合起来,都做得很出色,硕果累累,贡献巨大。记得20世纪50年代中期他们专题讨论过如何普及语言学基础知识的问题,吕先生曾建议王力先生写一本音韵学的通俗读物,当时王先生比较忙,而我正在学习汉语史、音韵学,他就要求我边学习,边写作。于是,在他的指导下,我写了那本《汉语音韵学常识》(1958年)小册子。从此,我也立下一个志愿,就是想要通过教学与研究对向来被视为“绝学”的音韵学,加以传播与普及。半个多世纪以来我一直在朝着这一方向努力。20世纪80年代在王力先生的关怀下,出版《上古音手册》和《音韵学教程》;20世纪90年代在王均先生的鼓励下写了《普通话语音史话》(后收入曹先擢先生主编的《百种语文小丛书》)。虽已做了一些工作,但离先师的要求还差得很远,还须继续努力。伯慧兄主编这套“大家小书”,约我写稿,我感到很高兴,但我不配称“大家”,实在很惭愧。好在伯慧兄给“大家”一词的解释是“给大家的读物”,这还差不多。


《学点音韵学》这本小书的主要内容,是20世纪80年代初我应邀在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参加其选修课“中国古代文化史讲座”的部分讲课稿,当时参加讲授这门课程的有王力、谭其骧、任继愈、启功、杨伯峻、冀淑英、陈晓中、李学勤、左言东、许嘉璐、葛剑雄等12位先生。这虽然是一门普及性的选修课,但收效大,影响深,讲稿曾由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出版社结集出版,并多次印刷。2003年又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过一次。


此次将本人所讲《学点音韵学》作为“小书”的基础,除进行了补订之外,还收录了一些有关应用音韵学性质的内容,即讨论古籍中某些字词的读音问题的短文和两则音韵学故事。虽然也多是发表过的,但乘此机会集结在一起,希望能实现主编伯慧兄的“语言文字学‘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的理念”,对帮助读者“掌握语文知识,提高语文水平”起一点点作用。不当之处,请批评指正。


           唐作藩


2011年1月20日于北京蓝旗营寓所





我国传统语言文字学始称“小学”。它包括文字、音韵、训诂三个部分。音韵学是学习和研究古代汉语与汉语历史发展的基础。所以,学点音韵学,对学习古代汉语,乃至进一步深入研究古代历史文化都有重要的意义。

一、古今语音的异同




通过学习古代汉语,我们对古代汉语的词汇、词义与现代汉语的词汇、词义的不同以及古代汉语的词类、句法与现代汉语的差异等,已经有所了解。那么,古代汉语的语音与现代汉语的语音有没有差别呢?我们诵读古书完全可以用现代普通话或者自己的方言,这似乎表明汉语的语音没有什么古今的不同,人们也似乎不需要去了解这个问题。


这实际是一种误解。我们知道,语音是语言的形式。古代汉语和现代汉语一样,也包含语音、词汇和语法三个要素,学习古代汉语,只掌握它的词汇和语法特点而不了解它的语音,是不全面的,也是不可能深入的。比如,古书里的假借问题,看来是一个文字或词汇问题,实质上是个语音的问题。例如,《愚公移山》里“河曲智叟亡以应”的“亡”,通“无”,读;又如,《孙膑》中有句“今梁(魏)赵相攻,轻兵锐卒必竭于外,老弱罢于内”,其中,“罢”字不读,假借为“疲”,读。为什么今天读音完全不同的“亡”可以假借为“无”,“罢”可以假借为“疲”呢?因为它们的古音分别相同或相近,故称“古音通假”。所以,不懂古音就难以识破古书中的假借字,难以判断什么地方是假借,什么地方用的是本字。本来语言是个整体,词汇、语法和语音都有密切关系。古代的散文有语音的问题,古代的诗赋韵文还都有声律、押韵的问题,这更需要古音知识,更需要懂一点研究古音的音韵学。


学习音韵学,以掌握一点古音知识,首先要树立发展的观点,真正认识到古音不同于今音。下面我们就主要来谈谈古今音的差别。


现代汉语中,语音以音节为基本结构,一个音节写出来就是一个汉字。每个字音又都可以分为声母和韵母两部分。如普通话中“电”这个字,用拼音字母拼写下来就是diàn,其中,d是声母,ian是韵母。现代普通话共有22个声母(包括零声母),35个韵母。此外,汉语音节都有音高的变化,这就是声调。如“颠”和“电”,声母、韵母都相同,但声调不同,“颠”是阴平,“电”是去声。普通话有阴平、阳平、上声和去声四个声调。各地方言的声调,一般要比普通话复杂一些。语音最富有系统性。古代汉语语音与现代语音的差别也表现在字音的声母、韵母和声调三个方面。


我们先谈谈古今韵母的不同,因为这方面比较容易察觉出来。例如,唐代诗人杜甫的一首七言律诗《登高》: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诗歌的特点之一就是押韵。韵脚一般在双句的末一字,七言律诗的首句也往往入韵。所以,这首《登高》的韵脚是“哀、回、来、台、杯”。这五个字用现代普通话读起来,“哀、来、台”的韵母是ai,“回”的韵母是ui,“杯”的韵母是ei。三个韵母,主要元音也不一样。从现代诗韵的角度看,它们是不能互相押韵的,或者说是一种不标准的用韵。但在一千多年前的唐代这却是一种标准的押韵,因为这五个韵脚字在中古诗韵里同属一个韵。同韵就意味着主要元音和韵尾相同。我们知道,字音的韵母最完备的包括介音、主要元音和韵尾三部分,如“电”diàn的韵母,有介音i、主要元音a和韵尾n。有的字音的韵母没有介音(如“来”lái的韵母ai)或韵尾(如“别”bié的韵母ie),或者介音、韵尾都没有(如“大”的韵母a)。但主要元音是不可缺少的。押韵的要求一般是主要元音和韵尾相同,不要求介音一致。这是“韵”和“韵母”两个概念的重要差别,即韵只要求主要元音和韵尾一致,而韵母还要看介音是否相同,所以,同韵并不等于同韵母。例如,李白的七绝《早发白帝城》: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这首诗的韵脚“间、还、山”,韵母分别是ianuanan,介音不同,韵母不同,但它们的主要元音和韵尾都是an,所以是同韵,可以互相押韵。在古代诗韵“平水韵”里同属于平声删韵。杜甫《登高》的韵脚“哀、回、来、台、杯”,在“平水韵”里则同属于平声灰韵。这说明它们在唐代诗韵里,其主要元音和韵尾也是相同的。不同的地方只在介音。现代普通话中“哀、来、台”的韵母读ai,“回”读ui,“杯”读ei,主要元音已不同了。这是语音演变的结果。现在有的南方方言尚未发生这种变化,“回”念huai,“杯”读bai,与“哀、来、台”等同韵。


时代越早,语音变化越大。例如,两千多年前的《诗经·周南·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这首诗用现代普通话读来,首章的韵脚“鸠、洲、逑”是同韵的,第二章的前四句的韵脚“流、求”韵母都是iou,自然也同韵。但是第二章后四句的韵脚“得、侧”和“服”,现在读来,主要元音不同,一是e,一是u,差别很大。第三章的韵脚“采”和“友”、“芼”和“乐”,现在读起来,不仅主要元音不同,韵尾也不一样。不仅现代普通话不同韵,各地方言读来同韵的恐怕也不多。这是因为《诗经》的时代距离现代久远,语音的变化更大。其实汉魏时代的人读《诗经》就已经感到有些韵脚不押韵了。在基本上是反映隋唐时代语音的古诗韵“平水韵”里,这些字也属于不同的韵,如“得、侧”属职韵,而“服”在屋韵;“采”在贿韵,而“友”归有韵;“芼”属号韵,而“乐”在药韵,也是不能互相押韵的。这是因为隋唐时代距离《诗经》时代也有一千多年了,汉语的韵母系统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但自南北朝以来,一些研究、注释《诗经》的人由于不懂得这种不押韵的现象是语音发生变化的结果,因而提出一些不正确的解释。比如,宋代的理学家朱熹在他所著的《诗集传》中打破了对《毛诗序》的迷信,他在解释《诗经》方面是有创见、有成绩的,但对后代读起来不押韵的字所注的“叶(xié)音”却是错误的。例如,上面举的《周南·关雎》篇,朱熹于第二章“寤寐思服”的“服”字下注“叶蒲北反”,第三章“左右采之”的“采”字下注“叶此履反”,“琴瑟友之”的“友”字下注“叶羽已反”,“左右芼之”的“芼”字下注“莫报反,叶音邈”。朱熹认为,在《诗经》时代,“服”字读音跟后代一样是念“”的,为了和上句的“得”和下句的“侧”押韵,临时改读为(即蒲北反的切音)。同样“采”字临时改读为,“友”字改读为,这样“采”和“友”就协韵了。“芼”本读mào(莫报反),临时改读为miǎo,这样可以与下句的“乐”协韵。朱熹“叶音说”的出发点就是古今语音是相同的,《诗经》用字为了押韵可以随意改读。所以,同一个字意义上并没有什么不同,朱熹也可以根据上句或下句的韵脚,任意改读。比如,同一个“友”字,在《关雎》篇里改读为“羽已反”,而在《邶风·匏有苦葉》第四章“招招舟子,人涉卬否?人涉卬否?卬须我友”里,“友”字又为“叶羽轨反”了。“羽已反”的“已”和“羽轨反”的“轨”,不仅有开合的区别,而且在上古是属于两个不同韵部的字,主要元音也是不同的。因为朱熹缺乏历史的观点,不懂得古韵不同于今韵,所以,他的“叶音说”是错误的。我们今天注释《诗经》,就不要再采用朱熹的“叶音”了。


关于古今声母的不同,也是不难领会的。古代有一种“双声诗”,整首诗用的全是声母相同的字,接近一种文字游戏,但可以拿来考查古今声母的不同。例如,南齐王融有一首五言双声诗,诗文是:


园蘅眩红学点音韵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湖荇学点音韵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黄花。


回鹤横淮翰,远越合云霞。


这20个字用现代普通话读来,有h、x和零声母三类声母,即“蘅、红、湖、黄、花、回、鹤、横、淮、翰、合”等读h,“眩、荇、霞”读x,其他“园、学点音韵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学点音韵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远、越、云”读零声母,这些字的古声母是一个h的浊音(只有“学点音韵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字例外),现代普通话的h、x和零声母的读音,都是由这个h的浊音分化、演变而来的。


汉字不是拼音文字,古代又没有音标符号,从唐末开始用汉字来表示声母,叫做“字母”。从敦煌发现的文献了解到,唐末僧人守温曾创制三十字母,以表示三十个声母。后来宋人又在此基础上增订为三十六字母。这就是“帮滂並明、非敷奉微、端透定泥来、知彻澄娘、精清从心邪、照穿床审禅日、见溪群疑、晓匣影喻”。音韵学上按照它们发音时声带是否颤动分为清、浊两类。清类的塞音、塞擦音由于有送气和不送气的区别,所以,又分为次清(送气的)和全清(不送气的)。古代浊的塞音、塞擦音都是不送气的,所以叫全浊。次浊指鼻音、边音和半元音。擦音(如心、邪)没有送气、不送气的区别,所以只分清、浊,也有学者把它们分别归入全清与全浊的。音韵学上还按照三十六字母的发音部位的不同分为唇、舌、齿、牙、喉,叫做“五音”。其中,唇音又分为重唇(双唇音)和轻唇(唇齿音),舌音又分为舌头音(舌尖中音)和舌上音(舌面前音),齿音又分为齿头音(舌尖前音)和正齿音(舌葉音),此外,还分出一个半舌音(舌尖边音)和一个半齿音(鼻齿音),所以又有“七音”和“九音”的说法。从现代语音学的角度来看,这些传统的名词术语虽然不甚科学,但在音韵学上已长期习惯地运用下来了,并可以用现代语音学去解释清楚,赋予它科学的含义,所以,我们要学习它、掌握它。参看下表:








































































































    清浊


发音部位


全清


次清


全浊


次浊


次清


次浊


唇音


重唇






轻唇






舌音


舌头






舌上






齿音


齿头







正齿



穿





牙音






喉音






半舌音



半齿音



这三十六个字母基本上反映了唐宋间汉语的声母系统。每个字母代表一个声母。根据现代学者的研究,我们大致可以了解这三十六个声母的读音。比如重唇的帮母,与现代普通话的b相当,滂母相当于p。並母是现代汉语所没有的,它是一个带音的不送气的(即全浊)双唇音,拼音方案没有和它相当的字母,我们可以用b\"来表示。古代以“並”作声母的字如“皮、蒲、频、旁、被、部、背、彭、病、拔、勃”,这些字的声母,现代普通话有的读p,有的读b,都清音化了;古代其他的全浊塞音、塞擦音“奉、定、澄、从、床、群”和浊擦音“邪、禅、匣”,现代也都清音化了。这是古今声母不同的突出表现。


声调方面的古今差别也很大。据史书记载,南北朝时沈约、周颙等人发现了汉语里有四声的区别,他们定名为平、上、去、入,当时汉字的读音都不超出于这四个调类,至于四声的具体调值,现在已无从考证了。古代平、上、去、入四个调类,到现代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代普通话的声调是阴平、阳平、上声和去声。阴平和阳平大都是由古代的平声分化而来的。例如,李白的《早发白帝城》:

二、古音概说


这里所谓的“古音”,是指古代汉族书面语言的语音。
汉族的书面语最早见于三千多年前殷商时代的甲骨文,但甲骨文反映的古音材料很少,难以看出当时的语音特点。所以,我们讨论的古音是从两周时代说起的。从周秦到现代也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其间汉语语音也在不断地发展变化。根据现有的研究成果,我们可以把汉语语音的发展历史大致分为上古、中古、近古和现代四个时期。现代语音是指以北京音系为标准音的现代汉语的语音。古代三个时期,一般是指以周代《诗经》音为代表的先秦两汉的上古音,以隋代《切韵》音系为代表的南北朝到唐宋的中古音,以及以元代《中原音韵》为代表的近古音(也称“近代音”)。
就学习古代汉语来说,掌握上古音是用处最多、作用最大的。但从学习音韵学来说,中古的《切韵》音系又是基础。前人就是在《切韵》的基础上,上溯古音,下推今音的。所以,我们这节讲“古音概说”,先介绍一点中古《切韵》音的知识,然后讨论上古音。
《切韵》是隋代解决南北朝的分裂局面、统一全国之后新编的一部韵书。韵书是按韵编排的,是供诗人选字用韵的。《切韵》的作者有颜之推、萧该、卢思道、刘臻、魏渊、李若、辛德源、薛道衡等八人,执笔的是陆法言。由于这些作者大都是当时著名的士大夫,所以,《切韵》编写出来以后,很有影响,受到文人的广泛推崇,唐宋王朝都用它作为科举取士的标准。后来为《切韵》增字加注的人不少。著名的有唐代王仁煦的《刊谬补缺切韵》,孙愐的《唐韵》和宋代陈彭年、丘雍等的《广韵》。字数不断增加,篇幅不断扩大,书名也改了,但体例和音系基本上没有什么变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