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语言文字 > 傳世文獻與出土文獻的歷時句法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傳世文獻與出土文獻的歷時句法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傳世文獻與出土文獻的歷時句法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傳世文獻與出土文獻的歷時句法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徐丹著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2018-06-01

书籍编号:30623960

ISBN:9787100155885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16948

版次: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语言文字

全书内容:

傳世文獻與出土文獻的歷時句法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前 言


二十章。各章都是本作者表在不同雜誌的文章。由於時間跨度比大(1992年到2016年),者能中看到我的研究思路和方法曾受到很多者深刻的影隨着時間的推移,我自己的某些想法也生了化,但些文章忠地反映了各不同於各不同問題的思考和探索。本可以分爲兩部分:第一部分是世文的句法研究,其中兼有方言材料的佐,我完全太郎先生的觀點,即歷時研究必須結代方言的佐。在研究句法的同,音韻學,文字提供了寶貴索和證據多前經爲做出了榜。因爲語言是一,我可以偏重某一域,或在某一域的研究更深入,但是其他的應該是能考的就要量地挖掘。這樣的研究方法只能是有益而害,而牢、不敢越雷池一步的做法是不可取的。本的第二部分集中在出土文的研究上,尤其是戰國縱横一文的研究。根據專的考部文大概是公元前195年的本。出土文的材料更可靠、可信。把不同地域、不同期的出土文世文獻對比、互校,勾勒出歷時句法的概貌是十分重要的。在這個領域,者都做出了巨大的貢獻。我的工作不是在前人的引下,一部著作做了一些研究而已。


在每篇文章里,我都經幫我的者表示了意。這裏就不再一一重了。我曾工作——言所的各位同仁我的巨大影助是毋庸置疑的。我然曾漢語室工作,但是方言室、古代漢語室、近代漢語室的各位家、者都曾予我私的助。法國國家研究基金的次重要助(ACI-03326ANR-06-BLAN0259ANR-12-BSH2-0004-01)及法西大研究院的人的研究及我領導疑起了有力的推作用。我所在的研究位法國國家科研究中心東亞語言研究所,及工作位法國國言文化院都我的研究工作予了大力支持和充分肯定。在此,我向些同仁、者致以最誠摯意。


各章引用出土文獻時完全遵照了原文,並隨從各文整理家的符,如□代表缺文字。【】代表帛整理小推定、補齊的字。Ο表示去或未完的字等。有的字法自造,注里會標明,以便者查找原文。由於把原印刷稿爲電子版,其中錯誤請讀者多多包涵。最后要感書館編輯們,如果没有他的支持和辛勤作,此面世。




徐 丹


2015年7月

第一部分    传世文献的句法研究

漢語裏的“在”與“着(著)”
0.引言
漢語裏,“在”是動詞,也是介詞。“在”做介詞時,可在動詞前,也可在動詞後。本文衹探討介詞“在”在動詞後(記作“V在”)的有关问題。我们认爲,“V在”与“V着”有緊密的联繫,而“V在”与“在……V”雖語義上有联繫,但從歷時語法上看聯繫並不密切。
本文假設:“V在”與“V着”均由“V著+地點詞”的句型中派生而來,“著”具有“附着”意義,是表達空間意義的動詞。“在”在真正進入這個句型之前一直是動詞。“着(著)”由“附着”意義的實詞逐漸演變成了表“持續狀態”的時間助詞,“在”與“著”在“VX+地點詞”的句型裏混用並競争了一個時期(六朝時期)後,“V在”逐漸取代了“V著”,同時也繼承了“著”的“附着”意義。
在第1節裏,我們將從歷時語法方面探討“V著(着)”,並討論“V在”是怎樣逐漸代替“V著”的。第2節引用了一些方言裏的材料,指出“V著”與“V在”在各方言中的演變不具有平行關係,V後採用某字有一種偶然性,而“在/著”相通則是一種必然現象。第3節是本文討論的重點。我們將看到,在當代北京話裏,“V在”與“V着”的功能分佈呈互補狀態。現代漢語裏(北方話)實際上有兩個“着”,“着1”表示動作持續,“着2”表示狀態持續。我們所談的功能互補是指“V在”與“V着2”的功能互補。我們發現,由於“V在”繼承了“V著”的語義特徵,“V在”與“在……V”在語義、句法上明顯受不同的限制,這使我們很容易解釋爲什麽某些句子不合語法。
1.歷時語法中的“著”
“著”最初表示“附着”,《廣韻》:“著,附也,直略切。”“著”在主要動詞後地點詞前的用法最早見於六朝的文獻(王力1958:308;太田辰夫1987[中譯本]:211)。在《世説新語》1中,“著”既是主要動詞,也用在“V著+地點詞(記作Loc.)”的句型裏。請看幾個例子:


(1)太傅時年七八歲,著青布絝。……(《世说新語·德行》)
(2)未知一生當著幾量屐!(《世说新語·雅量》)
(3)長文尚小,載著車中。……文若亦小,坐著膝前。(《世说新語·德行》)
(4)藍田愛念文度,雖長大,猶抱著膝上。(《世说新語·方正》)
(5)可擲著門外。(同上)
(6)玄怒,使人曳著泥中。(《世説新語·文學》)


在例(1)(2)中,“著”是動詞,當“穿”講;在例(3)(4)中,“著”相當於現代漢語的“在”;在例(5)(6)中,相當於現代漢語的“到”2。
在《百喻經》3中,“著”也有動詞及引出地點词两种用法:


(7)我今寧可截取其鼻,著我婦面上,……(《百喻經·为婦貿鼻喻》)
(8)我去之後,汝可賚一死婦女屍安著屋中,……(《百喻經·婦詐稱死喻》)


例(7)中的“著”是“放置”的意思,例(8)中的“著”仍具有動詞的性質,引出地點詞。
“著”做動詞的用法在歷代文獻裏都找得到,這種用法沿用至今(北方話中的“着”)。下面我們再看幾個“著”在不同時代做動詞的用法:


(9)例著一草衫,兩膊成“山”字。(《王梵志詩》)
(10)衹为著破裙,吃他殘䴺。(《寒山詩》)
(11)耕田人打兔,著履人吃臛。(《敦煌變文·燕子賦》)
(12)燒的鍋熱時,着上半盞油。……(《老乞大》)4
(13)着點鹽!(現代北方話)


“著”引出地點詞的用法在六朝文獻中多見,下面請看梅祖麟先生(1988)的例句:


(14)藏著瓶中,畏王制令。(《過去現在因果經》)
(15)以綿纏女身,縛著馬上,夜自送女出。(《三國志·魏志·吕布傳》)
(16)雷公若二升碗,放著庭中。(《三國志·魏志·曹爽傳》)
(17)負米一斗,送著寺中。(《六度集經》)
(18)先擔小兒,度著彼岸。(《賢愚經》)
(19)城南美人啼著曙。(江總《棲烏曲》)


在唐朝的文獻中,我們仍能看到“V著(着)”引出方位地點詞的用法,請看趙金銘(1979)搜集的敦煌變文中的例子:


(20)單于殊常之義,坐着我众蕃之上。(《敦煌變文·李陵》)
(21)惟衹阿娘床腳下作孔,盛著中央……(《敦煌變文·搜神記》)
(22)此小兒三度到我樹下偷桃,我捉得,繫著織機腳下。(《敦煌變文·前漢劉》)


但我們看到的是越來越多的“著(着)”開始虚化的例子,如唐詩5、敦煌變文等:


(23)還應説著遠遊人。(白居易《邯鄲至夜思亲》)
(24)馬前逢著射雕人。(杜牧《遊邊》)
(25)堆着黄金無買處。(王建《北邙行》)
(26)乃看著左眼,……(《敦煌變文·搜神記》)
(27)初聞道著我名時,心裏不妨懷喜慶。(《敦煌變文·維摩詰》)


變文中的許多句子動詞不帶賓語衹帶“着”,“着”確實已經成爲標記時體的虚詞了,如“騎着”“打着”“依着”等(詳見趙文1979)。在這些“著”(着)開始虚化的例子中,“著”(着)後面或帶賓語或不帶賓語,已不像六朝文獻中“V著”後面衹能跟地點詞的用法了。
在宋代的文獻中,“在/著”也仍有混用的現象:


(28)譬之一物,懸在空中。……(《河南程氏遺書》)
(29)莫且自家們如今把這事放著一邊。……(《燕雲奉使録》)


上述例子告訴我們,“在/著”曾經詞意相通,衹是到了近代,“在/著”在北方話中的分工纔固定了下來。
爲什麽説“著”引出地點詞的用法到隋唐以後逐漸消失了呢?爲什麽説“V在”在北方話裏最終代替了“V著”呢?爲了回答這些問題,首先讓我們看看一些學者的統計數字。根據詹秀惠(1973)的統計,《世説新語》中的著(箸、着)共用13次,全部都作爲“處所補詞”6(其中“VO(O:賓語)著+Loc.”的次序出現過4次,“V著+Loc.”的用法出現過9次),而“V在+Loc.”的用法出現過12次。這表明,“V在”與“V著”幾乎平分秋色,“V在”没有明顯的優勢。俞光中(1987)也指出:六朝時期,在《世説新語》《百喻經》《法顯傳》三部作品裏,“V著+Loc.”佔優勢,共23例,而“V在+Loc.”佔劣勢,共13例。根據魏培泉的未刊論文,在六朝佛經中,“V著”比“V在”常用。這些統計結果表明:六朝時期,“V著+Loc.”比“V在+Loc.”明顯佔優勢。
那麽是什麽促使“V著”讓位於“V在”呢?我們認爲,這是由於“著”逐漸由表空間概念的實詞虚化爲表時間概念的虚詞了。隋唐以後,“著(着)”表持續狀態的功能得到長足的發展並日趨成熟了;“V著”中的“著”由“附着”意義的空間詞逐漸轉化爲表持續狀態的時間詞,這一重大變化使“V著”徹底讓位於“V在”。“V在”逐漸取代了“V著”,使“V著”没有必要與“V在”共同承擔同等語法功能。俞光中(1987)通過統計發現“VS(S:主語)著(在)Loc.”(如瀉水著地)這類句型佔多數,他認爲,這説明“著”“在”都仍是動詞。A. Peyraube先生在最近的一篇文章(待刊)中也持這種觀點,他認爲,這時的“在”還未虚化爲方位介詞,最後通過“詞彙代替”,“在”代替了“著”,這時“在”纔真正成了方位介詞。我們同意這一推斷。我們認爲,“V在”不但在語法功能上取代了“V著”,同時也繼承了“V著”的語義特徵,即“V在”也需有“附着”意義。這點我們在第3節裏會看得更清楚。
在這節中我們看到,“著(着)”作爲動詞的用法一直沿用至今。在“V著(在)+Loc.”的句型中,“著”與“在”曾相争過一個時期,“著”一度比“在”佔優勢,後來“著”的語義及功能發生了變化:“著”逐漸有表“持續狀態”的功能了。“在”終於在北方話的“VX+Loc.”句型中徹底代替了“著”,成了真正的方位介詞。與此同時,“着”的語義“附着”也被“V在”繼承了。這一觀點不排除“著/在”在某些方言中功能倒换的現象。在北方話中,如果说“V在”替代了“V著”是偶然現象,那麽“在/著”相通絶不是偶然現象,第3節清楚地表明了這點。
2.方言中的“在”與“着(著)”
關於“著”字在各方言中演變的研究,比較全面的當推梅祖麟先生(1988)。本文大量引用了其例句。我們參照方言中“在/著”混用的出發點是,試圖看清現代北方話中“V在+Loc.”與歷時句法中“V著+Loc.”這兩個句型之間的聯繫。我們認爲,把北方話裏的“V在”看作“V著”的變體,這一假設可以更好地解釋爲什麽北京話裏“V在/着”出現功能分佈互補的現象。我們認爲没有充分的證據能證明動詞後的“在”逐漸移到了動詞前的说法。因爲“V在”中的“在”始終没有前移。把“在……V”與“V在”看成兩個來源不相關的句型也許更妥當。
方言中保留古漢語“V著”最完整的是閩語。梅先生(1988)指出:“著”作爲方位介詞的用法在閩語裏分佈最廣,下面請看幾個例子:


(30)厦門話:坐著椅頂。(坐在椅子上)
(31)福州話:坐著椅懸頂。(坐在椅子上)


值得注意的是,閩南方言裏許多“在”的用法恰恰相當於普通話的“着”,請看黄丁華(1958)的例子:


(32)你坐在。(你坐着)
(33)企在看。(站着看)/坐在寫。(坐着寫)


我們看到,閩南方言中“在/着”分佈與普通話不同,這反映出古代漢語語法變遷的痕迹。换句話説,“在/着”在各方言中演變的程度及演變的方式都是不同的。
蘭州話中的“著”同時相當於普通話中的介詞“在”與持續貌標記詞“着”(詳見梅祖麟1988):


(34)放着桌子上。(放在桌子上)
(35)拿着東西。


據梅先生的文章(1988),浙江青田話中的“著”既相當於北方話中的方位介詞“在”,又相當於持續貌標記詞“着”。
據袁家驊先生(1983)的描寫,四川話中的“倒”既是方位介詞,相當於普通話裏的“在”,又是持續貌詞尾,相當於普通話裏的“着”:


(36)他把杯子拿到手上玩。
(37)坐倒吃比站倒吃好。


這裏牽涉到語音學上的問題。如果我們衹從語法功能角度看問題的話,可以看出:儘管“倒”與“著”發音相去較遠,但“在/着”語法功能是相通的觀點再次從側面得到了證實。
在其他方言中,我們也可以找到當地方言的某字與北京話中的“着”相當。例如,湖北方言中的“倒/到”相當於北京話中的“着”(趙元任1948):


(38)北京話:坐着 站着
(39)湖北話:坐到/倒 站倒


在臨武方言中(李永明1988),“到”也相當於北京話中的“着”:


(40)北京話:含着眼淚 順着大路走
(41)臨武:含到眼淚 順到大路走


在潮陽方言中(張盛裕1980),“在”相當於北京話裏的“着”:


(42)北京話:坐着 醒着
(43)潮陽:坐在 醒在


在上述方言的例子中,不但“在/着”用法不統一,還有“着/到”互换的現象,這説明各方言中地點介詞的發展不平衡,若無音韻方面的研究結果,我們一時還很難看清哪個是本字,哪個是變體;哪個是源,哪個是流。但是萬變不離其宗,其他方言中的“在/着/到”語法表現相通,這表明“在/着”有相通之處,以及方言中“在/着/到”混用,絶不是偶發現象。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非漢語的語言中,也有類似的現象。邢公畹先生(1979)在比較現代漢語和台語裏的“了/着”的文章中指出:泰語ju5,相當於漢語的“着”,原意是“在”,莫話ʐo4與布依語su5都相當於漢語的“着”,原意是“放置”。邢先生指出:在現代台語裏,“着”有許多變體,並且發現“在/着”有交替現象,在泰語裏,“在”“着”是一回事。請看他的例子:


(44)他在家。
(45)他吃飯在。(他吃飯着)
(46)坐着静静還汗流。(光坐着都流汗)


這三個例子中的“在/着”都讀“ju5”。
從上面列舉的方言及少數民族的語言中,我們應該注意一個事實,“在/着”從語法功能甚至語音上都有密切聯繫。“在/著”相争及混用後的結果在各方言中表現不一致,在現代北京話裏,“在/着”分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