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哲学 > 感觉与可感物(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感觉与可感物(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感觉与可感物(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感觉与可感物(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英)J.L.奥斯汀著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2011-05-01

书籍编号:30624068

ISBN:9787100077972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12248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哲学

全书内容:

感觉与可感物(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image

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分科本)出版说明


我馆历来重视迻译世界各国学术名著。从1981年开始出版“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在积累单行本著作的基础上,分辑刊行,迄今为止,出版了十二辑,近五百种,是我国自有现代出版以来最重大的学术翻译出版工程。“丛书”所列选的著作,立场观点不囿于一派,学科领域不限于一门,是文明开启以来各个时代、不同民族精神的精华,代表着人类已经到达过的精神境界。在改革开放之初,这套丛书一直起着思想启蒙和升华的作用,三十年来,这套丛书为我国学术和思想文化建设所做的基础性、持久性贡献得到了广泛认可,集中体现了我馆“昌明教育,开启民智”这一百年使命的精髓。


“丛书”出版之初,即以封底颜色为别,分为橙色、绿色、蓝色、黄色和赭色五类,对应收录哲学、政治•法律•社会学、经济、历史•地理和语言学等学科的著作。2009年,我馆以整体的形式出版了“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珍藏本)四百种,向共和国六十华诞献礼,以襄盛举。“珍藏本”出版后,在社会上产生了良好反响。读书界希望我们再接再厉,以原有五类为基础,出版“分科本”,既便于专业学者研读查考,又利于广大读者系统学习。为此,我们在“珍藏本”的基础上,加上新出版的十一、十二辑和即将出版的第十三辑中的部分图书,计五百种,分科出版,以飨读者。


中华民族在伟大复兴的进程中,必将以更加开放的姿态面向世界,以更加虚心的态度借鉴和吸收人类文明的成果,研究和学习各国发展的有益经验。迻译世界各国学术名著,任重道远。我们一定以更大的努力,进一步做好这套丛书的出版工作,以不负前贤,有益社会。


商务印书馆编辑部


2011年3月

中文版导言

陈嘉映

上世纪中叶,奥斯汀曾与赖尔并列为牛津哲学的主导人物。他逝世后一段时间里,其影响有增无减。此后,他的影响逐渐降低,不过,“日常语言学派”的一些主张和方法,仍然广有传人,并且程度不同地被其他倾向的哲学家接受。


奥斯汀的工作中,始终受到重视的是他关于记述式言语和施行式言语的研究;施太格缪勒那部广有影响的《当代哲学主流》,给了这个题目不少篇幅,此外几乎没有谈到奥斯汀的其他工作。我觉得这是件憾事,在我看,奥斯汀的哲学思想中还有很多宝藏未得到开发,他提出的很多问题,可以引导我们更深地运思。我打算和年轻学者合作,把他的三本书都译出来,杨玉成译《如何以言行事》,方旭东译《哲学论文集》,我来译这本《感觉与可感物》。


我个人格外喜读奥斯汀。其中一个原因必定是,他的哲学写作独具风采,读他的原文实是一种享受。认真思考是种辛苦的劳作,我们不能要求所有哲学写作都让人读得愉快,但偶然碰到这种机缘,不能不珍惜。精彩的文笔读得愉快,却会给翻译出更多难题。


我在北大、华东师大、首师大各以奥斯汀为题开过一次课。我一直认为,以奥斯汀为研究生的入门课是个不错的选择。年轻学生更喜欢海德格尔和维特根斯坦,但这两个哲学家的思想无边无际,我甚至不知道潦潦草草读过,思想会变得更清楚还是变得更加糊涂。奥斯汀的一个好处是,他把话说得很清楚。他对不合常规的话语也极敏感,分析其错处入木三分。根本的道理精微玄妙,在穷理途中,难免自欺欺人。学哲学,最容易并未明理,只学得满嘴古古怪怪的词和话。先读读奥斯汀,有助于我们在探入晦暗之际尽多保持一点儿清醒的目光。


本书的文本清楚易读,奥斯汀没有使用什么专门用语,表述都颇简洁,各个论证的结构也不复杂。因此,我只打算写一篇简短的导言。 [1] 奥斯汀对艾耶尔的批判导出另一些问题,我会说,更深层次的问题,我在他的文本后面另附一篇长文,“《感觉与可感物》读后”,讨论这些问题。


北大、华东师大、首师大都有不少学生、同事参与了改善译文和文章的工作,在此致以谢忱,尤其感谢李韧、冯文婧、叶磊蕾。本书的英汉对照本已由华夏出版社出版,这个汉语单语的译本得以在商务印书馆出版,要多谢陈小文的支持。


奥斯汀其人


奥斯汀(John Langshaw Austin,1911—1960),成年后的大半时间都在牛津度过。他在牛津大学修习古典学,通过对希腊典籍的阅读产生了对哲学的兴趣。他学业优秀,毕业后即在牛津大学教授哲学。牛津大学当然一直赫赫有名,在哲学这个领域,尤其在奥斯汀那个时期,牛津才俊云集,先有伯林、赖尔,稍后有斯特劳森、艾耶尔,再稍后有威廉姆斯。这只是几乎任意挑出的几个名字。


奥斯汀在二战期间入伍,从事情报工作,建树卓著。他在牛津大学也从事行政工作,卓有成效。作为哲学家,他成功、有名,不过,据伯林说,他一直向往做一种有形迹的职业。


奥斯汀翻译了弗雷格的巨著《算术基础》,但他生前只发表过七篇论文。去世后,他的学生把这些论文辑为《哲学论文集》,后来又扩充了几篇未发表过的,把他的一些讲课笔记等整理编辑出版,包括《感觉和可感物》、《如何以言行事》。奥斯汀虽然年轻时就崭露头角,但二战后才形成自己独特的思想,却不幸早亡。我深信,若天假以年,他会对哲学和语言学做出远为更大的贡献。


阅读奥斯汀是一种享受,他的文字极为精湛,充满智性之美,在他那些最好篇章里,思想以鲜明纯净的方式结晶,交映而发立体的光辉。奥斯汀对英语中各种微妙逻辑差异的感觉,无出其右。读了奥斯汀就觉得,并非诗人才需要倾听语言说话的好耳朵,哲学家只靠逻辑思维;实际上,哲学家做论证时犯错,很少因为弄错了形式上的逻辑犯错,多半倒是因为没听出自然语言内涵的微妙逻辑。本书为此提供了很多实例。


奥斯汀对哲学有些与众不同的看法,他希望哲学家更多合作,尽可能争取获得共识。他认为哲学按其本性并非总要争论不已,希望在哲学中,像在科学中一样,确立一些扎扎实实人所共认的东西。奥斯汀本人甚爱好科学,有传记作者认为他也许更愿意自己成为科学家,以上主张体现出他希望哲学能够获得科学的一些优点。实际上,奥斯汀的很大部分哲学工作是与语言学研究结合在一起进行的,他关于以言行事类话语的研究大致是哲学语言学交叉领域的研究。


奥斯汀论自然语言


奥斯汀最广为人知的工作是他关于以言行事类话语的研究,不过,这项研究跟我们眼下这本书关系不大。这里只简要介绍一下他对日常语言的一些论说。 [2]


人们把奥斯汀的工作方式称作“日常语言分析”。奥斯汀的确一向注重日常语言分析,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只重语言,不重世界。奥斯汀说,我们的确是要检查在这样那样的场合我们会说什么,会怎么说,但这时我们重新审视的却不只是语词,我们同时也重新审视我们用语词来描述的实际情境。我们通过对语词的更敏锐的感觉来更敏锐地把握现实。“日常语言分析”、“日常语言学派”这些名称都容易引起误解,他偏向于“语言现象学”这个名称,只是这个名称也够绕口的。


我们为什么特别着重分析日常语言呢?我们现在使用的语词是前人一代一代传下来的,不知经过了多少锻炼修正,凝结着无数世代承传下来的经验与才智,体现着我们对世界的基本理解。哪里须得加以区别?哪里须得保持联系?我们区分“事实”和“事情”,我们说“事情发生了”却不说“事实发生了”,这个区别里面多半包含着值得深思的道理。适者生存,概念在这里分野而在那里交叉,这种说法成立而那种说法不成立,总有一定的道理。那些见微知著的区别,那些盘根错节的联系,非经一代人一代人的言说,不会凝聚到语词的分合之中。哲学家也能想出一些重要的区别和联系,但这些通常有赖语词中已经体现出来的更基层的分合,要用我们一下午躺在摇椅里想出来的东西取代万千年千万人经验的结晶,不啻妄诞。


常有人批评日常语言不够精确。我说我儿子成绩差,你问到底多少分,60分。也许我说得更精确了,但也许我说岔了,因为60分可能并不差。我们首先不是需要精确,而是需要拢集多个线头的、最富含意义的表达,“成绩差”连同我儿子的得分、连同我的判断和忧虑一起说出来。也常有人批评日常语言含混、模糊。含混、模糊和混乱接壤,但两者并非一事。没有梳理过的感觉是含混的,但不一定混乱。感觉混乱指的是另一类情况:混乱是理应清楚的地方不清楚,已经露出了自相矛盾的苗头。


日常语言的用武之地是日常生活。比较起科学上使用的语言,日常语言常常不是那么精确严格。锤子、斧头、撬棍可以应付多种多样的工作,但在流水线上拧一个特定尺寸的螺丝,一把特制的螺丝刀就会更加合用。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会碰到意想不到的情况,事先都定义得毫厘不爽的概念经常派不上用场。此外,生活在流动,我们有了新的知识、新的爱好,这些新知识、新爱好又和旧知识、旧爱好藕断丝连。一个语词在不同语境中的意义变迁是自然概念的本质而不是偶然具有的一个缺陷。日常生活可不是个小领域,而且其中荆棘丛生,要把这些棘手的情形讲个明白可得有了不起的能耐。然而,日常语言有自己的限度,到了另一些领域,我们就必须求助于更为精密的语言,例如数学语言。我们得发明出新的语汇才能自如地谈论显微镜底下发现的新事物。


所以,奥斯汀并无意主张日常语言十全十美。我们的身体经多少百万年的进化长成现在这样,其构造的精妙让人赞叹,但它当然不是完美的,它不能像猴子一样跳到树枝上,不能像老鹰一样飞上云端,不能像骆驼一样耐热耐饥。但在这里说“完美”是什么意思呢?我们不意抓了烙铁立时烫起个大泡疼得嗷嗷直叫,但若我们的手指敏感到能摩挲出红木桌面和橡木桌面的区别,它就不太可能摩挲着烙铁不烫起泡来。我们在“快乐”这个词里用了个“快”字,就把快乐和畅行无阻和海阔天空联系起来了,可同时生出了“不快”的歧义。英语和汉语各有千秋,大致能够应付各种情境,但各有难应付的事情。碰上这些不如人意之处,有人一下子走得太远,希望全盘克服一切不便,发明出一种理想语言,把思考和说话变成一种全自动过程。其实,唯有不完美的世界才是有意思的世界,我们才有机会因改善因创新而感惊喜,因绕过陷阱因克服障碍而感庆幸。


日常语言既然不是十全十美,我们自然不可用它来对事事作出最终裁判。但又有什么能到处充当最后的裁判者?有些疑问要由科学来裁决,有些则靠大家同意,有些干脆没有答案。无论谁来裁决,到另一个时候,另一个场合,出于另一个考虑,已经裁决好的都可能需要重新斟酌。日常语言确实不是一锤定音的最后之言,原则上我们处处都可以补充它、改善它、胜过它。但请记取:它确是我们由之出发的最初之言。哲学困惑最后也许会把我们引向充满术语的讨论,但它最初总是用日常语言表述出来的。


但是在日常生活中,这人这么说,那人那么说,以谁为准?语言事实尚不能确定,自难进一步对语言进行分析。不过这个困难被大大夸张了,我们以为同一种情境下人们会有种种不同的说法,往往只因为我们设想的情境大而化之,待我们增添几许细节,把情境设想得十分具体,我们会发现人们在这种特定情境下会采用的说法相当一致,而一开始那些不同的说法提示出所设想的情境其实各有一些差别。有人主张冷热之类只是主观感觉,与此互为表里,似乎凡可以说“屋里冷”的场合,我们也都可以说“我觉得屋里冷”。但若我已经向你表明暖气烧得好好的,气温计指着25度,屋里其他人都不觉得冷,这时候你大概只会说“我还是觉得(屋里)冷”而不会说“屋里还是冷”。前一个说法让人猜测你也许外感了风寒,后一个说法却让人猜测你内感了偏执狂。什么时候我觉得屋里冷等于屋里冷,什么时候不等于,这对于澄清有关感觉的哲学讨论大有干系,而这种讨论占了哲学论著差不多一半。


一模一样的情境而常见两三种说法,也许由于说话邋遢,那我们可以研究一下怎样把话说得更加准确切实。但若出现了认真的分歧呢?这会提示我们,这里出现了两个略有差别的概念体系,我们须得通过对这两个概念体系的进一步了解来解决分歧。澄清这一类分歧,通常最富启发。物理学家碰上一个转“错”了的电子,如获至宝;我们碰上一个说话怪异而又怪异得有道理的人,也不要轻易放过。


日常语言分析并不一定只是零打碎敲。我们可以对某个领域中的主要概念进行系统研究。例如,为自己的行为提供辩解的种种说法构成了一个自然的问题域。我们现在既已准备好通过日常语言分析来进行探讨,那么我们肯定希望,这个领域中的日常用语既丰富又精细。我们选择来加以分析的用语,最好还不曾被人们分析得太滥。道路上走过的人太多,路走得秃秃的,踩上去容易打滑。一提到“美”这个词,就会有几十上百个关于美的定义涌上前来,接下去就是一排排哲学家自己编出来的包含“美”这个词的例句,乃至我们记不清人们实际上是怎样使用“美”这个字的,甚至记不清人们到底用不用这个字。


通过对某个领域中的主要概念进行系统的研究,我们就可能把平时的零星意见发展为具有一定普遍性的理解,把平时模模糊糊感觉到的东西转变为清晰的理解。人们现在常说,仅仅清晰是不够的。不过我们也不该满足于聪明过人地指出天下之事莫不幽隐难测。碰上能够获得清朗见识的机会,我们也该试上一把。


《感觉与可感物》


奥斯汀系统讲授这本书的内容,始于1947年,在牛津大学;此后多次以此题开课,并在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大学、普林斯顿大学等处以此内容做系列讲座。奥斯汀主导的“周六晨会”也常讨论这些内容;格莱斯、瓦诺克等人常出席这些聚会。皮彻回忆说,奥斯汀在哈佛和他们讨论这些问题时好多内容远比这本书更深入有趣;另一些听过奥斯汀讲座的人也有类似评论。我们远处的人只能读文本,只能想见大师临场探讨问题时的情态。这个本子不是奥斯汀的“著作”,是G.J.瓦诺克根据奥斯汀的授课笔记整理成书的。 [3]


《感觉和可感物》借助概念分析的方法批判感觉与料理论,是日常语言哲学的典范之作。


感觉与料理论是个相当一般的学说,随便哪部哲学辞典里都能查到。这里引用奥斯汀的概说:

我们从来不曾看到或以其他方式感知(或“感觉”)到物质对象(或物质事物),至少我们从来不曾直接感知或感觉到它们,而是只感知到感觉与料(或我们自己的观念、印象、感觉项、感官感知、感知项,等等)。

这本书主要以A.J.艾耶尔的《经验知识的基础》为靶子。不过,奥斯汀特别说到,这是个古老的理论。古希腊哲人的有些名言不知是否可以归入感觉与料理论,但与之确有渊源关系。怀疑论者蒂蒙:“我不说蜜是甜的,我只是承认,蜜尝起来好像是甜的。” [4] 怀疑论者恩披里克说:“同一座塔,从远处看起来是圆的,从近处看起来是方的。” [5] 普罗泰戈拉说:“万物是如何存在也就等于个人感觉如何。” [6] 又说:“对于我来说,事物就是向我呈现的那个样子;对于你来说,事物就是向你呈现的那个样子。” [7]


相对于古希腊人的那些主张,近代一批哲学家的阐论更适合贴上“感觉与料理论”的标签,或至少跟这个理论大大接近。例如贝克莱的“存在即被感知”、马赫的“感觉复合理论”,等等。


颜色、声音、温度、压力、空间、时间等等,以各种各样的方式相互结合起来;……显得相对恒久的,首先是由颜色、声音、压力等等在时间和空间方面(函数方面)联结而成的复合体;因此,这些复合体得到了一个特别的名称,叫做物体。……物、物体和物质,除了颜色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