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少儿 > 传统文化 > 传统中国研究集刊 第二十二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传统中国研究集刊 第二十二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传统中国研究集刊 第二十二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传统中国研究集刊 第二十二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寻求中国传统之创造性转化

作者:上海社会科学院《传统中国研究集刊》编辑委员会著

出版社: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5-01

书籍编号:30624339

ISBN:9787552030518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99931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传统文化

全书内容:

传统中国研究集刊 第二十二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传统中国研究集刊》编委会


学术顾问:李庆


主编:司马朝军


编委会成员(以姓氏笔画为序):


丁四新 清华大学


王志平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


王承略 山东大学


宁镇疆 上海大学


邹振环 复旦大学


陈致 澳门大学


陈才智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陈文新 武汉大学


陈居渊 复旦大学


杨逢彬 上海大学


张剑 北京大学


汪春泓 香港岭南大学


范金民 南京大学


林存阳 中国历史研究院


徐道彬 安徽大学


傅杰 浙江大学


漆永祥 北京大学


廖名春 清华大学

专稿

《鲒埼亭集外编》二十一卷,九四〇页,《宝积庵记》。


《鲒埼亭集外编》二十一卷,九三八页,《桓溪全氏义田记》。


《鲒埼亭集外编》十四卷,八四八页,《桓溪全氏祠堂碑文》。按:据民国二十四年《浙江省鄞县通志·舆地志,氏族表二》:“《桓溪全氏宗谱》二十八卷,肇自元代。明嘉靖间十八世孙元立修,万历间二十世孙天叙修,清雍正间二十三世孙吟园修,乾隆间二十四世孙祖望修。”(第二册,七五三页,台北成文出版社版)此处先公指全书,著有《重修桓溪全氏族谱》。至于全氏改为泉,全祖望说:“《旧谱》指《北史》诸泉为临湘(全怿)之后,谓其改姓。不知全氏之由泉而改,非泉氏之由全也。”(同上)


《鲒埼亭集外编》十四卷,八四八页,《桓溪全氏祠堂碑文》。


《鲒埼亭集外编》十四卷,八四八页,《桓溪全氏祠堂碑文》。


《鲒埼亭集外编》十四卷,《桓溪全氏祠堂碑文》。


《鲒埼亭集外编》十七卷,八八六页,《双韭山房藏书记》。


《鲒埼亭集外编》十七卷,八八八页。


《鲒埼亭集外编》十七卷,八八九页。


《句余土音补注》三卷《魏笏亭》注。


《鲒埼亭集外编》十五卷,八六〇页,《先侍郎笏铭》。


《鲒埼亭集外编》二十一卷,九四四页,《崇让里记》。


《鲒埼亭集外编》八卷,七五七页,《穆翁全先生墓志》。


《鲒埼亭集外编》八卷,七五七页,《穆翁全先生墓志》。


《鲒埼亭集外编》二十一卷,九四七页,《先侍御画马记》。


《鲒埼亭集外编》八卷,七五六页,《先曾王父先王父神道阙铭》。


《鲒埼亭集外编》十卷,十页,北京中国书店线装书本。又见周骏富编辑《清人传记丛刊》,(台北明文书局版)


《鲒埼亭集外编》八卷,七五五页,《非堂先生墓碣铭》。


《鲒埼亭集外编》八卷,七五六页,《先曾王父先王父神道阙铭》。


语出《周易·乾卦·文言传》。


《鲒埼亭集外编》二十一卷,九三八页,《桓溪全氏义田记》。


《宋元学案》七十四卷,《慈湖学案》。


《鲒埼亭集外编》十四卷,八五〇页。


《鲒埼亭集外编》二十一卷,九三七页。


《鲒埼亭集外编》十四卷,八五一页,《东浦全氏祠堂碑文》。


《鲒埼亭集外编》十四卷,八五一页,《东浦全氏祠堂碑文》。


族谱学对江南文化史研究的意义
——以全祖望《重修全氏族谱》为例


□詹海云


摘要:族谱学是中国宗族中最重要的文献,故凡是修年谱、家谱、宗谱、族谱的家人莫不怀着不坠先人之绪的战战兢兢心情谨慎搜集文献。此类著作都经历长期不断的修正、补充,它除了永怀家风、垂范后世子孙的家庭教育作用外,也为学术史、社会史、文化史、政治史、风俗史等提供了许多丰富的原始素材。全祖望《重修全氏族谱》是对其家族由北方南迁及在江南繁衍发展的探讨,其中牵涉了江南诗社、画社、心学、家学、遗民、隐逸、君王、外戚、大臣的史料,不仅是移民史、方志史,也是江南文化史的重要史料。


关键词:族谱学;江南文化史;全祖望;《重修全氏族谱》


作者简介:詹海云,文学博士,西南交通大学哲学系特聘教授。


一、全祖望《重修全氏族谱》的重要性


正史、稗史、笔记、文集、方志、类书、政书等都是学术上重要的文献资料。正史虽有专传、别传、合传、史表、艺文志,以补人物或人物与事迹记载的不足,但吉光片羽仍不能展现历史的全貌。有些资料无法深入探讨,更遑论要研究人物与事迹在当时的交互关系和影响。此时,族谱学的研究就有很高且丰富的学术价值。


由于族谱是中国宗族中最重要的文献,故凡是修年谱、家谱、宗谱、族谱的家人莫不怀着不坠先人之绪的战战兢兢心情谨慎搜集文献;另外此类著作都经历长期不断的修正、补充,所以它除了永怀家风、垂范后世子孙的家庭教育作用外,也为学术史、社会史、文化史、政治史、风俗史等提供了许多丰富的原始素材。


全祖望《重修全氏族谱》是对其家族由北方南迁及在江南繁衍发展的探讨,其中牵涉了江南诗社、画社、心学、家学、遗民、隐逸、君王、外戚、大臣的史料,不仅是移民史、方志史,也是江南史的重要史料。《全氏族谱》始修于元代,初为28卷。明嘉靖年间18世孙全元立续修,明万历年间20代孙全天叙三修,清世祖雍正间23代孙全书(吟园)四修,清高宗乾隆间24代孙全祖望五修(见民国二十四年《浙江省鄞县通志·舆地志·氏族表二》,第二册P.753,台北成文出版社版),历时500年5位家族名人的反复订正续补,使得《重修全氏族谱》的文献价值日益增高。它不仅可以说明全祖望学术及人品的渊源,更可以补充从南宋陆九渊到明代黄南山心学的空白,解释全祖望不喜邵廷采学问的原因并展现浙江四明文风、节义和南宋末年的政治发展。


二、全祖望概述全氏家族风范


全祖望对自己的家族有很强烈的认同感,同时他一生的学术研究重点、著作方向及性情襟抱都可找出其先人的影子。全祖望曾说:


府君(全权,迁桓溪之始祖)而降,旧德绵绵。咸淳八征士之高风,义田六宗老之笃行,本然、本心之理学,修斋墨梅渔隐之雅韵,侍郎之直声,宫詹之清襟,非堂父子之奇节,先赠公之孤标,此门户之所凭也。宗人其果能守之而不坠耶?传统中国研究集刊 第二十二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全祖望称颂先人的“高风、笃行、理学、雅韵、直声、清襟、奇节、孤标”,认为此是“门户(按:此处指“家族”)之所凭”,要求“宗人守之而不坠”。但是这些先人,除全元立、全天叙于正史(《明史》)略提其名外,所有全氏之事迹都是付之阙如。全祖望在其诗文中,屡屡对此表示遗憾,他说:


(南宋理宗之母、度宗之后、福王之妃均为东浦全氏)呜呼!当其盛时,不肯援洽阳渭涘之宠,以博一宫。及其亡也,戚戚于残山剩水,是非百世之师耶?而况敦本睦族之行又如斯,然而考之志乘,楼、余以下诸家,皆得纪录,而吾家缺焉。则以府君世德,不言而躬行,既未尝为文以发之,岁久而易湮也。传统中国研究集刊 第二十二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此处所谓“敦本睦族之行”“不言而躬行”说明全氏家族身为南宋皇亲国舅却不擅权、不肯受封,实足为“百世之师”的另一门风。但是历史对于在鄞县居住已超过800年之全氏,出现那么多的节概、孝友、义行、文学、书法、绘画、理学、仕绩、隐逸、遗民、忠烈、闺风的可歌可泣事迹的世家望族,却没有予以相当的正视。然而他们的言行,不仅关乎甬上(宁波)的文献,且对浙东学术与宋元明理学的发展都有不容忽视的意义存在。所以,全祖望在《鲒埼亭集》内外编中写了57篇,在《句余土音》中又写了10首《吾家故迹》,一方面追思先德,作为自己为学做人的指南;另一方面保存家族文献,也就是为甬上保存重要地方文献。因此,探讨全祖望的家族史,不仅对研究全祖望思想有必要性,而且也可添补自魏晋以来浙东宁波史与江南文化史的空白,更可纠正许多对全氏家族以讹传讹的错误。


三、全祖望论江左全氏与河北全氏


全氏世系,从董秉纯(全祖望学生)所编《全谢山世谱》及全祖望的《桓溪全氏祠堂碑文》《东浦全氏祠堂碑文》《重修桓溪全氏宗谱序》《答族人祭始祖以下书》《辨吾家启东墓志世系与厉樊榭》知全氏一族可分为江左全氏、河北全氏及桓溪全氏、东浦全氏。至于吴下全氏则系伪托。寓杭全氏(全整一系)及翁洲全氏(全谦孙一系)则是桓溪全氏之别支。湖上全氏则是在全天叙时由桓溪迁至湖上。大抵而言,全氏家族是有鄞县城内、城外之分。故以下论述则仅就江左全氏、河北全氏及桓溪全氏、东浦全氏立论。而为配合全祖望自述族谱的重点,将江左全氏与河北全氏合并说明。


全氏最早的祖先,有人认为全氏出于隗氏,或全氏本姓王,或先有全氏之名,其后改姓泉,或出于殷王高宗之后。全祖望说,以上皆非。他说:


吾全氏出自《周官》泉府之后,以官为氏,其后以同音通于全,据《国语》隗姓之分,亦有潞、洛、泉、余、满五氏,然全氏之所出非隗也。或曰:“全之本姓为王,汉元后之族属,以避新都之乱易姓,如辅果。”或曰:“殷王高宗之后为全。”先公考正世谱,谓二说皆无据。传统中国研究集刊 第二十二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接着又说:


全氏之著名于旧史者,自东汉桂阳太守柔始。其子大司马钱唐侯琮,以勋伐起,孙吴尚主,于是江左戚里,莫如吾家。大司马兄子卫将军永平侯尚,以王舅。诸子镇北将军都亭侯绪,以东关破魏功。临湘侯怿,以袭父业。都乡侯吴,以国甥。其余如端、如翩、如缉、如靖、如祎、如仪、如纪、如熙,皆以侍郎、都尉、典兵宿卫,既而孙綝擅政(公元二五八年,丞相孙綝杀会稽王孙亮,立琅琊王孙休为景帝),寿春失援,临湘与诸弟诸子入魏。永平(北魏宣武帝)诛权臣不克,遇祸。全氏始衰。至刘宋而光禄大夫孝宁侯景文继之,至陈而水部郎缓继之。孝宁以前多用功业起家,水部始以经术为《易》《诗》宗。……临湘之入魏也,诸子弟皆封爵,故河北全氏,不下江左。其后高齐有黄门侍郎元起。唐末有雄武节度使中书令师朗,王蜀(即前蜀)之勋臣也。又有金州防御使师郁,仕孟氏(即后蜀),世为商洛豪宗。传统中国研究集刊 第二十二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由“孝宁(全景文)以前多以功业起家,水部(全缓)始以经术《易》《诗》为宗”,则经世功业与研治经学乃全氏家族之传统。


其后,“入宋而商洛之族,阻兵被夷,而江左全氏复盛。盖自吾始祖侍御府君(全权)上溯之至桂阳(全柔),其世二十有七。……府君之父中书令大贤,吴越时掌国政,至是尚存”。传统中国研究集刊 第二十二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自全柔到全权共二十七世,其中世系间断未能尽知,虽然如此,以江左全氏、河北全氏之事迹言,仍然是有资格称为江南甬上望族。


四、桓溪全氏对全祖望的影响


全祖望是属于桓溪全氏南宅的一支。传统中国研究集刊 第二十二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全氏由钱塘迁居桓溪的始祖是全权,以下的世系则如下表:


表1 全祖望桓溪全氏家族谱系


传统中国研究集刊 第二十二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在上述的全氏先人中,全祖望引以为豪的事迹有:


(一)藏书与抄书


全氏藏书较著名的有:全元立的阿育山房藏本、全少微的春云轩藏书、全天叙的平淡斋藏书及全吾骐、全书、全祖望积三代研田之力而复得拥五万卷的双韭山房藏书。


一般藏书家都是购书而鲜少以抄书为藏书家的。全氏家族藏书则多靠抄书而来,这是十分特别的现象。全祖望曾如此述说他家藏书历史。他说:


予家自先侍郎公(全元立)藏书,大半钞之城西丰氏。其直永陵讲筵,赐书亦多,所称阿育王山房藏本者也。……先宫詹公(全天叙)平淡斋亦多书,……和州(全少微)春云轩之书,一传为先应山公(全天授),再传为先曾王父兄弟(全大和、大科、大程),日积月累,几复阿育王山房之旧。而国难作,尽室避之,山中藏书多,难挈以行,留贮里第,则为营将所踞。方突入时,见有巨库,以为货也。发视,则皆古书,大怒,付之一炬。于是予家遂无书。难定,先赠公(全吾骐)授徒山中,稍稍以束修之入购书。其力未能购者,或手钞之。先君(全书)偕仲父(全馥)之少也,先赠公即以钞书作字课,已而予能举楮墨,先君亦课以钞书。尝谓予曰:“凡钞书者,必不能以书名。吾家自侍郎公以来,无不能书。……”吾乡诸世家,遭丧乱后,书签无不散亡,只范氏天一阁幸得无恙,而吾家以三世研田之力,得复拥五万卷之储胥,其亦幸矣。传统中国研究集刊 第二十二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正因为家贫无力购书,遂以抄书作为藏书的主要来源。因此,虽逢兵厄,书籍散亡却能很快又抄聚成书,这在藏书楼史上也是很特别的,也启示吾人抄书也能成为藏书家。


因为抄书,所以全氏“无不能书”,全氏家族出现了不少书法名家(如:全天麟以汉隶名,全大震以草书名,全天骏以行书名),也注意碑帖的鉴定与摹写(全祖望有《天一阁碑目记》及数十篇论碑的文章)。其中《天一阁碑目记》特别提及天一阁中所收藏之碑,明时无人过问,清初黄宗羲、徐乾学、万斯同、冯南耕虽来天一阁抄书,但皆不及碑。因此,他的《天一阁碑目记》是有关天一阁藏碑的第一部书。传统中国研究集刊 第二十二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另一方面,抄书较购书而言是十分辛苦的事,自然要有所抉择。全祖望在《抄永乐大典记》中说:


流传于世者,概置之,即近世所无而不关大义者,亦不录。但钞其所欲见而不可得者,而别其例之大者为五。其一为经。诸解经之集大成者,莫如房审权之《易》,卫湜、王与之之二礼。此外莫有仿之者。今使取《大典》所有,稍为和齐而斟酌,则诸经皆可成也。其一为史。自唐以后六史,篇目虽多,文献不足,今采其稗野之作、金石之记,皆足以资放索。其一为志乘。宋元图经旧本,近日存者寥寥。明中叶以后所编,则皆未见古人之书而妄为之,今求之《大典》,厘然具在。其一为氏族。世家系表而后,莫若夹漈《通略》,然亦得其大概而已,未若此书之该备也。其一为艺文。东莱《文鉴》,不及南渡遗集之散亡者,《大典》得十九焉。其余偏端细目,信手荟萃,或可以补人间之缺本,或可以正后世之伪书。则信乎取精多而用物宏,不可谓非宇宙间之鸿宝也。传统中国研究集刊 第二十二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由此可知祖望抄书的取舍原则有三:1. 流传于世之书不抄;2. 无关大义者不抄;3. 事关经、史、志乘、氏族、艺文之书,可以补人间之缺本或正后世之伪书者则在抄录之列。他希望能在“取精”之下,多抄录有用之书,以达到书籍“用物宏”的效果。


全祖望的博学和其学术成就是与其“取精多用物宏”的抄书训练十分相关的。从父亲的督促抄书与藏书楼以全元立的别业“双韭山房”命名,可见以抄书为字课兼具藏书功能的全氏家风对全祖望的深远影响。


(二)直道而行,名节自励


在全祖望的先人中,全元立是最被称颂的先祖。他的主要事迹有三:1. 反抗严嵩迫害忠良;2. 不肯为明世宗撰青词;3. 与万鹿园(表)谦让牌坊。关于反抗严嵩一事,蒋学镛《甬上先贤传》说:


全元立字汝德,登嘉靖十四年进士,授检讨,寻充经筵讲官,册封鲁藩。前此册使俱有馈遗,公独却不受。王重之。手题九山图相赠曰:“此无玷太史装也。”大学士严嵩方当轴,倾首辅夏言及杨、沈诸人相继赴西市,举朝冤之,而莫敢言。公愤然曰:“使吾职台谏,当以言争。职廷尉,当以法争。吾职史,独董狐笔在耳。”作《告天文》,极陈诸君子冤状,词义慷慨,嵩闻而忌之。传统中国研究集刊 第二十二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这种“不畏权相,直道而行”的态度正是全元立一生的写照。在全元立奏劾严嵩之后,明世宗诏令全元立撰写青词以祀天。这件差事,原是帝王拔擢大臣之恩惠,没想到全元立竟婉辞。全祖望述说此事之经过,并称颂其难能可贵的节操。


先侍郎(全元立)事永陵(明世宗),风节卓绝,适有诏入直西内草玄。侍郎以为不可,乃逊词以母老,愿南迁侍养。时同里袁文荣公(炜)应徙南院,闻侍郎之有此请也,亟祈要人,愿得入直。侍郎即代之南,而文荣从此驯致大位。予考当时翰詹诸臣,鲜有不以青词进者,但得入直,宫袍一品,立致要津。至南院,则左迁也。桂洲(夏言)以侍西苑得宰相,垂老不肯戴道冠,遂为分宜(严嵩)所挤。新郑(高珙)属华亭(徐阶)求撰文,不得,既登揆席,因修怨焉。荐绅先生,几莫能自重者。其时有阳明讲学高弟,尚不能辞此席,特稍于其中寓讽谏,而时论已难之。南充陈文端公以却桂洲代草青词之举,见重一时。则先侍郎之甘心于远出,而皭然不滓,足与日月争光也已。荆石作墓志,略叙其事,而《明史》失之。传统中国研究集刊 第二十二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皇帝诏曰”的压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